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仙门论道群

作者:不言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阴朔香

      
      另一个世界中的风风雨雨,并没有干扰到现实世界里的易尘。
      在信息时代这个大染缸里浸泡了这么多年,易尘虽然心性内敛,但也不是古代那种羞于见人的闺秀女子,故而对刚刚发生过的事情也只是一笑而过。
      本来嘛,他们其实也没有说错,易尘的确喜欢“少言”,非常非常喜欢,喜欢到偶尔想起来都会觉得心痛的地步。
      
      这种情绪在诞生之初其实并不强烈,因为那时候的易尘已经修身养性多年,对一个不存在的虚幻人物虽有憧憬却也克制,并没有任由那份好感泛滥成灾。
      但是自从易尘加了这个仙门论道群之后,这种情绪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易尘坐在书桌前,忍不住用力地摇了摇头,试图将脑海里的光影都摇成一坨浆糊,可是笑意却不受控制地爬上了唇角。
      
      易尘觉得,她可能是入戏太深了。
      因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见到了完全符合“少言”这个人物形象的扮演者,所以她在不知不觉间放纵感情的滋生,任由它一点点地长成了不可控制的模样。
      这段时间以来,她几乎真的以为自己在与另一个世界的他们进行着对话。于是那飘渺无依的梦境就这么一点点地变得真实了起来,连带着朦胧的憧憬都变得触手可及,而伴随着这些欣悦情绪的滋生,随同而来的还有一种陌生而又危险的悸动。
      
      易尘说他人寂寞,可是她自己又何尝不寂寞?
      寂寞到爱上不存在的人,寂寞到因为短短几天陪伴与相处,就因为对方的耐心陪伴而生出一种近乎悠远的温柔。
      易尘心里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对方扮演出来的“少言”——那个会对“小一”心软,会直白地阐述自己的欲望,也会摇头说着自己不孤单的少言。
      
      但是现实生活中,哪里有可能存在少言这样的人呢?就算有,又怎么可能这么好运地被她碰上呢?
      “从一开始就错了啊。”易尘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如果那时候扮演的是‘白日晞’而不是‘小一’,那就好了。”
      是不是只要在自己的身上套上一层虚伪的皮,那不管怎样的演绎,都可以冷静理智地视作是虚情假意,随时都可从容抽身呢?
      
      易尘趴在书桌上,双眼放空,微微出神。
      她的理智在叫嚣着危险,感情却放纵着心底的种子生根发芽。她用一种仿佛献祭般的无畏看着种子扎根,哪怕明知晓那颗种子会在未来榨干她心灵全部的养料。
      但是……或许会开出一朵美丽的花来,也说不定呢?
      
      易尘怔怔的,唇角带着笑。
      原来心动的感觉是这样的——明知道不会有结局,也依旧幸福到自愿溺毙在温柔乡里。
      那就这样吧。如果实在无法将这份悸动从心里抹去,那就任由它成长,长成苍天大树,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枯萎老去。
      
      “工作工作。”易尘用力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摆弄起桌子上的瓶瓶罐罐了,“想再多也没有用,随缘,随缘。”
      易尘拿起桌子上的纸张,上面记录的正是祁幼凡整理好的定制香水的订单要求。
      按照易尘一贯以来的行事作风,这些香水的订单早就该调配好了的,毕竟她不喜欢拖拖拉拉的,反而会让自己心里始终堵着一些事。可是这些天来她经常跟少言聊着聊着就忘记了世间,从白天聊到黑夜,有时候连饭都忘记吃,更何况是冷静下来调配香水?
      
