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仙侠侣之反派大大爱上我

作者:水汀生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在纯阳派的日子(2)

      车元平心知根据书中的描述,齐承直到二十岁才达到筑基后期,就说他现在吧,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所以这话也可以这么说,自齐承进入纯阳派的前十年他几乎都是来打酱油的,修炼方面根本没有取得任何进步,所以也可以说,他这十年几乎都是在浪费时间。
      
      再说了,书里的描述简而又简,车元平心里也没底,也不知他今后十年究竟该如何渡过;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齐承前半生的苦大约都集中在这十年里面,至少对于车元平来说,绝对不是什么让人心情愉快的日子。
      
      算了,就算再怎么叹气,不也于事无补吗?车元平叹了口气,大步流星地走进了落草堂。
      
      走入屋内,屋里极为简朴,到处都摆着竹架和瓶瓶罐罐,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既苦涩又清爽的草药味道。车元平再一瞧,就见着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男孩正蹲在地上,手里拿着竹扇正轻轻地在一个药炉前扇着火儿。
      
      男孩儿极为专注,根本没注意到车元平。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车元平故意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啊——”扇药炉的男孩突然惊叫起来,连手里的扇子也因为震惊而掉在了地上。
      
      “你谁啊?”男孩转过脸,正好对上了车元平。
      
      这男孩一脸稚气中又夹杂几许严肃,有着与其年龄不符的老成。“我是洛长老门下新来的弟子,今儿才刚山上。”车元平道。
      
      “哦!!”男孩点了点头,道:“刚才快把我吓死了,要知道这里好些年都没有新弟子了,特别是这落草堂。”
      
      车元平听出这男孩话里有话,心里随即咯噔一下,心说果然不错,他也早知道这落草堂就是个闲衙门,没什么作用,对于纯阳派众多门人和弟子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多余的;要不为毛这座草堂远离正殿,处地如此偏僻呢?
      
      “那个……既然我已经来了。”
      
      “哦哦哦!!!”男孩这才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将手里的扇子放在竹架上,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道:“我姓吴名玄宁,是洛长老门下入门大弟子,你今后可以叫我师兄。”
      
      “哦,师兄。”车元平例行公事般地称呼了吴玄宁,又朝四周偷瞄了几眼,确定这草堂只有吴玄宁一人后,狐疑道:“师兄,这里只你一人吗?”
      
      “怎么会?”吴玄宁咧嘴笑了笑,道:“不是还有你吗?从今往后就是你我师兄弟二人相依为命了。”
      
      我艹!!听吴玄宁如此道来,车元平简直就是一个头两个大,又道:“师傅不常在吗?谁教我们修炼呢?”
      
      吴玄宁答:“师傅常年行踪不定,若是想回自然会回,不想回也是没办法的,要说我上次见到师傅还是两年之前。至于修炼,你瞧那边!!”吴玄宁说着朝里屋指了指。
      
      顺着吴玄宁手指的方向,车元平瞧见一排书柜,柜子里码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书籍有厚有薄,光是这么瞧去,车元平就觉得头疼无比。
      
      “自己瞧书就行了,先自己悟;等师傅回来了,有不懂的再问,当然,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问我。”
      
      呵呵!!车元平忍不住心底冷笑一声,这样他能修炼出什么劳什子那才叫怪了,难怪这落草堂就他和吴玄宁两个弟子,娘不疼爹不爱也就算了,就连师傅也把他们给硬生生地抛弃了,心里真是要多悲催有多悲催啊!!!
      
      “你别傻站着啊,自己进来,到里屋找个床铺安顿下来,如想看书就自个儿看会,我还有事要忙,你明天就和我一起上山采药。懂了吗?”
      
      “是的,师兄,你忙你的。”车元平说着顾不上吴玄宁径直走到里屋,里屋比外屋要大上许多,进门处靠墙一面是摆满书籍的书柜,挨着书柜的是一张有些破旧的圆桌,桌子旁还有几根圆凳,想必是平常用餐看书的地方;再往里走,就是一排大通铺,铺上铺着木板,颜色已经有些发黑,车元平见通铺一头放着一床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就知道吴玄宁睡在这处,于是隔着吴玄宁不远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这天晚些时候吴玄宁一直在外面熬他的药,车元平也就没再打扰他,也不知这吴玄宁究竟得了什么病,干嘛要一直熬药呢?
      
      车元平闲来无事于是走到书架前,随便从里面找了本翻开来看,这一看不得了,这书上的字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书,他竟一个也看不懂,字体密密麻麻的形状就和蝌蚪差不多,若是不说,车元平还以为这是上古文字呢?
      
      真是头疼,车元平合上书走到后院,出于意外的是,这后院竟比他想象之中大上许多,且院里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各式花朵,其中有些花他认得,有些他在原来世界也没曾见过,也就说不出名来。
      
      五彩斑斓的花朵在阳光下灿烂,车元平几乎要迷了眼,他之前从没见过如此艳丽明媚的景色,就好像置身仙境一般,让人眼花缭乱,不说这些色彩斑斓的花朵,就光那些形状各异的野草蔓藤,也让人目瞪口呆。
      
      到了晚膳时辰,吴玄宁从厨房拿出两个馍馍,两人一人一个,就着水就啃了起来。
      
      车元平刚啃了一口,就觉得这馍又硬又冷,不过不好挑三拣四,只好硬着头皮吃完。
      
      “不好吃?”吴玄宁见他一脸苦色,忍不住道。
      
      “还好吧。呵呵……”车元平笑得别提有多尴尬了。
      
      “就将就吃吧,等你到了辟谷期,就不用吃饭了。到时也不会觉得有多难受了。”
      
      “嗯,知道了,师兄。”这么答时,车元平心里别提有多苦了,原主齐承可是二十岁才达到筑基,就不说之后他以飞身的速度进入元婴期,他可是还要硬生生的吃这馍馍吃上整整十年,这日子别提有多苦。
      
      “对了,给你点好东西,你别苦着脸了。”吴玄宁说着起身离开,过了会端了个壶又拿了两个杯子回来。“来,尝尝这个!”吴玄宁将酒杯放在自己和车元平跟前,给两人一人满了一杯。
      
      车元平不知吴玄宁给他倒的是啥,以为是酒,鼻子刚凑到杯子边儿,就隐隐约约闻到一股香甜味,这味儿可不是一般的甜味,而是极其浓烈的那种,不过却不让人犯腻,倒不如是说让人谗虫大作。
      
      车元平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这水刚下肚,就觉得所经之处一阵温暖,整个人也跟着暖和起来,舒服极了。
      
      “这啥啊?师兄!”
      
      “药饮,我自个酿的,怎么样,味道还行吧?”
      
      “行啊,简直太行了,我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喝的药,而且一点也不苦。”
      
      “你就别夸我了,不过老实说啊,这药饮对改善体质挺有用的,特别是对你我这种灵根太杂太多的人。”
      
      “哦,怪不得了,我喝了这药饮,身子好暖和,就连肚子里也觉得怪暖和的。”
      
      “嗯,吃完就睡吧,明天我们还要上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