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男二他瞎

作者:一叶知秋叶不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富家公子乐玉成

      “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我便将宝贝给你。”
      
      “何事?还请前辈直说。”乐玉成说道。
      
      “这事说来也是斩妖除魔的一件大好事。”什么都能卖大佬说。
      
      乐玉成立马知道他所指何事,马上说道:“云韶坊夺人气运、害人性命,身为仙门子弟,斩妖除魔、守正辟邪,义不容辞!”
      
      “只是晚辈见识浅薄,不比前辈见多识广,关于云韶坊,晚辈一无所知,还请前辈能够助我一臂之力。”乐玉成说。
      
      “好说好说,要解开云韶坊之谜,你首先要知道魔域……”什么都能卖大佬娓娓道来。
      
      魔域,又称魔界,上古之时人间魔域本在一处,仙魔大战之后,魔修大败,仙门大能以无上灵力分清浊二气、清气上升为天,浊气沉降为地。清气所在为人界,浊气所在为魔域。自此之后,人居人界,魔居魔域。
      人魔两界本为一体,人界在上,魔域在下,两界之间的屏障脆薄如纸,为防止两界融合,大能设下上古仙门大阵阻隔两界,并让各大仙门搬迁到仙门大阵的各个关键节点上,守护并镇压节点。
      除了关键节点,仙门大阵还有许许多多的微弱节点不为人知,云韶坊所在清湖,便是一处微弱节点。
      
      ----------------------------------
      
      《三生三世红颜乱》中,云韶坊地图是女主寒相思和男主司夜下山后的第一张地图,在这里,女主相思知道了什么是情、爱。
      
      对于化人的男主司夜,女主寒相思起初感觉十分陌生,在云韶坊这个空气中都漂浮着粉红色气泡的环境中,在司夜放肆的挑逗勾引中,相思慢慢开窍,虽然没有真正进入,但相思开始知道什么是情/欲,由情/欲慢慢发展成情爱。
      
      ——由性生爱,或许是对相思与司夜这对404CP最好的解释。
      
      剧情中,相思被司夜这样那样很久很久,某日,相思醒来,发现司夜不在枕边,便去寻找司夜,由此,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云韶坊,乃是魔修据点。
      
      ---------------------------------
      
      “魔域狼子野心,想要入侵人界一统三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云韶坊,便又是他们的一个阴谋。”什么都能卖大佬说。
      
      “魔修以阴阳调和的方式偷走凡人气运,这气运看不见摸不着,但十分重要,气运深厚者,无往而不利,心想则事成。上古仙魔大战,双方势均力敌,我们仙门就是比魔域多了那么一丝运气,这才将魔修镇压入地下。凡人的气运看似微不足道,但积少成多也是一股可怕的力量,若将这股力量用于己身,可瞬间晋升为天下第一流的存在;若用于破阵,恐怕这清湖节点,会成为魔域通道,从此,魔修进出人界就像回家一样畅通无阻。”
      
      “少年,拯救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什么都能卖大佬一脸严肃地说。
      
      “前辈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不自己去荡平魔修据点?”乐玉成问道。
      
      我也想啊!
      但是,一来昆仑镜不许,二来,这云韶坊副本,只有魔帝血脉能破——这云韶坊副本是小侄女专门为男主司夜准备的经验丹,乐玉成流着一半魔帝血脉,或许能钻个空子偷偷抢了男主的经验丹吃吃。
      什么都能卖大佬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我老胳膊老腿,打打杀杀这些事情还是你们年轻人去做吧,我呀,在一旁摇旗呐喊给你们加油打气吧。”
      
      “我、们?”乐玉成疑惑。
      
      “是啊,你、们——”什么都能卖大佬指指山下。
      
      两道人影缓缓路过。
      
      一男一女,女子身着青衣似翠竹,男子一身白衣若白莲。
      
      “谢师妹,她怎么在这?”乐玉成疑惑。
      
      什么都能卖大佬深藏功与名。
      
      “你不去与她会和?”什么都能卖大佬问道。
      
      “下了山,各有各的历练,扎堆抱团,那是春游。”乐玉成说。
      
      什么都能卖大佬被怼得说不出话,撇撇嘴,余光扫到一旁扑腾的山鸡,双眼一亮:“今天有口福了!”
      
      ---------------------------------------
      
      日暮西山,华灯初上,一处小树林中忽然升起了一团篝火。
      
      长棍串着一只肥硕的山鸡架在燃烧的柴堆上,什么都能卖大佬时不时翻滚一下长棍,撒上些孜然粉末,“兹”的一声轻响,油脂滴落到了柴堆上爆出一簇火花,浓郁的肉香勾得人口水直流。
      
      山鸡烤得金黄流油,什么都能卖大佬也不怕烫,撕下一块鸡腿深深嗅了一口,“没错,就是这个味道,我已经足足几十年没吃过烤鸡了!”
      
      说来悲催,他努力维持原身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容易么?想吃口肉都要换一身马甲躲着人。
      
      “前辈想吃鸡,不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吗?”乐玉成试探着问道。
      
      “山里上下几十号人盯着,吃什么东西都不自在。”什么都能卖大佬说。
      
      “前辈洞府何方,怎么管束这般严厉?”乐玉成问。
      
      “我家在……天下之大,四海为家。”什么都能卖大佬心中升起警觉,这小子,想套他的话没这么容易!
      
