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听完了薛雁声的想法,林知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微垂双眸,默默思索了起来。
      
      若是按照薛雁声所讲,那这水碓房和水磨坊建起来便是一举数得。
      
      其一,可以解决很多兵士的后顾之忧。
      
      距离越朝与北夷之间的战争结束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越朝虽然胜了,但是国内却仍旧百废待兴。
      
      北夷虽然如今虽被打残,却未被灭族,安分只是一时的,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越朝与北夷之间必然会再起战火,到那时,势必要再度征兵。
      
      如今让青壮们看清楚,战争结束后,即便是身有残疾,无法种地做活儿,我越朝不仅不会放弃他们,反而会妥善安置,想必也可以稍稍减少一些青壮们的抵触心理。
      
      其二,则是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人力消耗,使得更多的青壮人士投入到垦荒耕种中去,从而不断提高粮食的总产量。
      
      这其三嘛,此物毕竟是由雁南县上报到郡府,于他而言,也是一份不小的功绩,明年春季的考评,想来一个中上是少不了的。
      
      思及此,林知涯看向薛雁声和沈正泽的目光顿时更加温和了起来,毕竟没人会拒绝送上门的功绩。
      
      “此事我已知晓,待雁南县的水碓建好后,必会在各个村寨推行,至于水泽村,便交予你二人去做如何?”林知涯抚着自己的下巴。
      
      如今越朝的田赋是十税一,对于收上来的粮食也有要求,需要至少三分之一脱壳的粟、麦、稻。
      
      所以水碓房建立起来之后,不愁没人去用,只需要花费一些铜板,就可以解放出来家里至少一个劳动力,从而种更多的田地,将来收获更多的粮食。
      
      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估计不会有人不懂。
      
      -
      
      倒是薛雁声,听了林知涯的话之后微微一怔,只是水碓?没提水磨?
      
      接着他就明白了林知涯的意思,林知县这是并不准备“抢”自己的“饭碗”啊。
      
      将来林知涯上报的时候,水磨肯定不会落下。但是雁南县的水磨却在水泽村,是掌握在薛雁声他们手里的,只要他们自己不泄密,至少在豆腐的制作方法传遍整个昌南郡之前,他家绝对是一家独大。
      
      等豆腐的制作方法传开之后,他们家因为占了先机,就算是有其他人做起了豆腐生意,也必然无法和他们进行竞争。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投桃报李?
      
      “必不负林知县所托。”薛雁声拱手行礼,在来之前他们也和水泽村的村长商量过,村长对此很是支持。
      
      此番回去之后,他就要雇佣村民,尽快将水碓房和水磨坊建起来了。恰好此时正要入冬,大部分的村民都很闲。
      
      “哦对了,”林知涯又伸出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记得你方才说过,还要研究,将麦粒磨成面粉的法子?”
      
      “是的。”薛雁声说完,就将一叠纸取出,双手递给了林知涯。纸上面是他自己画出来的石磨、石碾以及罗。
      
      石碾也是用来给谷物脱壳的,而石磨自然是用来磨粉的,而罗是一种类似于筛子的东西,以便将面粉和筛糠区分开来。
      
      只不过和之前沈正泽与季安顺制作出来的模型比较起来,这几样东西就仅仅是一个大概的模样,抑或是一种想法。
      
      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这些器械都是或使用畜力,或使用水力,反正就是不肯用人力。
      
      林知涯接过后看了一眼,就递给了那一位佝偻老者。
      
      老者接过后,一页页地翻看过去。
      
      等最后一页也被看完后,那佝偻老者定定地看了薛雁声一眼,“这些法子,都是你想出来的?”
      
      “也不全是。”薛雁声不太好意思地道,“我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儿,阿泽又不肯让我干重活儿,所以我就开始琢磨,如何才能让阿泽更加省力。”
      
      -
      
      然而实际上,这些都是从罗德那里弄过来的,而沈正泽为此付出了一件狐皮袖筒的代价。
      
      也是那一次的交易,让薛雁声认识到了沈正泽“狡诈”的一面。
      
      薛雁声还记得之前沈正泽曾经嫌弃过这一张狐狸皮颜色不太好,不够正,准备回头再猎几匹雪狐给薛雁声做大氅。
      
      但是在和罗德进行交易的时候,那一张狐狸皮顿时变成了天上有地上无的宝贝,简直让薛雁声目瞪口呆。当然,作为一位合格的位面商人,薛雁声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
      
      不过,薛雁声也敏锐地发现,罗德……似乎有心事。
      
      -
      
      再说回现在,这一次薛雁声之所以给出来的只是想法,并没有做出来模型,目的便是分功。
      
      薛雁声生活在水泽村,雁南县治下。而越朝的县令任期一般是五年,如今林知涯刚上任一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接下来的四年,估计他们还有很多和林知涯打交道的机会。
      
      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遇上什么事儿,薛雁声也不求林知涯将来对自己多加照应什么的,只求万一撞上点儿什么事儿,将来他能够秉公办理即可。毕竟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嘛~
      
      -
      
      而薛雁声也相信,有了前面水碓和水磨的具体模型,县衙里的工匠肯定能够把磨麦粉的机械也全都搞成水力驱动的。
      
      他从来都不会小瞧劳动人民的智慧,只是有时候,他们需要一个点醒的契机罢了。
      
      还有,虽然他只提出来了小麦粉,但是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出现糯米粉等各种粉。
      
      嘶——
      
      说到粉,薛雁声又回想起了前世的各种红薯粉、米粉、螺蛳粉等等,就是不知道那些粉条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
      
      唔,可以回头再去“榨一榨”罗德,问问他能不能找到那遥远东方的神秘国度,将大吃货国菜谱大全复制一份给他。
      
      不过这个事情并不着急,在米粉之前,他们可以先吃年糕。
      
      -
      
      就在佝偻老人和林知涯低声交谈着什么的时候,薛雁声已经把接下来一整个月的时间都安排好了。
      
      生活可真充实啊……
      
      薛雁声不由得在心里感慨道。
      
      -
      
      为了解答工匠们各种各样的问题,薛雁声和沈正泽便在县衙里多停留了一会儿,午饭是直接和那位佝偻老者以及其他工匠一起吃的。
      
      最让薛雁声青睐的是一道鱼汤,鱼处理地很干净,汤汁浓白,鲜香四溢。
      
      薛雁声忍不住多喝了一碗,喝的时候用木勺舀着,一小口一小口的,他努力忍住,让自己的视线专注在自己的碗里。
      
      没办法,虽然系统已经补充完能量,但是为了后续的运行,他饭桶的特质是甩不掉了。
      
      沈正泽若有所思地看了薛雁声一眼,接着舀起了一碗鱼汤,自己尝了一口,细细品味了一番后,就把自己的碗推到了薛雁声的面前,“来,多喝点儿。”
      
      薛雁声咬着木勺犹豫了一会儿,片刻后往沈正泽那边靠了靠,小声道,“你不饿吗?”
      
      “不饿。”沈正泽一边说着,一边将薛雁声嘴里的勺子取了下来,旁若无人地舀起了一勺子汤,送到了薛雁声的嘴边,“来。”
      
      薛雁声:……
      
      同桌而食的工匠们,脸上都浮现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
      
      薛雁声盯着自己嘴边的那一勺鱼汤,只犹豫了一瞬,就张开嘴,啊呜一口吞了下去。
      
      面子是什么,能吃吗?
      
      还是肚子比较重要。
      
      吃自己的饭,让别人羡慕去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薛雁声:今天也在努力地不让别人发现自己是饭桶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