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十一月已经过半,天气也渐渐地冷了下来。
      
      坐在去往雁南县的牛车上,薛雁声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好冷啊。”
      
      水泽村坐落于枢阳山脉的南面山脚,也是因为有枢阳山脉的遮挡,此时的水泽村温度下降得还不是那么剧烈。
      
      只不过,因为薛雁声体质偏弱,此时身上已经披上了皮袄,皮子用的是光滑的羔羊皮,然而不知道是薛雁声的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总觉得自己的鼻尖儿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膻味儿。
      
      沈正泽见状,直接将薛雁声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侧身挡住风吹过来的方向,“还冷吗?”
      
      薛雁声顿时整个人都陷在了沈正泽的怀里,脸颊贴在了沈正泽的胸膛上,一抬头,鼻尖不经意间蹭在了沈正泽的下巴上。
      
      唔……
      
      熟悉的味道让薛雁声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滚进了沈正泽的被窝,醒过来的时候还下意识地蹭了蹭,以为自己抱着个大暖炉……
      
      嗯……有点儿愧疚。
      
      思及此,薛雁声又默默地把自己往沈正泽的怀里缩了缩。
      
      和昨天晚上一样,很暖和,也很好闻。
      
      -
      
      牛车晃了没多久的时间,雁南县就到了。
      
      只不过今天薛雁声他们并没有去摆摊卖豆腐,而是先去了雁南县县衙,求见了雁南县的县令,林知涯。
      
      -
      
      雁南县县衙内。
      
      林知涯看着面前摆放着的水碓和水磨模型,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在沈正泽将踏碓报上来之后,县衙内的工匠已经开动自己的脑筋,努力研究新的“农业机械”,就在不久前,一名工匠在踏碓的启发下,也制作出了……水碓。
      
      但是这位工匠制作出来的水碓和薛雁声他们制作完成的水碓模型不一样。为了与之区别,在这里就称之为槽碓。
      
      槽碓是对踏碓的改进,将人脚踏的部分制成水槽状,山泉从上至下注满水槽,使得水槽重量加重,在重力的作用下下落,从而带动前面的碓扬起。
      
      而水槽落下之后,里面的水自然撒出,重量减轻,水槽扬起,与此同时,前面的碓也随之落下。
      
      如此一上一下,一起一落,就完成了一个简单的舂米动作。
      
      虽然从效率上来讲,槽碓比不上沈正泽和季安顺联手制作出来的连机水碓,但是却比较适合安置在一些水流比较少的地方。
      
      县衙内的工匠见了那水碓的模型之后,眼睛顿时一亮,立刻就寻了一处水塘试验,发现其效率远高于槽碓后,大都喜形于色。
      
      其中有一位腰背佝偻的长者神色复杂地看着薛雁声,喃喃的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薛雁声又借机提出了自己一些其余的想法。
      
      比如,风能。
      
      “风?”那名佝偻老者听完了薛雁声的想法后,将信将疑道,“风看不看摸不到,你要如何用?”
      
      薛雁声微微一笑,“这般用。”
      
      说完,他就将袖子拢起,对着风吹过来的方向张开,下一瞬,一个鼓胀的袖子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佝偻老者却摇了摇头,“麻布透风,若是用动物皮毛,造价太高。”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薛雁声笑着道,继而看向了林知涯,“可否借纸张一用?我有一法子,可以让风,为我所用。”
      
      林知涯深深地看了薛雁声一眼,接着便让仆役去取了纸来。
      
      如今的越朝已经有了纸,但大概是制作方法的原因,纸质都比较粗糙。
      
      一般贵族还是用绢帛来书写,但是对于下层人民来说,纸已经渐渐地流传开来。和笨重的简牍比较起来,更加轻便的纸自然是更加受人们的欢迎。
      
      纸风车做起来很容易,估计不少人小的时候都玩儿过,甚至是做过。
      
      薛雁声将纸对折,裁去多余的部分,展开后便是一个正方形,又把这个正方形两角对折,折出了两条对角线。再从四个角开始,往里切开一半多一些的长度。而后把四个角分别往里弯曲,最后用一根钉子定在了细挺的木杆上。
      
