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如可慕

作者:观七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千言万语

      这句话飘散在风中,却制造了一种共情,印在两个人的心上。方慕祺依然抓着薄慕弦的手没有放开,薄慕弦也停在原地,仰着头试图把泪水倒回去。天台下的华灯交映闪烁,车辆川流不息,抬眼便是万家灯火,喧哗吵闹属于别人。天台上只有盆栽叶子微摆,灯影摇晃,露在空气中抓紧的手有些凉意,安静无声属于她们。
      
      三年前,在薄慕弦家小区外,两个人坐在车里。
      
      “你把自己喝得醉到不省人事就算了,现在还一声不响突然从学校坐几个小时高铁跑回来,又是个路痴,而且居然还不告诉你爸妈,要不是我接你,你把自己丢了怎么办?薄慕弦,你到底让我拿你怎么办?”方慕祺侧身把手搭在方向盘上,皱眉看着薄慕弦,语气又无奈又懊恼。
      
      薄慕弦紧咬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说你是回来见我的,可你到现在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薄慕弦把眼泪憋了回去,鼓起勇气侧身抬头迎上方慕祺的目光。方慕祺的眼睛里有些血丝,明显是这一段时间都没有睡好,她看着薄慕弦,眼神疲惫,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薄慕弦则满眼都是泪水,在泪水将要落下来之前她立刻低头转过身。
      
      “我是想说……和我在一起。”薄慕弦支支吾吾地小声说道。
      
      “在一起?”方慕祺无奈地笑道,“薄慕弦,我们不可能也不可以在一起,你明白吗?”
      
      “因为我是女生对吧。那我们之前亲过了,睡过了,又算什么呢?你以为这几年来刻意地回避那些事,刻意拉回到朋友的轨道,就能消除一切吗?”
      
      “不是因为你是女生,而是,这些年,我的心,这里,已经被撕碎了,这些刀子全都是你给我的。”方慕祺边说边指着自己的心脏。
      
      “那我呢,我的心就没有碎吗?”薄慕弦泪流满面。
      
      “你还记得我之前胸口这里做过一个切除手术吗?”
      
      “记得。”
      
      “虽然不是什么大瘤,医生很惊讶地说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在想什么,年纪轻轻的怎么会这么抑郁,以至于长瘤。”方慕祺眼眶有些泛红。
      
      随后方慕祺拍着胸口的位置一字一句地说:“在这里,永远留下了一个疤,那些伤痛就像这个疤一样永远不会消失,永远不会忘记。”
      
      薄慕弦哭得更厉害了,伸手去触碰方慕祺,方慕祺硬把她的手掰开。
      
      “对不起……你知道我有多无力吗,在你手术的时候没能陪在你身边……我是很作很无理取闹,可是你告诉我,是我的错吗?你告诉我应该怎样界定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说我是家人、是爱人,又劝我找男朋友?你会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吗?你一直在逃避。”
      
      “你总说不知道如何界定我们的关系,这不是理由。”方慕祺依然没有正面回答,“那些伤害造成了就是造成了,永远也无法抹去。”
      
      薄慕弦转过身抱住方慕祺,把脸埋在方慕祺的脖子里面,放声大哭:“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你本来是一个清高孤傲的人,不必这样放下尊严,真的。有些事情回不去了。”方慕祺边说边拍薄慕弦的背,悄悄拭去了眼角的泪。
      
      薄慕弦的泪落到了方慕祺的衣领上,她没有说话,依然哭得颤抖。方慕祺一直拍着她的背轻声说:“好啦……会好的……”
      
      几分钟后,薄慕弦直起身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方慕祺拉住她的手……
      
      “该松开了吧?”天台上,薄慕弦拉了拉披肩,对方慕祺说。
      
      方慕祺愣住了,许是想到了从前,而后松开手,拿起面前的酒杯把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薄慕弦没来得及阻止,说道:“你这么喝伤了胃怎么办?”
      
