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作者:张小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夏时赶回电视台,开始给手上的扫黄打非专题收尾。
      
      只剩最后一项了普法环节没做了。
      
      正准备联系认识的律师,赵菲对夏时说道:“张老师今天正好在台里,你找张老师啊。”
      
      这个张老师应该就是淮城电视台的法律顾问了,只是夏时刚来,对具体情况不太了解。
      
      赵菲接着说道:“说张老师你不知道,张宛秋大律师你总该知道的吧。”
      
      夏时点了点头:“当然。”张宛秋是国内顶级律师,开了一家很厉害的律师事务所,打过不少轰动全国的大案子。经常跑新闻的没有不认识她的。
      
      赵菲:“张老师从律所退下来之后就被咱们电视台抢过来了,现在每周三和周五下午来台里,过着半退休的生活。”
      
      夏时很难得地有点紧张:“张老师人好相处吗?”律师可都是人精中的人精,熟读各种法规条文,最擅长在法庭上冷着脸挑对方的错处跟人唇枪舌战。
      
      是很可怕的一类人。
      
      赵菲亲昵地捏了捏夏时的鼻子:“放心吧,张老师人很好的。”
      
      夏时整理了一下衣服,拎着两罐番茄罐头,拿起桌上准备好的文件。
      
      还没从椅子上站起来呢,陈云朵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十分欢快,带着嘲讽:“不是吧夏时,你带着这个罐头都不如空手去。到时候张老师要是不收,你说是你尴尬还是张老师尴尬?”
      
      “而且你自己做的这种东西,连生产日期什么的都没有,谁知道干不干净啊。要是我我可不敢乱收。”
      
      夏时差点就被陈云朵说服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拎着罐头走了。
      
      燕鸽村蔬菜滞销的问题但凡看了新闻的人知道,像张宛秋这种大律师不可能不看新闻。所以这不是两罐普通的番茄罐头,它们承载着全社会的爱心。
      
      夏时硬给这两罐平平无奇的罐头赋予了全新的定义。
      
      她最初的想法其实非常简单,她就是觉得好吃,想分享一下,仅此而已。
      
      夏时从电梯出来,敲了敲电视台最顶层的办公室门:“张老师,您好,我是聚焦淮城的记者夏时,有事想请教一下您。”
      
      张宛秋放下手中织了一半的围巾,笑了笑:“过来坐吧。”
      
      这位名律师看着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她的笑容很温暖,衣着也是舒适款的,粗一看跟楼下散步遛弯的气质很好的邻家阿姨差不多。
      
      其实仔细看,可以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一点凌厉来,举手投足也都带着优雅和干练。
      
      夏时呈上番茄罐头,笑了笑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用的燕鸽村的番茄,您尝尝。”
      
      张宛秋站在法律界顶端,风光了一辈子,什么样的奢靡的礼物没见过,这还是头一回收到这么接地气的。
      
      并且看起来口感很好的样子。
      
      她双手接过来放在桌上:“谢谢你,我家两个儿子都喜欢吃番茄。”
      
      夏时把自己准备好的问题请教了一下。
      
      张宛秋耐心解答着,一点也不嫌这些问题太简单或者太烦。
      
      夏时用录音笔记录的同时,也用笔头在纸上手动记着。
      
      结束之后,夏时收起笔,笑了笑:“谢谢张老师,您人真好。”
      
      张宛秋笑了笑,拿起桌上织了一半的黑色围巾继续织了起来。
      
      夏时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又折回来了,小声问道:“张老师,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张宛秋放下围巾,很干脆地问夏时要了纸笔,刷刷签上自己的大名:“要合影吗?”
      
      夏时:“可以吗?!”
      
      张宛秋理了理自己的齐耳卷发:“当然,前提是你得开美颜相机。”
      
      说完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化妆包,打开粉饼开始补妆,还让夏时帮她挑口红颜色。
      
      夏时:“我可以发朋友圈吗。”她真的控制不住地想炫耀!
      
      张宛秋擦好口红,对着镜子抿了抿唇:“看拍的怎么样吧。”
      
      她年轻的时候就长得很漂亮,被称为律政之花。
      
      夏时看着眼前的大律师,总觉得她的眉眼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两个女人在镜头前拍了好一会,张宛秋浏览了一遍照片:“你挑一张最好看的留着,其他的都删了吧。”
      
      她无法忍受别人把她拍丑了,照片还流出去了,她是个很注重自己形象的美女。
      
      夏时最后选了张两人伸长手臂在头顶摆爱心的照片留下,其他的全删了,连垃圾桶都清理了。
      
      她一走出法律顾问办公室就发了个带图的朋友圈。
      
      配的文字:“太开心啦。”
      
      很快她的私信就爆了,肖凝直接打了电话过来,哇哇哇地一阵激动:“夏时,你太厉害了,居然跟张宛秋的关系那么好。”
      
      夏时淡定地表示,大家都在电视台工作,一个单位的同事,天天见,这没什么好激动的。
      
      其实心里激动得直冒泡,那可是曾出现在法学教科书上的女人啊。
      
      一堆私信里面,夏时看见周林发来的。
      
      “夏时,看到你现在过得很好,我很开心。”
      
