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砰!”
      
      “啪!”
      
      “咔擦!”
      
      敲击石块的声音此起彼伏,纷飞的石屑在沈家的院子里溅起落下。
      
      院子里两个高大的男人正全神贯注地打磨着手里的石块,看模样,两个大小相近的圆盘已经初见雏形。
      
      两个磨盘厚度相似,大约有三寸厚,直径十五寸,虽然看起来不太大,但是家用完全够了。
      
      制作石磨大体上的步骤只有四步。
      
      第一步是将石头制作成磨盘,也就是沈正泽和季安顺已经做得差不多了的这一步。第二步是开磨眼。第三步是铺齿。第四步是精细打磨。
      
      沈正泽和季安顺在院子里打磨石头,薛雁声和简丰就被赶进了屋子里,此时正在窗户前排排坐。
      
      -
      
      简丰是季安顺的夫郎,个子和薛雁声差不多,娃娃脸,还带着一点儿婴儿肥,眼睛圆圆的,很喜欢抿唇,看着十分可爱。
      
      季安顺不放心简丰一个人自家,就把人一起带过来,也好和薛雁声一起做个伴儿。
      
      第一眼看见简丰的时候,薛雁声的眼睛顿时一亮,深刻地理解了他前世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如果不是沈正泽和季安顺都在旁边,薛雁声觉得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好想捏一捏啊!
      
      “你……你……你好!”简丰脸红红地道,说话有点儿小结巴,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总是很用力。
      
      薛雁声笑得十分和蔼,“你好呀,我叫薛雁声,你可以唤我阿声,我叫你小丰好不好?”
      
      一边说着,薛雁声一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免得露出狼外婆……呸,狼外公般的笑容。
      
      简丰用力点头,眼睛亮晶晶的,“好……好的,阿……阿声!”
      
      “嗯~小丰!”薛雁声想了想,顺手塞给了他一块剥开的糖。
      
      上一次薛雁声一共和罗德交换了两盒子糖,一盒子送给了沈正泽,另外一盒他把里面的糖都混合在了一起,每天抓几颗放到身上,时刻准备着投喂沈正泽。
      
      不过这一次,当薛雁声用糖果投喂简丰的时候,发觉沈正泽盯着自己的手看了许久许久。
      
      唔,这是因为自己把原本总是投喂给他的糖分给了别人?所以……吃醋了?
      
      想到这里,薛雁声不由得好笑,好笑之余又觉得自家老公好像有点儿可爱啊,想……
      
      虽然说一个身材挺拔,面容硬朗,还附带一条狰狞疤痕导致整个人看起来煞气十足的男人可爱似乎有点儿诡异,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薛雁声觉得可爱就足够了~
      
      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
      
      不过薛雁声对简丰小可爱的印象在下一瞬就彻底破灭了。
      
      试问,谁家的小可爱能徒手拎起巨大的石块,且神色轻松,像是拎起来一只刚刚破壳的小鸡仔?
      
      薛雁声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抱着的两个小板凳,再次对自己的人生价值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
      
      院子里,沈正泽和季安顺已经开始了第二步,凿孔。
      
      上磨盘靠近中心处,需要用工具开出来一个孔洞,这是用来往磨盘内部放豆子的,叫做磨眼。接着在磨眼相对的侧面开出一个孔洞,是专门用来放置转动石磨的手柄的,也唤做磨拐。磨眼和磨拐相对,这样就可以一边转动石磨,一边往里面放豆子了。
      
      做完上面的那一切后,制作石磨最重要的一步就到来了,这一步叫做铺齿。就是在上下磨盘相接触的一面,雕刻出来“齿领”。
      
      将这一面整体分成八个斜块,每个斜块内部七条平行的岭。八个斜块组合起来,就成为了彼此交错的岭。开岭的时候很考验工匠的技术,一般而言,上下磨盘齿岭咬合得好,那磨出来的豆子就细。
      
      而且,还要注意的是,磨盘外沿一寸左右的齿岭,称之为“牙口”,要稍微高于内部,这是可以让豆子磨得更细的关键。
      
      “铺齿”完成之后,再在下磨盘的中心凿出来孔洞,嵌入木质磨蹄,再把上磨盘的中心也凿出孔洞,对准了嵌入,一个磨盘就算是大致做好了,接下来只要再进行更加精细的打磨后,就可以使用了。
      
      上下磨盘一合,转动中齿岭彼此交错,就可以将倒入里面的豆子碾碎。
      
      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沈正泽和季安顺是第一次制作石磨,每一步都非常小心。
      
      -
      
      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而沈正泽和季安顺也终于将各自负责的那一半石磨给制作好了!
      
      将上下两个磨盘合在一起,又安装好了手柄,一个崭新的石磨就此诞生!
      
