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的配角之路

作者:杉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暮晚晨昏

      “故事确实是好故事。”
      宁臣本已垂头耷耳灰心丧气,却忽听平婠开口夸奖,他一个惊喜抬起头,却看到平婠看着他眼神十分深沉,宁臣一抖,只见平婠重又笑开来道:“但我们可以不止卖故事,干脆做成一月一刊的读物,顺带排排榜单,写点茶饭谈资凑凑热闹罢。”
      宁臣闻之一惊,头一遭露出真正拜服的神色来,这平婠果真神人,这种活跃于几千年后的法子这会儿就能想到,不禁肃然起敬。
      平婠看着手上这一叠画稿,笑眯眯道:“你画这些,大约不会冠上你原本的名字吧?”
      宁臣点头,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还知道要用笔名:“就写,暮晚晨昏吧。”
      平婠听到这四个字,眉梢一挑,斜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问:“为什么叫这个?”
      宁臣立刻傲然道:“因为里面每个字都有一个相同的部分!”
      平婠立刻露出嫌弃的表情来,这样的平婠看来终于不再那么老沉,反而显出些可爱,不过也是给宁臣这四个“日”字逼出来的,而平婠不知道,这四个字已陪伴了宁臣许久,宁臣画了许久的画,名字起得这么文艺,但从没被当成女生过,究其缘由,自然也是因为这“日”字。
      宁臣临行前,问平婠可需要什么特殊的联络方式,以保证往来无忧又不引得旁人怀疑的,平婠直言道:“不必,我四平茶馆同你们清云一向都有合作,不少情报还是你们清云门人提供的,无需忧虑。”
      这本该是个好消息,宁臣却皱起了眉,既然清云跟四平茶馆一直皆有合作往来,那清云,为何还会这般穷苦?平婠并非抠门蹩脚之人,从刚刚两人谈妥的价钱就可知晓,且若真的出手小气,哪还有这么多人眼巴巴的送情报过来,可既然不会压榨清云,那清云这些年头所赚,都去了哪里?
      不管怎样,谈妥了一笔大生意,宁臣心情舒畅,平婠将他送到楼梯口,自然没有再送,反而作出小女儿的情态来,羞涩道:“你还记得我上次同你说的那个故事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宁臣十分头痛,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问:“你难道后悔了?”
      平婠的表情淡了下来:“后悔吗?谈不上吧,这四平茶馆开始本就是为他成立的,只是他死后,也明白他的后人无法驾驭这里,没有说出同这里的关系,只让后人代代口传着一句话,‘若遇灾祸,平姑指路’,所以我想,我当初的选择是对的,而他选的,也是对的,他终其一生一门心思扑在朝堂上,而我也可潇洒安然,只是有的时候总还会想到他。
      想那年的榕树,想那之后好多个夜晚的月光,想同他每次谈论时他眸底的微芒。
      我想,我就是爱上了这样一个男子,我从开始就知道,我得不到他。”
      看这架势,平婠竟是全然将真心话吐露了出来,是以宁臣心中一凛,感动之余,也真心劝解道:“你既明知得不到……何苦来哉?大陆那么宽,连桂树的品种都那般多,何必吊死在这一棵树上。”他相信以平婠之聪慧,不该看不破这些才是。
      平婠却转身看着那棵桂树:“大家都以为是他先负我,其实不是,是我先对他撒了谎,我否认了自己的身份,我没有对他真诚,往后的许多年,我一直在想,若是我一开始就告诉了他,我就是那个十五年前与他相遇的女子,我偷跑进宫,是修仙问道之人,那他后来放开我的手的时候,会否就有一点点的不甘,会否就有一丝丝的不舍?”
      “可你该知道,他早就看出来了。”宁臣叹息着开口,强大如平婠,也有这些放不下的心事,过不去的情槛。
      “是啊,他早就知道,可是我不说,他也不问,他从一开始就默认了我的离开,原来我跟他从一开始,就得不到一个好的结局。”
      宁臣似乎看见,有什么晶亮的东西,从平婠脸上滑落,平婠问:“宁臣,你想活下去吗?”
