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仙门论道群

作者:不言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成为你

      
      易尘觉得自己小看了自己的小伙伴了。
      小伙伴可能不是什么沉默寡言的老干部,他应该是一个充满想象力与诗情画意的写手,堪称徐志摩在世。
      虽然少言用词古典,描述简略,但是易尘依旧听得津津有味的,任由少言来帮自己补齐另一个世界的世界观。
      
      “上清问道门是怎样的一个门派呢?”易尘从书柜上拿出《七叩仙门》的原著,又拿出一本笔记本,打算修改一下设定。
      “有教无类,不拘长幼,达者为先。”笔记本电脑里传来少言清润淡然的声音,依旧是四个字四个字地崩,古韵十足,宛如颂唱一般悦耳。
      “那里一定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易尘笑了笑,“都说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不管在哪里都少不了人心纷争,但是修道修心,没有清净,又怎能称之为道家清修之地呢?我觉得如果我修道,在一个以育人为本教人向善的门派里学习,清清静静的总比争执不休的来得好。”
      
      少言对易尘的这个想法倒是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知道这个姑娘就是个修“清净道”的好苗子。
      他只是温声道:“你才双十年华,应当多跟朋友相处才是,而不是陪着我们这些……”
      少言话语一窒,他犹豫了一瞬,虽然他心里觉得小一应该交上更多同龄的小朋友,但是想到小姑娘不再陪着他们说话了,又有些没法接受。
      
      “我们都希望你能陪我们多说说话。”少言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小一说过,想要什么,都应该坦诚地告诉她。
      “我也喜欢跟你们说话!”易尘开心地应道,“我也想交朋友的,但是我周围的人都很怕我,我长这么大,只有你们七个朋友……”
      易尘说得欢快,少言却听得有些不妥,他无甚起伏的语气里带上了些许心疼:“怎么会怕你呢?”
      
      在少言看来,小一聪明漂亮又可爱,道心灵秀,慧黠通透,最难得的是还懂得尊重他人的道途,而非固执地传扬己道,心胸如海洋一般辽阔。
      就连他们这些早已看淡俗世红尘的老人家都觉得她讨人喜欢得很,为何上界却有那么多人害怕小一呢?
      她并不像他们一样地位崇高到无人敢在他们面前挺直腰背讲话,少言觉得,这样心性温柔又没有架子的小一,合该得到许多人的喜欢才是。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从小就朋友很少。”易尘不以为然,或者说,她早就不介怀这件事了,“他们总是远远地看着我,有的时候我跟他们说话,他们还会哭。”
      祁幼凡面对易尘的态度,对易尘来说真的不算陌生,因为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么被同龄人对待的。
      敬而远之,远远观望着,但是一旦她稍微靠近一些,对方就一副喘不上气来的样子。
      
      易尘这个脸盲症自然也没意识到这是自己长得太高不可攀的错,她觉得可能就是自己不讨人喜欢。
      “可能是我长得太丑,把别人吓到了吧。”易尘对人的情绪比较敏感,她觉得对方是在害怕,那可能是她长得比较吓人的缘故。
      少言一时失语,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莫非上界仙人们对美丑的评判标准与他们界内的不一样?那他岂不是相当吓人?
      
      虽然说修道修真者,容貌美丑皆为白骨,但是如果长相到了吓人这种地步,那也是有点乱人道心……
      虽然拿不准上界居民的审美观,但少言还是很直白地安慰道:“小一很可爱,不丑。是上界居民……风俗奇异,不怪小一。”
      上界居民风评被害。
      
      害了全世界居民风评的易尘却一点自觉都没有,少言的声音虽然冷淡,但是遣词用句一直很温柔,有种长者呵护宠溺晚辈的感觉。
      易尘很受用,她觉得这是好友在关心自己,她也应该关心好友才对。
      “少言也不话少啊,明明少言很健谈的,一定是少言冷冰冰的声线耽误了你讲故事的能力。”
      
      少言:“……”
      少言选择沉默,因为他不知道如何跟对方解释,他的话真的很少,曾经长达百年没说一句话,还被晚辈误以为他在修口德。
      可是没等少言接话,耳边又传来少女低柔的轻笑声:“不过话少也是正常的,毕竟少言以前应该也没什么朋友吧?”
      
