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骨妖幡

作者:荷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难平

      他正焦头烂额,考虑着要不要丢下长梧自己先跑了。不想从山口跑进来的奢吡兽一眼认出了他,上来一口就咬住了他的屁股。
      
      还是熟悉的路数,还是熟悉的齿感。际尘以为这次带了长梧会不一样,没想到依然是昨日重现。不,现得比往常还要更快一些。
      
      “仙人!”他拉着自己的后衣角喊道,“我们快走吧!鬼差马上来了!”
      
      整个山洞充斥着浪潮般的翻页声,劲风盘旋,带着黑骨盆里的星子上下翻滚,长梧立在风眼里,面容无动,好像死了般听不见声音。际尘往后踹了踹那只奢吡兽,恨道:“别扯了!我裤子要掉了!”那奢吡兽咧着獠牙,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却是不肯松口。
      
      此时洞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数十个鬼差厉卒从山门口撞了进来,那数十人还没看到际尘,便被盘旋而过的强风吹迷了眼,众人往后退了一步,一眼见到了半空立着的长梧,便喊道:“来者何人!敢私闯阴律……!”
      
      那人的“司”字还出口,突飞来一张黄页啪地糊住了嘴巴,他猛地扯下来,一眼又看见了躲在点灯枝后面的际尘,那人几乎是一眼认出了他,斥道:“又是你!”
      
      “不是我!不关我的事!”际尘脱口道,“我和他可不认识!”
      
      那人根本不听他说话,抬手一挥道:“给我打!”数十鬼差闻言顶风而上,际尘连忙蹲下抱住了头道:“别打脸!”他话刚说完,雨点般的拳头就落到了他身上,那咬着他屁股的奢吡兽在混战中似乎也被误伤了几拳,呜咽一声松开了嘴巴,际尘觉察到它要跑,百手之中猛地扯住了它的脖颈,一个下身竟滚到了它肚皮下面。那奢吡兽还没反应过来,际尘手脚一箍,脸埋在奢吡兽的肚皮上便不动了。
      
      众人气极,抓着那奢吡兽的背毛,纷纷抬脚踹他,不想十脚有七脚都落在了奢吡的肚皮上。大兽吃痛,慌乱着退了两步,众人跟棍而上又在它肚皮上重击了几下,那奢吡兽彻底慌乱起来,顶风狂奔了数圈,只想把际尘从身下甩出去,奈何它身形笨拙,脑袋又不灵光,只知道一路快跑。正如际尘所说,它之前是跟着黑白无常在人间猎魂的,跑起来的速度在整个地府都是首屈一指,数十的鬼差厉卒在后面追着,愣是没有一个能够得上。
      
      那铜铃叮啷叮啷响了一路,在颤动中从际尘手里脱出去,滚到了长梧的脚下。
      
      铃声戛然而止,便在这下一刻,万册归位,劲风回溯,所有的声息都快速消散,只余长梧一人白衣静立于空中。
      
      众人都抬头看他,那奢兽也跑累停了下来。此时突有鬼差反应过来,道:“赶紧关山门!通报狱神官九爷!有妖人大闹地府啦!”又指着际尘道,“这次别再让他跑了!”
      
      奢吡兽的肚皮实在太胖,一翻折腾,际尘的手再也箍不住,噗地摔了下来。众鬼差见状连忙上前将他摁住了。
      
      长梧仍立在半空,看样子似乎一时半会回不过魂来。
      
      际尘又喊冤,说自己什么也没干,刚才那动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有一鬼差恨声道:“我抓到你都不下十次了!上次追到步天山,竟还没把你打死!这次我直接把你交给第九殿,亲自煽火焚烧,看不烫烬你的心肝!”
      
      际尘用肩膀蹭了蹭自己的冷汗,结结巴巴地说不至于吧,我还没到十恶不赦的地步,如何有幸要去第九殿啊!那鬼差哪有心思听他说话,只道拖走拖走!又抬头看了眼立在半空的长梧,手中长链一抛,便要去勾长梧的魂灵。
      
      不想一直僵着的长梧突然睁眼,一手抓住了那长链,他回手一抛,白衣翻飞间猛然落地,一时间满地黄页中如遇秋风,哗然迸开高飞起来,这气势令众人一怔,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长梧可算回过魂来了,他上前走了两步,对一众鬼差说,“放开他。”
      
      众鬼差面面相觑,觉得这人说话的语气颇的点像司掌大合地狱的杵官王吕,那人常年在剥戮血池办公,一张白脸俊俏温和,泰山崩于前不动色,所谓刑狱我吕哥,人狠话不多,面相越沉静的的人越不好惹。
      
      长梧见他们不动,正要发力。洞口突有人骂道:“谁啊!这一天天的都不肯让人省心!”说话间,一摇着黑扇的高帽男人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一众隶卒,于长梧一丈之外站定了。
      
      际尘认出这是阎王十八僚佐之一,人称九爷,统管鬼差隶卒,以“有眼力”著称。九爷身着黑衣,其上金纹绘五岳,头顶高帽,自上而下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他静站着,上下打量了长梧一眼,突然收敛不耐烦的神色,正经道:“仙界与地府向来井水不范河水,这位仙君何以擅闯我阴律司?”
      