      宁臣回答得很快,却很坚定,他说:“想。”
      “那就得学会放弃,宁臣,你得将自己的心剖出来,将它扔掉。”平婠最后给了宁臣这样一句话,脸上又带着高深莫测神情,道:“记得我说过的话。”
      平婠的表情语气,伴随了宁臣回清云派的一路,让他想来都是凉嗖嗖的。
      万幸宁臣平安回了清云,一路上也没遇着什么吃人吃心的怪物,只是感天动地!只是路过山脚村庄时,帮他养马的那户人家一下子冲出来抱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他那匹马不知为何变的可难伺候,挑剔的不行,非得沾了晨露的嫩草尖尖儿才吃,求他行行好带走,要是这马养死在自个儿家里,他怕宁掌门把他家茅屋给掀了。
      宁臣长叹一口气,果然宁夫积威颇深,也不知道这蠢马前些日子在外面吃了些什么变的这么娇气了,不知道它主人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吗!唉,也不知道这么挑食妙语峰的给不给养……
      宁臣于是便牵着他的蠢马偷偷摸摸的往清平峰溜,刚溜到山脚,便听到“呜哩哇呀”的惨叫,这叫声实在太过凄惨,又太让人熟悉,宁臣循声而去,就见到一个清秀少女拉着一条白色大狗,少女心疼却又无奈的安慰着狗子,那狗呜呜的叫着,敢怒而不敢言的样子,而旁边一个个头还没这只狗脸盆子大看似一只小猴子的东西,正喜滋滋啃着肉骨头。
      宁臣瞬间就觉得头还是有点疼,连带着他的指肚子都抽痛了起来,也不藏着了,走出来问:“周桐,你在这里做什么?”
      周桐抬眼见到宁臣,如同见到了前世今生的亲人一样发自内心的欢欣鼓舞,立马扑通一声抱住宁臣的大腿,样子动作跟山脚村庄里帮宁臣养马的老大爷一模一样,哭喊道:“大师兄,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宁臣忍着耳朵的深度摧残,拉起她问:“到底怎么了?”
      周桐哭诉道:“我带着小白巡山回来,喂它晚饭,猴哥就突然窜了出来,抢了小白的食物,连我给你家灵雀准备的稻谷子都没放过,已经好几次了,你看小白都瘦成啥样了,但是不管我们说什么,毛蛋都不听啊!它又是大师姐的灵宠,长得又那么可爱,简直……又爱又恨啊!”
      宁臣默默在心中补充,没关系,因为我说的,它也不听啊!
      但师妹都已经到跟前求助了,做师兄的怎么能说不行!
      宁臣目光威严,面色沉稳,拿出训话的架势,对着那只拿屁股对着他的猴子道:“泼猴,东西怎么能乱吃呢!”
      泼猴不为所动,宁臣面沉如水:“快跟我回去,不然你偷吃的事情,我就告诉曲觞。”
      宁臣这番话说的十分之义正言辞,一点自己毫无门派大师兄威严、还是给自家师妹打小报告的觉悟都没有,说的周桐都惊得忘了吸气了,小白也一副大受惊吓的样子,但这话的作用可是相当之明显,因为猴哥听完这话,立马抖了两下,并终于转过身来,一口就咬在了宁臣的指肚子上。
      宁臣“嘶”的一声喊出来一半,生生又给他咽了回去,周桐赶忙问:“大师兄,你没事吧?”
      宁臣努力维持着微笑道:“无妨,这是我跟……毛蛋独特的感情交流方式。”
      周桐一向对宁臣奉若神明,自然全数相信,拍胸道:“这我就放心了,小白可终于有晚饭吃了。”看这样子,哪像是刚刚哭过的。
      宁臣抑制住因疼痛抽搐的嘴角,准备着赶紧闪身,随口问道:“对了,怎么不见田七,往常不总跟你在一起吗?”
