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宇宙撒野[快穿]

作者:西比尔姑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流浪者 11—修

      梅林忙着走,对莫慈说:“你考虑一下,想好了用大白换灵兵。”他说完带着手下走了,门锁了,大白蔫头巴脑趴在地上,一点都不神气了,莫慈蹲下来摸它,还说:“大白,哎!我得救你啊……”
      
      那一声叹气,就跟她肩负了多么沉重的担子似的。
      
      黎动忍不住好笑,对莫慈说:“它就是被麻痹了神经,没什么事,不继续用药就好了。你刚说饿了?先吃,我带你出去。”
      
      黎动从行动包里掏了一会儿,在莫慈满眼的期待中,转向小陈,“我的能量补给剂不见了,你的还在吗?”
      
      小陈赶忙把自己的掏出来递给黎动,黎动转手拿给莫慈了。莫慈喝了一口,“呸”地全吐了。
      
      小陈:“……”
      
      莫慈捏着可以吸的果冻包装袋,像被后妈虐待了一样谴责黎动:“难吃!”
      
      黎动看了眼,小陈这个蓝莓味的,属于行动员评选出来最好吃的一款了。能量补充剂,都是元素,想都知道那味道丧病,能多好吃?
      
      他一般任务都速战速决,不吃这个。
      
      他从莫慈手里拿过来,用自己的袖子给她擦了擦嘴,说:“难吃不吃了,我们出去找吃的。”
      
      小陈看着老虎、莫慈和黎动,产生了一阵“川流不息”的困惑。黎动表现出的是绝对的甘之如饴,还有这一脸的慈爱,这是……养闺女吗?
      
      他第一次见莫慈,但也看得出她是怪天真的。
      
      不科学,黎动就没长谈情说爱的细胞啊。
      
      他尤记得行动部一个同事无聊的时候告诉过他,黎动因为长得好,在平拆队里鹤立鸡群,曾经一度在相亲名单上非常抢手。
      
      但是由于他奇葩的性格,劝退了所有平拆队国宝女职工。
      
      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他完全不解风情。
      
      人家女职工对他表示好感,给他买咖啡或者投其所好送书,他竟然会跟人家从人类起源讲到咖啡起源,或者直接把人家晾一边开始看书。
      
      最后还会把咖啡钱跟书本钱都还给人家。
      
      这态度让人家怎么暧,怎么昧?
      
      小陈其实觉得黎动是个好人 ,之前那次搞砸的任务,黎动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里总是装着类似于“凡人麻烦少打扰我”的屏蔽。
      
      现在,他看着莫慈,那眼神,小陈懂了,大佬思凡了!喜欢上莫慈了!
      
      小陈很激动了,非常想现在就回平拆队散播八卦,全平拆队就他掌握了此机密:原来黎动喜欢傻白甜!
      
      才几秒钟小陈的内心剧场已经上演了这么多,他赶快平复一下,说:“黎高,我们怎么办?”
      
      “AI,搜屏蔽器。”
      
      ***
      
      地下城大长老的白顶房屋。
      
      怀安刚才生受一剑,还在昏迷状态,发着热。
      
      大长老跟美美长老等黎动和小陈带莫慈回来,谁知这两位竟然一个一个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怀安那些铁甲亲兵都到了,大长老煎熬得不行,把怀安交给亲兵,拉着美美去找莫慈。
      
      他俩在贝壳箭头的指引之下刚出门走了几步,听到嚷闹,转头看到梅林!美美长老吓一跳,一把拉着大长老隐到一棵大树背后,竖起食指示意他不许发言。
      
      梅林带着虎头内务兵走到大长老门口,一言未发拔出圣剑,所有人都见圣剑如见圣女,下跪。
      
      梅林身边有个男人,穿着明黄的衣服,打扮与黎动小陈一个样。男人戴着墨镜,这眼镜早该退役了,眼镜腿都断了,用502沾的。
      
      男人站在梅林旁边,看着怀安,按了按眼镜腿,说:“在她腰袋。”
      
      梅林说:“你拿。”
      
      男人蹲下从怀安浸满血的衣襟中伸进手去,在她腰边摸到一块牌子,取出来递给梅林。
      
      他手上沾了血,还有怀安皮肤上柔滑的温暖。
      
      他看着这女人,头发散了,碎发上沾着血迹,脸颊一边整个青紫肿胀,看起来有点可怜相。
      
      梅林拿到了怀安的“安”字牌,黝黑的脸竟还有点放光彩的意思。圣剑虽然可以让所有人“如见圣女”,但是只有怀安的“安”字牌才能号令铁甲军。
      
      梅林从大长老的房子出来的时候,铁甲军已经成为他的军队。
      
      铁甲军抬走了怀安,梅林跟黄衣男人随后走出来,美美一见情况不好,眼疾手快地拽住眼前的树梢,学猴样窜了上去。
      
      地下城的树都是倒挂着的,他们死死抓着树枝向上攀爬,终于找到一根粗壮歪扭的枝丫,承住了他们。
      
      他俩挂在树上好半天,视野不错,看到整个小城很快布满了铁甲军,跑来跑去搜人。这是,搜他们两把老骨头呢?
      
