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不是个假英灵

作者:君当长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的刀子

      随着大涨的金光落下,满院凛冽的寒芒都朝着少女清瘦的身躯爆起而来。
      
      上弦月下,杀机四伏。
      
      ——铮
      
      刀剑相接之下,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结萝弓着腿,双手紧握之处,从刀身正传来嗡鸣的轻颤,而她的面前,是一个黑漆漆的丧失理智的怪物。
      
      只见那怪物双眼猩红,一呼一吸间,嗬嗬作响的喉咙宛如破败的风箱。
      
      他身躯巨大无比,后背是一束束从血肉中挣扎而出的白黄骨刺。
      
      而这样的怪物有无数只,都正向着结萝袭来。
      
      挥刀将那怪物的狠戾一击挡下之后,脚下一跃,清瘦的少女眸光凛冽,起跳在半空中,一刀斩下!
      
      怪物庞大的身躯噗通一声倒下,没有喷涌的鲜血,只有伴随着身躯化为黑烟之后,变成一块块碎铁的刀剑。
      
      四周是无数暴起的巨大怪物,她敛下眼眸,将那柄弦月之资的太刀横于身前,另一只手食指和中指擦过泛着寒芒不带一丝血花的刀刃。
      
      “沉湎于憎恨的可悲之物,徘徊于迷途无法自拔,今赐予尔等脱离尘世悲苦……”
      
      少女的声音在寂静的庭院中清晰掷地,她抬眸,墨色的瞳子里无悲无喜,只余下森冷的杀意。
      
      “所以,去死吧。”
      
      随着她话音落下的一霎那,她的瞬间淹没在扑面而来的怪物潮涌里!
      
      上弦月的银辉从天幕之上倾斜而下,静谧美好的一如既往,似乎与杀机四伏的庭院分割成两个世界。
      
      仅仅是在一息间,刀光剑影此起彼伏,寒芒落定之时,胜负已分!
      
      无数庞大的身躯纷纷倒地,化作一缕黑烟消失在天地之间。
      
      而唯一证明他们来过的痕迹,唯有碎落一地的刀剑。
      
      尘埃落定之际,结萝的狩衣已经被划破了几个口子,白衣染血,身影清隽,在这流淌的月辉之下,竟无端多了几分奇异的美感。
      
      “啪啪啪”
      
      突兀的掌声瞬间打破了夜的静谧,结萝循声望去,只见一黑衣人站在右侧屋顶的黛瓦上。
      
      “呀咧呀咧,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黑衣人的声音带着少年的清越,最后落下的尾音略略压低,又带出一丝令人胆寒的狠戾。
      
      高处不胜寒,夜风将他漆黑的斗篷吹起,衣摆张牙舞爪的像是一只伺机待伏凶兽。
      
      结萝一时间如临大敌一般,浑身的肌肉全权绷紧,就连紧握着刀柄的那只手也微不可闻的轻颤着。
      
      黑衣人纵身一跃,夜风将他的兜帽吹开,露出来他猩红的瞳苍白的发以及那张清俊的脸。
      
      等他落在结萝的面前之时,那张除了眸色不一样,其他与记忆里如出一辙的脸,瞬间让结萝的瞳孔紧缩。
      
      眼前的人,是与刚才那些已经暗堕的怪物完全不一样的,活生生的刀剑付丧神。
      
      ——五条家的名作,鹤丸国永。
      
      这是一振完全丧失了神性,染上了妖魔之气的鹤。
      
      而鹤丸在看清了少女脸上的面具之时,神情蓦然多了几分怪异。
      
      因为那张面具,和自己曾经同僚佩戴的一模一样,只不过那位同僚后来暗堕成毫无理智的怪物,就在刚刚和其他的暗堕刀剑一同被斩于少女的刀下。
      
      ——那是一张黑底金丝的狐狸面具。
      
      金穗的发卡,狐狸半脸面具,以及白色狩衣上的金色链条,这几样元素宛如大杂烩一般集于一身,却并没有让人觉得有任何违和,甚至还合适的不可思议。
      
      这所有的痕迹都在昭示着眼前少女的身份。
      
      “原来如此,你是时之政府派来清剿我们的吧。
      
      “时政已经追踪到这座漂流在时之狭隙的本丸了吗……这可真是给了鹤一个不小的惊吓。”
      
