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带着技能去穿越

作者:秋水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1 章

      唐棠要去上课的时候,正在心形抱枕上呼呼大睡的小美迷迷糊糊醒了一下,看到唐棠要出门,也要跟着去。
      
      唐棠想了想,干脆把小美放进书包里。
      
      才进校门,一辆轿车就停在她的身边,车窗摇了下来,一个清丽的脸庞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是藤堂静。
      
      “唐棠,上车。”
      
      唐棠见状,微微一笑,打开车门上了后座,而这时后座跟前排的夹板也升了起来。
      
      藤堂静也不说话,只是侧头,目光要笑不笑地看着女孩。
      
      唐棠迎着藤堂静的目光,虽然被看得十分莫名其妙,但她也不说话。
      
      年轻的女孩,圆圆的脸蛋,那双灵动漂亮的眼睛此时好像十分无辜地望着藤堂静,藤堂静没辙,只好先打破沉默,“阿寺昨晚找我了。”
      
      唐棠可爱地眨了眨眼。
      
      藤堂静看着她的模样,更没好气了,“你跟他说了什么?”
      
      唐棠笑了起来,将搁在自己和藤堂静之间的抱枕拿起来抱在怀里,“学长说他周三的时候有个慈善晚会,要我陪他一起去。说起慈善,我就跟他提了一下,既然你们都要做慈善,有没有想过一起成立一个基金而已。”
      
      藤堂静闻言,横了唐棠一眼,“多事。”
      
      虽然是斥责的话,但说出来一点斥责的意思都没有。
      
      唐棠皱着鼻子,“我可没把你的秘密告诉道明寺,他找你,完全是他自己的意思。”
      
      藤堂静看着唐棠的模样,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声音温柔又带着几分揶揄,“糖果儿是个聪明剔透的女孩,难怪老师和师母都那么疼你,就连阿寺,都对你喜欢得不得了。”
      
      前面的话还好,听到说道明寺对她喜欢得不得了,唐棠的脸不由自主地染上了淡粉,断然反驳:“他没有,他不是,你瞎说。”
      
      藤堂静莞尔,“好好好,阿寺没有对你喜欢得不得了,那我对你喜欢得不得了,行吗?”
      
      唐棠:“……”
      
      藤堂静看着唐棠的模样,脸上的笑容忽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十分郑重的神情,“糖果儿,谢谢你。”
      
      老师一直跟她说,通往梦想的道路千万条,不一定非要选择最艰难的那一条。她一直没能想明白,直到昨晚道明寺找她,说既然大家都要做慈善捐钱给各种基金,不如就由他们成立一个基金,一个专门给请不起律师的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的基金。
      
      道明寺的话粗暴又直接:“反正我们财团每年都要做慈善的,你们家也是,成立一个基金,隔三差五宣传一下,到时候对财团的形象也有好处。道明财团最近也急迫需要一些正面的新闻,所以成立基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静,你有兴趣吗?”
      
      藤堂静刚从海岛回来,为了要不要跟花泽类在一起,也为了杉菜搅和进她和花泽类之间的事情,心里一团乱麻。而道明寺的电话,将她从一团乱麻中解救出来。
      
      虽然只是一个还不成熟的建议,但是令她豁然开朗。
      
      她不用在家族和梦想中挣扎,抛弃一切远走法国的藤堂静,只是她一个人。如果成立基金,令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加入进来,那就是一个智囊团。
      
      她即使继承家业,依然可以拥有为弱势群体发声的梦想,并努力去实现。
      
      唐棠看着藤堂静的模样,嘴角漾着一朵笑花,“果然还是不纠结的静,才是最美的。”
      
      内心不再纠结的藤堂静,现在看着既优雅又高贵,她将一头大波浪的长发拨到一旁,笑着说道:“虽然我已经不再纠结,但成立基金的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唐棠想了想,问:“你打算让花泽类加入吗?”
      
      既然藤堂静已经决定了不去法国,那么她和花泽类在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藤堂静却轻轻摇头,“这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如果是他真的感兴趣,加入倒是没什么关系。如果只是为了我,不需要的。”
      
      轿车早已经在教学楼前停下,藤堂静提醒道:“你到了。”
      
      唐棠笑着下车,目送藤堂静的轿车走远。
      
      藤堂静能想明白,那是最好的,就是没想到道明寺动作那么神速。
      
      想到道明寺,唐棠的心里又涌起一股难言的情愫,微甜的忐忑。
      
      原来男女之间的吸引力,是完全不受控制的。
      
      “唐棠。”
      
      一道声音从唐棠的背后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女孩回头,喊她的是杉菜,在杉菜的身旁,是陈清和。
      
      陈清和看到唐棠,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哈喽,唐棠同学,周末在海岛上过得好吗?有没有遇见美人鱼?”
      
