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魂大猫有娃娃

作者:询过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月修远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只是潜意识里想要更快的到达西行城。从天黑走到天亮,在从天亮走到天黑。一路上他都没有休息,他也许久没有吃过东西。如果不是在路上的时候遇见过一些小水流,喝过一些水,可能他早就倒下了。
      他凭借着顽强的意志,终于走到了西行城不远。可是天太热,如同一个火炉的太阳照在人身上,实在是让人吃不消。月修远感觉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恍恍惚惚。隐约间似乎听到了一阵马蹄声。他扭头朝着身后看去,却又在下一刻栽倒在地。
      严羽骑在赤血宝马上早就看到路中央有一个少年,因为难住了去路正准备说一声。结果话还未出口人先倒下了。“这?”突然,他看到少年手中握着的那把匕首。奇道:“暗无光,寒气敛。杀人可于无形中,不留一丝痕迹。好东西、就是那形状怎么像缩小版的剑呢?”
      正在严羽被那把缩小版的剑吸引目光时,因为突发情况早就有一名兵员下马查看月修远的情况。这时正好禀报:“ 禀告中郎将,此子可能感染暑热。不知如何处之?”
      严羽沉吟片刻开口:“既然遇见便是缘分,让李大夫瞧瞧。”
      “是。”武将走过去一把抱起月修远。
      严羽看着越离越近的人心中蠢蠢欲动。我就借来看看,看完我就还给人家。“等等。”
      武将停下疑惑的询问:“中郎将可还有何吩咐?”
      严羽下马近距离观看缩小版剑,最终还是伸手想把小剑拿过来。只不过试了一下居然没成功。
      握的还挺紧,算了,这么多人看着。等着吧,我早晚可以好好试一下这把剑的。“没事,过去吧。”严羽装成云淡清风的样子上马,高声道:“进城。”
      众将士:中郎将,你喜欢兵器这事我们都知道。掩耳盗铃是没用的。“驾。”
      此时刚刚完成交易进行交货的红娘发现,这一次的货物中居然有一个不一样的存在。红娘翘着兰花指斜了一眼前来交货的伍岗说:“这一次的货可不行啊。那个又瘦肚子又大的是干嘛?我这儿可不是收容所,别什么歪瓜裂枣都塞进来。”
      伍岗扬起笑脸,搓着手说:“红娘,本来我也是不想把这么一个货色交给你的。只是前段日子啊,我听说一个消息。”伍岗神秘的左右看看,又朝着红娘靠近了几分。这才面色古怪的说:“你还记得裴家二少不?我这可是小道消息,非常隐秘。”
      红娘不耐烦:“你说不说?不说拉倒。”
      伍岗:“哎,别急嘛。如今人命不值钱,那裴家二少以前就弄死过不少人。现在他掌家那事儿就压了过去。可这不代表,人家不玩儿了啊!”
      红娘也是一脸诧异:“好你个小子,真是什么样的消息都能被你翻出来。恐怕事情不止那么简单吧。”
      伍岗:“那当然。红娘,我这是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这才告诉你的,你知道怎么办…嗯…”伍岗一边说一边用手揉着红娘的肩膀。
      红娘妩媚一笑:“放心,只要是好消息。你想要的当然有。”
      伍岗得到承诺也就把话说出来了。“这病啊,治不好就会越来越深。普通的人已经满足不了,这一次只要放出消息,准上钩。”
      红娘:“你可真是冤家。”
      伍岗:“那今晚?”