      夏时看着聊天窗口上周林的名字恍了下神。
      
      她是个对待感情很认真的人,当初同意跟周林交往,并不是玩玩而已,她也是抱着美好期待的。
      
      她信任他,而他背叛了她。
      
      结果就是最好这辈子大家都别再见面也别再说话了,任何一丁点的交集都不要有,就当对方死了好了。
      
      夏时把周林拉进了黑名单,想起来手机号码还没拉黑,于是又把他的手机号也拉黑了,所有的短消息也都删除。
      
      至于班级群什么的,她是不会退的,为了一个渣男而放弃亲爱的同学们的友情,未免太看重他了。
      
      毕业聚餐那晚,周林和崔璇璇的事被爆出来之后,周林再也没在群里说过一句话,只有崔璇璇偶尔蹦跶出来,炫耀炫耀她的工作环境。
      
      因为现代人对小三的零容忍,群里没什么人接崔璇璇的话茬,她渐渐也就说得少了。
      
      夏时很快把这令人恶心不适的情绪赶走,开始热火朝天地回复她刚发的那条朋友圈的评论。
      
      一大堆评论和赞里,她的消防员朋友们还没出现。这不意外,他们很忙,看手机的时间并不多。
      
      晚上十点钟,云宁消防中队。
      
      被魔鬼队长操练完的一群人回到宿舍洗好澡,赵鸿福先看见了夏时的朋友圈,吓得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见婆婆了!”
      
      匡强走过来:“什么?”
      
      程昆杰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他有限的感情经历不足以让他理解眼前的状况:“峥哥和夏记者到底怎么回事啊?”
      
      张宛秋经常来消防队看韩峥,每次来都会给他们带一整个后备箱的零食和饮料。她甚至了解中队每一个人的饮食喜好,对待这群孩子比对自己儿子还亲切。
      
      每回张宛秋来,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这个时候可以一边吃零食一边幸灾乐祸地看自家操天日地的队长垂着头被他妈妈骂。
      
      程昆杰想在评论里叫一声,嫂子。
      
      想到上回他们几个人在食堂门口调侃队长,最后每人被罚了一百个俯卧撑。
      
      程昆杰不敢乱说话,默默点了个赞。
      
      其他人的心情也是一样的,留下一个赞就走了,不敢多言。
      
      几乎整个消防中队的人都刷到了这条朋友圈。
      
      只有韩峥,他没有夏时的微信,所以他什么都不知道。
      
      从早训开始,他就发现这群小崽子看着他的眼神跟平时不太一样。有的是充满疑惑的探究,有的是想说不敢说的欲语还休,最扯淡的居然还有像老父亲的。
      
      就好像自己家养的猪终于拱上了别人家的玉白菜一样的诡异感。
      
      训练完,回去洗澡的路上,韩峥捏住赵鸿福的后脖子:“一班长,请把你那老父亲一般慈祥又欣慰的眼神收敛一下。”
      
      赵鸿福转头笑了笑:“哪儿有。”
      
      程昆杰追上来:“峥哥,我们要是说了,你别罚我们俯卧撑。”
      
      韩峥点了点头,松开赵鸿福,转头对程昆杰说道:“行,不罚。”
      
      程昆杰:“我们是不是很快就能吃上您的喜糖了啊。”
      
      程昆杰开了个头,其他人嗷嗷叫地起哄了起来,还有人混在人群里吹了声口哨。
      
      韩峥摸了下自己的头:“什么?”
      
      赵鸿福:“我们都看见了,朋友圈,峥哥你就别装了。”
      
      韩峥莫名其妙地拿出手机刷了一下,屁都没有一个。
      
      这时,谢指导员把韩峥喊了过去。
      
      他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韩峥:“你小子可以啊,昨天让你去见夏记者,嘴上说什么不愿意见,其实早就珠胎暗结,还敢骗我。你妈也是,你这都有女朋友了,还天天让我到处牵线搭桥的。”
      
      韩峥:“谢指导,珠胎暗结不是这么用的。原意为男女姻缘或两家通婚,今多指使女性受孕。现多为男女苟合之事或男女(多为未婚男女)因偷情而怀孕。”
      
      韩峥一边背字典一边往手机屏幕上看了看。
      
      这个女人。
      
      先是拉拢他的队员,又是他的朋友,现在连他妈妈都不放过了。
      
      韩峥把手机还给谢指导,回到宿舍拿出自己的手机,想打个电话给那个女人,让她不要白费心思了。
      
      他这才发现,他没有她的电话。只好把电话打给他妈。
      
      “妈,您在电视台的时候是不是有个叫夏时的记者总是处心积虑地接近您。”
      
      “您最好别跟她走得这么近。”
      
      张宛秋刚收拾好餐桌,正准备送小儿子上学,闻言一怔:“怎么了,我还蛮喜欢那个小姑娘的,笑起来特别好看,性格也好。”
      
      韩峥站在窗边,十分无奈:“她接近您,是想追我。”
      
      张宛秋一边带着小儿子往车库走,一边笑着说道:“我看可以,你们可以试着处处,你今年都二十八了,马上三十了。干的又都是些危险的活,有人不嫌疑就不错了。”
      
      韩峥:“什么叫有人不嫌弃就不错了,您大概对您儿子的魅力有误解吧。”他从小就是被追捧着长大的,喜欢他的女婴、女孩和女人不要太多。
      
      张宛秋:“行了行了,我该送景明上学去了。”
      
      韩峥:“快期末考试了吧,复习的怎么样了?”
      
      张宛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一旁背着书包的少年:“你哥跟你说话,问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徐景明没接,拉开车门坐进去,又嘭得一声关上。
      
      张宛秋叹了口气,反而是电话那边的大儿子在安慰她:“没事,不怪他,你也别说他,这个年纪的小孩不喜欢大人唠叨。我去吃饭,先挂了。”
      
      挂了电话,韩峥看了一眼书桌上那只灰色的毛绒小熊。
      
      这只小熊原本是白色的,被火燎了才变成的灰色,绒毛边缘还可以看见一点焦黄。
      
      早晨的阳光从窗外倾泻进来,小熊身上染了层金黄,像站在熊熊烈火中,壮烈而辉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