      不过因为第一次做没经验,下磨盘和接豆浆的那个托盘是分开的,不过这也并不影响什么,至少上下磨盘没有出问题。
      
      “先试试,看看好不好用,要是不好用的话,我和阿泽也可以及时调整。”季安顺用手撑着一旁的石桌站起来,简丰立刻跑过去扶住了他。
      
      季安顺笑着安抚简丰,“别担心,我没事儿。”
      
      “可……可是……你……腿……腿还……好吗?”简丰担忧地问。
      
      “没事儿,坐太久了,站起来活动一下就没事儿了,别担心,我没那么脆弱,嗯?”
      
      简丰抿唇,没再说话。
      
      -
      
      薛雁声去井边,用轱辘打了一桶水上来,在沈正泽的帮忙下将刚刚做好的磨盘清洗干净。
      
      “顺哥,都这么晚了,你和小丰今天晚上就留下一起吃饭吧!”薛雁声邀请道。
      
      “这……”季安顺本想说那怎么好意思,但是还没开口就被沈正泽给堵回去了。
      
      “一定要。”沈正泽语气坚定。
      
      季安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和沈正泽当了三年的战友,彼此都是过命的交情,对沈正泽的性子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知道自己要是再客气下去,对方大概会真的生气,干脆拍了拍沈正泽的肩膀,“成!那就一起吃!我和你一起做饭!”
      
      下一刻,两位老攻相携走进厨房,准备起来今天晚上的晚餐。
      
      毕竟薛雁声的厨艺……那是灶王爷下凡也挽救不了的程度!
      
      -
      
      薛雁声则是在简丰的帮助下,把从今天早上就泡起来的菽,也就是大豆搬到了石磨的旁边。
      
      虽然薛雁声也不知道能不能在今天就做好石磨,但是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就算是最后没做成,也可以拿来炒了吃嘛!
      
      薛雁声用勺子舀了一勺已经泡软泡涨的大豆,顺着磨眼倒进去,同时握住磨拐,缓缓转动石磨。
      
      一边加黄豆一边加水,水的量薛雁声其实并没有什么数儿,只能是自己琢磨着慢慢加。
      
      当看到第一缕乳白色的汁液从石磨缝隙中流出来的时候,薛雁声忍不住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简丰一边转动着石磨,一边瞪大了眼睛,“好……好……神奇!”
      
      “这个煮熟了喝更好!”薛雁声一边往里面加豆子一边感慨,“就是没有石膏和盐卤,不然的话可以用来点豆腐。”
      
      薛雁声前世生活在北方,吃的大都是卤水豆腐,也被称作老豆腐,质地较硬。
      
      他最喜欢将豆腐切片,抹一些盐,然后在锅里刷上一层油,稍微一煎,等外层染上了一层金黄色后就可以开吃了!咬下一口,外酥里嫩,还带着一丝丝的咸味儿,和本身的豆味儿结合,十分可口。
      
      除此之外,也可以抹盐晒干,制成豆干一类的拌凉菜吃,或者添上辣椒做辣炒豆干吃。
      
      要是觉得晒干的豆腐只抹盐味道不够,也可以自己用八角茴香肉桂千里香等等制作调料包,划开干豆腐,和调料包一起煮,煮熟的可以直接吃也可以撒上一点儿葱花辣椒之类的凉拌了再吃。
      
      哦对了,说到辣椒,怎么能够不提麻婆豆腐这道名菜呢?
      
      薛雁声特别喜欢这一道菜,不过麻婆豆腐还是用石膏豆腐做出来的比较好吃,口感细嫩,滋味儿绝佳。
      
      嘶……
      
      薛雁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越想越饿。
      
      但是让人绝望的是,越朝的调味料简直少得可怜。
      
      而让薛雁声几乎觉得此生无望的是,他在前世只是模糊地知道一些调料,至于这些调料原本长什么样子,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系统,”薛雁声丧丧地问道,“你能认出来那些调料的植物形态吗?”
      
      “可以的。”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薛雁声立刻反问。
      
      “你没问。”
      
      薛雁声:……
      
      看来,是他对位面交易系统的认识不够。
      
      -
      
      薛雁声泡的豆子不是很多,但是最终磨出来的豆浆却有足足三大桶。
      
      看着那三大桶的豆浆,薛雁声有点儿愁,这可怎么办?也没听说豆浆过夜了还能喝啊?
      
      可就算是把后院那一只还在哺乳期的野山羊算一块儿也绝对喝不完。
      
      但要是不喝的话,喝不完倒掉又十分心疼,在越朝,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要是有盐卤就好了。”薛雁声再次喃喃。
      
      “盐……盐卤?”简丰已经是第二次从薛雁声的嘴里听见这词语了,不由得好奇地问。
      
      “就是……”薛雁声思考了一会儿后,道,“就是一种灰灰的东西,一般是盐湖或者是海边制盐后产生的。”
      
      “你……你等……等我!”说完,简丰就蹬蹬蹬地跑了出去。
      
      “这……这个!”简丰把一块儿不规则的硬物塞进了薛雁声的怀里。
      
      位面交易系统机械而呆板的声音响起,“恭喜宿主,成功获得盐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更新应该是在24点左右吧,更新是会更新,但是会很晚,明天有事要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