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昏黄的烛火中。
      
      薛雁声托着腮,正兀自看着沈正泽给小老虎喂奶,小老虎阿花几乎是饿了一整天,此时正舔.奶.舔地正欢。
      
      灯影如豆,暖意摇曳中,人的相貌顿时变得阴影绰绰。
      
      所谓灯下看美人,不外如是。
      
      一缕青烟飘过,薛雁声注意力全在沈正泽和小老虎的身上,冷不防吸了进去,立刻咳嗽了好几声。
      
      “阿声?”
      
      “嗷呜?”
      
      沈正泽和他怀里的小老虎一起抬头,就连神色都像了好几分,疑惑中带着好奇。
      
      薛雁声顿时被萌得心肝颤,回过神儿来之后,他用手当扇子左右挥了挥,试图把烟雾给扇走,“没什么,油灯的烟太呛人了,喂完阿花我们就睡吧。”
      
      沈正泽嗯了一声,接着就将油灯给挪了开去,“远一点会好。”
      
      其实隔远了也没用,薛雁声腹诽道,烟尘还是会飘荡在空气里,随着呼吸进入人的身体。除非……
      
      薛雁声捂鼻子的手一顿,骤然间想起前世曾经看过的一档综艺节目,里面有一盏灯,唤做长信宫灯。
      
      因为那一档综艺节目薛雁声很喜欢,因此对长信宫灯的结构记得还算是清楚,虽然打造一个小宫女有点儿难,但是……可以直接把小宫女简化成一个圆柱么!
      
      简而言之,无烟灯就可以搞起来了!
      
      除了无烟灯以外,既然如今的越朝已经出现了瓷器,那么省油灯说不定也能烧制出来。
      
      哦对了,还有灯笼。
      
      薛雁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真的是傻了,明明回来的时候还在路上想着,回头一定要糊一个灯笼好挡风,怎么一回家就给忘记了?
      
      一边想着,薛雁声一边打了个哈欠,顿时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肯定是因为太困了。
      
      穿越之后,再加上身体的原因,他几乎是天天太阳一下山就准时睡觉,清晨太阳刚跃出地平线就起床。
      
      今天白天在外面忙了一整天,到现在薛雁声差不多是又累又困,如果不是为了喂阿花,他和沈正泽肯定早就躺上.床了。
      
      不过现在也没差,吃饱之后,阿花十分自觉地踱到了床脚的软垫上,团成了一团,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后就闭上了眼睛。
      
      沈正泽抖开被子,薛雁声揉揉眼睛,又打了一个哈欠,几乎是闭着眼睛就往床上撞,被沈正泽一把搂住。
      
      薛雁声也不讲究,双手一搂,直接在沈正泽的怀里打起了呼噜。
      
      沈正泽无奈,干脆托着屁股把人抱起来,小心地放到了床上。
      
      片刻后,将自己身上的外衣除去,钻进了被子,手中的薄石片“刷”得飞出,下一瞬,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
      
      唯有窗前,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地面,勾织出了菱形的花纹。
      
      睡梦中的薛雁声自动自发地滚进了沈正泽的胸膛里。
      
      沈正泽的身体热烘烘的,仿佛是一个暖炉。
      
      唔,实际上天气冷了下来之后,薛雁声曾经试图搂着小老虎一起睡,但是小老虎刚刚被抱上床就被沈正泽给扔下去了……
      
      被薛雁声“质问”的时候,他还理直气壮道,“不干净,有跳蚤。”
      
      然而实际上却是在嫉妒。
      
      -
      
      翌日
      
      吃过早饭后,沈正泽便去了村长方良骥家里,准备雇佣村里的短工。
      
      如今已经入冬,气温低,且要求完成的时间短,即便只是做两间宽敞的木屋,对于短工们的要求仍旧很高。
      
      村长处事公正,在水泽村中的威望很高,直接请村长帮忙可以有效地减少不必要的冲突和不满。为此,沈正泽还忍痛带上了一罐蜂蜜。
      
      是的,自从得到了薛雁声送的糖果之后,沈正泽对于蜂蜜的执念变得不是那么强烈了。
      
      薛雁声倒是也想一起去,但是被沈正泽给拦下了,理由是昨天晚上的那三个喷嚏。
      
      薛雁声一脸无奈地解释:“我真的没事。”
      
      昨天因为回去得太晚,他都没有来得及联系罗德交换一些特效药,不过那三个喷嚏之后,他再没有其他不适之处,应该只是虚惊一场。
      
      但沈正泽仍旧很是坚持,大概是被成亲时候的意外状况给吓到了,始终将薛雁声当成了易碎品。
      
      薛雁声倒是也没有坚持一定要去,他想起自己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
      
      沈正泽离开之后,薛雁声立刻拿出纸笔来,捣鼓起自己昨天晚上记起来的那三样灯,哦对了,还要再加上一样,孔明灯。
      
      薛雁声最想要的还是无烟油灯,但是那种灯需要用金属进行制作。
      
      越朝实行“兵器管制”,民间的铁匠等都是受到严格管控的,在官府都有登记,且需要“持证上岗”。
      
      管制得这么严格,最主要还是为了截断铁器、青铜器往北夷的流通渠道。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管制很严格,铁器和铜器的价格可不便宜。就一件普通的铜尺都要一百八十文,而无烟灯的构造比较特殊,打造起来也比较困难,工价肯定更加不便宜。
      
      叹了一口气,薛雁声不得不感慨,自己还是穷啊!
      
