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翌日
      
      因为昨天晚上折腾得太晚,两人睡下的时候直逼寅时,也就是三点。所以第二天,薛雁声和沈正泽难得地赖床了。
      
      临近中午时分,两人是被一阵挠门声给吵起来的。
      
      “怎么回事?”薛雁声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问。
      
      “我去看看。”沈正泽推开被子,穿上鞋子去开了门。
      
      “嗷呜!”小老虎稚嫩的声音在门下响起。
      
      -
      
      沈正泽将小老虎带回来的时候,它才出生没多久,都还没断奶呢!
      
      如果不是薛雁声喜欢,沈正泽原本只是打算随便喂喂,要是一不小心死了,那就剥皮吃肉。
      
      对于沈正泽这样纯正的古代人而言,老虎可不是什么国家保护动物,而是会对自身造成威胁的危险物种。
      
      薛雁声想养着的时候,沈正泽就不声不响地去弄回来一只哺乳期的野山羊,此时就被拴在家里后院儿呢。
      
      一般没事儿的时候薛雁声就喜欢抱着小老虎亲亲蹭蹭举高高,还和小老虎一起胡乱扑腾。
      
      薛雁声玩儿得开心,并不知道小老虎实际上是将他当成了……假想敌。
      
      -
      
      门一打开,小老虎就熟门熟路地跑了进去,然后往床上一跳——
      
      “嗷呜!”
      
      “卧槽!”薛雁声被压出来一声国骂,整个人彻底清醒了过来。
      
      小老虎长的很快,快一个月了,体型当然比不上成年虎,但是绝对能和一只成年猫相比较。想想那一坨肉砸到身上的感觉,啧……
      
      抬手将小老虎推了下去,薛雁声呻吟道,“阿花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
      
      “嗷呜?”
      
      小老虎歪了歪脑袋,以为薛雁声是在和自己玩儿,吼了一声之后又开始往床上跳,然而这次跳到半空却被沈正泽拎住了后颈,随手扔了出去。
      
      薛雁声:……好凶残。
      
      -
      
      洗脸漱口之后,薛雁声抱着小老虎,翻开了罗德给的那一叠资料,开始给沈正泽讲解新的舂米工具,踏碓(dui)。
      
      其实踏碓的结构很简单,整体就是一个费力杠杆。也可以理解为一个跷跷板,只不过左右不对称,长的那部分顶端连着木槌。
      
      用脚踩下短的部分,再松开,前面的木槌就在重力的作用下砸进盛米的石臼。
      
      因为结构十分简单,所以沈正泽没花费多少时间就制作了出来。
      
      “我来试试!”看着面前的成品,薛雁声跃跃欲试道。
      
      “我先。”沈正泽将小老虎塞进了薛雁声的怀里,然后抬脚踏了上去。
      
      “笃笃笃——”
      
      声音有节奏地响起。
      
      不过是一个时辰左右,原本要耗费半天甚至更多时间才能舂好的白米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比起最原始的舂米工具来,这踏碓几乎是减少了一半儿的时间,甚至更短也说不定。
      
      而更加重要的是,用脚踩总是比用手举着木槌上上下下省力得多。
      
      沈正泽亲自尝试了一番,确定不会很费力之后,薛雁声总算是如愿以偿地接过了舂米这一项“家庭大事”,也可以为这个家庭略尽一份绵薄之力了。
      
      一边踩着踏碓,薛雁声一边翻看着罗德给的资料。
      
      罗德给的那份资料真的很良心,除了踏碓以外,里面还有水碓的具体结构,水碓,也就是利用水力舂米的工具。再往前翻,甚至还有收割机,打谷机等农业器械的运行原理。可以说是从收割到脱壳,全都涵盖在内。
      
      “罗德可真的是个实在人儿。”薛雁声一边看一边感慨,“等下回见面的时候可以请他吃豆腐。”
      
      是真·豆腐。
      
      -
      
      原本按照薛雁声意思,既然要推广,那自然是要选择效率最高的,比如水碓。
      
      但是沈正泽却摇了摇头,“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
      
      “为什么?”薛雁声不解,“我记得官府有张贴告示,如果有增产的法子,会奖励银钱甚至田地呢!”
      
      沈正泽没吭声,似乎是在想怎么和薛雁声解释。
      
      “啊!我明白了!”薛雁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懊恼道,“确实啊,我可以献宝两次,那不就可以拿两份赏银了!”
      
      简直完美!
      
      -
      
      而官府会出这样鼓励发明的告示也是有原因的。
      
      越朝和北夷之间的仗打了整整五年。
      
      虽然越朝凭借精良的武器最终获胜,但是付出的代价也不可谓不大。
      
      无数的青壮死于战事,剩下的兵士中,一部分解甲归田,但仍旧有一部分的精锐被留在了军中。
      
      所以短时间内,越朝的青壮劳动力仍旧要处于短缺状态。
      
      这也是官服张贴告示,同时开出悬赏,专门寻找可增产之法的原因。
      
      若是被证明确实有效,赏银和田地都不会吝啬,毕竟现在人少地多,很多的荒田要被开垦。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越朝的粮食储备快要见底了。
      
      如果不是这五年内越朝一直风调雨顺,未有旱灾洪灾,不然的话,以军粮那恐怖的吞噬力,大概早就彻底拖垮了越朝的经济。
      
      如今,一斗稻的价格是五、六十文,虽然看着也不算太多,然而若是没有那场战争,可能现在的粮价是十文也说不定。
      
      而一旦有了天灾人祸,一斗米要价上百文,甚至上千文也不是不可能。
      
      正是因为清楚地认识到了国内现状,将北夷打服了之后,越朝皇帝就将下令与民休息,实行黄老之道,清净无为,休养生息。
      
      -
      
      “不全是这个原因。”沈正泽摇头,“有的地方并不适合设置水碓。”
      
      “也对啊。”薛雁声顿了顿,接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是我考虑不周了。”
      
      那些干旱地区还真的不合适。
      
      “不过,如果不能利用水流的话,那或许可以利用风。”薛雁声突然间想起了前世的风车。
      
      在风力比较强的地方可以设立风车,利用风能。
      
      比如前世非常有名的荷兰风车,就是利用风能进行磨面、榨油、灌溉等等,用处很大。
      
      不过,要是有的地方没有水能也没有风能……那不是还有畜力可以利用么?
      
      平心而论,一个普通人的力气,很难比得上家畜。
      
      思路被打开后,薛雁声一时间就有些收不住。
      
      除了水能、风能以外,还有什么别的能源可以利用?唔,是不是要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煤矿?
      
      -
      
      薛雁声摇摇头,将这些东西从脑海中甩出去,不能太好高骛远,先一步一步来。
      
      明天就去县里,把踏碓给报上去。
      
      事实上,薛雁声也思考过是不是用制作踏碓来赚钱,但很快他就放弃了。
      
      因为制作实在是太简单了,别人完全可以自己亲手做一个。
      
      倒是水碓,或许可以考虑一下,毕竟水碓的设计和建造都要麻烦一些。
      
      比如用白米的十分之一作为资费?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条件都是,水泽村真的有水力可以利用。
      
      想到这里,薛雁声顿时觉得有点儿蛋疼。
      
      为什么水泽村叫水泽村呢?
      
      因为这里比较干旱,祖先们希望用村子的名字打动雨神,多为村子降雨。
      
      薛雁声:……好诡异的想法,怀疑祖先们是……
      
      难道不是因为雨神觉得货不对板直接愤而离去从而导致了水泽村如今的情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考完试啦,解放啦~么么小可爱们~我会加油更新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