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白富美

作者:似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秋秋在家歇了几天后,玉佩的用处,她也彻底的琢磨了出来。
      
      那玉佩里面的灵液不管是对人,对庄稼,还是对动物,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过她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拿着院子外面的自留地里面黄瓜藤做了实验。
      
      这段时间,天气热,雨水也少,门跟前的黄瓜架本来就要结束了。
      
      只剩下半死不活的藤子被晒的蔫哒哒的,无精打采,眼瞅着就快不行了。
      
      秋秋倒了一滴灵液,舀了一葫芦瓢的水稀释了进去,晚上睡觉前泼上去了一瓢。
      
      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好家伙,昨儿的还在半死不活的黄瓜藤子,今儿的却精神抖擞的,连带着叶子也绿了几分,竟然还开了两朵花。
      
      这黄瓜藤已经过了果期,要收架子拔掉的,没想到又要结果了。
      
      这可真真是稀奇事。
      
      连带着赵翠花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多看了这几眼地里面的黄瓜藤子,奇怪,“这段时间,天天给这黄瓜藤子浇水,也没见得它多精神,咋睡了一觉起来,这黄瓜藤就跟彻底活了过来一样?”
      
      眼瞅着就拔园的季节,怎么瞧着比春天那会长的还好。
      
      瞧着还能吃上一季的黄瓜,这真真是个怪事。
      
      秋秋听了以后,抿着嘴偷笑了下,并没说是因为浇了稀释灵液的缘故。
      
      等家里人都出去上工了以后,她又照着这个法子,给家里喂着的两只老母鸡喂了稀释过的灵液,原本几天不下蛋的老母鸡。
      
      今儿的齐刷刷的下了四个蛋,不止如此,连下着的蛋还是双黄的,瞧着都比平时大了一大截。
      
      晌午赵翠花从地里面放工回来做饭的时候,照例去鸡舍摸了摸,好家伙,鸡蛋在窝里面到处滚呢!
      
      以前可没这回事,以前每次过来,偶尔来摸出一个鸡蛋,那都是惊喜了。
      
      今儿的这母鸡特别争气,一下子下了四个出来,许是鸡下蛋好,赵翠花的脸上也带着一抹笑意,爽朗道,“中午咱们做个鸡蛋汤喝!”
      
      她这话一说,老叶家的几个孩子们,顿时高兴的嗷嗷叫,东东拽着赵翠花的衣角,奶声奶气的说道,“奶奶,我要喝丝瓜鸡蛋汤!”
      
      丝瓜是自己家种的,就种在院墙外面,搭着几个架子,那丝瓜藤就照着院子上面爬,不过这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长的也不如以前好,但是摘个三五个下来还是没问题的。
      
      丝瓜可是好东西,庄稼人生病吃不起肉,就把这丝瓜摘两个,若是有条件就这鸡蛋一块炒。
      
      不止好吃,而且还特别营养,有利于身体的恢复。
      
      等丝瓜老了以后,还能把丝瓜瓤给留下来,晒干了以后洗碗,照样用的顺手。
      
      赵翠花偏心秋秋,连带着对着身体不好,却懂事的东东也有几分偏爱,她摸了摸东东的脸,“成,奶奶中午就做个丝瓜鸡蛋汤,让我们东东喝的饱饱的!”
      
      顿了顿,她故意逗着东东,“那中午吃鸡蛋了,东东你喝药还哭不?”
      
      东东这孩子哪里都好,懂事听话,唯独喝药的时候,那哭的恨不得把叶家的房顶都给震没了。
      
      东东歪着头想了片刻,他掰着指头数了数,认真的说,“今儿的不能哭!”今儿的一哭,他昨天没哭就白费了,麦芽糖也没了。
      
      “哟!今儿的为啥不能哭”
      
      “今天是第二天,我要攒麦芽糖,不能白费了!”
      
      一听这话,赵翠花也说不出来话了,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她抬手摸了摸东东的脸,“你是个好孩子!”
      
      顿了顿,偷偷地说,“晌午吃完饭休息的时候,和你姐一块偷偷来耳房,奶奶给你拿糖吃!”
      