      红娘心思一转又问:“冤家,那这消息……”
      伍岗:“放心,我来。不过你懂的。”
      红娘:“我懂。”
      在怡青楼后院陈若飞和四女一男被捆绑,四周还有几名小厮打扮的人。
      陈若飞:不知道阿远怎么样了?当时被捉后来醒来也没见着。虽然没有被他们抓住,但是按照阿远的性格,说不定会来找我。哎!真是人越老越爱叹气。几天里我都不知道叹了多少气了。
      稀碎的脚步声伴随着幽若的香味。被捆绑的少男少女一致抬头望向前方。身穿红衣身姿妩媚,眉眼流转间惑人心魄,随着越来越近,玉石的碰撞声已传入耳中。红娘即便已经年近四十可是看上去还是20来岁。一双阅历无数的眼睛,带有独特的蛊惑。这也是她的资本,如此才能够镇住场面。
      在红娘的身后还跟着十名丫鬟。一个个清秀有加,规规矩矩的站着。红娘瞧了瞧眼前尚且不起眼的小孩儿。她纵横红场三十多年,明白一个道理。美人,是块宝。需要细细雕琢,才可以绽放出最美的样子。而她就是最好的雕刻师,哪怕现在他们都还是那般的不起眼。但她有自信绝对可以把他们都□□的美艳而不可方物。
      只除了一个人。真是可惜了,本是这些人中最好的料子。结果却生了怪病,只能落得那样的下场。罢了,至少还可以废物利用一下。也不算亏。
      红娘带着一丝怜悯的看着陈若飞,轻声吩咐后面。“来三个人,把他伺候好了。其他的一人跟着一个,好好□□。”
      一栋房屋中进进出出十余人。陈若飞坐在椅子上,在两旁有两个青衣人守着他。不远处,红娘正在吩咐众人。过了会她转身看着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的陈若飞轻声笑着说:“你这身子实在是不好,需要好好调养才能见人。我这双眼睛阅人无数,知道你是个乖孩子。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有一个艺名。你如此沉稳,不如就叫……沉思。也真是不知你这命运是好还是不好,为了以后你能好过些。接下来的日子,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接受。不管是吃的用的还是□□你,你都不要反抗。这样日后你才能少受点苦。若是你学的好,说不定还能从中得到一些趣味。不过那种事情,应该是极难心平接受。”红娘摇摇头,似乎是想起什么脸上闪过一丝厌恶。转身继续指挥那些丫鬟。
      陈若飞一直平静的听着那些话,从那些言语中也可以知道一些消息。首先,按照他以前看小说的经验和他以前乞讨的时候的经验。他现在暂时是安全的,但这就像暴风雨之前的平静。他本来以为,虽然他的脸不错,但是他身上的病应该不至于让他成为一个青楼之人。但他还是低估了。不只是低估自己,也是低估他人。同样的从那个人脸上表现出来的表情。估计她很可能会把自己打扮得好好的收拾的好好的,然后把我卖给一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毕竟别人看我就是不一样的,如果我是一个小厮就不可能劳费她们如此。如果有十层的比例,那这个可能性至少占了七成。不,八成。不过她也有一句是对的。只要我能好好学,至少能够避免自己少受一些伤害。
      屏风的后面是一个大木桶,之前有许多熬成的药放入了其中。在木桶的旁边,一个明显上了年纪的女人正在摆弄一些瓶瓶罐罐。时不时的放上几滴或者一些粉进入到木桶中。渐渐地一种混合着药味与花香的特殊香气开始弥漫,即便隔着五六米远陈若飞也能够闻到那种独特的味道。他不讨厌药香,甚至以前他妈熬煮中药的时候他还会想要尝尝。有一次他还喝过一口,虽然的确不怎么入口。但是下一次,他依然喜欢。仔细的闻一闻,主要还是中药的味道比较大。但似乎又掺杂着一丝甜香。很奇特的味道啊。
      红娘:“可以了,无关的人都出去。”
      丫头们:“是。”
      从屏风走出来几个丫头,低眉顺目的走出去还把门关上了。剩下的就是红娘,老妇,以及守在陈若飞身边的两个青衣人。
      红娘神秘一笑朝着陈若飞招了招手。:“快过来。”
