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隔壁家的总裁你清醒点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酒店

      
      现在想想,顾衡觉得肯定是老天爷也看到了自己那无疾而终的爱情,所以下着大雨警告自己。
      
      那天雨下的也很大,顾衡很忐忑的买好了一束玫瑰花藏在车上。他不知道祁真会不会喜欢,会不会接受。虽然也觉得送花有点娘炮,但是从小到大就没喜欢过别人,更没有告过白,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所有能想到的浪漫的点子恨不得统统用上。
      
      什么烛光晚餐、钢琴伴奏都被写在那张流程表上,除了最后开房的步骤被自己红着脸删去之外,都安排上了,甚至怀里还揣了一对戒指。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在车里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做好全面的心理建设之后,顾衡直接走到祁真宿舍楼下。正在忐忑的时候,恰好遇上他外面回来的室友,听说他来找祁真就告诉他,祁真的床单被颜料弄脏了,这几天住在外面的酒店,就是学校不远处那家。
      
      看顾衡有些严肃的样子,室友还极其热情的告诉了他门牌号,说自己可以直接去找他,这些天祁真都是在外面接客的。
      
      顾衡:……
      
      “接待客人。”顾衡咳了一声,纠正道。
      
      “对,接客,真真说中国人有时候喜欢省掉一些多余的字,比如不明觉厉。四个字就是一句话,中国人很聪明!”室友眼里放光。
      
      顾衡:……
      
      顾衡想着在外面也许更好,那自己就可以把全部的心意告诉他,不被别人打扰,还能给出一定的时间让祁真静一静。
      
      若那人一时没回应或是直接拒绝了,那自己肯定也要笑着接受,总是不舍得把他逼得太紧的,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内靠近他,慢慢追总归会有结果的。
      
      况且,最惨的就是被拒绝了呗,再惨还能惨到哪里去。
      
      可惜,还有更惨的。
      
      因为当自己刚走到酒店走廊拐角,深吸一口气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就看到了祁真以及,贺昀修?
      
      顾衡以为自己看错了,皱着眉头定了定神,仔细再看了一眼,真的是祁真和贺昀修。
      
      只见贺昀修背着祁真,一起从房间走了出来,动作极其亲密。
      
      两人的对话通过不长的走廊慢慢传了过来,因着有些逼仄的通道,甚至带了些微弱的回声。
      “都伤到了,这几天就别去上课了吧。”贺昀修扭头看了背上的祁真一眼,嘴角扬起,慢慢说道。
      
      “还不是你。”祁真捶了贺昀修一把,看起来很凶。
      
      “怎么成我的错了。”贺昀修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手不安分地往上掂了掂,好把祁真背的更稳。
      
      “我都让你别动了,别动了,你还动。你以为我是你吗,柔韧性这么好!”祁真嚷嚷道。
      
      “我的错,我的错。”贺昀修抬了抬手做投降状,被祁真一巴掌拍了下来,说道:“别动,我要掉下来了,老实点。”
      
      顾衡从来没见过贺昀修这么温柔的时候。
      
      他们两个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他知道贺昀修对谁都好像是春风化雨的样子,但那只是好像。那些虚假的心思他看的比谁都清楚,连敷衍应付都做的恰到好处,让人觉察不出什么嫌隙和毛病来,就好像那人天生就是这般。
      
      就像霍锐曾经说过,其实贺昀修很难相处。只有真正入了他眼的人,才能看到真实的贺昀修,没了那些浮在表面的温和,有脾气也有很多稀稀碎碎的毛病。
      
      他之所以带着祁真跟他们玩,之所以给祁真的情书出现在他手上,是因为祁真,是他倾心相待的人。
      
      是,他的人。
      
      顾衡愣了好久,忙把自己伸出去的脚收了回来,就好像前面是万丈深渊。
      
      是啊,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啊。
      
      顾衡看了一眼手上的玫瑰花,看着贺昀修背着祁真往那边走去,这才反应过来,所有的事情好像因为这个理由串成了一条清晰的线,变得有条理也有道理起来。
      
      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这段感情还没说出口,就已经结束。还喜欢上了兄弟的人,这种狗血的剧情,可真是好笑。
      
      可也幸好,还没说出口。
      
      看着两人下了电梯,顾衡将手中鲜红的玫瑰花扔在了电梯旁空无一物的垃圾桶里,咚的一声,那束带着些雨水的玫瑰在昏黄的灯光下煞是好看,像是笼上了一层薄纱。想着这花还是自己一朵一朵选的,就更好笑了。
      
      可惜只是一堆垃圾,顾衡对自己说,接着就从一旁的安全通道走了出去。
      
      伞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车子压根就没开过来,反正就几步路,索性淋一下,还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顾衡浑浑噩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寝室,只是湿漉漉的一身看起来好不狼狈。路上很多人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自己都不想理会,只想快点离开那个地方。
      