      家里的好东西,基本都掌握在周秀英的手里。
      沈秋萍给东东的麦芽糖,也不晓得从哪个旮旯缝里面省出来的。
      
      不过赵翠花猜,估计也不多,不然也不会由着东东苦的恨不得把舌头都给吐出来,才三天吃一次糖,这好好的孩子都要给憋坏了。
      
      想到这里,赵翠花对待三房的秋秋和东东也越发怜爱了一些。
      
      叶家人多,娶进来的媳妇也多,几个媳妇轮流在厨房里面忙活,饭做起来倒是快的很。
      
      因为这几天农忙,大家都是出了一把子的力气,从早到晚不停歇的,所以家里的伙食也要比平时要好上不少。
      
      从地里面拔了几颗大萝卜,就这去年过年练出来没舍得吃的猪油渣,挖了大一勺子放进去,就这萝卜,做了一个萝卜闷猪油渣,这可是顶顶有油水的菜了。
      
      光这一盆子萝卜闷猪油渣,都要让家里的孩子们咕咚咕咚的咽口水。
      
      又从快要拔园的黄瓜架上,摘了几根黄瓜,放在井里面冰了一会,这才拍碎了,切了几颗蒜和五香叶,直接剁吧剁吧丢在一块,滴上几滴麻油和醋,那真真是爽口的很。
      
      尤其是这种热的人心慌的时候,有个酸脆冰凉的小凉菜吃着,那简直是绝了。
      
      还有一道丝瓜鸡蛋汤,赵翠花是个舍得的人,一口气把下的四个双簧蛋都打了进去,瞧着满满的一锅嫩绿的丝瓜汤,上面都飘着大朵大朵嫩黄的蛋花。
      
      扒在门口往里面偷看的叶东喜口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掉,催促,“奶,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呀?”
      
      都是自己的孙子,赵翠华对待几个孩子也是不错的,她头都没抬,“去柴房给我抓一把绒柴来,马上就好!”
      
      这饭都要做好了,在往灶膛里面添硬柴肯定是舍不得的,就去抓一把麦秸,一把火旺起来,锅里面的丝瓜鸡蛋汤就彻底的好了。
      
      叶东喜抬手抹了一把口水,颠颠的跑了出去。
      
      沈秋萍看了看锅里,对着赵翠花说道,“娘,饭既然好了,我就先上去招呼男娃子们摆桌子!”
      
      家里吃饭可是个大活儿计,二十几口人,一个桌子可坐不下,所以堂屋向来都是两个桌子,拼在了一块,每次吃完饭以后,会把不用的另外一个桌子给架起来。
      
      赵翠花点了点头,“去吧,现在就摆上!”
      
      沈秋萍得了准话,去洗了个手,就去了堂屋招呼,“快,来个人给我帮下忙,把这桌子给摆好了!”
      
      她这话一说,大房的老大叶东海,老二叶东青,以及老三叶东高,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搓麻绳的事情。
      
      三下五除二的把桌子椅子给摆了个齐整。
      
      沈秋萍看了一眼,没瞅见他们家的秋秋和东东,不由得开口,“怎么没看到秋秋和东东?”
      
      叶东海稳重的说,“先前奶奶说蒜水有多的,想凉拌个水芹菜,秋秋带着东东去后院的自留地了!”
      
      东海是老大,向来稳重的不像话。
      
      沈秋萍点了点头,就招呼,“来厨房把饭菜都端上来,就要开饭了!”说完,就去了后面的自留地。
      
      秋秋和东东两个这会刚拔了一大把的嫩嫩的水芹,秋秋领着东东小心翼翼的往旁边走,生怕踩到了脚底下的菜苗子。
      
      东东嗅了嗅鼻子,“姐,我闻到味了,中午奶奶做的有猪油渣!”
      
      隔着一个院子,他都闻到了一股肉味,小孩咕咚咕咚的咽口水。
      
      秋秋有些心酸,“东东,你想吃肉了?”
      
      东东重重的点了点头,边咽口水边说,“家里还就没吃肉了!”
      
      “姐,一定想办法让你吃上肉!”
      
      秋秋话音刚落,头上就被砸的砰的一下,有些疼,她下意识的抬手摸到了脑袋上,这一摸可不打紧,竟然摸了一个软软的,毛茸茸的东西,吓的秋秋一激灵,差点把手里的东西给扔出去。
      
      东东却激动的喊着,“姐,别扔,那、那是麻雀……麻雀!”
      