      “明明是这么温柔体贴,为别人着想的性子。”
      “这样的话,少言话少,我反而能理解了呢。”
      “毕竟,如果没有人陪着你,你自己跟自己说话,那不是……太寂寞了吗?”
      
      太寂寞了。
      易尘无法想象,当一个人学会自己跟自己说话,一个人学会自得其乐,那种快乐和乐观的背后会藏着怎样深切的孤独?
      就像她曾经在网上谈过几次的一位女写手,那位女写手曾经患过躁郁症,后来痊愈了。易尘问起这件事,她却说她每天都用飞云小号给自己发消息,然后一觉醒来打开飞云大号就能看见满当当的消息提示,仿佛真的有这么一个人爱着自己,于是久而久之,她就痊愈了。
      
      那位女写手说得轻松欢快,易尘却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到底是怎样的孤独和绝望,又是怎样的挣扎与渴望,才会这样自己安慰自己?
      易尘想,她不希望自己的朋友陷入这样的孤独里,她一定要在他们挣扎之前,将手伸到他们的面前。
      不管他们需不需要,不管他们最终会不会握住。
      
      “此言有理。”少言点了点头,半晌,却是道,“小一若是心感孤独,会如何排遣呢?”
      “我?”易尘欢快地道,“我有自己的派遣方法吧,我会看书、学习、工作……总之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就不会有空闲胡思乱想了。”
      “因为我觉得内心的空虚就是残缺的一种,只有不停地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才能不断地填补这种心底的空白,也让自己更有面对这个世界的勇气。”
      
      易尘开解过很多人,她在现实中的朋友很少,但是在网络上却有不少喜欢来找她聊天的半面之交。
      那些并不能被称之为“朋友”,更确切的来说,易尘将自己定位成“心理诊疗师”,而其他人只是来问诊的病人罢了。
      听他们倒苦水,陪伴他们发泄情绪,等到他们冷静下来之后,给予慰问与建议,帮助他们走出这样令人绝望的负面情绪。
      
      所以,现实生活中的易尘寡言少语,却能在网络的世界里如此健谈,即便与人侃侃论道,也毫不落于下风。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的烦恼与压力,或许是因为责任,或许是因为钱财,令人不得清净。”
      “所以,正如时千所说的那般,偶尔的软弱并不是错,没办法自救,就要学会求救,可怕的不是一时的绝望,而是连挣扎都没有的自我放逐。”
      
      这种现代社会才会比较常见的“社会病”显然让少言不太理解,他轻声道:“小一的身边很多这样的人吗?”这种自我放逐的人?
      “不算少。”易尘笑了笑,“所以信佛的人很多。”
      “何解?”
      
      “得意时信儒家,失意时信道家,绝望时信佛家。”易尘捂了捂自己的心口,“因为佛家有治愈人心的力量。”
      只要你相信你所受的苦难与做下的好事都能成为来世的福报,那么即便再苦再难熬,都能满怀希望地坚持下去。
      佛教兴盛于华国最苦最难熬的时代,正是因为有着这种劝人向善的“佛心”,才会取代“宠辱不惊”的道教,成为华国全新的信仰。
      
      ——并非信仰之争的胜负与否,而是对于平民百姓而言,佛道的教义最能引起他们的共情。
      
      少言对佛道两家的争议并不上心,他视天下苍生为一物,连正魔两道的纷争都不放在心上,更别提两个信仰之间的矛盾与争执了。
      但是少言本身一个修九霄清虚道的“道主”,他也有些想知道小一的信仰方向:“小一呢?”
      “小一是曾经有过失望之时,因此才修道吗?”
      