      哀嚎了一会儿后,薛雁声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昨天他们献上去的水碓水磨等的奖赏还没有发下来,根据林知县的说法,银钱和土地是肯定少不了的,至于还会不会有其他的,就得看上面的意思了。
      
      就如同踏碓一样,水碓水磨之类的科技含量并不高,一些老匠人看上几次大约也就能琢磨着做出来。
      
      越朝可没有所谓的“专利法”,想要发挥这些东西的最大价值,还是得从官府的身上“榨油水”。
      
      也幸好越朝现在为了增产十分鼓励“发明”,也为薛雁声提供了在异世的第一桶金。
      
      不过很快那第一桶金就要被花出去了。
      
      水碓房和水磨坊需要不少人手,气温低,工期短,给出的工价肯定要高,才会有人来。
      
      也不知道阿泽和村长商量地如何了。
      
      想到这里,薛雁声动作一顿,他想起了昨天沈正泽的异常。
      
      蹬蹬蹬跑回屋,关好门窗之后,薛雁声立刻联系上了罗德。
      
      “罗德,我希望你帮我咨询一下心理医师。”薛雁声对于沈正泽的状况十分关心,然而他并不是心理医生,也不敢随意下手,万一恶化了可怎么办?
      
      确实有很多人参加过战争之后无法适应平静的生活,但是就薛雁声这段时间和沈正泽的相处,他除了沉默寡言了一些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只除了昨天。
      
      听完了薛雁声的描述之后,罗德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的身侧。
      
      想起之前罗德说自己陷入了爱河,薛雁声神色一顿,莫非他旁边的那一位就是罗德的心上人?
      
      行动居然这么快,已经到了可以让对方旁观位面交易的程度了?这才多久啊?薛雁声顿时有些好奇了起来。
      
      然而,对面那人却并没有露面的意思,他只是根据薛雁声描述的情况给予了分析。
      
      “你的丈夫有可能是战后精神创伤后遗症,主要症状是……”
      
      那人说话的时候不疾不徐,声音沉稳笃定,很是让人信服。
      
      但是等那人说完之后,薛雁声整个人却已经迷糊了,有太多的专业名词,他根本无法理解。
      
      他忍了又忍,才终于把“说人话”这三个字给咽了回去,转而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那我该怎么做?”
      
      那声音顿了顿,道,“既然他在你身边的时候,症状有明显的缓解,那你们的相处模式就不需要有什么改变。以前怎么相处,以后还那么相处即可。”
      
      薛雁声轻轻舒了一口气,“那就好,我主要是担心他会伤害到他自己。”
      
      “那就需要你在平时的生活里多加注意,及时掐灭苗头。”
      
      “但是,有的时候他会自己出门打猎,我无法跟从。”薛雁声最担心的还是这一点。
      
      他不可能每一次沈正泽出去打猎的时候都跟着,那完全就是在给沈正泽增加危险。
      
      顿了顿之后,那声音又道,“适当的发泄并没有什么不好。”
      
      薛雁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而道,“那么,你想要什么作为交换呢?”
      
      “生物样本。任何。”对方回答地十分迅速,显然是早就想好了这个条件。
      
      薛雁声没吭声,而是看向了罗德,见罗德点头,他这才点头,“可以。”
      
      这对薛雁声来说并不难,既然对方都说了是任何生物样本,那想必也不会介意他家门口的那些。
      
      不过……
      
      “我有些疑惑。”薛雁声斟酌着说道,“为什么你会对我这个世界的生物样本这么感兴趣?”
      
      那声音轻笑了一声,“在你的前世,不也是有很多考古学家,古生物学家吗?”
      
      “我明白了。”薛雁声轻笑道,他能感觉到对方应该还隐瞒了一些东西,不过他并不准备过问。
      
      想了想,薛雁声又和对方确定了一下,“虫子也可以吗?”
      
      “可以。”
      
      “我还想和你们交换一些药物。”薛雁声想起了今天沈正泽出门前的叮嘱,“一些治疗感冒、发热、发炎等等的常备药物。”
      
      停顿了几秒钟的时间,薛雁声又补充道,“以及祛除疤痕的药物。”
      
      罗德之前见过沈正泽,听见薛雁声的这个要求后,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的模样。
      
      “可以。”
      
      “请稍等。”薛雁声微微颔首。
      
      接下来的半天,薛雁声家院子里的各种花花草草,蛇虫鼠蚁,全部都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洗劫”。
      
      进行交易的时候,罗德的心上人又建议他们一样一样地进行交换,为了刷交易次数。
      
      罗德已经是四阶位面商人了,而想要进阶到五阶位面商人,却需要十万次的交易次数。
      
      薛雁声看着自己的等级,二阶位面商人。
      
      升级到三阶还需要八十九次交易次数。
      
      和罗德的心上人比较起来,薛雁声顿时觉得有些羞愧,自己实在是太不务正业了!
      
