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妻

作者:剪灯夜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财有道(二)

      徐沧海见柳父回过了气,原本紧张的神情稍微松懈下来,他从布袋里掏出一排银针扎分别扎在涌泉、地冲、阳棱泉、阴棱泉和地机等几处脉络上。
      
      “目前是否脱离危险还很难说,但他必须要人精心照料,否则就算醒过来也没有把握能活下去。”
      
      徐沧海说道,手里捏着银针在指尖转动,让针尖更深入地进入皮肤。
      
      “柳林,你家中可有其他亲人?”
      
      陆翊问道。
      
      柳林双腿跪下嘴里颤声道:“家中还有一个妹妹。”
      
      “明天就去把你妹妹接过来照顾你父亲,其他的事情不要顾虑。”
      
      陆翊轻声道。
      
      “小的叩谢公子,公子待小的如再生父母,小的这条命就是公子的。”
      
      柳林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你快起来,你的命是你自己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要好珍惜生命,奉养双亲。”
      
      陆翊伸手将他扶起,柔和地说道。
      
      住在薛地城内的钱四得到盐吏送来的消息,他连夜书信一封然后飞鸽传书给京城的欧阳青。海峰盐场供应的食盐不但流通北国,连虞国和鲁国都有买卖,这么大块的肥肉眼看就要被人所夺,他和欧阳青要想办法才是。
      
      海风阵阵,带着波浪声响,宁嘉鱼和陆翊偎依在马车内听海。
      
      “ 明天赵黔带兵过来接手盐场后我们就回家,这段时间你跟着我东奔西跑清瘦不少,要多养身体才是。”
      
      陆翊抚着宁嘉鱼的脸庞柔声道,目光带着爱怜。
      
      “我担心他们不肯轻易交出盐场。”
      
      宁嘉鱼轻蹩眉头,担忧道。
      
      “如果他们不愿意,我就上奏皇上,请皇上秉公办理。”
      
      “鞭长莫及,我们还得早做安排才是。”
      
      “你有何建议?”
      
      “钱四他掌握北国盐业的流通,如果让他为我们所用,就容易得多。”
      
      陆翊双目发着亮光:“如何让他为我们所用?他背后有欧阳青撑腰,想要让他投向我们,估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商人重利,他依靠欧阳青是看中欧阳青背后的权力,相公你是薛地君主对他有生死予夺的大权,如果他的家人老小被我们所控制,并且给他的好处不比欧阳青那边小,他应该就范于你;如果他再不从,就找人取而代之。”
      
      宁嘉鱼看着湛蓝的夜空,缓缓说道。
      
      “你不但是我的夫人,也是我的策士。”
      
      陆翊眼中一亮,抱着她亲了一口。
      
      宁嘉鱼唇畔勾起一丝笑意,也许在相府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又或许她从娘亲那里学到不少经营之道。二人无心睡眠干脆走到海滩上席地而睡。海天一线时,天空出现了淡淡的青色、蓝色和紫色。
      
      “嘉鱼,你看,天空变成了五颜六色。”
      
      陆翊惊喜地说道,拍拍伏在他胸膛上熟睡的宁嘉鱼。宁嘉鱼揉揉惺忪睡眼,果然,东边的天空如同打翻的调色盘,各种颜色混合在一起,真是奇观。慢慢地,那些颜色渐渐退去,接着太阳就从海面上缓缓升起来,红霞将整个海水染成红色。慢慢地这片红色就变成了金黄色,整个世界都染成了金色。海风轻拂,时间仿佛停止,整个人犹如漂浮在空中,一切那么轻松。
      
      “好奇妙,好美,太阳距离我们如此之近,仿佛唾手可得。”
      
      宁嘉鱼由衷地感叹道。
      
      “有你陪在我身边看日出日落,此生无憾。将来我们有了孩子,我会带他游览北国风光,指点江山。”
      
      陆翊枕着双手看着霞光中的宁嘉鱼动情地说道。
      
      “无论是男孩女孩,我都希望他们有一颗爱国的心。”
      
      宁嘉鱼看着金色的海滩目光飘远,轻声道。
      
      赵黔带着一队精兵赶到了海峰盐场,盐吏见势不妙偷偷地溜走了。
      
      “本公子四处查看了这片海域,发现这里三面环山前枕大海,倘若鲁国从海域进攻薛地如破竹之势,更有外来盗寇入侵之患,所以我们不得不防。你立刻组建一支精锐的队伍安扎在此处,修建军营,同时保护盐场。”
      
      陆翊对赵黔果断地吩咐道。
      
      赵黔领命退下。盐场的事情安排好后,陆翊和宁嘉鱼便回到城内。一到城内,陆翊便安排人打听钱四的住处和家庭情况,很快就得知他的家人都住在京城,薛地只是他的临时住处。于是他召集门人,看谁愿意去京城将钱四的老小妻儿秘密转移带走。
      
