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作者:啾咪啾咪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废弃病院(四)

      这是哪来的声音?
      
      听到疑似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程知初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四处望去,但放眼所及的只有一片黑暗。
      
      这个声音转瞬即逝,程知初想要再仔细聆听辨认,可是周围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寂静,短暂得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好像和记忆里的声音是一样的……这是幻听,还是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见?
      
      程知初心里发毛,小心翼翼地观察其他人的表情,他们都没有露出什么异样,显然只有他听到了这个声音。
      
      在他的“记忆”里,这并不是罗医生的声音,可如果不是罗医生,这个人又到底是谁,他没有头绪,难道就是他凭空臆想出来的不成?就他现在的状态来看,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程知初稍微思考了一下,不过马上放弃了,毕竟探索声音是否真实存在就是他的任务,如果他能马上猜出来,也就不用设置这个支线任务了。
      
      他将死者罗颉是自己主治医生的事情讲了出来,并且也说了他听到了某个声音,在叫他过去,但他不确定这个声音是不是真的存在。
      
      “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姐妹花如此说着,季云肖也抿唇摇了摇头,大高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程知初,显然他认为这肯定是程知初犯病了。
      
      白易微微沉吟一下,开口道:“就算它真的存在,应该也只有你能听见。背景中提到过,你感觉自己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吸引,才会前来医院,这个声音对你有吸引力吗?”
      
      “目前没有。”程知初回忆了几秒钟,摇头否认。
      
      “但是并不排除这种可能。”白易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色,“这个副本在针对着你。”
      
      程知初内心一声哀嚎,这都怪那倒霉戒指,虽然他现在没把它戴在手上,可它的副作用似乎并不会因为他不使用它而消失。
      
      想到这里,他干脆直接把戒指拿出来戴了上去,既然怎么都躲不过副作用,那么干脆就直接拿出来用了,这样当周围有鬼的时候,戒指还能稍微提醒一下……
      
      当程知初将这枚染血的银戒指戴在右手的无名指上时,白易目光一顿,盯着戒指凝视了片刻,直到季云肖拿出了一大串钥匙,才将视线从戒指上移开。
      
      “这是在导诊台的柜子里找到的。”
      
      季云肖将这一大串钥匙递了出来给所有人看,巨大的钥匙圈上串着很多把钥匙,几乎都是锈迹斑斑的,有的钥匙甚至已经折断,只有一把看上去还可以使用。
      
      “我们看过了,钥匙上刻着105这个数字,应该是105室的钥匙。”大高说道。
      
      提到105这个数字,程知初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了相应的位置,身体微微一僵。105室是位于走廊右侧的房间,对于这个房间他非常熟悉,因为这就是罗医生看诊的办公室。
      
      这种和自己有着密切关联的感觉让程知初头皮发麻,浑身都很不自在。他跟白易几人说了办公室的事情,白易等人点了点头,便进入了大厅右侧的走廊。
      
      手电筒的光映照出了走廊的景象。这条走廊黑黢黢的,幽深狭长,在光源不可映照的前方是一片黑暗,两侧的窗户和屋门几乎都被木板钉死,无法打开,两边的墙壁湿漉漉的,滴滴答答流淌下水痕,翘起了不少墙皮。
      
      “啪。”
      
      一滴水落在了姐姐孟可的脸上 ,她伸手抹了下去,下意识地抬头往天花板上去看,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流出这么多水。
      
      她拿手电筒照亮,也只能看到白色的屋顶上有斑斑水迹,似乎是从楼上渗下来的。
      
      可这里已经停用了好几年,水电也早就停了,不会是水管漏水,那这些水……到底是从哪来的?
      
      孟可有些疑虑,放下自己的手,然而当掌心在她眼前一晃而过时,她竟然看到了一抹刺目的鲜红色,并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
      
      她的心“咯噔”一跳,再仔细往自己的手心里看去,那抹疑似是血迹的痕迹却消失不见了,还是刚才她从脸上抹下来的湿润水痕,似乎只是她刚才眼花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
      
      孟可越发不安,攥了攥自己的手心,扭头向自己的妹妹寻求安慰,然而当她看向妹妹孟心时,却惊恐地发现妹妹的脸和身上全都是血,一双蒙着白翳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冲她露出微笑,嘴里涌出了一大股密密麻麻的虫子。
      
      “啪。”
      
      虫子掉在地上,蜷缩着细长的身体,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硕大的肉瘤,看起来极为恶心。
      
      “姐姐……”
      
      在孟可悚然的注视下,少女笑着向她慢慢伸出了手,嘴角越咧越大,衣服和皮肤如同蜡烛般渐渐融化,喷涌出更多的鲜血,露出了里面的内脏,眼珠子和牙齿“啪嗒”地落在了地上。
      
      “心……”
      
      孟可浑身颤抖地张大了嘴,惊骇至极,难以接受自己的妹妹变成了这幅模样。
      
      她一步步地倒退,少女却持续不断地逼近她,每走一步,身上的肉就如烂泥般“噗噗”地往下掉落,细长的软体虫子在烂肉组成的洞间爬来爬去,发出“嘶嘶”的响声。
      
      “不、不要过来!”
      
