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隔壁家的总裁你清醒点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照片

      
      “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顾唯用大拇指刮了刮食指指节,攥的发白,有些小心翼翼的说。
      
      “没有。”顾衡嘴角扯出一个薄弱的弧度,笑了一下,但是那光没有到达眼底,就好像连敷衍都做的不那么用心。
      
      “哥,你是不是,还忘不了他啊。”顾唯其实想问的是,你是不是还爱他,只是这话太露骨,那些深而见底的爱意早就被他牢牢关在心底,只是偶尔透出一些微弱的喘气证明它还活着。
      
      死不了,活不下去,这就是哥哥对祁真的感情。
      
      顾唯抬头看着他哥怔愣的样子,有些舍不得。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顾衡笑了一下,轻轻说了一句“会忘记的。”
      
      话说的很温柔,甚至都不像他,只是那浓浓的疲惫扎的顾唯心都开始疼。
      
      “你骗人。”顾唯撇了撇嘴巴,像是小时候受了什么委屈,想找哥哥讨糖果吃,结果哥哥也在哭,那是用糖果也哄不好的难过。
      
      那种感情很复杂,哥哥是该忘了祁真的,因为不忘记会很累,可是又发现,忘记这件事本身,也是极难过的。
      
      “自己都整不拎清还想着开导我呢。”顾衡揉了揉顾唯的脑袋,想避开这个话题。
      
      顾唯感受着顾衡的温度,一把抓下他哥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哥,你喜欢祁真不是你的错,喜欢本身就是件不讲道理的事。”所以你不用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不用把自己的感情放在阴暗晦涩的地方发潮生霉。
      
      藏的久了,会生病的。
      
      就像自己也会难过,但难过的是贺昀修不喜欢自己,他喜欢的是祁真,而不是难过于自己喜欢贺昀修这件事。
      
      喜欢一个人,哪有什么对错。成不成全,放不放下,用什么方式去追求,你可以去选择,但喜欢上他,不是自己能选择的,喜欢了便是喜欢了。
      
      可惜顾衡不懂,就好像在他的认知里,喜欢上祁真本身便是一种过错,是一道结了痂又被自己狠狠揭开重新流血的伤口,他就住在里面,就这么硬抗着,连跟别人倾诉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又忍不住被祁真吸引,于是这矛盾与自悖的心理燃尽了他所有的期待和气力。
      
      “好了,下去做点吃的,乖,你哥我饿了。”顾衡对着顾唯摆了摆手,便随意的翻开了手边的书,就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顾唯反应了好久,终是点点头,耷拉着脑袋往外走。
      
      在他走出书房关上门的一刹那,透过门缝,好像看到了自家哥哥手里拿着一张照片,愣了愣神。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风或者是惯性,“咔哒”一声,吹得门晃动了一下,然后轻轻关上了。
      
      顾唯背对着门慢慢走了两步,越来越贴近一侧的墙壁,最终靠着墙壁卸了全部的力气,要不是害怕哥哥突然走出门,自己甚至想蹲下来哭。
      
      因为觉得太惨了,哥哥太惨了,自己也太惨了。
      
      那张照片自己知道,也就是因为这张照片,他才发现,原来哥哥心底有了一个人。年少的喜欢也许幼稚,想把他带回家,介绍给所有人,又想把他藏起来,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但是却很纯粹,没有缘由。
      
      那天顾衡也是失魂落魄的回了家,就跟重遇祁真的那一天一样,甚至都没发现自己跟在他身后,像条小尾巴一样走到了书房门口。
      
      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好像是:哥哥看起来像是马上要哭出来了。
      
      这个念头惊的自己停在了门外,握在门柄上的手迟迟不能动弹,仅仅是一墙之隔,好像隔出了两个世界,不仅隔开了他们两个,也隔开了哥哥他自己。
      
      原先的他,现在的他,后来的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听见脚步声隔着那扇门离自己越来越近,于是慌了神,飞快的往前跑,看到房间就钻了进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紧张。等到听到那清晰的落锁声,感受到哥哥走远的脚步,才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又钻了出来。
      
      看着那扇书房的门,好像看到了哥哥的秘密。
      
      顾唯那时候年龄也不大,整个人都软软的,看着就讨喜,跟家里什么人都能打成一团,甚至隔壁管家他们家的狗都特别喜欢跟顾唯玩,每次见到他都能汪汪汪叫上好一会儿,后来带动了整个小区的狗叫唤。
      
