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の旋律

作者:沐樱m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4话:瀞灵庭激斗

      此时的蓝染坐在实验室里,感觉到熟悉的灵压之后,他神色淡然的开口,“银,你来了。”

      “蓝染队长,小千夏可是受伤了哦。”市丸银走到蓝染的身边,“嘛,本来还以为日番谷队长会更在乎雏森呢,结果让雏森倒下去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手软呢。”

      “日番谷队长和千夏毕竟是恋人啊!”蓝染看向面前的大屏幕,上面似乎在播放着之前的战斗,“不过千夏也是的呢,在对付雏森的时候竟然一味的以防守为主。”

      “大概是小千夏觉得雏森是日番谷队长的家人吗?”市丸银看着屏幕上交战的声音笑道,“不然以小千夏的实力,想要对付雏森很简单啊!”

      “蓝染sama,你想要如何对付雏森桃?”站在一边的东仙要凉凉的开口,“竟然伤害千夏sama。”

      蓝染将目光看向一边的东仙要,有些兴味的开口,“那么要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处置雏森呢?”

      东仙要思忖半晌之后缓缓开口道,“那就杀了雏森。”

      蓝染的眉眼间染上笑意,“好,就按照你说的去做。”蓝染又将目光看向一边的市丸银,“银,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嗨嗨~蓝染队长还真是恶趣味呢~”市丸银依旧是眯着眼睛笑着,蓝染将目光转过头去继续看向大屏幕,以至于忽略了市丸银睁开双眸中的那抹担忧之色。

      看来蓝染队长,很有可能从小沙那里知道崩玉并不在露琪亚的体内,从而以处刑露琪亚为幌子,实际上的目标却是千夏。

      混合了死神之力的崩玉,蓝染队长从一开始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小千夏,那么日番谷队长,你能保护好小千夏吗?

      自从知晓露琪亚的处刑时间被变更为29个小时之后,千夏就一直窝在队舍中也没有睡觉,而是兀自的思考着蓝染的究竟会藏在什么地方。

      整个瀞灵庭就这么大,藏身之地基本上她都已经暗地里搜寻过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蓝染的身影,难不成蓝染会藏在那里吗?对于整个瀞灵庭来说,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而平常人根本也就不会想到那里。

      千夏思及此处之后就拿起放在一边的斩魄刀,然后就消失在队舍中。

      抵达中央四十六室的时候,千夏看着面前的已经被破坏的大门,心中就猜到几分蓝染肯定躲在这里,而他们所见到的不过是蓝染所布置下来的假象。

      千夏走进之后就闻到一股血腥的气温,以鬼道照亮整个房间之后就看见中央四十六室的全员都已经死了,而且血迹看上去早就已经干涸。

      “我就想着千夏也差不多该出现在这里了呢。”蓝染的声音不远不近的传来,然后的他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千夏的眼前,“小千夏也不算辜负我的希望,找到这里呢。”

      千夏看着站在面前的蓝染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这些都是你杀得吗?你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露琪亚,还是为了什么?”

      蓝染面带微笑的走到千夏的面前,弯下腰看向她,语气透着无限的温柔,“千夏,你觉得是为了什么呢?”

      千夏浑身颤栗着,面对过太多温柔的蓝染,此刻的蓝染语气岁透着和往常一样温柔,可散发出来的寒气却令人发颤。

      千夏已然没有了抬起脚步离开的勇气,她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在蓝染灵压之下,她竟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我不想要看见千夏受伤呢。”蓝染抬手抚上千夏的脑袋依旧是如同往常一样的声音。

      蓝染抬起手在千夏的脖子上重重的落下,最后千夏倒在蓝染的怀中,他抱起千夏就向中央四十六室的里面走去。

      “蓝染sama把千夏sama带来了。”东仙要感觉到熟悉的灵压开口道,“千夏sama她……”

      “被我打晕了。”蓝染说着就把她放到一边,他看向东仙要继续开口道嘱咐道,“在明天雏森被带到这里的时候,照顾好她!”蓝染继续恶趣味的开口道,“毕竟明天会发生有趣的一幕呢。”

      翌日清晨·双亟之上。

      露琪亚望着这些人却只能感觉到一些无力,这里虽然有大哥的身影但是却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厌恶,因为她给朽木家染上了污点么?还有,千夏这个时候去哪里了?难道是不能接受她要处刑的事实吗?

      就在露琪亚想得出神的时候,山本总队长苍老而严肃的声音响起,“朽木露琪亚,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嗨~,只有一句。”然后露琪亚说出自己的愿望,然后她就安静的闭上自己的双眸,“只要他们平安就好了。”

      “好吧!如你所愿,等到行刑结束之后,就让那些旅祸平安地回去。”

      “谢谢你的成全。”

      露琪亚想着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全部在心里对着那些熟悉的身影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安静的等死。

      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解放的双亟竟然被挡了下来,露琪亚睁眼一看却发现是自己熟悉的身影那个橙色发色的少年——黑崎一护。

      “一.....一护。”看着一护露琪亚并没有很开心,只是生气的对着露琪亚吼道,“这个白痴,干嘛又跑来了,你应该很清楚了吧!你根本就不是大哥的对手。这一次他一定会杀了你的。我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我不需要你来救我,回去——”

      双亟想要再次冲向一护的时候,浮竹队长用四枫院家纹章挡住了双亟,只听见京乐春水说道,“我等你很久了。”

      “抱歉,解放花了我一点时间,不过,这样子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就在这个时候双亟已经转眼被破坏,见证到这一切的一护,看见双亟被破坏,于是就决定破坏处刑台,在露琪亚吃惊的眼神中,一护破坏了处刑台。

      “说什么别救你,要我回去,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啰嗦啊!我已经说过了吧,你的意见我全部否决,第二次了,这次是真的,我来救你了,露琪亚。”

      “我可是......不会跟你道谢的哦!你这个傻瓜。”露琪亚闭上眼睛认真的说,但是随后有意识到要怎么逃跑的时候露琪亚认真的说,“一护,我问你,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巧妙的消失的方法........”