      美美掏出她的吮烟石,在树上搞了个简易的障眼法,瞒住了铁甲军的眼睛。
      
      期间大长老好几次想下去跟梅林决一死战,被美美长老死按住了。都是非战斗人员级别的,下去没的添乱。
      
      大长老生气又不得不承认美美说得对,他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就算真要一败涂地,也要带着他的高贵死去。
      
      扫地的可以是生命,不能是尊严。
      
      美美长老神婆当久了,斯文早就扫地。管他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她是宁可屈辱保命,也不要死得毫无价值。
      
      美美本来觉得万无一失,等搜寻的大兵们离开这街道,他们就偷偷下来。结果隔着树枝,她忽然感觉到视线。
      
      她背后发凉向下看,就这么跟一双黑漆漆的眼对视上了。
      
      黄衣男人墨镜背后的眼睛发现了他们!
      
      ***
      
      AI刚搜到屏蔽器的位置,黎动通过AI的透视功能,看到原来他们在一个皮革厂,屏蔽器就在一堆雪白毛皮下藏着。
      
      他正庆幸竟梅林没把他们的装备没收走,突然看到厂门打开,一个穿着铠甲的人被丢了进来。
      
      又过了一会儿,大长老跟美美长老一人脖子上架着一把刀,被推了进来。
      
      黎动挑了下眉,同伙都被抓了,这还跑什么?
      
      他问莫慈,“跟怀安穿一样盔甲的,是她的手下吗?”
      
      莫慈说:“哦,是啊,铁甲军,只听怀安的话,怎么了?”
      
      “现在可能不听怀安的话了,”黎动说,“怀安和两位,啊不,三位长老都那些铁甲军俘虏了,在门外。”
      
      他盯着墙,AI透视到外面,棍长老也被打得鼻青脸肿,一起押了进来。
      
      莫慈一下兴奋,兔子蹦,从大白旁边一纵跳过来,说:“你看得见外面!给我也看!”
      
      她跳过来要黎动的眼镜,黎动拿下来带她脸上,还帮她调好了size,莫慈惊呆,拉着黎动,说:“我要偷走!”
      
      黎动说:“你喜欢我就送你。”
      
      小陈张大嘴,不带这样的……他心里隐约升起一点不安,不知道黎动要干什么,——他们绝对不可以插手平行世界的内务啊。
      
      这世界上的人是死是活,谁成谁败,都不管他们的事。除非战火连天到影响到了本世界,否则他们都不能干涉。
      
      平拆队的理念是:他们虽然是一个满宇宙搅屎的组织,也要搅得有节操。要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自觉。
      
      “梅林,他在给我们开门。”莫慈给他们直播。
      
      梅林忽然让虎头兵停下开门的动作,他背后三位长老全被绑了,怀安刚醒,也是一样的待遇。
      
      梅林转身看着怀安,问棍长老:“灵兵在哪?”
      
      美美长老跟大长老都是一惊,死了命扭头给棍长老使眼色,不许他说。
      
      梅林看着怀安,她还站不稳,眼睛凶狠地盯着自己,眼神都能刮两片肉下来。
      
      “不说我立刻就杀了莫慈。”梅林轻描淡写,视线转到棍长老身上。
      
      棍长老嗫嚅:“在……在灵湖。”
      
      莫慈在门里恍然说:“原来在灵湖。”
      
      梅林嘴角一斜,继续开门。莫慈摘下墨镜塞黎动怀里,开了门之后演,大惊:“长老!梅林你……”
      
      “放心,我不会伤害他们,”梅林说,“你听话,他们就没事。走,咱们去找灵兵。”
      
      莫慈噘嘴,对长老们跟怀安说:“我们去灵湖找灵兵,你们等我回来。”
      
      怀安挣了两下想说话,莫慈冲她笑,“你好好养伤啊怀安,从冰湖回来你就好了。”
      
      怀安于是把自己想说的话咽了。灵湖周边……莫慈是占上风的。
      
      莫慈意见还不少,跟梅林要求:“但是我要他跟我一起!”
      
      小手指着黎动,表情那个坚决。
      
      大长老气坏了,养了这么多年养了个白眼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谈恋爱呢。不过从来也没告诉过她灵兵在灵湖下养着啊。
      
      美美长老倒觉得挺好,还插话准许:“行啊,带他去吧。”就跟这里由得她做决定一样,梅林瞪她一眼,说:“走。”
      
      于是莫慈如愿以偿,拍拍大白脑袋,带上黎动,朝灵湖行进。
      
      他们离开之后,美美长老对大长老喋喋:“哥哥,这都什么时候了,十万火急好吗?你就用一下你的技能怎么了?我要是能行,我就把你们大家都给救了。”
      
      美美长老自打跟大长老共挂东南枝之后,对他的敬意算是彻底随风而逝了,当然本来那点敬意就少得可怜。
      
      大长老说:“我发过誓,要带进坟里,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用,你不用说了。”
      
      怀安这时咳了声,吐出一口血,眼珠上翻,美美长老吓得大叫,“哎呦小安安,你怎么了?大长老你的金萝丸过期了吧!”
      
