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薛雁声只思考了三秒钟的时间,就决定自己做!
      
      但是就在他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发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厨房里,灶台上,只放了一罐子盐,还有一罐子蜂蜜罢了。
      
      等等,蜂蜜?
      
      蜂蜜烤肉?
      
      薛雁声舔了舔嘴唇,唔,以尝试一下。
      
      -
      
      两刻钟后。
      
      看着自己手里的两根焦炭,薛雁声陷入了沉思。
      
      “我来吧。”沈正泽将那几串焦炭从薛雁声的手里取出放到一边,又重新拿起了一串,架到了简陋的自制烤架上。
      
      看着对方熟练的动作,薛雁声默默地在旁边帮忙递东西,同时在心里感慨,可能我是真的没有做饭的天赋吧……
      
      “来,吃。”沈正泽将烤好的肉串递给了薛雁声,同时顺手把他手里的其余肉串一起拿了过去,快速翻转了起来。
      
      薛雁声盯着手上的肉串看了一会儿,因为涂上了蜂蜜烤制,散发出来淡淡的甜香。轻咬一口,肉质细嫩,滋味鲜美。
      
      “好吃!”赞美了一声之后,薛雁声立刻三下五除二将自己手上的那一串鹿肉给干掉了,而后接过了第二串,第三串。
      
      薛雁声也不光是自己吃,还将肉串横在沈正泽的面前,“你也吃。”
      
      沈正泽也不和他客气,咬住签子上的肉一撸,接着腮帮子就鼓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一边烤一边吃,等两人都觉得腹部有了饱意的时候,已经干掉了一头半鹿。
      
      真·饭桶。
      
      薛雁声靠在椅子上不想动弹,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空中的弯月,有点儿昏昏欲睡。
      
      沈正泽瞥见后,一时间竟然看得入了神。
      
      薛雁声的相貌无疑是很好看的,但是因为常年卧病,所以肤色总是很苍白,给人一种即将命不久矣的感觉,凑近了的话,还能在他的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药草味儿。这是因为常年与汤药为伍,已经将那种味道浸入了血肉。
      
      薛雁声的旁边就是烤肉用的火堆,暖黄色的火焰微微跃动,照在他的脸上,掩盖住了他面上那病态的苍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云边淡月,可望而不可即。
      
      下意识的,沈正泽一把抓住了薛雁声的手腕。
      
      “阿泽?”薛雁声正眯着眼消食儿,手腕突然被抓住,不由得疑惑着看向了沈正泽。
      
      沈正泽张了张嘴,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本身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此时更加不知道该如何表述自己那一瞬间的感觉了。
      
      薛雁声也不催促,就只是笑着看他。
      
      渐渐的,沈正泽的耳根又染上了红晕,憋了许久后,才终于道,“明天我要去县上,你去吗?”
      
      去县里?薛雁声简直求之不得,当下立刻答应道,“当然去!”
      
      -
      
      深夜
      
      大概是鹿肉吃的太多,沈正泽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燥热不堪,然而又担心自己翻来覆去的会影响阿声睡觉,于是他只能是忍了又忍。
      
      忍到后半夜,他终于忍不下去了,悄然起身,开门的时候却突然想起来那开门时候尖锐的声音,动作不由得一顿。
      
      停驻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后,沈正泽终于想出来了办法。
      
      他打开了门栓,然后双手握住了其中的一扇门,往上一抬,轻轻松松地就将门板给拆卸了下来,出去后他还细心地又将门扇安装好。
      
      几步走到井边,沈正泽拎起了一桶水,对着自己直接兜头浇了下去。
      
      还算明亮的月光中,沈正泽肩背的线条极为明显,身躯瘦削却有力,肌肉轮廓分明,八块儿腹肌像是连接在一起的两个田字。
      
      亵裤被打湿后紧紧地贴在了身上,现出了肌肉匀称的两条长腿,笔挺修长,充满了力量感。
      
      顺着腿望上去,隆起的某物也十分可观。
      
      然而可惜的是,薛雁声因为有位面交易系统为他吸收掉多余的能量,此时正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中,此等景色只能错失。
      
      -
      
      翌日
      
      薛雁声察觉到沈正泽的情绪不太对。
      
      是后悔答应带自己出去了吗?他暗暗猜测着。
      
      但是接下来的观察让薛雁声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沈正泽几乎是每次在自己看向他的时候都会飞快地的扭头,只留给他一个侧面。
      
      也是如此,也让薛雁声将那通红的耳朵收入眼中。
      
      他害羞了。薛雁声在心里肯定地道,但是为什么?明明之前并没有的。
      
      余光瞥见那捆扎在一起的鹿皮和鹿骨、鹿角,他突然间灵光一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大概是鹿肉吃多了的原因,大补之物,很容易让人精力旺盛。
      
      不过……
      
      薛雁声探究的看着沈正泽,昨天他睡得很沉,并没有听见什么不可描述的声音,而且他自己也好好地呆在自己的被子里……且屋子里也没有某种很特别的气味……
      
      薛雁声一样一样地扫过整个卧室,终于,他的目光凝聚在了几件湿漉漉的衣服上,再想起院子里那一口井,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原因。
      
      沈正泽肯定是晚上去冲凉水澡了!
      
      啧啧。
      
      薛雁声笑得很是意味深长,都是男人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其实真的不介意给沈正泽帮帮忙,大家都是成年人嘛~
      
      突然,薛雁声嘴角的笑意僵住了。
      
      他好像一直都忘记了一个问题,他虽然心理上早就成年了,但是他现在的这个身体是多少岁来着?
      
      “十七岁,还差两个月就十八岁了。”位面交易系统非常贴心地提供了答案,“根据我的检测,宿主现在的身体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并未出现过梦遗的情况。不过根据宿主现在的恢复进度,您很有可能会在十八岁左右出现这种困扰。”
      
      薛雁声在心中一字一顿道:“闭、嘴。”
      
      “好的。”
      
      深吸一口气,薛雁声不得不正视自己的身体健康行为。
      
      不管怎么说,十七岁都太小了,而且他现在的这具身体也确实虚弱,白斩鸡一样,如果真的发生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说不定他会直接从床上去地府见阎王。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薛雁声开始认真思索,万一沈正泽真的向自己提出那种要求该怎么办,毕竟他们现在已经是合法的夫夫,提出亲热的要求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直接让他憋着肯定不现实,不如……
      
      薛雁声心中一动,利用位面交易系统给他换一个……飞.机.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orz
    ps:一般古代的门是通过门轴转动的,门轴上下出头,上部门头、下部门墩都有凹槽,卡进凹槽,门就可以转动了,拆卸也很简单,把门一抬,让下面的门轴脱出凹槽,再往旁边一挪就好。
    亏我还担心古代门不好拆,查了好久,原来就是以前农村常见的那种木门orz,这应用历史可真的长。
    不过这种门防盗性也很差就是了,即使锁上了,也可以通过把门板拆下来进去……
    感觉我家阿声又可以多一项新的赚钱技能了,就是很容易会被窃取创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