      言罢,鹤丸放在腰间刀柄上的手微微一紧,下一刻那柄长刀已然出了鞘。
      
      那是一振布满了血纹的利刃,血红的纹路带着不祥的黑气从根部密密麻麻的爬向刀尖,像是流淌的血液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这是一振被诅咒反噬的刀剑。
      
      更是一振被诅咒强化的刀剑。
      
      结萝没来得及解释自己的身份,心底便爬上了密密麻麻的酸涩和复杂。
      
      无论是那些鲜红的纹路还是黑气,无不昭示着眼前付丧神曾犯下的罪孽。
      
      “你杀了你的审神者。”少女定声道,终于说出了他的罪业。
      
      已经被染黑的鹤动作一顿,下一秒他的嘴角咧开一个弧度,那是一个森冷的笑。
      
      “时政在派你来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吗……”
      
      随着少年清冽的嗓音,于之同来的是刀出如雷的寒芒。
      
      “我可是杀了182名审神者的复仇恶鬼哦。”
      
      ——峥!
      
      刀剑相接之时,结萝的刀刃上印出付丧神猩红又癫狂的双眼。
      
      “而你,将是第183名!”
      
      “不过区区卑劣的人类,也敢夸下审神聆物的海口,不过是打着拯救的名义行穷奢极欲之举!”
      
      下一秒,是刀剑相交的杀伐铁鸣之声。一时之间寒芒四起,两人的身影快的肉眼已难以捕捉,唯有峥鸣之声不绝于耳。
      
      ——碰!
      
      无数的残木碎屑飞起。
      
      付丧神的身躯被狠狠的踹出十几米远,一路砸进房舍之中,破坏了无数的家具木板。
      
      回过神来之时,鹤丸正躺在无数的碎屑和灰尘之中,五脏六腑痛如刀绞,他挣扎着想要爬起之时,才发现身上无数条细小的刀口正溢出鲜血。
      
      每一刀都避开了致命之处。
      
      哈,这算什么!?
      
      他几乎瞬间就断定了眼前人的羞辱,猩红的瞳子越发的癫狂。
      
      无数的黑气瞬间缭绕于身,狰狞的骨刺一个又一个的从背后破体而出。
      
      ——不好!
      
      眼前的付丧神因噬主诅咒而失去了神性,却又诅咒勉强维持着理智,而这理智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
      
      如果不能阻止的话,眼前这振鹤丸也会暗堕成刚才那些毫无理智的怪物。
      
      结萝瞬间扑过去将因骨刺破体而痛的在地上打滚的鹤丸按住,四肢并用的将其压制在地。
      
      失去理智的鹤丸,眼中的猩红越发的浓重,瞳孔也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结萝的身躯宛如藤蔓一般将鹤丸“捆紧”,因身躯相连,无数破体的骨刺,瞬间将结萝的四肢也穿透钉入。
      
      眼前的一切都变的鲜血淋漓。
      
      而少女却始终面不改色,似无所觉一般。
      
      魔力转换成无数庞大纯净的灵力,从两人身躯相接之处,缓缓流入鹤丸的体内。
      
      那些带着安抚和净化力量甫一接触到黑气肆溢的付丧神,就发出宛如烤肉一般的滋滋声响,灼烧的失去理智的鹤丸更加痛苦的嘶吼和挣扎。
      
      结萝只能更加费力的镇压着。
      
      就这样不知过了有多久,付丧神的黑气与骨刺终于褪去昏睡了过去,而彼时结萝的脸色也苍白如纸,冷汗满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打斗好难写啊
    谢谢各位还在jj追我噫呜呜噫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染烬 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染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雨滴微凉丶 14瓶;染烬 5瓶;千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