      三雅道——茶道、花道、香道。
      香道养神,茶道养性,花道养心。
      如果做不到平心静气、宁神和性,那就不能算是有益身心的修行。
      
      易尘神情平静地凝视着桌面上的工具,开始缓缓调整自己的吐息,同时在心里默念起《太上老君常说清静经》。
      三雅道中,茶道契合道家思想,讲究坐忘无我、尊人尊己、淡泊宁静;花道契合佛家思想,讲究戒骄戒躁、至善至美、恬淡幽寂;香道契合儒家思想,讲究修美于内、协和养心、定志安神。这三家的思想理念和而不同,但本质上都是“道”的一种。
      易尘开始冥想,她就这么一动不动地枯坐了半个小时,再次睁开眼时,眼底却静如止水,澄澈一片。
      
      易尘一手拿小木杵一手握着臼,手腕微微发力,木杵划着圈似地研磨着臼里的粉末。
      古法调香,多是将香材研磨成粉后,用篆香模印成炉香,或是做成线香与香丸。
      现在家家户户都备有香插与熏球,故而易尘只要调好味道,将香粉纳入卧香盒中送出,或是制成便于携带的香囊与香丸就可以了。
      
      易尘很快就按照客户的要求将那七种西式香水给调好了,她调香备下的配方很多,只要精调一下就可以应对大部分的场合,倒也不算难事。
      但是易尘想用古法调香,因为只有传统的香道,才能最大限度地契合她对气味的追求。
      ——易尘想以“阴朔”为名,调一款香。
      
      虽然说如今三雅道盛行,人人都懂合香,但是男女各有所长也各有偏好,在易尘的印象中,男性偏爱茶道,女性则偏爱花道与香道。
      比如说少言,从日常的谈吐对话中,易尘就能知晓对方应当是一位茶道大家,而且茶道造诣绝对在她之上。
      易尘摸不清楚阴朔的喜好,但是她觉得,如果是女孩子,应当不会拒绝一款为她喜欢的人物量身定制的合香才对。
      
      易尘想到了前不久阴朔给自己讲述的过去,忍不住微笑。
      阴朔身为仙界第一美人,在这个本是充满遐思与绮念的美名下,她却能把自己活成高高在上无人敢犯的样子,何其令人钦慕?
      想到阴朔,就不免联想到松与竹,这些清冽而又中性的味道本就适合那格外烈性的女子,但易尘不知怎的,总想着剑走偏锋调出一款出人意料的合香来。
      
      易尘想了想,决定做一个精致的香水挂件,这样既可以当香囊又可以当项链,岂不是一举两得?
      她挑挑拣拣,最后在上百种花香中挑中了晚香玉。
      晚香玉的香材萃取极为艰难,同等重量的晚香玉纯露价格等同于黄金,但是晚香玉的气味馥郁而芬芳,轻而易举便让人联想到夜晚香花满园的庭院,也无愧于它昂贵的身价。但是因为晚香玉的气味过于浓郁会致使人感到呼吸困难,所以它的花语是“危险的快乐”。
      
      晚香玉的气味成熟而又浓郁,调香时稍有不慎便容易流俗,想要调出脱俗之感,更是难上加难。
      但是易尘挑中了它,是因为晚香玉香味足够大气,它的香味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女人”,而如何调和它的特性,就是身为调香师的易尘该做的事情。
      如果是竹与松的气味调制出来的中性香水,那男女都适用,反而让人联想到“像男人一样的女人”,但那不是易尘想要的。
      
      她希望这款香水大气、脱俗、冷感,却充满着女性才有的空灵与优雅,就像那伫立云端之上、姿容过盛却高不可攀的剑尊一样。
      可以仰望,可以爱慕,却决不能轻亵于她。
      
      “尾调用崖柏木还是花梨木?”易尘调着香,却有些苦恼,“要更清冽、更空灵一些……那种气味或许不够柔软,却要足够令人难忘。”
      易尘没有在香材盒中找到自己想要的香味,但是她隐约感觉记忆里存了一线的浮光,在她还是个稚童时期,似乎在哪里闻见过那种让人魂牵梦绕的味道。
      易尘从小对气味就十分敏感,对三雅道更是有着非同寻常的热爱,对她来说,茶韵清香,花草芬芳,沉浸在自然百味里,简直比梦境还要美好。
      
      她不喜欢修饰过重的味道,也不喜欢太过刺鼻且毫无掩盖的酒精味,所以她调香多是使用原材与纯露。
      但是总有一些味道只埋藏在记忆的深处,或许是一次惬意的闲庭信步,乍然间撞见路边水沁酿芳的菡萏;或许是一次午夜时分从梦中醒来,打开一扇窗页,嗅见窗外细雨敲打草叶时的清爽;又或者是一次静坐室内冥想之时,刚烧开的滚烫热水浇在上好毛尖上,茶叶舒展复苏的瞬间溢散出的高雅醇香。
      就像是一场无心的邂逅,或许早已忘怀了那时的惊鸿一瞥,但是那气味却深深地烙印在易尘的脑海中,等待着一场似曾相识的回忆。
      
