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仙门论道群

作者:不言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家里蹲

      
      易尘生在一个对“文化”有着非同一般执着的国度。
      在华国,“古风”、“武侠”、“修真”几乎是不会褪色的经典热题材,走在街道上依旧能看见仿古的建筑物,还有身穿各式各样长衣广袖的青年男女。
      虽然国家在不断引进外来文化,汲取高科技的精华,但华国人对自己祖国与生俱来的骄傲与爱重,让琴棋书画诗酒茶等技艺得以在这个时代发扬光大。
      
      调香是易尘的一个小爱好,她没想过要借用这项技艺来谋取多大的利益,所以只是在网络上经营着一家古风小众香水店罢了。
      易尘也没想过,自己最初只是经营来打发时间、找点事做的小网店在走上正轨之后居然得到了还算不错的反响,让易尘深感意外。
      因为香水小众,走定制路线,价格合理又不轻易和大牌撞香的缘故,居然也得到了不少经济有限的学生党的支持和喜欢。
      
      香水的调配只需要知道配方,谁都可以调制,而且调香所需要的香粉精油不会轻易过期变质,成本的流动被控制在最低,算是比较稳妥的经营。
      易尘也喜欢这种稳妥,她不差钱,却不擅长投资和经营,这种稳扎稳打不温不火的生意很符合她的口味以及脾气。
      易尘叹了口气,华国古风的调香以香粉为重,液体的提纯多是口服的纯露与清露,她这样不中不西地利用酒精来调香到底有些另辟蹊径了。
      
      ——不过她也没打算靠这些来吃饭就是了。
      
      易尘把自己甩到了柔软的床铺上,将自己整个人陷在床铺里,有些愣怔地朝着窗外看。
      这里是她工作调香的书房,为了方便偶尔的小憩,她在靠窗的位置摆放了一张单人床,窗户的位置与床沿齐平,趴着都能看到窗外的景光。
      
      因为桌子上放着很多调香的工具以及香材,房间中的气味不太好,所以书房里这个用来透气的窗户也特别大,如果是白天,一定会显得格外窗明几亮。
      她居住的地段很好,属于比较偏僻安静的小区,往外一瞧就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树林,没有遮挡天光的高楼大厦,只有静谧的婆娑树影。
      
      易尘一只脚勾起,唇角微微带笑,如果是阴雨连绵的天气,在这里睡觉最是舒畅。
      不用拉窗帘,就着黯淡的天光,听着雨滴打在窗户上的细碎声响,躺在柔软舒适的被褥里,简直舒服得让人骨头都发懒。
      只是每次到了晚上,窗外只有一盏昏黄的路灯,难免让人心生寂寥。
      
      不想让自己沉浸在这种负面的情绪里,易尘果断掏出了手机,开始自娱自乐,于是便在第一时间内打开了飞云。
      夜已深了,夜猫子们不是在玩命工作就是已经睡了,易尘想不到要找谁聊天,却有些愣怔地发现有群消息提醒,这个时间居然还有人在线。
      易尘点开一看,发现正好是她刚加入不久的语c群,一部分人下线了,却还有人在群里聊天。
      
      易尘唇角勾起一抹笑弧,她点开聊天群,却发现他们居然在讨论自己。
      【圣贤】时千:小一道友所言——强辩不如自省,不知素问对此可有所悟?
      【医仙】素问:此言甚是有理,细细想来,若我悬壶济世之时受人夸赞便沾沾自喜,只怕道途顷刻自毁,分崩离析。坚定己身之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却也应当反省自己,时刻增进。阴朔与元机道友未必不知此理,只是观念一时难改,无法付之于言语,以他们之道心,想必很快便有所顿悟,心境定然更进一步。
      
      【圣贤】时千:不错,能认识小一道友也是善缘。
      【医仙】素问:小一道友心性难得,只是不知她身在何处,亦不知晓我等可还能再次共论仙道。
      【圣贤】时千:有缘自然常聚,莫急。
      
      易尘被夸得耳垂微微发烫,什么“心性难得”,她不过是拾前人牙慧罢了,哪里当得起如此夸奖了。他们也太入戏了点。
      只是恰巧此时是深夜,恰巧此时她心感寂寥,又恰巧让她发现有人惦念自己,不得不说,这让易尘觉得有些开心。
      大抵,这就是时千口中的“善缘”吧。
      
      【小仙女】小一:时千道友,素问道友,两位不必休憩?
      易尘都睡了一觉醒来了,这两人居然还在线,也不知道是夜猫子还是真的熬夜达人。
      易尘心里想着事,也没发现自己嘴角藏不住的笑意。
      
      【圣贤】时千:小一道友?汝还在此?
      【医仙】素问:巧了,果真是善缘。
      【道主】少言:……
      
      欸?男神居然也在线?
      易尘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个滚,虽然知道对方只是个coser,但是看见“少言”的名字还是忍不住心生雀跃。
      【小仙女】小一:原来少言道友也在,不知其他诸位去了何处?
      
