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仙门论道群

作者:不言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长得丑

      
      问道七仙中最先回来的是阴朔。
      阴朔降临苍山的那天,漫天乌云滚滚,雷霆阵阵,那种横扫天下般的阴戾严酷,让修为稍高略能探知一二的修真者纷纷屏息止语。
      天道在上,到底是谁又去招惹剑尊她老人家?这种不知死活的人还是麻溜地自己去死吧!别拖累大家了!
      
      这一天,易尘正跟少言私聊得开心,许久没有动静的聊天群里却突然冒出了两条消息提示,吸引了易尘的注意力。
      【“阴朔”已加入“仙门论道群”。】
      【剑尊】阴朔:欺人太甚!一群宵小之辈,也敢与明月争辉?!
      
      三天没见,易尘对几位小伙伴也挂怀得紧,看见群里刷出这么一条消息,她立刻就想到,自己可能触发新剧情了。
      语c群里如果只是一直谈天说地,那时间长了也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所以为了增加聊天的趣味性,群里的组织人也会不定时地设定一些跟原著挂钩的剧情。
      但是易尘隐隐觉得阴朔是真的怒气上头,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下意识地顺毛。
      
      【小仙女】小一:莫生气,莫生气。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坏身子又何必。(拍拍我的小仙女.jpg)
      【剑尊】阴朔:……
      原本怒火攻心的阴朔不知怎的,一身沸腾的内息就跟被银针戳破的气球一样,滋地一声就漏得干干净净。
      
      少言抬了抬眼眸,看着已经收敛了一身雷霆闪电、重新冷静下来的剑尊,随手便将自己手上刚刚冲泡好的静念茶送了过去。
      能掐会算就是这么便利,即便是抱着火药桶而来的剑尊,道主也能提前准备好灭火器。
      虽然说问道七仙中的阴朔和元机都是爆炭性子,但是阴朔修雷系法术,元机修火系法术,正所谓天雷地火,这两人的暴脾气那是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的不是。
      
      【小仙女】小一:来,快坐下来喝杯茶,怎么了?谁惹我们小仙女了?(心疼.jpg)
      被一个才双十年华的孩子又拍又摸地一顿哄,冷静下来后的阴朔都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忍不住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捅了始作俑者成千上百剑。
      “没什么。”阴朔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静念茶,只觉得仿佛冷雨冲刷,灵台一片清明,不由得缓缓吐出一口郁气,“不过是道统之争。”
      
      上回论道听了易尘的一番话之后,阴朔在闭关时也非常认真地思考反省了自己,觉得自己的剑道理念的确有狭隘之处。
      诚然,剑为百兵之祖,拔剑出鞘一往无前,这是持剑者该有的勇气与决心,但是这不代表持剑之人都必须心冷如铁,不存任何温情。
      拔剑出鞘,葬送敌人,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伤怀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剑尊阴朔而言,能配得上她拔剑的人,少一个,越孤寂。
      
      她应该敬重生命,感怀一切的生老病死,同样的,也应该敬重每一个值得她拔剑的人。
      因此,心境突破之后,阴朔这次返回宗门就是为了调整门派的核心方向的,她跟几位已经隐退的初代宗主太上长老不同,她至今还是天剑宗的宗主,未曾改变。
      天剑宗强者为尊,剑道之途又大相庭径,有人修无情道有人修至情道,门中弟子又大多心性高傲,一个个随了阴朔的性子一般独来独往,谁都不服谁。这样一个门派让哪一派的弟子继承宗主之位都不能算妥当,所以阴朔只能坐镇山门当一位不管事的宗主,门中弟子各自为政,互不干涉。
      
      几千年都这么过来了,阴朔也没觉得哪里不妥,但是自从听了易尘的一番话后,她就动了敲打门中弟子的心思。
      一群任性的小鬼头,一点都不懂得尊重“道友”这种珍稀的存在,等到他们走到她这种境界,腰间佩剑十年都不曾出鞘,看他们去哪里哭去。
      阴朔这么想着,干脆回去仿照少言的“论道会”开了一个“论剑会”,并且广邀名士,表明只要修习剑道的问道者都可前来一观。
      
      剑尊阴朔的名号放在哪里不是一呼百应?这一位提出要论剑,对无数修仙者来说简直是天上掉下的金光馅饼,噎死都得先吞下去。
      闭关多年不出的剑尊重新入世,能得到剑尊一两句提点,对他们这些修习剑道的人士来说那是可以受益终身,怎么可能不去?
      虽然这个“论剑会”一听就知道是剑尊心血来潮开的小型座谈会,但是一旦扯上剑尊的名号又怎么可能小得起来?因此,哪怕这次天剑宗秉承着剑尊阴朔雷厉风行的性子准备在两个时辰后开始论剑讲道,天南地北的问道者们还是哭爹喊娘脸都来不及洗地往天剑宗飞奔而去。
      
