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我

作者:川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9.

      
      言卿这一夜睡得格外刺激,霍云深在她梦里火力全开,在她逃出练习室之前揪住了她的小辫子,把她拖回地板上尽情地酱酱酿酿。
      
      她狂哭,他还掐着她恶劣地笑,反问:“成年人,只亲一口眉心,敷衍我?”
      言卿抽噎着想,就这一口,我还是鬼使神差下嘴的好吗!
      
      还好闹钟响得早,言卿被欧阳拖起来,迷迷糊糊伸手要打,怒道:“别咬我脖子!痒!”
      欧阳一把捂住她的嘴,左右看看,兴奋地小声问:“你做啥梦了?带颜色的?给我讲讲。”
      
      言卿及时清醒过来,一看自己平安躺在大通铺上,庆幸地长舒口气,义正言辞说:“别问,再问自杀。”
      
      她起床一看,窗外还黑着,大部分女孩比她们更速度,已经收拾妥当,带着衣服冲去更衣间抢位置了,她现在过去,估计要排队半小时以上。
      虽然不会耽误录节目,但来不及再去练习室带妆练几遍舞蹈。
      
      言卿想了想,决定就地解决,她从行李箱里拽出要换的裙子,重新缩回被窝,连脑袋一起蒙住。
      
      来拍起床素材的摄影师一眼发现她与众不同,顿时来了精神,把镜头转过去,兢兢业业拍摄……隆起的被子小山。
      
      小山里面像藏了条躁动的小泥鳅,疯狂翻滚,滚完几分钟,被子哗啦掀开,言卿长发飞扬,顶着未施粉黛的盛世美颜,换好了一条贴身的短旗袍,淡定钻了出来。
      
      摄影师和屋里还在的女孩们集体卧槽。
      
      她穿休闲时显不出身材有多火爆,但旗袍一加身,妥妥的前凸后|翘,胸线饱满,把衣料撑得紧致,偏偏腰又极细,旗袍那么窄居然还有富余。
      
      言卿大大方方对镜头打了个招呼,抓紧时间去洗漱化妆,她脚放下床,趿拉上鞋子刚往前跑了一步,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钻了心。
      她痛呼一声摔倒,手按在地上,掌心硌到什么东西,也开始火辣辣的疼。
      
      “怎么摔了!”欧阳吓了一跳,忙上去搀她,其他人也关心地聚过来。
      其中有个女孩蹲下检查,“啊”了一声:“是发夹,怎么掉了满地……”
      
      摄影师推着镜头凑近,准确拍摄到地面上的情景,有七八个指腹大小的金属小抓夹散在言卿的床边,质量堪忧,边缘没打磨好,非常锋利。
      
      言卿掉下的鞋子里也有一个,已经被血染红。
      她没穿袜子,是光脚伸进鞋里的,结结实实被发夹扎进去,脚底割出一个狰狞的口子。
      
      欧阳变了脸色:“谁的夹子乱扔!”
      大家纷纷否认,有人劝说:“先别追究了,肯定是不小心洒的,言言倒霉才踩上,快处理伤口吧。”
      
      这是息事宁人的说法,同时也是在保持节目和谐,不能在刚刚开录就闹一出甄嬛传。
      
      欧阳明白,憋了憋气说:“我去找医务组!”
      言卿拽住她,摇摇头。
      
      她听安澜说过,医务组要等节目正式录制以后才进驻,目前根本不在,如果要治疗,只能去就近的医院,加上堵车,来回恐怕要两个小时,添麻烦不说,还容易误事。
      
      一档节目投资巨大,牵连众多,不可能为某个选手的意外小伤而耽搁。
      她一旦错过,就等于自动退出。
      
      言卿努力笑出来,眼眸弯弯地踉跄站起身,随便抽张纸巾擦掉血,接着她双手“啪”的合十,朝大家甜甜眨眼:“哪位小仙女带药箱了,求帮忙。”
      气氛顿时变轻松,药箱和能用的药品被积极送过来。
      
      言卿对自己毫不客气,忍着疼,三两下处理好伤口,用绷带紧紧缠了几圈,缠到痛感麻木,重新穿好鞋子:“好啦,小破口而已,没关系。”
      
      众人见她神色如常,以为真的没事,摄影师悄声说:“需要我跟节目组反映一下你的伤吗?”
      言卿拒绝了。
      
      摄影师这样问,本意上就是不想的,节目好不容易恢复拍摄,谁也不希望节外生枝,况且反映又能如何?给她在评级上照顾吗?绝对会引起其他选手不满。
      不值得。
      
      言卿装作没事,活动了几下,笑眯眯对镜头说:“我去化妆啦。”
      
      等通铺房里的人都走光,门外拐角处,宋雪然才慢悠悠露出一个侧脸,浓妆的眼睛里透出冷意。
      
      为了成为《巅峰少女》的唯一主推,稳坐C位,她费尽了心思才把之前那个蠢货校花给骗走,结果又来了外形条件更好的言卿。
      
      看她衣服穿戴,没一件大牌,又是个素人,能有什么背景?之前被吹上天的食盒和化妆箱,说不定是她为了给自己草虚假人设,刻意弄来的假货。
      
      马尾辫是宋雪然忠实跟班儿,小声说:“雪然姐,你不用担心,言卿一看就是个卖脸的草包花瓶,她舞蹈才刚入门,唱歌连练都没练,估计直接打算放弃了,不可能比得过你。”
      宋雪然冷笑:“她当然比不过。”
      
