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妻

作者:剪灯夜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发现

      一夜的雨不曾消停,滴打在梧桐叶上沙沙作响,使翠华苑显得更加寂静。
      
      宁嘉鱼伸个懒腰推开房门走出来,昨夜的雨滴变成雨丝拂在脸上,让人从惺忪的睡眼立刻变得清醒起来。院子周围种满了各色四季海棠,在细雨的滋润下绿叶更加宽大肥美,绿丛中半开的海棠花娇艳欲滴,花瓣上的小水珠不时滑下没入泥土里一闪即逝。
      
      她见这些海棠娇艳动人打算画一幅海棠争艳图。在一簇茂盛的海棠花中间有一处几尺大的空地,令人奇怪的是,空地上面寸草不生连七星瓢虫也不见踪影。
      
      “红萼,你快出来。”
      
      宁嘉鱼侧着头对屋内喊道。
      
      红萼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急忙从侧房走出来,见宁嘉鱼蹲在地上摆弄海棠花。
      
      “这块空地不但寸草不生而且连蚂蚁小虫都没有,你说怪不怪?”
      
      宁嘉鱼疑惑地说道,红萼眯着眼睛侧着头,目光停留在远处的花树下。
      
      “奴婢想起来了,有一次奴婢见夫人将碗里的药倒在这片海棠里,后来就有几株海棠枯萎了,夫人还说花也嫌弃药太苦。”
      
      红萼回忆道。
      
      “红萼,你可记得当时为娘亲看病的郎中来自何处?”
      
      宁嘉鱼皱着眉头神色凝重地说道。在她的记忆中,娘亲不过就是染了一次风寒然后就卧床不起,到后来竟然撒手人寰离她而去。当时她年幼对病理不知,后来她懂事后常常回忆起娘亲生病时的状况,有一次她喝完药后忽然呕血,然后陷入昏迷,再后来就听下人们说要开始准备夫人的后事了。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小姐,夫人的病有什么不对吗,不如我们去问相爷?”
      
      红萼不解地问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相爷,你去厨房找些剩下的饭菜掺杂在这些泥土里,我自有办法查明情况。”
      
      宁嘉鱼盯着湿润的海棠,镇静地说道。
      
      雨丝渐渐停下天空放晴,整个院子被白色烟霭笼罩着,在这片掺了饭粒的沙土旁陆续发现有死去的虫子尸体。
      
      “小姐,这沙土有毒!”
      
      红萼瞪着双眼捂住嘴巴,惊恐地说道。
      
      “若这沙土真有毒,那些被娘亲倒掉的药就很可疑了,这件事你不要声张出去,我要查个明白。”
      
      宁嘉鱼握着拳头镇静地说道。
      
      偏院破旧的小屋里,赵姨娘一身疲惫地从外面走回来,她现在虽然是低等侍妾但每天做的活儿比一般丫鬟还要多,以前在府里被她欺压的家丁丫鬟更是暗地里对她各种为难,虎落平阳难免被犬欺。
      
      她耐着饥饿等待厨房那边送饭菜。很快,厨房老婆子提了一篮子剩菜饭走了进来,她将篮子砰地一声放在小桌上,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赵姨娘顾不了许多,从篮子里飞快拿出一碗米饭和一碟剩菜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着吃着她感觉嘴里不对劲,仔细看手中的碗时,她哇地一声将吃进去的饭菜全部呕吐出来。
      
      只见这盛米饭的碗中密密麻麻布满了白色的小蛆虫,正向碗四周向外爬出来。再看那些剩菜,同样是绿色的小虫爬满。
      
      赵姨娘蹲在地上呕得天昏地暗,这时,一条长长的百褶裙下出现了一双牡丹金绣面绣鞋映入她眼帘,接着她就看见宁嘉鱼淡然地站在她面前,面带冷笑。
      
      “看来姨娘在这里过得并不舒心,宝珍和宝凤也真是的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望姨娘,还是嘉鱼对姨娘有情义,无论你在什么位置,我都无法忘记你。”
      
      宁嘉鱼冷声慢说道。
      
      “哼,别以为你现在板倒我了你就可以得意几天,宝珍现在是准太子妃,一旦她日后坐上王后的宝座,你们这些害我的人统统都没有好日子过!”
      
      赵姨娘坐在地上气急败坏地说道。
      
      “姨娘你何必发火呢,你看你脸上爬满了皱纹,手也变粗糙了,还没有等宝珍坐上王后的宝座,可怜的姨娘就变成人见人躲的褴褛婆子了,你说,宝珍她那么爱面子,她会认一个毫无价值的老婆子?”
      
      宁嘉鱼用丝绢捂着嘴轻笑道。
      
      “好,你今天到这里来不就是想看我落魄潦倒的情况吗,现在如你所愿,你可以滚了!”
      
      赵姨娘愤恨道。
      
      宁嘉鱼蹲下身低声道:“今天这些虫子只是开始,我也不知道厨房那边还有什么花样,比如快死的老鼠什么之类的,唉!”
      
      “是你,是你指使他们做的?”
      