      “又没多少。”
      
      薄慕弦走回来坐下。
      
      “每次都是你先走,我拉住你。”方慕祺苦笑。
      
      “上次你拉住我是为了让我删了你,结果后来还是你亲手删了。你说是我狠还是你狠。”薄慕弦顿了顿,“我每次都回来了,可你呢,你说走就走,我再也找不到你。”
      
      “我每每想到,还是心如刀绞。”方慕祺低下头,用手捧着脸。
      
      “也许你是对的,我们……真的不应该在一起,分开三年都无时无刻不在彼此折磨。”薄慕弦哽咽道。
      
      “我这一生,大概也只有你会让我刻骨铭心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慕弦。”方慕祺看看天空,又看看灯光。
      
      “你以为我会忘记你吗,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薄慕弦叹气。
      
      “大概人们,永远都不会和最爱的人在一起。”
      
      “爱说起来太轻易了。”
      
      一阵风起,薄慕弦感到寒意入骨,下意识地裹紧了披肩,闻到了披肩上熟悉却久违的方慕祺的味道。薄慕弦抬头,看着坐在旁边的方慕祺,天知道她多想冲过去紧紧地抱着那个人,她在脑海里设想过无数次的画面,如今只能告诉自己理智再理智。方慕祺也转头看向薄慕弦,心里想着如果她再一次搂住自己的脖子,一定不会让她松手。两个人交换眼神,都只淡淡一笑。
      
      “祺祺。”
      
      方慕祺听到这两个字有点恍惚,满脸问号。
      
      “祺祺,我累了。”薄慕弦继续说道。
      
      方慕祺依然惊诧,却不做反应:“那我们回去吧,别感冒了。”
      
      说完站起来,等着薄慕弦起身走出去。
      
      薄慕弦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就这样过了几秒,薄慕弦站起来走到方慕祺面前,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紧紧抱住方慕祺的腰,把脸埋在她的脖子里。披肩掉到了地上。
      
      薄慕弦眼角有泪滑过,轻声说:“就让我抱一会儿吧。”
      
      方慕祺动也不敢动,脖子下面能感受到薄慕弦呼吸的气息,有点痒,顿时心跳加速。她抓住薄慕弦的手说:“这样你会冷,换个姿势。”
      
      说完方慕祺拉着薄慕弦的手放到她大衣里面,然后用大衣把两个人裹紧在一起。
      
      两个人都心跳得厉害,呼吸也小心翼翼。薄慕弦的泪水触到了方慕祺的皮肤,方慕祺也抬手轻轻拭泪。
      
      风过,影子交错微摆,月光淡淡地洒在她们身上。和三年前并无分别,依然是想靠近却顾虑万分,依然是靠近后还小心试探,依然是抱紧后还撕心裂肺地认为没有结果。纵使心中想了千万遍,也都不敢往前。此刻她们只能感受到彼此身上的温度。
      
      良久,薄慕弦松开手,从方慕祺的怀里出来。她抬头看着方慕祺的眼睛,说:“我还是看不透你。”
      
      “你何尝看不透我。”方慕祺眼神深邃,轻轻叹气。
      
      薄慕弦蹲下去把披肩捡起来,递给方慕祺。
      
      “谢谢你的披肩。”
      
      “送给你了。”
      
      “你不是不想和我纠缠不清吗?”薄慕弦把披肩塞回方慕祺的手里,“阿祺,走吧,真的有点冷了。”
      
      “好。”
      
      方慕祺握紧手中的披肩,上面还余留着薄慕弦的味道和温度。
      
      回房间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走到房间门口后,她们都回过头看对方。
      “晚安。”
      “晚安。”
      眼神流转,万般思念萦绕在心头,却难开口、难抒怀。
      
      回国之后,一切的工作和生活都和往常一样。那天晚上的事情她们都没有再提起,只是偶尔碰面,内心依然难以平静。
      
      薄慕弦走到茶水间,正好碰见陆嘉壹。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这些天碰见了也装作没看见,真是搞不懂你们。”陆嘉壹背靠在墙上,喝了一口水。
      
      “你观察这么仔细啊,真是苦了你了。”薄慕弦对陆嘉壹翻了个白眼。
      
      “好好谈恋爱就这么费劲吗!你们怎么就不能好好谈个恋爱了!”
      