      基本就是,只要一进门,全小区的狗都知道顾唯来了。
      
      不像顾衡,跟个小霸王似的,虽然没有说话带风,走路嚣张,颐指气使,但是在顾爸爸“优良作风”的影响下,行事十分霹雳,完全就是两个性子。
      
      但是人再乖也架不住会闯祸,每次只要顾唯犯了什么错,第一个想到的人一定是顾衡,小时候在哥哥面前哭两哭,拉两下袖子,哥哥就会把所有事情解决。
      
      可以说,顾衡就是顾唯童年时候的超人。
      
      而超人怎么会哭呢。
      
      所以那时候的顾唯不是想刻意做什么,也不是故意想揪顾衡的尾巴,只是单纯的想知道为什么他这么难过,咬了咬牙,还是悄咪咪摸进了书房。
      
      想着如果哥哥躲在这个房间里偷偷哭了,那自己接下来就乖一点,听话一点,不惹他生气,不和他顶嘴,也不做他不喜欢的事。
      
      当顾唯把书房上上下下翻了一通,甚至连垃圾桶都没放过,以为什么线索都没有的时候,忽然看到了被压在书桌边角报纸底下的一张纸,单薄的一片,但是在棕红色书桌中有些显眼。
      
      顾唯抽出来一看,那是一张熟悉的脸。
      
      是的,一张脸,一张熟悉的脸,一张贺昀修的脸。
      
      更准确的说,那是一张明显被剪刀修剪过的照片,小心翼翼的抠出了男神的轮廓,顾唯忍不住轻轻碰了一碰,照片边缘甚至都没有什么毛糙的痕迹,像是被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细细擦过,落刀很谨慎。
      
      这是谁做的,顾唯对自己说。
      
      还能是谁做的,顾唯又对自己说。
      
      那时候,顾唯听到了雷劈到自己天灵盖上的声音,甚至根本没有想过他哥是不是弯的,为什么是弯的,只觉得,我的男神这么好,全世界的人肯定都爱他。
      
      所以就这么断定:让超人哭泣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男人。
      
      比豪门兄弟俩爱上同一个女人更狗血的,就是豪门兄弟俩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这个贺妲己。
      
      顾唯满脑子都是什么“他爱他,他不爱他,他爱他”的戏码,根本没注意到顾衡什么时候进了书房,于是在这命运之神高声吟唱“前方高能”的时刻,顾唯捏着贺昀修的大头照,颤颤巍巍的对着顾衡开口道:“哥,你也喜欢昀修哥吗?”
      
      顾唯看着他哥全身一紧,崩的像是一张一碰就碎的网,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也不知道盯着自己手里的照片,就知道哥哥这是不打自招了。
      
      顾唯嘴角止不住溢上苦涩的微笑,眉眼都没了往日的神采,反应这么大。
      
      这是什么魔鬼般的爱情,哥哥这是要上前揍我吗?
      
      为了得不到的爱情,竟然要殴打可爱的弟弟。
      
      “你从哪里翻出来的。”顾衡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的很重,听起来就十分狠辣。
      
      顾唯吞了吞口水,有一种虚脱的感觉,顿时怂的蹦出了尊称:“在哥哥您桌上,昀修哥就躺在那里。哦不是不是,是昀修哥的照片就放在那里。”顾唯吓得说话都说不利索。
      
      顾衡紧紧闭了闭眼睛,即便隔着一些距离,顾唯都能看到他哥额间的青筋,很有节奏感的一跳一跳。
      
      不用怀疑,里面奔腾的都是对贺昀修爱的血液,和对自己戳破奸情的杀意。
      
      “等等”顾衡狠狠皱了皱眉,厉声道,接着猛的睁开眼睛,大踏步就往顾唯这个方向走来。
      顾唯的手都快把书桌的边角捏碎了,自己很想跑,但是奈何哥哥的气势太盛,铺天盖地般汹涌而来,压得自己腿脚发软。
      
      顾唯怀疑自己根本没有长手脚,底下那就是两根面条。
      
      而且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差点想给他哥跪下。
      
      “顾小唯,你刚刚,说什么?”顾衡抓着顾唯的肩膀,眼睛半眯着,却掩盖不住其中藏着的锋利意味,像是要把顾唯剜两个窟窿。
      
      “我说我是在你的书桌上看到的,我没有翻。”翻了我也不能告诉你。
      
      顾唯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踩在云朵上,不是说大地母亲是最沉实,最令人安心的存在吗,那根本就是骗人的,为什么我小小的年纪,眼里却常含泪水。
      
      “前、一、句。”顾衡咬了咬牙,似笑非笑。
      
      顾唯对着顾衡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天真无辜的像是一个不经事的孩子。自己说了什么?好像是问哥哥什么来着。
      
      顾唯猛地一拍脑门,终于记起来了,在哥哥淫威的逼迫下,总算记起来了,“哥哥,你也喜欢昀修哥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顾唯看着顾衡松开了抓着自己的手,慢慢卸了力气倚靠在一旁的书桌上,竟然慢慢冷静下来了,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顾唯却愈加心虚,手心都开始冒出一点点薄汗,又想起小时候被哥哥支配的恐惧。
      
      “顾唯。”顾衡轻声开口,甚至嘴角都噙着笑意,温柔的不像是他能有的语气,“你说的‘也’是什么意思。”
      
      顾衡说完,便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家小傻逼看,目光一如既往的锋利,甚至带了一点微薄的怒意,被很好的掩藏在墨黑的瞳孔里。
      
      顾唯脑海中那根紧绷的线一下子断掉了,整个人都恍惚起来,但在哥哥的目光下无处遁形,从小自己就不会撒谎,在顾衡面前,那绝对就是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比五。
      
      两人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也许人在太紧张的环境下,脑子是会放空的。顾唯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就是个摆设,一下子清零格式化,恢复了出厂设置,只有加粗放大循环播放,像个病毒一样的一句话:“护驾!护驾!朕的基佬哥哥想要害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哇 疯狂码字 码到吐血!
    为什么小小的年纪眼里却常含泪水
    因为码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