      没多久的时间,一个纸风车就在薛雁声的手底下出现了~
      
      那佝偻老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上前几步,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做成的纸风车。
      
      薛雁声见佝偻老者好奇,便将那纸风车双手递给了他,笑着道,“老丈不妨将这纸风车正对着风吹过来的方向。”
      
      佝偻老者也没有和薛雁声客气,将纸风车接过后,就迎向了吹拂过来的风。
      
      “哗哗哗——”纸风车转动的声音响起。
      
      薛雁声看着顺畅转动的纸风车,在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林知县拿出来的纸张柔韧度还不错,没让自己出丑。
      
      佝偻老人眼中异彩连连,他看了一眼风车,又看了一眼水碓和水磨模型,陷入了沉思。
      
      很显然,眼前的这位佝偻工匠已经开始琢磨风车磨坊的可能了。
      
      -
      
      而对于林知涯而言,比起这水磨、水碓,风车,他更加感兴趣的反而是薛雁声他们制作出来的这个……嗯,按照薛雁声的称呼,叫做等比例模型的东西。
      
      这种模型非常轻易地就解决了器物太重,无法便利地携带的问题。
      
      他将此事层层上报的时候,有了这个唤作模型的东西,就方便直观了许多。
      
      得知这些都是薛雁声的主意之后,林县令不由得感慨,“独具巧思。”
      
      -
      
      林知涯看着那个水磨的模型,思索了一会儿后,问薛雁声道,“此物可以磨粉?”
      
      水磨的模型虽然可以解决石磨笨重难以携带的问题,但是对于以前没有见识过石磨的人来说,仍旧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只是两个合在一起的磨盘,就可以把菽和麦磨成粉末?
      
      水碓很容易理解,毕竟前面已经有了踏碓的先例。但是水磨却无法那么直观。
      
      好在薛雁声对此早有准备,他把自己制作的豆腐给拿了出来,“回林知县,此物名为豆腐,正是用菽粒制成的。”
      
      接着,他便将豆腐制作的大略过程与林知涯讲述了一遍。
      
      “哦?”林知涯挑眉,此物他倒是听说过,甚至吃过。
      
      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他家仆役从南市买回,按照那卖货郎的说法,做了一道肉沫豆腐,滋味儿委实不错。比起单吃菽粒要好的多,而且口感软嫩,家中长者十分喜欢。
      
      只是没想到,那物居然是用这石磨做出来的。
      
      还有,林知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为何此物要唤作豆腐?而不是菽腐?”
      
      面对林县令那充满了求知欲的目光,薛雁声顿时呆滞。
      
      为啥叫豆腐?因为……它前世就叫豆腐啊?
      
      只是面对林县令的询问,薛雁声肯定不能这么说,他眼睛一转,脑海中立刻冒出来了一个想法,这可是拍林知县马屁的好机会啊!
      
      想明白了后,薛雁声立刻道,“此物刚刚琢磨出来不久,这豆腐也是平日里随意叫着的,不知可否请林知县赐名?”
      
      林知涯愣了一瞬,他为官多年,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薛雁声的小算盘,不过见对方一脸坦然,拍马屁也拍得这么理直气壮,心里对他的观感倒是高了不少,语带笑意地说道,“不必如此,便还是唤作豆腐吧。”
      
      我可不会和一个孩子争。林知涯在心里默默道,太丢人了。
      
      而下一瞬,林知涯话锋一转,进入了下一个话题,“沈家夫郎,你说你想在村里设立水碓房与水磨房?以此收容那些残疾兵士?”
      
      薛雁声神色一正,下意识地看了沈正泽一眼,在林知涯看不见的地方,紧紧地握住了沈正泽的手,似乎是在汲取力量,然后,他重重地点头,语气坚定道,“是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正泽:我家夫郎就是天下第一好,第一聪明,不接受任何反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