      讲点道理,一个门派的老祖要开论道会,怎么着都得提前一年通告天下让所有人做个准备吧?更何况还是剑尊这个级别的老祖?
      面见剑尊不需要穿新的小衣服的吗?定制仙衣轮着排都得排到半年以后吧?仙剑武器也要打造一把新的吧?给剑尊老人家的见面礼总得准备吧?
      但是剑尊就.是.这.么.不.走.寻.常.路.啊!她直接放开剑域震慑五湖四海然后就对天下人喊了一声你们感兴趣的现在就给我滚过来!连刷牙洗脸的时间都不给你啊!
      
      齐聚万剑山的剑修们一个个风尘仆仆蓬头垢面,彼此对视一眼,简直欲哭无泪。
      等到剑尊入席之后,几乎所有的剑修都齐刷刷地低下了向来高傲的头颅,不敢直视上首之人那过于华彩夺目的容貌。
      阴朔这次讲道,跟以往讲道不同,因为她对剑道一途有了全新的看法,而她也并不吝于与天下人分享,所以自然而然地直视说出了自己的感悟。
      
      大部分修道者的年岁不如阴朔,很多都是第一次听这位剑尊讲道,听得如痴如醉的同时也觉得剑尊果然心胸宽广豁达非常人能及,根本不像传说中那么偏激啊?
      他们心里感慨万分,越加钦服,但是有人听完,却当场掀桌,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时,一股魔气就从讲道台下蔓延开来。
      “好一位剑尊!好一位剑尊!”在所有震惊的注视下,一位明显入魔的修真者狂笑着骂道,“多年前你讽刺我‘剑存仁意,畏缩逡巡’,我仰慕剑尊之名多年却被一朝否决,因你片言只语而道心崩阻、剑心不存!时至今日,你竟大言不惭地说什么‘责人责己,恕人恕己’!简直笑话!”
      
      阴朔讲道被人打断,急着讲完道赶快回去陪小仙女玩堆泥沙的剑尊心里本来就很不高兴了,结果对方还当场发疯要砸场子,她就是时千她都忍不了!
      阴朔忍无可忍地封锁了外露的魔气,强横霸道的剑气横扫全场,修为较低的几乎是瞬间就被镇趴在了地上,鸦雀无声的讲道坛上只能听见剑尊暴怒的厉斥:
      “骂你八个字你就道心崩阻堕入魔道?!那你这种人连道也别修了!你现在就给本尊滚过来!脑袋本尊都给你踢爆!”
      
      众人:“……”
      救命啊!剑尊气得连文言文都不说了!好害怕啊!
      说好的心胸宽广有容乃大非常人能及的呢?!剑尊你不能这么说一套做一套地两面三刀啊!
      
      早就被易尘带歪了的阴朔完全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但是她到底是有身份的人,最后也不过是一巴掌将捣乱的那一位给拍飞出天剑宗领域范围而已。
      可仁慈了。
      连剑气都没用,顶多把这位魔道弟子拍成个重伤。
      
      阴朔行事雷厉风行,本也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谁知道她刚坐下没多久,一队穿着黑衣袍还戴着面具的魔道人士就驾临了天剑宗。
      这一队魔道人士各个盘儿顺条儿亮,五官端正气质好,穿着清一色的血莲黑斗篷,发上系着红绸,带着银纹面具,看着意气风发飘逸潇洒。
      但是在场的所有正道人士一看到这个装扮,霎时间就噤声止语了。
      
      “魔剑宗令狐长明在此拜见宗主尊驾。”为首的青年容貌俊美,是一副让人心生好感剑眉星目的正派长相,笑得一脸光风霁月。
      但是阴朔看见就只想一巴掌抽过去。无他,从这个“魔剑宗”的门派名称就可以看出来,这个门派完全就是魔道建立出来恶心她的。
      名唤“令狐长明”的男子是魔剑宗首席大弟子,他彬彬有礼地前来拜见,恭恭敬敬地送上了拜帖,约剑尊在道主的裁决下于苍山云顶之上论剑。
      