      赵姨娘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怎么会指使他们这样做呢,那是因为你以前是如何对待下人的,他们都记住了,现在只不过加了几倍而已。”
      
      宁嘉鱼轻松地说道。
      
      “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知道我娘的死因以及给她治病郎中的住处。”
      
      宁嘉鱼赫然起身,正色道。
      
      “原来你是来查她的死因,我天天恨不得她早死,老天终于有眼让她死在我前面,天意啊!”
      
      赵姨娘仰天大笑,十分得意。
      
      “红萼,你说明天厨房又会给姨娘送什么好吃的呢?”
      
      宁嘉鱼转过身笑着对红萼问道。
      
      “奴婢刚才路过厨房的时候听他们说最近鼠患,也许烤鼠肉会比较美味。”
      
      红萼一本正经地说道。
      
      赵姨娘又开始呕吐了。
      
      宁嘉鱼走出房门的时候又说道:“刚才嘉鱼担心姨娘伤心所以就没有告诉你,宝珍她......”
      
      “宝珍她怎样?”
      
      赵姨娘忐忑不安地问道。
      
      “唉,还是姨娘亲自去问吧。”
      
      “宝珍宝凤那两孩子最近都不见我,嘉鱼,你快告诉我她们最近怎么样了?”
      
      赵姨娘急切地问道。
      
      “姨娘啊,你这是在求嘉鱼吗,嘉鱼可担当不起。”
      
      “死丫头你告诉我她们怎样了,我就告诉你娘亲的事。”
      
      赵姨娘一咬牙,豁出去说道。
      
      “姨娘至少要拿出点诚意才行啊。”
      
      宁嘉鱼冷哼一声,摆弄着手里的丝帕,一圈一圈地缠绕在指头上又放开。
      
      “好吧,你娘亲生病后是太后派御医到相府医治的,相爷也知道。现在你告诉我,宝珍宝凤的情况。”
      
      赵姨娘无可奈何地说道。
      
      “那御医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好像叫张太医,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
      
      “也不知宝珍她最近吃了什么或者擦了什么,反正她脸上长满了红痣,太子得知后竟然送来了一纸退婚书,现在她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见。”
      
      宁嘉鱼叹气道。
      
      “什么?宝珍她被太子退婚了?”
      
      赵姨娘瘫倒在地上,心中支撑她的那道墙轰然倒塌。
      
      宁嘉鱼转身看着她,似笑非笑。赵姨娘忽然感到背上一阵发毛,她的眼神和太后冷眼看自己时一模一样,让人心生恐怕又肃然起敬,但却又是唯我独尊。
      
      离开偏院,宁嘉鱼一言不发走在路上,身后的红萼小心地跟着。大小姐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对谁都相信,对谁都一幅小孩子气的大小姐了。
      
      “小姐,你打算进宫去找张太医吗?”
      
      红萼小心地问道。宁嘉鱼停下脚步,转身对她小声说道:“目前还不是时机,但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
      
      红萼点头小声道:“小姐放心,今天的事奴婢不会说出去的。”
      
      宁嘉鱼笑道:“我最放心的就是你了。”
      
      回到翠华苑,十几个丫鬟婆子家丁排成长队等待宁嘉鱼的到来。
      
      “你们这是......?”
      
      宁嘉鱼疑惑地问道,她不习惯被一大群人围在身边伺候供奉着。为首的一个婆子站出来躬身道:“奴婢是相爷派来伺候大小姐日常起居生活的家仆,还请大小姐多多关照。”
      
      “我有红萼一人伺候足矣,你们都退了吧。”
      
      宁嘉鱼说道,准备抬脚进屋。
      
      “大小姐再有几天就大婚了,新婚洞房之事还需奴婢指引。”
      
      婆子声音平和地说道。宁嘉鱼听罢脸色忽然变红变烫,她从未想过自己还有洞房花烛夜,陆翊只是帮她不要嫁给欧阳青,哪有什么花烛夜,
      
      历来女子结婚,洞房花烛夜涉及夫妻之事都是由母亲嘱咐交代如何处理和关于一些生理事情。由于宁夫人已故,所以洞房花烛女子私事由太后做主,派了宫里精通此事的资深嬷嬷来诱导。
      
      宁嘉鱼低头进入房间后,红萼便把房门关上。
      
      “小姐,我发现陵春公子是真的喜欢你。”
      
      红萼眨着眼睛看着她,小声说道。
      
      “红萼,你别胡说。”
      
      宁嘉鱼低头轻喝道,她娇羞着脸,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红晕。
      
      “奴婢可没有乱说,奴婢看得清清楚楚,每次陵春公子见到你,他眼里全部都是蜜意,目光从未从你身上移开过。”
      
      红萼真诚地说道。
      
      “红萼,你要是再说下去我就把你嫁人,看你还贫不贫嘴。”
      
      宁嘉鱼佯嗔道,目光如秋水。
      
      “奴婢不要嫁人,奴婢要一直伺候在小姐身边。”
      
      红萼惊吓道,唯恐宁嘉鱼将她嫁出去。
      
      宁嘉鱼噗嗤一声笑道:“我倒是怕你将来遇上自己喜欢的人了,还求着我为你成婚呢。”
      
      红萼低下头小声说道:“奴婢不会喜欢上别人的,奴婢只想伺候小姐就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