      易尘回想了很久,才隐隐约约地想起一个画面,伴随着古拙悠扬的曲调,将那香味淡在朦胧的纱帘后。
      易尘垂了垂眸,父亲钟爱瑶琴,母亲偏爱古早的五十弦,而那股清冽空灵的香气,曾经氤氲在她半梦半醒的童年里。
      那时候的她软绵绵地趴在窗边的躺椅上,听着父母琴瑟和鸣地弹奏着流水小调,时间便也像那从指缝间漏过的阳光一样,细碎而又温暖。
      
      ——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易尘无声地叹了口气,她起身走向房间更里处的储物柜,打开柜锁后,她被扑面而来的木料气息冲得轻咳,目光却执拗地落在了柜子里的杂物上。
      高及天花板的香樟木柜子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许多旧物,一张琴与一张瑟端正地放在正中央的架子上,即便尘封已久,依旧精美典雅。
      除了这两件乐器,柜子里还有捆成一沓一沓的手写稿,一个个精巧细致的木盒将柜子塞得满满当当,全部分门别类地放好。
      
      柜子防尘又驱虫,主人又勤于保养。是以即便留存至今已有数年之久,这些旧物也不染腐朽之气。
      易尘翻找了好一会儿,才从柜子里抱出一个手臂长的小木箱,从一大把钥匙里挑出合适的那一把,小心翼翼地将铜锁打开。
      易尘听着匙孔“咯”地一声轻响,不由得松了口气,香樟木盒用来储物的确不错,但是再好的锁也难免害怕它会在时间的侵蚀下生了锈迹。
      
      易尘轻轻地打开了小木箱,仿佛打开了一个早已被尘封的梦境。
      那是属于曾经的易尘的——属于孩提时期的她,最天真也最幸福的回忆。
      馈赠者是没能陪她长大的父亲与母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您的外挂还有一章送达。】
    三雅道也是道啊,你给爸爸有点觉悟好不好!(扯脸.jpg)
    【公告】
    预计这周五入V,届时有万字更新掉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鞠躬.jpg)
    也感谢坚持到这里没有养肥我的小天使,你们的陪伴与评论对我来说很重要~!(笔芯.jpg)
    话说……我有没有提过,这本书后续的剧情包括穿书打脸娱乐圈等元素之类的……(是的你们没听错,将来是双穿越)
    傻吊剧情和梗很多,希望大家喜欢,也请不要深思逻辑问题。(ノへ ̄、)
    ——————————分割线——————————
    京香墨扔了1个地雷
    骊歌扔了1个地雷
    叶家劍雪扔了1个地雷
    阿隐扔了1个地雷
    字灵270扔了1个地雷
    银喉长尾山雀扔了1个地雷
    Irisu扔了1个地雷
    感谢小仙女们的胡萝卜打赏,听说会卖萌的作者比较吸粉,来,你们快给我吸一口(被打死)
    说起来,言情里面写同其实不是很合适,但是你们居然弯得这么毫不犹豫的吗……



    [综]与妖妃宗三的日常
    基友阿碧的综漫刀乱文,中二婶,每天都在换人设,晚期弃治疗。



    荷笠斜阳[综]
    夫人鱼的综武侠快穿文,含剑三元素,CP是长歌门杨青月大爷。



    你和女神就差一个播主[直播]
    阿碧情缘小绿的现代灵异文,一开始以为是化妆直播,后来发现都是骗人的。



    末世之AI是软妹
    夫人鱼的末世文,女主变成基地AI,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末世。



    [综仙古]琼华掌门
    柳外断虹的瑶姐文,CP重楼,专栏里一大堆瑶姐的萌文哦~!



    [剑三]坑爹的恋爱游戏
    好基友阿碧的毒姐攻略文,不怕被驴的进来瞧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