      唐棠每次看到陈清和,都觉得这个大男孩真是充满了喜感。
      
      唐棠:“我有遇见美人鱼哦。”
      
      确实有,她还照着葫芦画瓢画了一只,就是画出来的美人鱼哭的时候流出来的是黄豆不是珍珠。
      
      陈清和瞪大了眼睛看向唐棠,正色说道:“唐棠同学,我虽然不是绝顶聪明,但是并不笨,你这么猖狂地骗我,良心过意得去吗?”
      
      噗嗤。
      
      唐棠忍不住笑。
      
      杉菜侧头,伸手拧了一下陈清和一下,凶巴巴地说道:“快要迟到了,你赶紧去教室占位置。”
      
      陈清和莫名其妙:“还占什么位置,每次最不好的位置都是我们的,还要占——”
      
      话没说完,就在杉菜的目光下闭嘴了,陈清和讪讪说道:“我去,我这就去还不行吗?”
      
      陈清和离开之后,唐棠看向眼前神色复杂的杉菜,朝她露出一个笑容,“你有话想问我?”
      
      杉菜咬了咬唇,她其实没什么不能豁出去的。她喜欢花泽类本来就是人人都知道的,周末在海边的时候,她只是担心花泽类所以才会在海边陪他,她没有打算要破坏花泽类和藤堂静的感情,只要花泽类能得到幸福,她并不在乎自己。
      
      “我看到你从静学姐的车下来,所以想问一下,类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唐棠想了想,忽然停下脚步。
      
      其实花泽类的身体到底怎样,唐棠并不关心。说起花泽类,不过也是在海边吹风感冒发烧,休息个把星期自己就会好的事情,不会有什么大事。
      
      但这些话,唐棠不想跟杉菜说。
      
      喜欢上一个人,喜怒哀乐当然就是被那个人所牵动的。
      
      “唐棠?”杉菜见女孩停下脚步又不说话,又喊了她一声。
      
      唐棠回神,朝杉菜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温柔且含蓄地说道:“杉菜,别再为花泽类担心了,静其实很关心他。”
      
      杉菜微微一怔,然后强自笑道:“是吗?那就好。我知道如果静学姐能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没事的。”
      
      “我、我忽然想起来我家里有点事,不能去上课了。唐棠,你帮我跟清和说一声啊。”
      
      杉菜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转身朝着与教学楼相反的方向走,她走得很快,仿佛身后有什么要吃人的东西在追逐着她似的。
      
      唐棠看着杉菜的背影,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方秘书。
      
      方秘书是她父亲唐昊川的得力助手。
      
      唐棠接了方秘书的电话。
      
      “棠小姐,晚上有安排了吗?总经理说要是没安排的话,就一起吃个晚饭。”
      
      方秘书说的总经理,当然就是她的父亲唐昊川。
      
      唐棠的父亲唐昊川,是个双鬓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虽然已到中年,但是身材挺拔,一身西装套在他身上,更显稳重威严。
      
      到傍晚时分,唐棠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才踏出校门,就看到了载着父亲的那辆黑色桥车停在路边,低调的奢华。
      
      方秘书看到唐棠出来,为她开了后座的门。
      
      上车就看到了父亲,唐棠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语气轻快:“半个月不见,爸爸依然是那么帅气。”
      
      唐昊川原本锁着眉头看文件,看到小女儿上车,将手里的文件搁到旁边,“半个月不见,爸爸的糖果儿嘴巴还是这么甜。”
      
      唐棠嘻嘻一笑,问父亲:“爸爸今天要带我吃什么?”
      
      唐昊川看着与妻子十分相似的小女儿,紧锁的眉头松开,难得带上笑意:“今天带你去吃烤肉,好不好?”
      
      他说着,跟前面的方秘书说了个名字,车子一拐,就离开了英德学院的大门。
      
      唐昊川:“下周你爷爷生日,你回来吗?”
      