      马尾辫语气讨好:“这回把她脚弄伤了,她想跳舞卖萌都做不到,等她上场出丑吧,雪然姐你不光漂亮实力强,别忘了,可还有霍氏的绯闻呢,这种事半真半假,又没人能验证,导师组都得照顾你三分。”
      
      宋雪然脸上终于露出得色。
      
      她出道三年了,一直红不起来,眼看着年纪越来越大,即将要被公司放弃,甚至连节目组也不肯把她摆在首位。
      
      为了在初级评定出彩,她精心设计了自己的表演环节,选歌都避开了大众,特意挑一首网红|歌手“木棉”的经典原创,就是要震惊全场。
      
      她必须赢,任何威胁到她C位的选手,她都要提前铲除掉。
      
      -
      
      公共化妆间里人满为患,言卿看了一眼就被吓退,一瘸一拐拎着化妆箱去自己解决。
      对着镜子美美画完一个能压得住场的妆,言卿心情终于好转,低下头拍拍翘起的左脚:“今天要辛苦你啦,坚持住。”
      
      安澜姐为了节目效果,特意隐藏着她原创歌手“木棉”的那层身份,准备等台上再揭晓。
      
      木棉虽然比不上正经的明星,但在网络上名气也还过得去,有那么一群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的粉丝。
      尤其这两天,突然多出来一个终极土豪粉,估计是实在找不到送钱的方式,专门跑去微博给她发私信,附带一堆歌曲购买截图,主页的巨额打赏截图,还说:“银行卡号告诉我。”
      
      她心脏病都要犯了。
      
      言卿想想好笑,抬头一看镜子,忍不住又满足地摸摸脸。
      
      说起有钱有品位,还得是霍总,送的化妆品真心好用,她疼出来的苍白都藏在里面了,美得特别自然,一点也看不出异状。
      
      上午九点,录制正式开始。
      九十九名选手以团队或个人的方式依次进入演播厅,在进场之前,要先通过准备区,那里有ABCDF五个等级的标签,选手根据自己的水平,先自行选择一个等级。
      
      关于这个,言卿好奇问过欧阳:“为什么没有E?”
      欧阳说:“你看见的F其实不是真正的F,是Fail,不及格。”
      
      言卿想,太惨了,她不能F,好歹要努力争取——
      拿个D。
      
      所以自行评级的时候,她真的就拿了一个D,满屋子的镜头拍摄中,她扬唇一笑,甜度爆表,把等级牌认真贴在自己的腰上。
      
      等现场督导示意轮到她的时候,言卿挺直了背,一步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咬着牙稳稳迈进去。
      
      “卧槽!深哥你看!这个美!”
      
      演播厅里,选手基本坐满,但说话声都很轻,不敢造次,只因为——
      这个厅连夜改造过,现在比之前高了不止一个水平,处处是人民币堆积的味道,更重要的是,她们九十九个坐席的头顶上,相当于大概二楼的位置,搭建起了一个悬空的高台。
      
      高台间隔成左右中三个区域,前方有遮挡,不确定里面有没有人。
      但是上面明明白白挂着张狂的字体——“高能评审团。”
      
      有这个坐镇,谁敢吭声。
      
      即便这样,言卿走出来时,仍旧激起了不小的惊呼。
      “好美——”
      “穿旗袍简直行走的直男斩。”
      “太公主范儿了吧,碾压我等凡人。”
      “这么漂亮自评是D?!”
      
      帘子外面的议论声小心谨慎,帘子里面却是异常热闹,一个名为“深哥追妻小分队”的三人组微信群正在疯狂刷新中。
      
      刚才那句就是苏总发的,他手指兴奋出虚影,拍着大腿追问:“深哥!你追老婆来的,对这个肯定没兴趣吧?那我能不能——”
      
      林总:“闭嘴,你直接去自尽吧。”
      苏总:“为啥?你也喜欢?”
      
      群里刷新忽的停了,俩人都感觉到瘆人的低气压。
      
      苏总预感不好,转头看向中间男人高大的轮廓,头皮隐隐一麻。
      
      片刻后,霍云深:“想怎么死?”
      苏总:???
      
      霍云深:“她是我老婆。”
      苏总:!!!
      
      霍云深抓着椅子扶手,十指硌出白印,他透过面前单向可视的垂帘,居高临下盯着台上的言卿。
      她长发绑成了俏皮的公主头,肤色白出微微的透明感,藕粉色改良旗袍的长度只到大腿中间,把优越身形包裹得淋漓尽致。
      
      他眉心沟壑如刀,戳得自己又燥又疼。
      
      言卿站在台上跟在场选手打招呼鞠躬,瞄准一个中游偏下的位置,准备过去,她才走出两步,突然感觉到某种滚烫的温度直直落在她身上,甚至像有了实体一般,从发梢到脸颊,顺延至全身……
      
      都在被扫视。
      
      浓稠深重,炽烈灼人。
      
      言卿莫名觉得口干舌燥,下意识仰起头,看向上方最中央的评审团席位。
      
      里面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卿卿猫:嗅到了深深宝贝的醋味!
    -
    感谢在2019-11-27 22:29:08~2019-11-29 00:06: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assette 20瓶;粥粥 10瓶;池魚_lee 7瓶;杨柳依依1314、老白脸 5瓶;Sometime? 3瓶;天涯客、多点辣椒、流年 2瓶;元元家的华华、悄悄小朋友超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