      陈若飞顺从地走了过去。越过屏风一股湿潮的热气混合着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一时间陈若飞甚至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就好像以前曾经去过的蒸拿房,又热又闷。陈若飞放缓呼吸尽量平缓自己剧烈的心跳。经历了时光的淬炼,一份沉稳还是拿得出手的。他面色平静地看着木桶,看着浑浊漆黑的水。现在正是下午阳光最足的时候,即便门窗关闭房间也依旧明亮。
      红娘神色莫辨地说:“沉思,把衣服脱了吧。”
      陈若飞微抿薄唇,动作缓慢的除去衣裳。哎!要不是因为在狱中,什么事情都见过。下限早就已经被刷新,我恐怕还真是要有点小反抗。虽然即便如此,面对这样在众人视线下脱衣咯露身体的情况。果然还是有点羞耻。
      时光缓慢前行。陈若飞本来穿的就不多,再怎么磨蹭也还是不得不坦露身体。一边的红娘眼睛闪光的观察着,越看心里越是舍不得。:瞧瞧这白里透红的身体,这富有劲道的身材。每一个地方都没有一丝伤痕,简直就像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家公子。可是依照伍岗的话说,这个少年是他从山林中逮到的,当时看着就瘦穿的又不好,浑身脏兮兮的。就算真是什么贵公子,也应该是以前。
      说起来,当时那伍岗还颇为可惜的说:本来还有一个,比这个还好。绝对是你心仪的头牌,只是没抓住。
      算了算了,不想这个。只要把这个培养好,把裴家二少哄得开心满意。想要什么还没有。:“进去吧。”
      陈若飞踩着脚踏进入木桶,身体迅速被水所掩盖。那感观很奇怪,水很烫但最主要的是,那水就像是果冻一样有一种粘稠的感觉。木桶很大,里面放着一个凳子。陈若飞一屁股坐下去,眼睛盯着平静的水面。:这里面到底都放了什么?怎么总有一种像死海的感觉,太过波澜不惊。不对,这才屁大点儿地方。我怎么想的那么远?都怪以前不是《新闻联播》就是野外生存。搞得我总会想起野外一些故事。什么狼啊,豹子的。要不就是海中的珊瑚黑暗的漩涡。哦对,还有什么死亡金三角。
      在陈若飞胡思乱想时,旁边的红娘满意的微微点头。老妇拿着几根银针走上前,没等陈若飞反应就朝着头上的几个穴位扎了进去。因为一阵刺痛让陈若飞反应了过来。只是因为痛处很快就过去所以他也没有挣扎。银针这个东西,一个操作不好可是会把人给扎傻的。动不得,动不得。
      等老妇把银针扎完,陈若飞整个头就像刺猬一样。红娘摆了摆手干完事的老妇就去了外间喝茶。红娘看着一动不动的陈若飞说:“你这至少也要泡一个时辰。放松,你可以动。等到了时间,文娘会进来帮你取针。我这也还有好多事,先走了。看着点儿他,别滑到水里了。”
      青衣人:“是。”
      半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个屁。没坚持一会儿,陈若飞就坚持不住连连哈欠,最后实在经不住周公的呼唤,头一歪就睡了。睡是不可能睡得很熟,就是一直在做梦。等他醒过来,脖子酸疼。水也凉了,针也拔了。就等他自己站起来擦干身体穿衣服。虽然他毫不怀疑,如果他没醒。一直跟着他的两个青衣人会帮他擦身穿衣。
      略显困难的穿上衣服,刚走出去就看到桌子上放着饭菜。那个文娘已经走了,房间里除了他就是跟在他身后两个一直严肃表情的青衣人。说起来,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陈若飞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先是喝了口润喉。然后再装作不经意的说:“你们是要一直跟着我吗?”
      其中一个人回答:“是的。”
      真是一点儿都不废话。陈若飞又说:“你们的名字。”
      长相周正的青衣人开口:“我是其一。”
      因为带点婴儿肥的青衣人紧随其后:“其二。”
      “齐一,齐二……”名字可真简单。陈若飞:“这些饭菜是跟我吃的。还有没有什么话跟我讲?”
      其一:“红娘吩咐,你先吃饭休息一会儿。等她有空,就会来见你。最多今晚。”
      呦这是在敲打还是警告呢?我可不是那种不知道分寸的人。从跟着那个土匪来到这儿,一路上我就见了不少人。我要是敢跑,没到五分钟就能被抓住。我闲的慌才会去干这种没结果的事儿。陈若飞:“知道了。我吃完会睡一会儿,你们能在外面守着吗?”
      其一:“可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