      这样不行,他需要尽快升级到四阶位面商人,开启属于自己的位面空间!
      
      -
      
      接近黄昏,将一切都处理好之后,薛雁声有些疲惫地瘫在了床上。
      
      看着自己手边交换过来的一颗颗药物,薛雁声心下稍安。
      
      罗德的心上人考虑事情更加周到,除了薛雁声提出来的几种药物以外,还另外给他备了别的家庭常用药物。
      
      甚至还未雨绸缪得为他们准备了各种抵抗瘟疫的药物。
      
      虽然知道擅自揣测别人不太好,但是薛雁声总觉得对方是觉得自己太脆弱,为了以后的生物样本,希望自己不要死的太快。
      
      -
      
      黄昏时分,沈正泽推了家里的大门。
      
      “回来了?”听见开门声,薛雁声提着菜刀走出了厨房。
      
      “嗯。”沈正泽微微点头,下意识地看了自家的烟囱一眼,确定里面没有冒烟,刚才提起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事情都办完了?”薛雁声问道。
      
      “嗯,人都挑好了,明天就开工。”
      
      “这么快?”薛雁声有点儿惊讶。
      
      “嗯。”沈正泽没有再多做解释,而是挽起了袖子,“我来。”
      
      薛雁声自觉的地让开了灶台的位置,不过他并没有离开厨房,而是时刻准备着帮点儿忙,只是不再试图去生火。
      
      -
      
      晚饭后,薛雁声献宝似的把自己交换过来的那些特效药一样样地解释给了沈正泽听,“都记住了吗?”
      
      沈正泽的目光了停驻在了那蓝色和红色的药丸上。
      
      那是消炎和止血的特效药物。
      
      薛雁声大概能猜到沈正泽的想法。
      
      如果越朝真的有这些药,那么说不定很多人都不用死,这个年月,有很多的伤者死于伤口感染。
      
      沉默中,薛雁声轻轻叹息,将那些药物收了起来。
      
      看着沈正泽沉默的模样,薛雁声一时间竟有些后悔,何必呢,自己只拿出治疗发热、感冒,或者说风寒的药物不就行了么?
      
      但很快他就将这个想法压到了心底。了解这些药物的效果是必要的,万一以后阿泽生病了,还能把这些药胡乱吃一气?
      
      -
      
      窗户外面,太阳已经彻底沉入了地平线,黑暗开始在大地上蔓延。
      
      “该点灯了。”薛雁声拿出打火石,却因为屋内太黑,不小心直接撞到了桌子上。
      
      “唔!”薛雁声闷哼一声。
      
      沈正泽立刻起身,“怎么了?”
      
      “嘶——”薛雁声揉着自己的腰部,“好像磕到了桌角上。”
      
      沈正泽用打火石点燃了油灯,这才小心翼翼地摸上了薛雁声的腰,“撞到了哪里?”
      
      “左移一点儿。”
      
      沈正泽的手一直虚虚的浮在半空里,不敢触碰,怕自己弄疼了对方,略微迟疑后,开口道,“脱衣服。”
      
      “啊?”薛雁声眨眨眼睛,颇有些无辜地道,“这个……”
      
      “让我看看伤到了哪里,我怕弄疼你。”沈正泽飞快地说道。
      
      因为语速太快,薛雁声下意识地就开始怀疑,阿泽是不是想歪了?
      
      而且,知道为什么,薛雁声居然觉得自己刚才有一瞬间的……失落?
      
      把外衣褪去,露出了雪白色的纨素中衣,轻薄柔软,还带着薛雁声自身的体温。
      
      随着中衣的一寸寸褪下,薛雁声瘦削的肩膀露了出来。
      
      然而此时的沈正泽心里却一丝旖旎的感觉也无。
      
      他看着薛雁声腰腹间大片的青紫,眉心缓缓地蹙成了川字。
      
      “是因为我吗?”
      
      “什么?”
      
      事实上,看清楚后,就连薛雁声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他立刻便想起了昨天,沈正泽将自己紧紧地勒到怀里的时候。
      
      很有可能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只是,好像不怎么疼啊。
      
      沈正泽伸出手,似乎是想触碰那一片青紫,又怕碰疼了薛雁声。
      
      “疼吗?”深吸一口气,沈正泽艰涩地问道。
      
      薛雁声正想说不疼,但是一扭头却看见了沈正泽那自责又心疼的目光,心里瞬间一动。
      
      他□□着上身,转身和沈正泽面对面,缓缓地笑了起来,道,“你亲亲就不疼了。”
      
      沈正泽深深地看了自家夫郎一眼,片刻后哑着声音道,“阿声。”
      
      “嗯?”
      
      “我不是石头。”
      
      “不要再撩拨我了。”
      
      最后这一句,沈正泽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又带着一丝隐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肥肥的一章送上~已捉虫√
    下一章开始入V,如果喜欢本文,还请多多支持正版呦,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