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不是个假英灵

作者:君当长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的英雄

      悠扬的钢琴声穿过幽深的庭院,席卷着风凉蜿蜒在曲折的回廊。
      
      年幼的女童坐在钢琴椅上,肉乎乎的小手在黑白的琴键上飞舞,延绵悠扬的旋律像是一幕布满风凉的冬雪,悠扬哀伤。
      
      她不过六七岁的样子,连踏板都需要使劲伸腿踮着脚才能够到,可年龄带给她的局限丝毫没有影响到手下曲子的完成度。
      
      烟衣结萝,继承其父天赋的,烟衣家的音乐天才。
      
      悠扬的钢琴声起初缓慢而忧伤,带着难以描述的凉,像一阵卷着冬雪的风,轻飘飘的穿过曲折的回廊。
      
      渐渐的,钢琴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像是人群穿梭在时间的洪流里,流离回转,形形色色,时间抓不住,往事抓不住,一切都在无形的催促里逃离着远去。
      
      终于,那乐声慢了下来,变成一缕不那么刺眼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斑驳着洒落在掌心里,氤氲的光圈里,恍惚间看到少女的笑脸,带着能驱除一切悲伤的温暖。
      
      音乐结束的那一刻,风停了,雪歇了,阳光消散了,只有少女的笑颜恍惚还留在心间。
      
      《letter》,是著名钢琴家烟衣泷秋的成名曲。
      
      是在对妻子一见钟情之后,不眠不休了几天,终于将自己的感情汇聚在五线谱中,向其妻烟衣雪期求爱的曲子。
      
      一曲终了之后,幼小的女童坐在钢琴椅上悠闲的晃着脚丫,眼睛随着墙上的时钟,一点一点的明亮了起来。
      
      她欢快的跳下钢琴椅,踏出木质的拉门,奔跑着穿过回廊,洁白的睡裙悠扬着翻涌成洁白的花朵,飘摇在长廊里。
      
      她笑着,雀跃着,宛如一只飞舞的小鸟,穿过幽深的庭院,踩过皑皑的深雪,长发在奔跑中飘荡着,乌黑如积墨。
      
      那扇朱红的大门,伴随着木头的吱吖声终于开启了。
      
      年轻的夫妇站在台阶前,男人笑着蹲下向她伸开双臂,将宛如乳燕归巢般飞奔而来的幼童紧紧的抱在怀中。
      
      “阿萝,我们回来了。”
      
      “这个新年,爸爸妈妈要陪我一起过,不许再飞走了。”年幼的女童将脸埋在男人的脖颈处,使劲蹭了蹭,那双肉乎乎的小手,紧紧的攥着男人的衣角。
      
      “嗨嗨嗨,这个新年,爸爸妈妈一定不会食言了。”
      
      “天气这么冷,你怎么能穿着睡裙就跑出来,这孩子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
      
      那是一个破晓,火光冲天而起,宛如一条贪婪的巨蛇,将整座木制的府邸吞噬而尽。
      
      巨大的火舌延绵不绝,燃烧跳动着像一个张着巨嘴的怪兽,连同那个有关于新年的约定与承诺,一起拆吃入腹。
      
      白雪皑皑一片,将所有的污浊埋藏在洁白的假面之下,年幼的女童仰躺在雪地里,火光印在她空洞的瞳子里,将她麻木的双眸,灼的流下一道道温热的泪水。
      
      身着黑色狩衣的人们,举着黑色的伞站在她的身后,将飘荡的雪花遮于那层薄薄的布片之外。
      
      “这是来源于“那边”的报复,你的母亲,是被报复的最后一人。即使退役后隐姓埋名,再也不触碰神道一途,那边也没有想放过她。毕竟你的母亲,是[初代]里,最强大的no.1。”
      
      领头的男人将乌伞罩于她的头顶,伴着皑皑白雪,天地间一时间竟只剩黑白二色,单调苍白的令人心生绝望。
      
      “烟衣结萝,你愿意跟我走吗?”
      