      那些门人知道此行是去劫人风险极大,没有谁愿意主动去,于是就把冯夔拖出来。
      
      “冯壮士一身侠骨,壮志凌云,此番正是回报公子知遇之恩的时候,这次到京城去找人,你应该有所表现。”
      
      有门人怂恿道。
      
      冯夔横眉冷眼,将长剑抱在怀里不予理睬,有人又说话激怒他,他才漠然说道:“这些小事根本就不值得我去做,能够帮公子的大事不用你们说,我自然会办。”
      
      说完甩袖大步转身离开,众人愕然。这时,武胜走出来自荐道:“小的愿意前往京城替公子办成此事。” 陆翊大喜,立刻为他摆宴席送别,并送他一把宝剑、三个侍卫和白银五十两。
      
      “小的别无挂牵,只希望公子能善待简儿,小的虽死无悔。”
      
      武胜目光迟疑,犹豫不舍地说道。
      
      “武大哥放心,简儿在这里就是自家人。”
      
      陆翊朗声道。武胜看了一眼在花园里和红萼一起玩耍的简儿,目光变得柔和又安详。须臾,从容转身坐上马车,一路绝尘而去。
      
      十天后,钱四接到京城一家老小失踪的消息,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找人打听终是无果。这天阳光明媚,他正拧着眉头,在大厅跺着方步走来走去,焦头烂额,这时有家仆送来了一封信。这信封是用两片鱼形状的木片做成,从鱼尾打开就可以看见里面的信。他见此信封心中不由一阵咯噔,只有重大事件才用这种古老的送信方式。
      
      钱四小心打开鱼尾的连接,从里面拿出一张素笺,上面写了几个字,“老母平安否?单刀赴会松涛亭,过未时不侯。”
      
      松涛亭在城外福源寺内,一片松树林中。钱四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抬头望着正午的太阳,心里暗忖道:“他能打探得我京城居住之地还不动声色带走老母亲,此人势力非同小可,倘若报告衙门只怕会适得其反,从城内到福源寺刚好两个时辰,他的时间算得如此精准,必须要小心应付才是。”
      
      钱四午饭顾不得吃,叫上车夫赶着马车朝福源寺奔去。福源寺外几株高大,盘根错节,枝叶茂盛的古榕树上鸟儿群飞,知了站在树枝上放声高歌为燥热的夏天增添一份别样夏季。
      
      松涛亭外,一名衣袂翻飞青丝飘扬的白衣男子,左手挽弓右手搭箭正瞄准着松树上一只刚飞来的鸟儿,那鸟儿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危险,还站在枝头上开始大声歌唱。
      
      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羽毛箭穿透它小小的身躯,那鸟儿还未来得及唱第二声便从树上栽下来。钱四无心看别人打猎,只见亭中除了那白衣男子外就无其他人,于是他走上前礼貌地问道:“请问公子可曾在亭中见过其他人?”
      
      白衣男子没有回答,他从身后的箭筒中抽出一支羽箭搭在右手上,瞄准了刚刚飞来的一只小鸟,这时,他淡淡问道:“先生从城内来的路上,见这一路庄稼如何?”
      
      钱四一愣,但他毕竟见过世面知道此人不凡,很快就镇静下来屈身恭敬地说道:“一路上庄稼长势良好,耕种有序,比起二月前的稗草萋萋迥然不同。”
      
      白衣公子缓缓转身,钱四见他气宇轩昂,眉目之间浩气正然,眼若星月,睥睨天下,几乎瘫倒在地,他摇晃着身体颤声道:“公子可是陵春公子?”
      
      陆翊嘴角勾起一丝冷漠的幅度,声音不带任何情绪:“不错,正是本公子。”
      
      钱四伏地跪乞道:“公子有此番治国爱民之道小的敬佩万分,还请公子高抬贵手放过小的一家老小,小的愿公子惟命是听。”
      
      陆翊淡然道:“你且起身说话。”
      
      钱四颤颤地起身,垂首不语。
      
      陆翊抬手搭起羽箭于弓弦上瞄准树上的鸟儿,淡淡道:“古人有云,良禽择木而栖,如果它选错了栖息的树枝会怎样呢?” 说完,手中的羽箭一放,站在树枝上的鸟儿身插羽箭倒地而亡。
      
      钱四吓得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全身汗如雨下湿透整个衣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这只鸟儿本身没有错,它只是站错了良木而已。”
      
      陆翊放下手中的弓箭,叹声道。
      
      钱四伏在地上放声痛哭涕泗流下:“小的要做一只良禽,要找一枝可以依靠的大树依靠,陵春公子仁义天下善待百姓,小的原意终身追随公子。”
      
      “好,从现在起,你将北国及鲁国的盐业版图通道尽数上交,你也知道,现在薛地百姓生活艰辛,百废待兴,本公子要造福百姓必然需要银两,你一介商人唯利是图,个人享有荣华富贵又有何用?”
      
      陆翊严肃地说道。
      
      “小的知错,小的愿意为民尽绵薄之力。”
      
      钱四槌地悔悟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