菟丝花进化指南

作者:尺素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0章

      宋丝藤的夜间视力极好,她的一拳正正好好打在押解官的太阳穴上。
      
      押解官挨了这一拳之后,闷哼了一声就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现在押解官已经没什么威胁了,但是还藏在屋顶的那个人的武功却是深不可测,不辨敌我。
      
      这么久宋丝藤没有听到他的呼吸声。除了最开始那浅浅的瓦片碎裂的声音,此人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仿佛是地府幽灵一般。
      
      潜在的威胁当然越早解决越好。
      
      大概今夜押解官说了自己要巡夜,所以外面并没有任何狱卒还是清醒的。
      
      宋丝藤没有穿鞋,光着脚踩在冰凉的泥土上面,轻轻巧巧的走到了屋子外面。月光打在她的脚上,那光泽度可以与暖玉相比。
      
      驿站的屋顶修得并没有很高,甚至还因为年久失修,有些地方都是漏的。
      
      站在院子里的宋丝藤略微抬眼就能看到那蹲在屋顶的黑衣人。
      
      在夜色的笼罩她并不能看得清楚这个人的身形。她提了一口气,助跑了几步也直接翻身上了屋顶。
      
      “阁下是何人。”宋丝藤礼貌的问道,但是那话语里面的戒备却也是一览无余的。
      
      那人却不搭话,弓着身速度极快,仿佛拥有厚厚肉垫的大猫一样,几个跃起就消失在宋丝藤的眼前。
      
      ……
      
      空气中一片安静,却透着几分尴尬。
      
      宋丝藤不知道为什么,隐隐觉得这个人反倒比她还要紧张。
      
      不过以她如今的轻功完全追不上这个速度堪比飞鸟的人。
      说实话她甚至都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人,因为那人奔跑的姿势实在像野兽一样。
      
      三三说:【从这个人的身上并没有感受到有威胁,他似乎对你没有恶意。】
      
      眼中透露着一份迷茫的宋丝藤看了看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沉默了片刻挑了眉:“管他呢,现在我又打不过他也跑得没人家快,既然他不主动出手,那么我也没有上赶子找事儿必要。”
      
      三三腹诽:你不找事,事也会来找你的。
      
      【对了,押解官你打算怎么处理?】33问宋丝藤:【他如果清醒过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而且还很有可能拿你家人威胁你。】
      
      宋丝藤双手抱在胸前,冷笑了片刻:“你觉得我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说完宋丝藤大步的走进了屋中,她从押解官带着的麻袋里面搜出来了一根非常长的麻绳还有一些小分量的迷药。
      
      一看就是一个老手了,作案工具如此齐全。
      
      宋丝藤二话没说,上去就用麻绳给押解官绑了个结实,她并不是简单的把他的手绑上,而是把他的双手和双脚从背后绑在了一起。
      
      她那一拳下了狠劲,现在押解官被她如此折腾也没有清醒半分。
      
      三三看着这个被绑的一动都不能动的人,语气中透露着担忧问道:【虽然狱卒他们还没醒但是他们明天早上一定会醒过来的,而你又不能用绳子把他们全都绑起来。】
      
      三三顿了片刻又问道:【而且那押解官也不会听命于你的,可是如果你把他杀了也是后患无穷,那时候可就真的从流犯变成逃犯了。】
      
      宋丝藤没有说话,她拎着那根麻绳的一端硬生生的把押解官从女眷的住处里面拖了出去。
      
      她把人扔在院子当中的榕树底下,又进屋把那脏的看不见底儿的水用盆端了出来,直接的倒了押解官全身。
      
      此时还未到夏天,夜里正是天凉的时候。被这脏水刺激
      了那么一下的押解官迷迷瞪瞪的醒了过来,睁眼却感觉眼睛里仿佛流进了什么脏东西一般,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大声的嚷叫:“谁!你是谁!赶紧把我放开,我还能饶你一命。”
      
      宋丝藤从小世界里面拿出了一根玉米秸秆,用它的尖端点了点押解官的胡须,压低声音说道:“哼,如此没有新意的话你也能说得出来?如今的话本都不写的这么无聊了。”
      
      押解官恼羞成怒,要不是因为面皮过黑都能看得出上面的红色血丝:“我是朝廷命官你竟敢动我你是不要命了吗。”
      
      他声色厉然,心下却没有底。
      他今晚本来是想把宋丝藤绑了,然后贩卖给他熟悉的老鸨,毕竟明天他们就要离开凤阳城。而之后的那些城镇因为太小所以给的价格都压得很低。
      
      他做这事情一向都是瞒着属下的。
      所以他不仅在流犯们的晚餐里面下了药,在狱卒们的碗里也多多少少下了一点点蒙汗药。
      他一向都是在熟识的人那里买的药,药力极强,即使是练家子也能被放到一整晚,更别说他们这些普通人了。
      
      如今他的手下们个个睡得跟死猪一样,没有一个人能过来搭救他。
      押解官心里开始后悔,他就说这个宋家二小姐不能碰,并不是因为他家曾经的权势,而且因为这个宋家的小姐本身就十分诡异,每一个和她搭上边儿的看起来下场都挺惨。
      
      他在心里咒骂着今天碰到的那个守门士兵,要不是他挑拨,他也不会动手!
      
      “你还记得晕过去之前你想要干嘛吗?”宋丝藤把声音恢复了,少女清亮的声音此时因为放低了音量而显得有那么一丝虚无。
      
      “果然是你!小贱人快放开我。”押解官努力瞪大眼睛,但是因为那时实在是太脏了里面混着的灰尘和沙砾把他的眼睛弄的痛痒不止。他什么也看不清楚,眼前一片的模糊。
      
      宋丝藤冷笑道:“看你带着麻袋是想把我绑出去?”
      
      她的玉米秸秆毫不留情的怼在了押解官的咽喉处。
      
      咽喉是人体少有的脆弱的地方,那里并没有骨头的保护,只是浅浅的一层皮。
      
      玉米秸秆儿的尖端是被掰下来的,上面的断面参差不齐。植物粗糙的纤维有时锋利程度可以跟刀剑相媲美。
      
      宋丝藤一使劲那玉米秸秆就在他的咽喉处深陷一寸,那处的皮肤很快就开始变得发红充血。
      
      而押解官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他是真的在面前的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杀意。
      
      他就不明白了,这个宋家二小姐不就是一个普通的闺阁小姐吗?刚出都城的时候甚至连命都要没了,怎么现在就变得如此厉害??
      
      听到宋丝藤的质疑他不敢正面回应:“为什么要卖你,我怎么可能去卖你,什么麻袋麻绳我不知道!”
      
      宋丝藤轻笑着,眼神冷戾,手上的秸秆又往前推了一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码完字好饿啊……我明天一定让二姐儿好好吃顿饭!
    我一个专业的美食文写手,这一本现在都没涉及吃!二姐儿太惨辽!
    ps:虽然没有剑,但是有玉米秸秆的二姐儿气势也是两米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