      大长老看怀安脸色,“她知道她的铁甲军被梅林控制了,情况很不好,现在内务处也只剩几瓶创伤药了,都在梅林手里。”
      
      金萝花没有日照早不开了,除了梅林没办法得到。
      
      大长老说:“到灵湖两少说两个时辰。莫慈解决了梅林再赶回来又要耗时间,怀安不一定能撑到那时候。”
      
      “就莫慈那猴儿,能不能搞定梅林还两说呢。”美美长老不大抱希望。
      
      小陈跟他们都不熟,一直也没发言,这会儿见怀安伤口涌血,举手发言:“我……我带云南白药了……”
      
      ……
      
      一行人举着火把赶往灵湖,梅林也不绑着黎动,他听黄衣男人说了,只要身上带着那个黑曜石球,黎动就不可能动得了他。
      
      AI在他身上发现黑曜石,直接对黎动的耳塞传话:“他身上装了个屏蔽器,你别轻举妄动啊。”
      
      黎动说:“在哪。”
      
      AI说:“胸口,我估计以你的身手抢不来。”
      
      梅林喂了白虎一颗药,它终于不醉醺醺了,虽还不大灵敏,但是驮着莫慈缓慢前行,好歹能辨向走直线了。
      
      走着莫慈乍然蹦出一声,她这死亡歌喉听得AI一哆嗦,半晌说:“能不能跟你家妹子商量一下,她唱歌真是,要命啊。”
      
      黎动带着笑嘴唇微动,说:“挺好听的。”
      
      AI:“昏君,绝逼是昏君!任由妖妇惑乱朝纲,用其之言,自绝于天……”
      
      “你在说什么?“
      
      “哼没文化!这说的是妲己!你就是纣王没跑了……”
      
      莫慈不成调子胡乱吼着歌,还给梅林介绍:“我这样他们就知道我来了,不敢妄动。”
      
      梅林也只好忍。
      
      莫慈就这么一路放飞她的歌喉,一曲唱完还睥睨梅林和黎动,说:“你们怎么不鼓掌呢?”
      
      梅林苦不堪言,潦草拍了下手。
      
      黎动发现,他们走在雪地中却并不觉得冷,莫慈穿得最单薄,就一层白裙子,也不冷。
      
      她甚至越走越热,又因为唱歌太卖力,额头都见汗了。
      
      黎动想明白了,这条路是一条空间分岔,看似就在地面,实际上已是另外的势力范围。
      
      翻过一个山坳,莫慈欢呼:“到了!”
      
      AI尽责照亮,他们看到山坳下就是灵湖,静静躺在两岸雪山怀抱中,湖面蓝冰里像灌了奶,雪飘下之后在湖面之上一米处蒸发掉。
      
      好像簌簌大雪钻到灵湖上方,进了其他维度的空间一样。
      
      莫慈其实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从小就爱跑来灵湖玩,这些路都是走惯了的。她催大白向下奔,四蹄踩起大堆的雪,洒得到处都梦幻了起来。
      
      梅林可一点都不觉唯美,他现在浑身紧绷,与五个虎头兵紧紧跟在莫慈身边,大家都如出一辙的凝重。从山破向冰湖前进的路,特别迷。
      
      他们从前最多只能到坡顶,如果有人试着往灵湖走,必得带着迷谷枝,否则一定会迷失方向,所以这段叫做迷踪坡,是决不可擅闯的境地。
      
      之前梅林听到的说法,湖灵喜欢清静,不爱被他们打扰,所以不许人亲近。现在明白了,合着迷踪坡是防着有人唤起灵兵啊。
      
      黎动走了两步,看到手表指针乱摆乱撞,这地方磁场混乱,会乱掉人的方向感,怪不得梅林的表情这么“如临大敌”呢。
      
      跟着莫慈和大白在山坡上七扭八拐,好一会儿,湖终于到了眼前。
      
      梅林憋着一口气,见到湖面才终于吐出来,生怕莫慈骗他把他绕在这路上。
      
      莫慈第一回知道灵湖下埋着灵兵,也不知道怎么召唤,想来一定在冰面下,就对梅林往湖中央一指,说:“破冰。”
      
      梅林拉着莫慈一起踏上冰湖,一直到湖面最中央,两手握住圣剑剑柄,高举起来,以开天辟地的动作斩向冰面。
      
      一剑斩下去,冰面没有动静。
      
      梅林握了握剑,打算再来一次,莫慈悄悄拉了一下黎动的袖子说:“你觉得,咱们两个联手,能把剑抢过来吗?”
      
      她这语气,就跟说什么强强联合一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