      阴朔是谁啊?阴朔她连道主仪师的面子都不给过,难道还会给死对头面子?
      不会的,阴朔她没有一脚踹爆令狐长明的狗头,那已经是她看在道主化身天柱的面子上努力在表面功夫上做到对魔道的平等以待了。
      “没空。”阴朔把拜帖一丢,神情冷得几乎要掉出冰渣,“很忙,本尊要乔迁了。”
      
      令狐长明面上笑容不变,但是总觉得今天的剑尊好像哪里不太对:“剑尊大人是要拒绝我等的诚挚邀约吗?”
      “本尊并没有看到诚挚二字。”阴朔依旧一副不动如山的冰冷姿态,一身不染纤尘般的白袍,满身冰雪的冷冽,“走远点,长得这么丑,一点都没有小仙女可爱。”
      令狐长明:“……?”
      
      被魔道誉为“笑面狐”的令狐长明有点笑不出来了,他语气温柔地道:“天下倾绝之色皆汇聚于剑尊大人之身,除了您,还有何人配得起‘仙女’之名呢?”
      这话听着是恭维实际也是挑衅,毕竟剑尊阴朔虽有“正道第一仙子”、“天界第一美人”的头衔,但是在这些华而不实的名头之前还有威慑群雄的“剑尊”之名。
      令狐长明是真心实意地赞美着阴朔的美貌的,但是实际上他心里也明白,对于阴朔来说,赞美她的美貌就是小觑的一种。
      
      在天界,只有那些空有美貌而无实力的女子,才会被称为“仙女”、“仙子”,而到了阴朔这等境界,没人敢在她面前提起这般轻佻的字眼。
      小辈只能跪在地上喊她“老祖”,敌人即便咬牙切齿也只能喊她“剑尊”,其他的只能称呼她为“仙尊”、“上仙”、“仙君”等敬称。
      令狐长明垂头,他前来送请帖,也已经做好了被剑尊打个半死的准备了,左右看在道祖的面上,剑尊不会杀他,不管如何,都必须让她应下这封请帖。
      
      ——这是魔道洗刷百年耻辱的机会。
      
      就在令狐长明低头准备受死的时候,却不料等了许久,高座上的仙尊依旧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
      就在令狐长明疑惑地抬了抬眼帘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冷嗤,仿佛不屑也仿佛轻蔑。
      “孤陋寡闻。”
      
      令狐长明:“……??”
      我?孤陋寡闻?我咋了?我就夸你长得美而已啊!我做错了什么?!
      我说得不对吗?!你自己不就是天界第一美人吗?难道还有人比你美的?那我不知道我还真的是孤陋寡闻了!
      
      不等令狐长明想个明白,阴朔已经拂袖而去,留下一句更加没头没尾的话:
      “本尊不跟汝这种没见过小仙女的肤浅之辈说话。”
      令狐长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令狐.满肚子坏水.一脸懵逼.长明:怎么肥四?!!!
    阴.并没有见过小仙女.朔:哼,愚蠢的凡人。
    少.右键但就是不告诉你.言:……(藏好照片.jpg)
    ————————分割线————————
    emmmmm,少言的性格到后期你们就懂了。
    其实有点孩子气,或者说,大部分时候反应迟钝压根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
    你们会发现他其实心里啥都懂,然而就是什么都不说=。=
    但是在小一面前会意外的话多嘻嘻→_→
    ————————分割线————————
    骊歌扔了1个地雷
    京香墨扔了1个地雷
    叶家劍雪扔了1个地雷
    一期一振夫人扔了1个地雷
    银喉长尾山雀扔了1个地雷
    葡挞的曲奇饼扔了1个手榴弹
    葡挞的曲奇饼扔了1个地雷
    感谢土豪们的地雷打赏,我跳起来就是一口咬住你们的小肥脸,抱抱胖胖的充满安全感的你们(不是)



    [综]与妖妃宗三的日常
    基友阿碧的综漫刀乱文,中二婶,每天都在换人设,晚期弃治疗。



    荷笠斜阳[综]
    夫人鱼的综武侠快穿文,含剑三元素,CP是长歌门杨青月大爷。



    你和女神就差一个播主[直播]
    阿碧情缘小绿的现代灵异文,一开始以为是化妆直播,后来发现都是骗人的。



    末世之AI是软妹
    夫人鱼的末世文,女主变成基地AI,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末世。



    [综仙古]琼华掌门
    柳外断虹的瑶姐文,CP重楼,专栏里一大堆瑶姐的萌文哦~!



    [剑三]坑爹的恋爱游戏
    好基友阿碧的毒姐攻略文,不怕被驴的进来瞧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