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青梳

作者:繁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秘老头

      “把身上的水赶紧擦擦,叫你方才跑的这么快。”乘风一手撑着伞,一手掏出一方手帕递给弄雪。街上的商贩们推着自己的摊车赶忙避雨,趁建筑的檐下还有几处避雨的地方,乘风弄雪也跑了过去。
      “快擦擦,别受风寒了。”拿袖子揩去她脸上的水渍。
      “唔……”弄雪没动,任由乘风在她脸上捣腾。
      咦?那是…
      “回去熬点姜汤,你换身干净的衣服……”乘风絮絮地说,突然发现弄雪压根就没在听。眼睛一直看着一个方向,周边有什么动静都不知道。她疑惑地看过去,街上人稀,都急着去躲雨了。视线格外宽阔,正因如此,中间一人的背影才显得格外突兀。
      是那个卖糖画的老人,没有带伞,檐下人都挤满了。他无处可去,只好推着摊车走在街上寻找庇所。雨滴落打湿了他的衣裳,单薄的身形让人想起一片树上摇摇欲坠的秋叶,仿佛秋风一吹便会飘落,跌入尘土。
      弄雪手攒成拳头,出神的看着。
      雨还在淋淋漓漓的下。
      “唉。”
      乘风知道她在想什么,想去帮忙,可又怕自己担心。把红伞递到她手里,轻推一下
      “去吧。”
      弄雪会意,看了她一眼。说不上是什么情绪,打开伞便冲进了雨幕里,无意间回头瞥了一眼。只见乘风一人立于檐下,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为何,弄雪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成语:形影单只。
      乘风双手相握,自然交叉在身前。看着弄雪跑到老人面前,帮忙扶住摊车,把伞移过去。
      真好。
      也不知为何,就是会这般想。
      这样就好了。
      “嘘!别过来!”
      “去去去!!”
      “脏乞丐!别来这边。”厌恶声彼此起伏。
      这是在做什么呢。眼前一幕让他不由生气。一个矮小的老头正淋在雨中,想来檐下避雨,可能是许久没有做过周身的清洁,可以说是有些邋遢了。檐下的他人对他很是嫌弃,直摆手叫他不要进来。
      这样也太过分了。老人身子骨弱,怎么经得住这种折腾?乘风冷着一张脸,恰好弄雪刚出去,身旁空了一个位。于是开口道:“老人家,您站我这儿吧。”说完往旁挪了一步,站在了弄雪的位置上,把自己的位空出来。
      老人一看,低头快步走了过来,站在了乘风旁。两边的人见此纷纷避让,离他们远远的,唯恐避之不及。
      老人没有开口致谢,乘风也一直保持沉默。雨从云天落下,在空中弹起一次水花,落于地上再击响一次,又或是说着屋角飞檐,一滴滴汇聚,“啪嗒啪嗒…”改变曲线滑落地上,与大地发出共鸣。
      不知过了多久,浓云渐散,雨势收小,几道光从云层透出,倾泄而下。
      老人忽然抬头,拉了下乘风的衣袖,道“姑娘,这次相遇证明你我甚是有缘,不如我来帮你测测时运吧?”
      这话问的突兀,若是道谢也罢,可为何是要测时运?乘风一听便打算拒绝,一来,是她本就不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二来,便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却突然说要给自己测时运,总觉得像是个江湖骗子,不知道是要做什么,忽悠人的,还是不可信。
      可那老人哪有在乎她的想法,手上突然多了几件物什,也不知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就像凭空变出来的一样。只是脏的不像话,实在看不出那些都是什么。不由分说,便拽住她的手,趁没留神时迅速往其指尖一扎。
      十指连心,乘风感到心中刺痛,“嘶!”
      一滴暗红的鲜血落下,掉进了一个古旧的盘子里。
      乘风闪电般撤回自己的手,脸色很是难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