      “你没谈过恋爱你不知道。”薄慕弦边接水边说道。
      
      “唉就是,你说我这么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怎么就没有女朋友呢!”
      
      薄慕弦觉得好笑:“那,我给你预言,你很快就有了!不过啊,好好的谈什么恋爱,图个伤心啊。”
      
      “不行,让我也来轰轰烈烈,撕心裂肺,互相纠缠一次吧!”陆嘉壹边说边仰头做搞怪的表情。
      
      “去你的,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当然是!来,我给你分析一下啊,这么些年,谁追你都不好使,她呢,她也不谈恋爱,心里就是忘不了对方,然后你们又重逢了,还是这个不温不火的样子,整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我也想不明白……”
      
      “总结:你们一个耐得住寂寞,一个禁得起诱惑。”
      
      “……”
      
      “要么就在一起,要么赶紧忘了找新欢好吗!”
      
      “我……再说吧……”
      
      陆嘉壹敲了下薄慕弦的脑袋说:“我要是有女朋友了啊,肯定不和你们一样,我要做个表率让你们学习学习什么才是谈恋爱!”
      
      薄慕弦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来:“好好好,我拭目以待!”
      
      这天晚上,薄慕弦回到家,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完全没有心思看电视上放了什么,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
      
      她打开了和方慕祺的对话框,一片空白,打了好长一段话又一个一个字地删掉。然后想起了她的情感分析师陈天真。
      
      “怎么办怎么办,我的想念快爆炸了!!”薄慕弦打字对陈天真说。
      
      “找她啊!你憋着干嘛,抱都抱了!我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人在干嘛。”
      
      “我以什么理由找她啊……”
      
      “大哥,你们微信加回来不会一句都没聊过吧!”
      
      “没有……”
      
      “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这次倒是没接吻,但抱也抱了,手也拉了,还是不肯承认???你们要上天吗!!!”
      
      “她不也没找我吗……”
      
      “人家都回来了,你好歹也主动一回吧!能不能行!哎呦,我迟早被你气死。”
      
      “我找她说什么啊……”
      
      “以前怎么聊的现在还怎么聊,自然一点,不要太刻意,不要作!”
      
      “好我知道了……”
      
      薄慕弦放下手机,闭上眼睛,把头靠在沙发上,想了许久。然后打开方慕祺的歌单听歌。这时收到消息的提示音响了。薄慕弦以为是陈天真催她了,刚想对着手机那头咆哮,结果打开看是方慕祺的消息。
      
      “你今天在××餐厅吃饭了吗,好像看到你了。”
      
      薄慕弦立马直起身来,又激动又兴奋,迅速回想了一下今天的行程。
      
      “没有啊,我今天一直在台里。”
      
      “你看这张照片是不是你?”
      
      薄慕弦心想,居然还偷拍我。然后收到了方慕祺发来的照片。
      
      她点开一看,是一只在餐厅的小猪公仔,顿时露出笑脸。
      
      “我去!!!这是你吧!!!你是猪吗!!!!!!”
      
      随后方慕祺发来一个表情包。
      
      薄慕弦傻笑地看着手机,但是不知道怎么回复。过了几秒钟,她打字说:“你在干嘛?”
      
      “我在听你的电台。”
      
      薄慕弦看到消息后心里微微一颤,咬紧嘴唇。然后回复:“我在听你的歌单。”
      
      此时方慕祺坐在阳台上,南方的气温还比较高,她只披了一件单衣,看到薄慕弦的消息,嘴角微微上扬。几年来薄慕弦一直在偷偷听她的歌单,她何尝不知道;那些藏在电台里欲盖弥彰的话语,她更是一清二楚。
      
      感情理不清,斩不断。
      
      方慕祺回复道:“我一直都知道啊,傻瓜。”
      
      薄慕弦看到最后两个字,又忍不住流泪了。
      
      “别撩我了你。”
      
      “噢那好,洗洗睡吧。”
      
      “晚安。”
      “晚安。”
      
      千言万语道不尽,只能藏在简单的“晚安”两个字里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