      乐玉成笑笑,说:“前辈,再不吃烤鸡就快凉了。”吃东西总要掀开面具,就让我看看,面具底下到底是谁!
      
      幸好我早有准备!——什么都能卖大佬掀开面具一角,牙齿撕下一块鸡腿肉大口大口嚼起来,“好吃!”
      
      乐玉成紧紧盯着什么都能卖大佬露出的下半边脸,皮肤是久不见天日的苍白,消瘦的下巴曲线柔和,轻薄的嘴唇似乎因贫血缘故显得有些暗淡。
      
      ——这轮廓,似乎有些熟悉?熟人?
      
      “别看我,看我也没用,想吃自己抓去!”
      
      乐玉成别开脸,这样贪食之人,从前没见过。
      
      “前辈,晚辈有个问题想不明白。”乐玉成说。
      
      “问吧。”什么都能卖大佬大口吃鸡。
      
      “剿灭清湖魔修这等大事,我们为什么不马上动手,非要再等一天?”乐玉成问。
      
      “不不不……”什么都能卖大佬伸出油腻腻的食指,“第一,不是剿灭,是偷袭;”沾着肉丝的中指伸出,“第二,不是我们,是你;”带着孜然的无名指伸出,“第三,明天月圆,阴气最重,魔修在明天定会有动作。”
      
      乐玉成瞳孔猛地一缩,这手!
      
      “喂喂,傻了?”什么都能卖大佬伸手在乐玉成面前晃晃。
      
      乐玉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表情十分诡异。
      
      “少年,中邪了?”什么都能卖大佬疑惑。
      
      “没什么。”乐玉成松开他的手,心中惊疑不定。
      
      “要不……吃根鸡腿冷静冷静?”什么都能卖大佬不舍地将一只鸡腿递到了乐玉成面前。
      
      “前辈喜欢吃鸡?”乐玉成问。
      
      “超级喜欢!”什么都能卖大佬眼睛都绿了。
      
      “我去抓两只给前辈解解馋。”乐玉成起身抓山鸡去了。
      
      “奇怪,怎么忽然对我献起殷勤来?真中邪了?”
      
      ----------------------------------
      
      次日,云韶坊
      
      画舫中灯火通明,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旖旎的脂粉香。
      
      “公子,可有心仪的姑娘,我们云韶坊的姑娘可是清湖最顶尖的,春兰秋菊,什么样的姑娘都有!”董妈妈扭着腰肢说道。
      
      “听说,百妍娇千妩媚,不知道哪位是千妩姑娘?”一身富家公子打扮的乐玉成问。
      
      “哎呦,公子,这可不巧,千妩病了,这两天不见客,要不,我叫红菱伺候公子,红菱也是妩媚动人的,不比千妩差!”董妈妈说。
      
      “不行,本少爷千里迢迢来就是为了千妩,除了她谁都不要,快把千妩叫出来!”乐玉成一把推开董妈妈,大声嚷嚷着,谁来劝阻就打谁,将一个被宠坏的纨绔子弟扮演得惟妙惟肖。
      
      就在云韶坊大厅混乱之极,忽然有一个柔媚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那声音如一根柔软的羽毛,轻轻在人心头骚弄着,听得人一阵阵酥麻,“公子,干嘛这么大的火气。”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眼角眉梢,俱是情意绵绵;红纱裹体,香肩微露,举手投足,无不媚态横生。
      
      千妩娇媚地笑着,轻移莲步下了楼梯,来到乐玉成身边,如风中弱柳般娇柔地偎依入乐玉成的怀中,仰起头,一双秋水剪瞳中满是浓得化不开的情意,“与君初相见,犹如故人归。能见到公子,千妩此生无憾。”
      
      乐玉成哈哈一笑,一把抱起千妩问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你房间在哪?”
      
      千妩房中
      
      “公子,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我就觉得满心欢喜,似乎与你有宿世缘分,生生世世注定要纠缠在一起。”千妩如同一条水蛇缠在乐玉成身上,媚眼如丝,吐气如兰。
      
      “你跟每一个男人都这么说的么?”乐玉成问道。
      
      “不,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是我唯一一个真心爱着的男人。”千妩含情脉脉地说。
      
      “我们这是第一次相见。”
      
      “有时候,一面足以。”说着,千妩仰起头,艳红的嘴唇缓缓靠近乐玉成。
      
      ”果然,你只爱气运。“乐玉成抬手一颗药丸子塞入了千妩嘴中,一把推开千妩,只觉得一阵恶心。
      
      “啧啧,美人在怀你居然不为所动,你还是不是男人!”什么都能卖大佬的身形缓缓显现,看了一眼吃了药倒在床上翻滚□□做着春梦的千妩,心中羡慕嫉妒恨啊!
      
      “前辈,我跟她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相信我!”乐玉成急忙解释说。
      
      “这么好的气氛居然什么都没发生,果然不是男人!”
      
      “前辈!”
      
      见乐玉成真的有些羞恼了,什么都能卖大佬压下羡慕,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咳,我开玩笑的,你别着急。咳咳,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
      
      “现在,我们就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吧。”
      
      哪知,猎物还没上门,猪队友先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喜闻乐见的掉马
    寒雪空对痴汉的力量一无所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