      易尘只是习惯性客套,毕竟这个点了,大家都应该是下线去睡了,他们这些在线的才显得有些不正常呢。
      只是易尘没想到,素问居然一本正经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医仙】素问: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阴朔道友与元机道友心有所悟,各自闭关了。清淮身为上君虽不必日日临朝,却依旧有奏折需得过目。紫华道友心性顽皮,言道难得来苍山一趟,非得寻些草药炼丹不可,便自去耍了。倒是少言有心,陪吾与时千两个老家伙在这里观星赏月了。
      
      医仙素问,问道七仙中年龄资历仅次于时千的长者,是九州大陆中“医道”的开山老祖,扶世仙林阁的第一任阁主,虽然已经退位,却依旧备受尊崇。
      医仙素问男生女相,最早时不过是凡尘世间一位居于山林的医者,常年游走人间悬壶济世,固有“医仙”之名。后立“医道”,于山林深处创立了扶世仙林阁,其门派所在地也以“扶世仙林”为名。素问一开始以男子身份行医问道处处受掣,对女子心怀悲悯,故而从此作中性打扮,因容貌之故时常被人错认为女子。
      其实素问和少言之间的年岁相差也不过百年,只是素问行走人间阅历丰富,知人世冷暖,与少言这种修出世道的不同,故而时常以长辈自居。
      
      看着素问的回复,易尘有些无奈地扶住了额头,就是因为他们演得太逼真,在细节处又极度追求完美,才会让她也忍不住入戏太深。
      将素问的言辞细节模仿得那么相像也就算了,居然连下线都要找个借口,真是惹不起你们这些cos界的大佬啊。
      易尘正想打趣一番,对方却已经先一步提问了。
      
      【圣贤】时千:小一道友,我等也已算是有论道提点之谊了,何不现身一见?少言烹茶甚有一手,或可一尝。
      【医仙】素问:大善,苍山八卦之位尚缺其一,道友入席也算是圆满。
      【道主】少言:不错。
      
      现身?入席??圆满???
      易尘整个人都懵了,这是什么鬼神一样的演技?!她几乎要以为自己真的站在苍山之巅论道会友了!
      可是她要怎么现身啊?难道爬网线过去?不不不……对方这么说,肯定是有更深一层的含义的!
      
      易尘立刻思索了起来,“现身”就是想看她模样的意思,也就是在提示她……人设还不完整?
      也对,她那天调皮甩下一句“我是天上来的小仙女”就跑路了,他们虽然认可了她的这个头衔,但是这个身份是原创的,在原著里根本没出现啊!
      语c群里加入一个原创角色也没什么,但是一定要逐步完善人设,这才不会显得违和。对方一定是在提醒她,应该把“小仙女”的人设完善得更加丰满灵动!
      
      易尘飞快地在脑海里构思了起来——小仙女当然是要以她自己为原型了,但是要安排一个怎样的身份背景呢?
      他们扮演的都是原著中仙界大佬的身份,等闲之辈根本没办法与他们同桌论道,也就是说,想要身份能匹配上他们,自然不能是原本的尘世中人。
      超凡脱俗的小仙女一定是生于仙界名门,至于“家里蹲”的委婉说法……那就说是大门不跨二门不迈的闺秀?等等……以他们的完美强迫症,只怕“小仙女如何知道我们名讳的呢”这种事情也会被划分在人设范围之内,所以她要给自己安排一个比较厉害的设定……嗯!那就熟读原著——全知全能吧!
      
      另一边厢,捧着茶杯等待着“小一道友”现身的三位仙长面对着冗长的沉默,遗憾的同时也体贴地准备转移话题,别让这位道友尴尬。
      可是不等他们开口,那个清冷而又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毫无起伏地说着令人心头一紧的话语:
      “……很抱歉,我无法下界,亦不得出门,不能以真身相见实在失礼,还望海涵。”
      
      最先提出见面的时千微微一怔,遮目的白绸掩盖了他一瞬的惊诧,不等他掐算一二,少言已经朝他摇了摇头,抬手在空中虚虚一压,就制止了他的行动。
      少言微微抬头望着天空中皎皎的明月,他眉眼修雅清俊,眉心是三片冰蓝色、碎冰般的长菱形仙印,一身气质逸宕渊穆,眼神料峭而又冷寂。
      他眼里藏着苍山的烟云,渺远而又高绝,却放缓了音调,对着那不知藏身何处的人说道:“不必感到为难,道友。”
      
      【圣贤】时千:此事本就是我等强求,非汝之过,何必道歉?
      【医仙】素问:不错,道友若有难言之处只管点明,我等亦不愿让道友难过。
      话虽这么说,素问依旧微笑着瞥了少言一眼,这位身化天柱的道主修了太上忘情道后感情稀薄得可怕。往日里除了谈经论道以外极少开口,仿佛红尘中的一切嬉笑怒闹、喜怒哀乐都与这位如山般沉稳淡漠的仙尊无关。今日竟会出声安慰人了,实在难得。
      
      嘤,太温柔了。
      易尘被体贴得几乎要哭出来了,但是在被感动的同时还有种无法言说的羞耻,用二次元语言来说就是“被装逼的自己给耻哭了”。
      啊啊啊你们不要这么认真好不好,我演不下去了啊啊啊!!!
      