      秋秋一怔,看着她手里晕死过去的麻雀傻眼了,下意识的问道,“哪、哪来的?”
      
      东东抓了抓脑袋,“姐,你头顶上掉下来的!”顿了顿,“姐,你头顶上长麻雀了!”
      
      秋秋的嘴角一抽,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是一棵枝叶繁茂的老槐树,约莫着从上面掉下来的刚好又砸在她的头上,她软声,“走,姐请你吃肉去!”
      
      虽然麻雀小,但是在小也是肉。
      
      东东喜的眼睛都眯到了一块,咯咯咯,“姐,吃肉,吃肉,那麻雀肉可好吃了!”
      
      秋秋领着东东去了前屋,一手抓着一把水芹菜,一手拎着麻雀腿,对着赵翠花说道,“奶,我和东东捡到了一只麻雀,您帮我们烧着吃呗!”
      
      在秋秋的印象里面,家里最会烧这些麻雀一类的,就属她奶奶莫属了。
      
      赵翠花接到了麻雀,里外翻了翻,这麻雀肚皮还是温的,显然是刚死没多久的,她有些稀奇,“这哪里来的?”
      
      现在的麻雀成精了一样,可不好抓,村里面的人不是没想过去打些野物来当油水的解解馋的,但是一般人还真打不到,更别说,飞在天上的麻雀了。
      
      “天上掉下来的,我们捡到的!”秋秋弯着眼睛,软声道,“东东想吃肉,您帮忙把这麻雀收拾了,中午就当给东东加餐了。”
      
      至于她自己,若是原身可能吃得下去麻雀,但是她还真吃不下去麻雀。
      
      赵翠花点头,“找我可找对了!”家里面就属她最会收拾这些野物了,他们小时候可没少吃。
      
      赵翠花是个利索的人,那麻雀三下五除二的裹上了黄泥,丢在了灶膛里面,用着暗火,就那样慢慢的闷着。
      
      没过多久,等麻雀从灶膛里面刨出来的时候,把黄泥轻轻的一扒拉,就簌簌的掉了下来不说,连带着麻雀上面的羽毛也都掉的干干净净的,只剩下纯纯的金黄色富麻雀肉,她招呼,“来,秋秋和东东快趁热吃!”
      
      “奶,哪里的麻雀,我也要吃!”叶东喜手里拿着一把绒柴,一脸口水样子,赵翠花骂道,“滚滚滚,那是秋秋姐弟俩捡来的,巴掌大的麻雀,一口肉,他们两人都不够分!”
      
      这下,叶东喜开始撒泼起来,哭的嗷嗷叫,“奶奶,你偏心,你偏心,给秋秋和东东吃,都不给我吃!”
      
      旁边的李红芬闻到了那肉香味,又瞧着自家的宝贝儿子哭的这么厉害,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努力争取,“娘,东喜哭的这么厉害,这麻雀既然烧好了,就给他一只腿让他尝尝味,也是好的!”
      
      赵翠花看了一眼手里刚剥干净的麻雀,冷笑,“一只麻雀多大,东喜心里没数,你心里还没数??”
      
      说完,把麻雀递到了秋秋怀里,示意,“快吃!”接着就对着外面的人骂道,“到了晌午,还不滚进来吃饭?让老娘伺候你们啊??”
      
      这下外面的几个顿时把手里的活计一丢,往堂屋赶去,桌子上的饭菜都摆的好好的,就差人坐齐了。
      
      李红芬被当众骂了一个没脸,她落在了最后头,越发觉得自家这个婆婆偏心眼子的很。
      
      一只麻雀虽然不大,但是若是分一下,他们家东喜也能分到一点肉的,再说了,他们家东喜是老叶家最小的一个,合该偏疼一些的。
      
      李红芬越想,越觉得她这个婆婆偏心起来,她对着秋秋姐弟两人也越发的不喜欢起来了。
      
      若是先前,婆婆让东喜去自留地掐水芹菜,指不定这捡到麻雀的就是东喜了。
      
      哪里轮的上秋秋这个丫头片子和东东那个病秧子。
      
      想到这里,她拽了拽地上嚎哭的叶东喜,“傻小子,你要是在不起来,一会连鸡蛋汤都没得喝!”
      