      唐棠笑着点头,“嗯,外公画了一幅松鹤图要送给爷爷,我下周日中午的时候送回去,”
      
      唐昊川神色微微凝住,不怒自威的眼睛看向唐棠,“中午?糖果儿,你爷爷的寿宴在晚上举行,地方也不在家里。”
      
      唐棠垂下长长的睫毛,抿着唇笑了,“爸爸觉得我出席寿宴,真的好吗?哥哥和姐姐,会高兴吗?”
      
      唐棠说的哥哥和姐姐,是跟她同父异母的兄妹。
      
      当年唐昊川是先娶了家人安排的妻子,后来妻子去世,才娶了唐棠的母亲叶欣。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叶欣和唐昊川也有属于他们的故事,不管故事怎么开始,过程如何,结局就是唐昊川前妻的儿女一直容不下叶欣母女,包括唐昊川的父亲,对叶欣也不满。
      
      叶欣嫁给唐昊川三年后,就带着唐棠搬出了唐家大宅。她去世前,跟丈夫提出将女儿送回自己的父母身边,唐昊川同意了。
      
      叶欣去世后,唐棠除了与父亲见面之外,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唐家一趟,就算看望老人家,也是走个过场而已。
      
      唐昊川沉默了半晌,跟唐棠说道:“糖果儿,他们都是你的家人,唐家永远是你的家,你随时都可以回去。”
      
      唐棠抬头,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睛看向父亲,“可我不喜欢那个地方,那个大房子给人感觉冷冰冰的。”
      
      女儿的话,令唐昊川想起妻子生前跟他戏言——
      
      “唐家的大宅冷冰冰的,人也冷冰冰的,难怪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也是冷冰冰的。”
      
      妻子的话犹在耳边,唐昊川忍不住微笑,那一笑带出了他眼角的细纹,不显苍老,更添了几分独特的魅力。
      
      唐昊川想起家中大女儿一丝不苟的冰美人模样,又看着眼前小女儿娇俏灵动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她的秀发,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即使不喜欢,也要回去一趟。我会安排下周日中午在大宅设家宴,你要到场。”
      
      唐昊川的话微微一顿,又续道:“糖果儿,你爷爷今年已经八十了。”
      
      看望一下老人家,应该的。
      
      所以唐棠顺从点头,很乖巧地答应了父亲的要求。
      
      小美在唐棠的书包里睡了一个白天,这时候也醒来,她打着哈欠跳到唐棠的肩膀,大概是刚醒来,她倒也安静,没说什么话。
      
      只是下车的时候,她忽然在唐棠的耳边咦了一声。
      
      唐棠正想问怎么回事儿,忽然肩膀被人撞了一下,她拿在手里的手机掉落在地上。
      
      那个撞了她的人,是个年轻的女人,长得清丽脱俗,一头披肩长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手机有没有摔坏?”
      
      唐棠弯腰拿起手机,正想要说话,忽然顿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在女人的身边,跟着一个少年。那个少年长得清秀,但如果唐棠没看错,这个少年……应该是鬼?
      
      唐棠眨了眨眼,看向身旁的父亲,唐昊川的眉头微皱,显然是对撞到她的女子有些不满。
      
      唐棠朝那女子笑了笑,“没事,是我走路没注意。手机能开机,应该没坏。”
      
      女子的脸上满是歉意,朝唐棠微微躬身,“我的母亲出了点事儿,我赶着去医院。情急之下不小心撞到你,真的非常抱歉。你的手机如果坏了要修理费,请随时联系我。”
      
      女人说着,给唐棠递了一张名片。
      
      唐棠接过名片,一看,殷娥作家?
      
      而这时,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前方,车窗摇下,开车的男人相貌俊雅,只听见他问道——
      
      “雅丽莹,怎么了?”
    插入书签 



    我在聊斋当鬼的日子
    聊斋同人



    盛宴
    现言



    展护卫,请留步!
    七五同人



    珠玉在侧
    大唐架空



    [综武侠]魔门正道
    综武侠同人



    [陆小凤]姑娘,求娶!
    颜今朝&叶孤城,陆小凤传奇



    [陆小凤]姑娘,你好毒!
    赵敏&陆小凤,陆小凤传奇



    射雕之穿越林朝英
    林朝英&洪七公,穿越射雕,江湖爽文



    [综]女配攻略
    综影视同人



    白飞飞重生[陆小凤+武林外史]
    白飞飞&花满楼,陆小凤传奇&武林外史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