      传说九爷的鬼眼能看穿来人三生旧事,是以常驻判官左右,以助赏善罚恶。这人平时少有正色,言行举止有多不耐和轻浮,现下竟合扇站直了身体,右手背后,面容似有警惕。
      
      一众鬼差察觉到九爷的容色,才意识到来人似乎非同小可,抓着际尘的手更是不敢松懈。
      
      不想九爷道:“听这位仙君的,放人。”
      
      众鬼差口中言是,一松手,际尘便连忙起了身,提着裤子一路小跑着躲在了长梧身后,手轻捏着长梧的袖子不敢再出声了。
      
      长梧看了际尘一眼,缓和了神色,说我无意冒犯,只想渡这只魂魄,是以来寻他的轮回簿。
      
      “这只魂魄之前已擅闯过数回。我在这魂魄身上看不到他前尘往事,说明他并不是凡人魂魄,不归我地府管。”九爷道,“这磐冢山的轮回薄,并没有提及这人的只字片语。”
      
      这人说得不错,长梧刚刚大费灵气刚整个磐冢山的册子过了遍,也没有找到符合际尘的。
      
      “没有前世,又何来魂魄?难不成是仙神转世不成?”他突然用奇怪的眼色看了际尘一眼,略有嫌弃地说,“就他?”
      
      “若是仙神转世,那此人何来何去,自有天庭命数安排。”爷道:“天机不可泄露,我区区地府一个游星,无法得知。”
      
      这人嘴不漏风,纠缠下去也是枉然。长梧看了际尘一眼,说多有叨扰,他走到山口,拾起倚在外面的伞,说:“走。”
      
      际尘踩着碎步跟上,回头忍不住看了九爷一眼。那人平时手段严厉,可谓睚眦必报,这回他俩在阴律司这般闹了一回,这人竟然放手让他们走了。
      
      际尘想不通,但他现下也无心顾虑这些。他方才亲口听九爷说磐冢山没有他的轮回簿,心都凉了大半截。他在步天山的石头上坐下,说:“我不想投胎做人了,只想明白我到底从何而来。所谓死也要死个明白,怎么到了我这就成了奢望。”
      
      长梧静静听他抱怨,也没接话。
      
      际尘叹了口气,“可能这就是命吧。”他抬头对际尘道,“你若是想取回原身,就拿去吧。我知你已尽力,这身体我占了五百年,也怪不好意思的。若非心有执念,早将它还你了。”
      
      “我自生以来,最不信的就是命了。”长梧撑着伞,背对着他说,“有执念有什么错,是仙神转世又如何,这天庭安排的命数,我等就探寻不得了吗?”
      
      他道:“天书封神录,地书山海经,人书轮回簿。你即不是畜生,前尘往事,不外乎天书和人书,你现在已查过了轮回簿,再翻一遍封神录,不就行了。”
      
      说得好轻巧,好像封神录是碗里的咸鱼,说翻就翻呢。
      
      际尘不说话,长悟转过身来看他。“怎么,要放弃?”他道,“你要放弃,那现在就还我身体吧。”他五指轻启,一团白气便要往际尘眉头点去。
      
      际尘也不反抗,他想到自己这一生,落魄悲惨,惶惶无终,如今走到尽头,也是这样不明不白,忍不住要为自己哭一场。
      
      长梧看到他的眼泪,手顿住了。
      
      三千霜花,有人一袭红衣被缚于镇坛木上,抬头间面上有血,眼中有泪。长梧看他,问:“你眼中有泪,是不是不情愿如此。”
      
      那人笑:“不是不情愿,只是意难平。”
      
      长悟眼光落在腕间的红带子上,心被刺了一下。他收回了手,对际尘道:“你意难平。”
      
      际尘点了点头。
      
      长梧叹了口气。“我且留你在我这身体里。”他说,“但我要往宝囿天宫去,你跟着我,等我取回兵器,再带你查封神录。”
      
      际尘睁大了眼睛看他,问:“你真相信我是仙神转世啊”
      
      长梧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不相信,尽人事罢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