      等到了寝室门口,顾衡推门而入,门晃开带起一丝凉风,把床上躺着的宋北辰渐浓的睡意一下子吹散。
      
      “从哪儿回来这是。”明明出门的时候还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模样,怎的回来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宋北辰随手扔了条毛巾给顾衡,看着他失神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膝盖低垂着脑袋,眉眼被掩在阴影里看不分明。
      
      顾衡,不对劲。
      
      房间里没有开灯,从宋北辰那个角度看过去,顾衡像是藏匿于一片黑暗中,但周身好像有着浓郁的失落四散开来,让所有的语言都变成了多余。
      
      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的让宋北辰没了主意,有些慌乱。平日里都是他们三个出主意,他负责捣乱,今天偏偏霍锐和贺昀修都不在,只留下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自己。
      
      “怎么了这是,公司出事了?”宋北辰挣扎着开口道,这是他能想到最符合顾衡人设的问题了。但是自己也没听说顾氏出了什么问题啊,要是有的话,自己本家那边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你说,祁真和昀修是什么关系?”顾衡喑哑着嗓子开了口,那声音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有些晦涩。
      
      宋北辰愣了好一会儿,不知道顾衡为什么这么问。
      
      “大概是那种关系吧,祁真什么口味、什么习惯他都一清二楚,什么时候见他对别人这么上心。对了你前天回家了不知道,阿修这两天都没回来,说是跟祁真一起住外面,阿锐还在外面见到他们俩了。”宋北辰扒着床沿斟酌着说。
      
      贺昀修的性向他们早就清楚了,也没见他对谁这么上过心,虽不知道顾衡问这个的原因,猜着也是在路上遇到他们俩了。
      
      这样的模式很好,阿衡开口问,自己答,起码两人还能说说话。要是自己问,那要问什么啊!老天爷救救我!阿锐救救我!昀修救救我!
      
      “也是,该是这样的。” 顾衡慢慢直起身子来,苦笑了一声。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有自己跟个傻逼似的,被那些自以为独一无二的温柔糊了眼睛和脑子。
      
      “怎么了?”宋北辰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因为感觉到了顾衡越发不对劲了。
      
      “没什么,就是好奇。对了我这几天要回家去,公司有些事情要接手,大概不回来了。”顾衡微微笑了一下,原先的那些失落荡然无存,好像从来不曾存在过。
      
      “还真出事了?”宋北辰有些担心。
      
      “小事,没什么大碍。”顾衡拿着毛巾随意擦着头发,深沉的神情藏在毛巾下面,眼眶浸上一层殷红。
      
      不想让好友看见,太丢人了。
      
      祁真之于自己,好像是一阵风,就这么忽然的闯进了自己的世界,带着他特有的温度吹开那些所有虚掩着的情愫,添上属于他的颜色,还有那些光与影的痕迹,让自己看到原先从没见过的风景。
      
      于是就这么走失在祁真这个名字中,好像再也不能自己走出来。
      
      但他也只是风,只能是风,注定不会在自己的生命中停留。这种方式逼着自己撤退,也挺好,起码没闹出什么笑话。
      
      起码生前,还是个体面人。
      
      爱情,去他妈的爱情。
      
      后来,自己是怎么去避开祁真的已经忘记了。只知道以公司为借口,回学校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一个学期结束,霍锐找他们聚餐的时候,才惊觉已经好久没见过祁真了。
      
      那些不敢深入又不能消亡的感情,那些想说出口却又不能说出口的话,被自己一天一天熬着,成了一根刺梗在喉咙,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现在自己好像明白了那句话,每个人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也许爱情这件事没有先来后到,但人该有礼义廉耻。他是做不出为了祁真去背叛好友这件事的,以祁真的骄傲也不屑于这么做。
      
      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吧,反正就一个祁真而已。
      
      反正一辈子还长,只要不再想起,总会放下的。
      
      顾衡拼命给自己做好心理防线,可是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没有看见祁真的身影。顾衡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觉,好像是可以卸下所有防备的轻松,却又带着难以名状的失落。
      
      吃饭的时候,顾衡明显感觉到贺昀修的情绪不对,他随口问了一句身边的宋北辰贺昀修怎么了,宋北辰压低了声音跟他咬耳朵说:“我也不知道,最近都挺奇怪的。我猜是因为祁真交流活动结束了就出国了,大概是分手了,在寝室也不见他们打电话什么的。你看本身就是异地恋了,昀修还要进演艺圈,是吧。只是这结束的挺奇怪的,而且昀修不像是提分手的那一方,否则也不会这样了,说不定被祁真甩了呢。”
      
      那时候,顾衡心里怎么想的?
      
      可怜的贺昀修,更可怜的自己,好像是这样。
      
      再后来,祁真好像成了他们之间的一个禁忌,谁都没有再提起,就好像他从来没来过。只是过了这么多年,都不见贺昀修身边有人,宋北辰一直说也许祁真就是贺影帝心头的朱砂痣,是白月光,也是抹不掉的阴影。
      
      谁都不知道,顾衡也很想他。
      
      他心头也住了一块永远落不到地的石头,名字也叫祁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大概九点更新哦?( ????` )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