      易尘打开了平板电脑,双眼放空,用一种写小说的心态在飞云聊天框上一顿胡扯,飞快地将自己的基本人设奠定了下来。
      【圣贤】时千:道友为何对此间之事如此娴熟于心?
      【小仙女】小一:我一直在天上看着你们呢。
      
      【医仙】素问:道友真是熟读玄门经文,博冠古今。
      【小仙女】小一:家学渊源,传承中华上下五千年。
      
      【道主】少言:上界是何种模样?
      【小仙女】小一:全民修仙,力求渡劫。小仙女们都不用睡觉,全靠一口仙气撑着。
      
      ……
      …………
      ………………
      
      易尘觉得自己编不下去了,她再一次地感受到了身体被掏空的恐惧。
      也不知道这些coser的剧本中是不是有“心性孤高淡漠太久太久因此变成了隐性话痨”的设定,他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简直无穷无尽。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如果没有这种不断超脱自我的上进心,他们也不可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大概是夜晚太黑太寂寞,易尘忍不住流露出些许真情,抱怨了一句窗外那总是让人心生寂寥的灯火。
      易尘有些怔怔地看着光亮的屏幕,一时间竟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迷茫。
      她只是单纯地说出了自己一时的感伤,却得到了完全是意料之外的答复。
      
      【圣贤】时千:小一道友,修道清寂,不知岁月几何。汝心有寂寥之感,这并非道心不稳之过。
      【医仙】素问:若有知己二三,也足以慰疗平生,若是一个人觉得走不下去了,不妨回头看看身边齐头并进的问道人。
      【道主】少言:然也。
      
      易尘觉得眼眶微微湿润,视野也有些模糊,但是她却忍不住唇角带笑。
      有人在关心她呢。
      能从她一句隐喻般的抱怨里读出她内心的裂隙,这些人仿佛当真心有沟渠,能映照出山河万里,也能折射出道心的空虚。
      
      不过啊,她只是个胸无大志,立志混吃等死的归宅族罢了。
      唔……这么直说不行,要文艺,要像小仙女。
      易尘笑着在屏幕上敲上了颜真卿的金句,委婉地表达了家里蹲的志向。
      
      【小仙女】小一:生平无大志,惟愿岁月长,求得心自在,观得花又开。诸位心安,吾之一生,只愿门隔流水,十年无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要当一个文艺优雅的小仙女。
    以后别人问我们将来的心愿是什么,不要再说“混吃等死”、“期待一夜暴富”、“死宅”之类的了!
    我们要说——
    惟愿门隔流水,十年无桥。
    (拱手.jpg)
    ——————————分割线————————————
    骊歌扔了1个地雷
    骊歌扔了1个地雷
    忆盏茶扔了1个地雷
    阿隐扔了1个地雷
    穆天星扔了1个地雷
    京香墨扔了1个地雷
    岚羽扔了1个地雷
    感谢土豪们的地雷打赏,爱你们么么哒~!顺便吸一波读者续命~!诶嘿诶嘿~!
    如果交到那些思想观念跟你完全同步,即便分开很久再次聊天依旧会很快熟悉起来,三五年都不会吵架,从来都舍不得在背地里抱怨他们一句坏话的朋友,一定要珍惜。
    可能遇见他们,要耗尽你一辈子的好运了。



    [综]与妖妃宗三的日常
    基友阿碧的综漫刀乱文,中二婶,每天都在换人设,晚期弃治疗。



    荷笠斜阳[综]
    夫人鱼的综武侠快穿文,含剑三元素,CP是长歌门杨青月大爷。



    你和女神就差一个播主[直播]
    阿碧情缘小绿的现代灵异文,一开始以为是化妆直播,后来发现都是骗人的。



    末世之AI是软妹
    夫人鱼的末世文,女主变成基地AI,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末世。



    [综仙古]琼华掌门
    柳外断虹的瑶姐文,CP重楼,专栏里一大堆瑶姐的萌文哦~!



    [剑三]坑爹的恋爱游戏
    好基友阿碧的毒姐攻略文,不怕被驴的进来瞧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