      孟可失声尖叫,此时她仿佛被蒙蔽了心智,想不起来去思考为什么其他人都不在这里,甚至没想到拿出武器,只剩下满心的恐惧,急遽缩小的瞳孔中映出了少女溃烂的面庞。
      
      她没有注意地面,后退的脚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因为身体在剧烈颤抖,害怕到浑身脱力,她甚至无法再站起来。
      
      “姐姐。”
      
      少女浑身的血肉几乎已经掉光,露出了黑洞洞的眼眶,下颌骨吱嘎响动,只剩下挂满虫子的白骨手臂朝她伸了过去,一下子攥住了她的肩膀,指骨戳进了肉里。
      
      “啊啊啊啊,走开,走开啊——!”
      
      孟可吓得魂飞魄散,闭眼摇头极为惊恐地尖叫着,直到她的肩膀被猛然晃动,脸颊触碰到了温热的皮肤,妹妹担心的叫喊声接连不断地传入她的耳朵里,她才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愕然地看到了妹妹充满生气的面庞。
      
      “姐姐,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妹妹孟心摇晃着姐姐的肩膀,看到她从刚才起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焦急得不得了,这下看到姐姐的眼睛恢复了焦距,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
      
      孟可怔了怔,像是突然回过神来,开始上下抚摸妹妹的脸和身体:“心心,心心?你没事吧?”
      
      “我没事,有事的是你啊,姐姐。”少女握住姐姐的手,“你刚才怎么了?我怎么叫你你都不听,一直在后退,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我……我刚才看到你变成了怪物,还有其他人……肖肖他们都不见了……”
      
      借着少女的力,孟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头晕目眩。
      
      “看来你产生了幻觉。”大高说道,“你刚才有没有做过什么?”
      
      “没有……只是有滴水落在了我的脸上,我擦掉了。”孟可惶惶说道。
      
      “水?哪来的水?”
      
      “就是从天花板——”
      
      孟可抬头向上看,话语却戛然而止,脸色又白了几分。
      
      只见天花板上干干净净,墙壁也光滑一片,蒙着一层灰尘,没有任何被水浸泡过的迹象。
      
      “姐姐……”
      
      感觉到她在浑身发颤,孟心握住她的手腕,眼中充满了担忧。
      
      程知初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里也有些发毛,可是他的戒指没有发热,刚才孟可姐妹和他的距离也没有超过五米,说明这周围是没有鬼出现的,但是为什么孟可却看到了那么可怕的幻觉?
      
      白易看着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一个旁观者,隐藏在眉眼间的是十足的漠然与冰冷。
      
      “你的脚下……”
      
      季云肖露出担忧的表情,目光落在孟可的脚边,指着那里提醒道:“那里,有东西。”
      
      “什么?”
      
      孟可微微一惊,连忙向旁边一挪,发现刚才她站立的地方确实有个影子,刚才就是这东西绊倒她的。
      
      她和妹妹仔细一看,发现是只脏兮兮的玩偶小熊,浑身毛茸茸的,大约有两只手掌的大小,脸部趴着朝向地面,有一只胳膊断了,露出了里面的棉絮。
      
      孟心发动线索闪光提示的技能看了一眼,这只小熊没有闪光,并不属于线索物。
      
      这只小熊孤零零地出现在走廊里,显得十分突兀,说不定还与孟可看到幻觉有关。
      
      孟心毫不犹豫地掏出自己的枪,直接朝着小熊打了两枪,她的枪械是装过消音.器的,所以声音很小。
      
      被打中的小熊因为子弹的力量在地上弹了一下,变得更加破烂,但并没有别的动静,似乎真的是只普通的玩具熊。
      
      见此情景,所有人都放心了一些,两姐妹回到众人之间,顺利地来到了105的门前,没有人再看到幻觉。
      
      用手电筒照亮,105室的屋门也曾经被木板钉死过,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拆开了,破破烂烂的木板被扔在走廊里,105室的大门则被锁得紧紧的。
      
      拿着钥匙的季云肖想要上前开门,不过被大高拦了下来,由他替他上前开门。
      
      “咔嗒”一声,钥匙插.入匙孔,发出轻微响动。
      
      大高提高戒备,缓缓按下把手,将门缓缓推开,专注地盯着打开的缝隙。
      
      一旁观看的程知初也不禁有点紧张,屏息等待着,但就在此时,他的耳边又响起了系统异常冰冷的自动提示,让他的脸色刷一下白了。
      
      【进入行为失控状态。】
      
      “知初?”
      
      白易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不妥,视线落在他身上,看到他慌张无措的目光后,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沉声询问道:“你失控了?”
      
      听到他的询问,季云肖和两姐妹都下意识地瞥了过去,看到白易握住程知初的手腕,不过下一刻,却被程知初反握了回来,他还踮起脚尖,仰起自己的头,将脸颊凑到白易面前。
      
      “……”
      
      在白易略带讶异的注视下,程知初闭上双眼,抬起另一只手抚上白易俊美的面容,将自己的双唇印在了他的唇角边。
      
      +++
      
      白易的日记·第二十部分
      
      …………
      
      ………………
      
      (完全忘记自己要写什么了)
      
      ……好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玖玖想睡觉的地雷×3,偶不黑不白的地雷×2,以及月、荼子、松果仔的松果派、星零的泪痕、1279已经要是个废废liao和你根儿的地雷!爱宝贝们!=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