      “他啊!”周桐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清风朗月的大师兄打算以告状威胁个灵宠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撅起嘴气呼呼的拔了两根草道,“也不知道最近在忙些什么,常常见不着人,巡完山便连人影都找不见了,好几次都看见他跟门里师兄弟们商量着什么,问他在干什么他又不说!切,明明那么多年的交情了!”
      宁臣感叹的摇头:“人家可未见得把你当朋友……”
      “就是!”周桐完全没听出宁臣的弦外之音,“他不拿我当回事,我干嘛还要理他!”说着,周桐就气鼓鼓的拉起小白道:“走,这次我做出来的东西都给你吃,才不给那个大傻子吃一口不呢!”转过身对宁臣道:“大师兄,我先回去了。”
      宁臣点了点头,忙把蠢马交给周桐去一并料理着,又交代了几句便道了别,内心虽然觉得周桐刚刚的想法似乎不对,但眼下这泼猴咬的实在过于要命,着实急迫,实在不便多留周桐,而小白十分委屈,被扯着链子还朝宁臣依依不舍的瞅了两眼,不情不愿的被拉走了。
      宁臣颇为感叹,果然不愧是大门派的灵宠,还知道自己要被当枪使!
      终于送走了自己师妹,宁臣长舒一口气,立马将那泼猴从自己手上甩了下去,并继续无耻的威胁道:“你再咬,你明天就别想让曲觞给你饭吃了!”
      那猴子听了立马摸了磨自己那两排牙,却完全不敢再造次,宁臣十分满意,带着它往清平峰上走,边走边教训道:“你怎么尽去抢灵犬的吃食啊,怎么着你也是咬过掌门的猴子,竟沦落到吃狗粮,我都没脸看!再说曲觞肯定好好喂养你了,不能这样贪得无厌你知道吗,会给曲觞带来麻烦的,你别装作听不懂,得亏周桐心好又喜欢你,才不同你计较,不然肯定又吵到掌门那儿说要将你扔出山去。”
      这泼猴大约是听进去了,闷闷不乐的跑着,一点先前咬人神气活现的样子都没有,宁臣无奈,提着它的后颈脖子将它拽起来,语重心长道:“我同你说真的,你那么喜欢曲觞,也不想她不开心吧?”
      泼猴狠狠的瞪了宁臣一眼,真正的偃旗息鼓,宁臣十分欢喜的揉捏了它好几下,出了刚刚被咬的恶气,才将它带到了曲觞屋前,正见曲觞端着食物从外面回来,见到宁臣手上的猴哥立马跑了过来,又很克制的停在宁臣身前,小心接过猴哥道:“大师兄你是在哪儿找到它的?这几天吃饭一直找不到它的影儿。”
      宁臣一愣:“饭点找不到它?”迎来了泼猴森森目光,宁臣不为所动,看了看曲觞手上的食物,“这些吃的……你用自己的三餐喂它?”
      曲觞垂下头去,声音小小的:“它总吃不饱,又还小,我……我不用吃那么多的。”
      宁臣揉着曲觞的脑袋道:“你还未修成真身,还是要好好吃东西的,不然可长不高,让外人瞧见了,还以为我们清云虐待儿童。”
      曲觞脸红红的,却没有说话,宁臣叹了口气道:“好了好了,你大师兄我身强体壮,又早就修成了真身,往后你大师兄我的饭食就都给这泼猴吧。”
      曲觞瞪大眼睛看着宁臣:“大师兄,这怎么行……”连那泼猴都瞪直了眼。
      宁臣开玩笑道:“不然以后你出门去,别人都要以为我欺负你了。”
      曲觞微微笑起来:“大师兄是好人。”
      “唉你可别这么说。”宁臣赶忙道,“这话说的我脊背骨又开始发凉了,好人卡我才不想要呢,啊,忙了一天,我先回去睡了,师妹也早些休息啊,哦虽说饭要多吃,可别刚吃完就上床,容易胖!”说罢,宁臣挥挥手,便离开了,剩曲觞盯着他的背影许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