      幼小的女童,呆呆的仰起脸看向男人,麻木的面容上,空洞的瞳孔里虚无一片。
      
      “我们之间力量悬殊太大,因“那边”的疯狂复仇,在职的被剿杀一空,退役的也被赶尽杀绝,结萝,你是现界里,我唯一能找到的…”黑衣的男子还在说些什么,隐没在满城的风凉里。
      
      年幼的女童,仰躺在皑皑的白雪里,被冻的通红的双手缓缓伸出,
      
      最后,紧紧的攥紧男人的裤脚。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结萝。”
      
      雾蒙蒙的天空,看不见破晓天光,看不见星辰希望,雪花如席四处飘洒,满树银花终于将眼前的一切都冰封,埋葬了那些看不见的罪孽与血腥。
      
      ***
      
      “进步真快,阿萝不亏是我的女儿。”
      
      “抱歉宝贝,年底爸爸妈妈要去维也纳演出,不能陪你一起过年了。”
      
      “阿萝,不许玩雪,你会生病的!”
      
      “下个月,等爸爸妈妈回来了,带你去箱根泡温泉好不好?”
      
      “爸爸妈妈不在的时候,阿萝有没有好好听阿姨的话?”
      
      “不对,这里的指法错误了,应该是这样…”
      
      “阿萝要把头发留的长长的,这样妈妈才能给我们家宝贝做很多好看的造型啊。”
      
      “头发都长到腰间了呢。”
      
      “阿萝……。”
      
      “阿萝…?”
      
      “阿萝,我们的宝贝。”
      
      伴随着剪刀冰冷的寒芒,黑色的长发一簇又一簇的落在地面上,最后,年幼的女童顶着一头杂乱的短发端坐在镜子前。
      
      “以后,我会陪着您的,我会永远在您的身边的。”红色浴衣的少年将脖颈上的红色围巾取下,小心翼翼的缠绕在女孩的脖子上,豆蔻红的指尖将围巾上的皱褶一下又一下的抹平:“所以,不要哭了。”
      
      “以神之名,予您永生的守护,我的殿下。”
      
      ***
      
      耳边传来嘈杂的电子音,鼻间缭绕着呛人的尼古丁,绿谷出久咳嗽着从梦境里醒来,一入目的便是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玩着他游戏机的少女。
      
      “你怎么在这里!!”绿谷出久后退到床头,惊恐的按住被子捂在身上。
      
      “哈?”结萝按着手柄,侧头给了他一个眼神:“当然是为了玩游戏了。”
      
      “你,你在这里多久了。”他惊恐的问道。
      
      万一自己睡觉的时候磨牙放屁打呼噜说梦话,那岂不是糗大了。
      
      “也没来多久吧。”她漫不经心的说道。
      
      绿谷出久还没来得及舒口气,结萝又开了口:“也就一个多小时吧。”
      
      “哎?!!!!”
      
      “都怪出久你太能睡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而且表情还一脸痛苦的样子,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绿谷出久一愣,后知后觉的想起梦境里那个幼年的结萝,旋即支支吾吾道:“没…没有。”
      
      总觉得自己这样像是在窥探别人的隐私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希望别人看见的一面和往事,倘若被结萝知道了自己梦见了她的过去,会被讨厌的吧...
      
      正在绿谷出久纠结的瞬间,屋内响起了一串悠扬的钢琴声。
      
      结萝皱眉,把昨天自家刚上任的上司给她的手机从裤兜里掏了出来,按下接听键放在了耳边。
      
      “您好,哪位?”
      
      “你在哪?”一个冷若冰霜的男声。
      
      “当然是在家啊,还能在哪,你谁啊。”结萝吊儿郎当的叼着烟。
      
      “你觉得还能有谁知道这个手机号码?”声音略带了些咬牙切齿。
      
      结萝一愣,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这个耳熟的声音非常像昨天刚上任的自家上司。
      
      “袴田维?”
      
      “你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了,限你十分钟马上给我滚来事务所!”
      
      “嘟嘟嘟…”
      
      一个不小心玩过头,就把工作的事情忘记了,看来自家上司气的不清啊。
      结萝匆忙跑回自己的卧室里换衣服,心里越来越忐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没发生那场意外的话,结萝应该会成为一个钢琴家,平安的长大,像一个普通的姑娘一样结婚生子,而不是十几岁的时候就死在战场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