      这话一说,叶东喜的哭声顿时戛然而止,抬手抹了一把两管鼻涕,连滚带爬的到了堂屋,抢了个位置,坐了上去。
      
      秋秋和东东落在最后面,她手里还有一个烤到金黄的麻雀,有些烫手,她吹了吹,又为难的看了一眼跑在前面的叶东喜。
      
      东东一下子就明白了姐姐的意思,他低声,“姐,上次东来哥和东喜在外面捡到了番薯烤着吃,我就只闻到了味!”
      
      这下,秋秋一点犹豫都没了,把麻雀从中间一撕,分了一半递给了东东,“快吃!”
      
      东东一口下去,眼睛都眯到了一块,“麻雀肉可真好吃呀!”
      
      秋秋抬手摸了摸东东的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剩下的一半麻雀,扯了一个白菜叶子,就那样包了起来,揣在了兜里面,说道,“给爸妈和奶也一人尝一口!”
      
      东东重重的点了点头。
      
      等秋秋和东东姐弟两人都吃完了上来以后,大家都坐齐了以后,赵翠花扫了一眼众人说道,“开饭!”
      
      这话一说,大家的筷子都动了,第一反应是去大盆子里面捞猪油渣吃,要晓得,这可是放了一大勺的猪油渣进去的,好歹也算是油腥子了。
      
      赵翠花也习惯了一大家子抢饭吃,她慢悠悠的拿着大勺子,给秋秋盛了一碗丝瓜鸡蛋汤出来。
      
      当然,秋秋的那一碗丝瓜鸡蛋汤的蛋花很多,碗的上面漂了一大片,旁边的李红芬眼珠子都瞪圆了,一想到先前婆婆就偏心着秋秋姐弟两人,这会更不舒服了,“娘,您把鸡蛋花都给秋秋,大家吃啥?”
      
      她可都是瞧的清清楚楚的,秋秋那一碗里面,大半碗都是蛋花汤呢!
      
      赵翠花手里的勺子砰的一声,扔到了盆子里面,蛋花汤溅出来了老高,脸色一板,“吃啥?这么大一桌子的菜还不够你嚯嚯的??非要惦记孩子口中的那丁点蛋花汤?你说你都活了多大年纪了??还跟小孩子抢吃的??怎么?先前那麻雀没抢到,这会连鸡蛋汤都开始抢了?”
      
      她这机关枪一样嘟嘟嘟,让李红芬的眼睛顿时红了,她委屈的瘪了瘪嘴,辩解,“娘,我没想和秋秋抢吃的!”
      
      “没想抢??那你先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赵翠花冷笑。
      
      李红芬把头低的更低了,她嗫嚅,“我是想给东喜挣点吃的!”
      
      赵翠花,“你去瞅瞅,东喜碗里面的吃的还少?一盆子里面的猪油渣就那么多,东喜碗里有多少,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在说话!!”
      
      李红芬偏头看了一眼,东喜人不大,但是碗里面却装着不少的猪油渣,比桌上每一个人碗里面加起来的还多。
      
      那是大家让着的,东喜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他去夹菜的时候,大家都还会主动把猪油渣给挑出来,让他先夹。
      
      东喜又是个只顾着自己吃的,别人一让,他就可了劲儿的夹,所以他碗里面的猪油渣快堆成了小山。
      
      这下,李红芬脸一红,她压根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自家东喜碗里怎么会那么多的猪油渣,她低声嗫嚅,“娘,我、我这不是没看到嘛!”
      
      “你眼瞎的次数可不少!”赵翠花冷笑了一声。
      
      旁边的叶建设也要被自家这个糟心的娘们给气死了,他一巴掌拍了过去,“你个缺心眼的,娘还会少了东喜吃的??用得着你这样掐尖冒头的去争那一口?”
      
      李红芬嗫嚅,“我、我没看到啊!”这也不能怪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生无可恋JPG,4900字的加更,我的肾好亏……
    快,再给我点激情,我保证明天会比今天更多!!!!
    相信我~
    PS:评论抽了,我回复不了,在这里回复下“甜酒果”哒评论,第五章没有替换呀,那就是原本的内容,需要重新看的是第四章哈~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