      易尘微微一怔:“并不,严格来说,我……只是信我自己。我修道的唯一理由不是‘我需要’,而是‘我想要’。”
      “只是因为道教的思想与我的观念最为契合,所以我才学道,并不是因为信仰,也不是因为我需要一个感情的寄托来让自己坚持下去。”
      “我……”易尘有些矛盾地皱了皱眉,叹息道,“我只是想超脱自己。”
      
      “我想当更好的自己。”
      “当一个道骨佛心儒为表的人。”
      “能有宠辱不惊的风骨、达则兼济天下的心胸、以及君子不争炎凉的处世风度。”
      
      易尘好不容易组织出语句,却忍不住莞尔一笑,矜持冷淡的眉眼在舒展的瞬间宛如琼花倒挂,冰雪消融般恬静无暇。
      “对,就是像少言这样的人。”
      “我一直期待着,自己能成为你的模样。”
      
      道主少言,一生千帆过尽,宠辱不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将要超脱此世之间时,他却将自己束缚于苍山云顶,换来天下太平。
      ——不折一身道骨,不负一颗佛心。
      
      易尘对另一个世界大半的憧憬,都源自于那个世界里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
      诚然,问道七仙身上展现出来的浮世光影吸引了她全部的视线,但是易尘也不可否认,她对一个只存在于虚幻中的人物产生了灵魂的共鸣。
      
      这句话听起来,易尘自己都觉得悲哀。
      就仿佛一生只忠于一次爱情的女子,将无悔的痴心贡献给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人一样。
      易尘无声地叹了口气,轻笑:“如果能跟少言见面,就好了。”
      
      电脑的另一端没有传来回复,易尘也没有多想,她说了一句“晚安”,就挂断了飞云电话,结束了今天“陪伴孤寡老人”的日常行程。
      易尘并不知道,另一个世界里,少言神情淡然地收回了伸出去的手,他骨节分明宛如羊脂美玉的手指上焦黑一片,仿佛触动了惊蛰雷霆。
      一片死寂般的静室里,只有檀香袅袅,氤氲叆叇着朦胧的雾气。
      
      少言垂下眼帘,目光冷如碎雪浮冰,他看着自己指尖的焦黑,半晌,才轻声道:
      “三千世界之结界,果然……不同凡响。”
      语罢,他闭了闭眼,也不再执着此事,只是兀自入定,等待下一次,那个声音的响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小一:(失落.jpg)少言,我想见你。
    少言:(手撕次元壁.jpg)有点困难,需要徐徐图之。
    [无理智宠团宠日常1/N。]
    ————————分割线————————
    道骨佛心儒为表,我觉得一个人能做到的最高境界就是这种程度了吧。
    看到评论区有小天使说看得想修仙,emmmm……我也想(被打死)
    我觉得我可能是慧根不够。
    黄庭经根本看不懂啊。
    至今也没有帅气的道长小哥哥说要收我为徒。
    ————————分割线————————
    卡奥斯扔了1个地雷
    骊歌扔了1个地雷
    京香墨扔了1个地雷
    叶家劍雪扔了1个地雷
    京香墨扔了1个地雷
    阿隐扔了1个地雷
    那只夭扔了1个地雷
    岚羽扔了1个地雷
    歆神扔了1个地雷
    银喉长尾山雀扔了1个地雷
    感谢土豪们的地雷打赏,哦!我的小蠢……哦不!我的小仙女!(扑到头上一把抱住)你们咋辣么可爱呢!么么砸~!爱你们!



    [综]与妖妃宗三的日常
    基友阿碧的综漫刀乱文,中二婶,每天都在换人设,晚期弃治疗。



    荷笠斜阳[综]
    夫人鱼的综武侠快穿文,含剑三元素,CP是长歌门杨青月大爷。



    你和女神就差一个播主[直播]
    阿碧情缘小绿的现代灵异文,一开始以为是化妆直播,后来发现都是骗人的。



    末世之AI是软妹
    夫人鱼的末世文,女主变成基地AI,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末世。



    [综仙古]琼华掌门
    柳外断虹的瑶姐文,CP重楼,专栏里一大堆瑶姐的萌文哦~!



    [剑三]坑爹的恋爱游戏
    好基友阿碧的毒姐攻略文,不怕被驴的进来瞧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