      “我要落跑。”一护坚定的说。

      “不可能,对方都是队长啊!根本就逃不掉的。”

      “那么我就能把他们全部都打败在落跑。”一护依旧坚定的说,“不只是我,还有井上跟石田,还有茶渡都来了,岩鹫跟花太郎,这些帮助我的伙伴,我都会把他们救出来的。”

      露琪亚抬头看向面前的一护,露琪亚从他的眼神和话语中,感觉到一护的力量不断的涌入她的体内。

      你真的变强了,一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恋次出现了,一护很不华丽的把露琪亚扔给了恋次,好在恋次算是接住了,只听见一护认真的说道,“带着她离开这里,那是你的任务,就算死了也不准放开她。”然后抱住露琪亚的恋次开始逃跑,而一护也随即也展开一场战斗。

      冬狮郎处理文件之后,准备先去看看千夏。可他并没有在队舍中看见千夏的身影。

      看见流川枫的时候,还询问他一下是否知晓千夏的去向,可他表示也不知道千夏的去向。

      “队长,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看着蹙着眉头的冬狮郎乱菊关心道,“小千夏怎么没有跟着你一起出来?”

      “千夏不再队舍中。”冬狮郎抬头看向乱菊蹙着眉,“找不到她的灵压。”冬狮郎又忍不住响起市丸银说的那句话,“松本,我们去阻止这场处刑吧!”

      “诶?”

      “千夏现在不知所踪,而且双亟的力量太过于强大,说不定会破坏整个瀞灵庭,既然如此就让我们阻止这场处刑吧。”冬狮郎看了一眼松本之后就开口道,“我们走,松本。”

      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雏森桃竟然会打破日番谷立下的结界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

      冬狮郎带着乱菊一直瞬步的向前走着,而他们的目的也是中央四十六室,站在中央四十六室的门口,冬狮郎发现门边就没有守卫就觉得很奇怪,他当即就破坏了中央四十六室的大门,可奇怪的是并没有传出警报声。

      冬狮郎抵达中央四十六室之后,就发现里面的人都已经死了更重要的是像是死了很长时间一样。

      “血都干了,不止变为干涸到碎裂的程度,这表示被杀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吗?到底何时被杀的?”

      冬狮郎想到一切都是假的以后,有些愤恨的想到,这一切到底都是谁做的?

      “我就知道你们会来。”吉良的声音突然响起,“日番谷队长、乱菊小姐。”

      “吉良?”冬狮郎对他的出现极为意外,便质问道,“这是你做的么?还是市丸银?”

      吉良没有说话,转身从门口离开。

      “等一下。”冬狮郎喊道,“松本,我们追。”

      就在冬狮郎和乱菊离开之后,雏森从他们的身后缓缓出现,面对着这样一幕非常震惊,可是他却听见了市丸银的声音,市丸银告诉她蓝染队长想要见他。

      雏森一听面色惊喜就跟在市丸银的身后走向一步一步的像里面走去。

      而她也的的确确的看见了蓝染活生生站在她的面前,而且还和往常一样和她打招呼。

      千夏就坐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雏森走向蓝染,她的全身都被蓝染束缚着,根本就不可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她爆发出灵压之后一下就冲到了雏森的面前一下将雏森推了过去,而蓝染的那一刀正好刺中了千夏的小腹。

      就再次此时她她听见冬狮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雏森,你在干什么!”

      冬狮郎走到雏森身边一下推开了她,却看见千夏捂着小腹倒在一边,她的腹部的血迹还在汨汨而流,而她的旁边则是站着蓝染和市丸银。

      原来,原来……一切都在蓝染的掌握之中吗?

      “你好,日番谷君。”蓝染伸出手对他打招呼看不出任何异常。

      “蓝染。”冬狮郎吃惊的望着眼前的人,“这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蓝染吗?”冬狮郎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

      “那当然。就如你所见的是我本人啊!话说回来,比我预料的还要早赶回来呢!日番谷队长。”

      “真是抱歉,看来伊鹤的拖延战术没什么作用呢!”市丸银的语气,平淡的就像在谈论今天是什么天气一般。

      “到底在说什么事?你们.....”冬狮郎下意识的皱眉。

      “什么事?不过在讨论战术罢了。”蓝染居高临下的看着冬狮郎,语气里是不可抗拒的威严,“将敌人的战斗力分散应该是斩术的基本不是吗?”

      “你说,敌人?”冬狮郎皱眉。

      “当然了,我记得我之前问过日番谷队长,是雏森重要还是千夏重要的问题吧。”蓝染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晕过去的雏森和跪在一边的千夏,“毕竟日番谷队长每次都会让千夏受伤呢?”

      “你有什么资格说她们?”冬狮郎想也不想的开口,“千夏和你的关系暂且不说。雏森她那么憧憬你,因为想要能够接近你一点,所以加入了护庭十三队,因为想要帮上你的忙,所以发了疯似的拼命努力,终于如她所愿的当上了副队长!”

      “我知道啊!对自己持着憧憬的人最好驾驭,所以我才推举她当我的部下,这是个好机会,还有件事你最好记着,日番谷,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一种感觉。”

      “那千夏呢!你和千夏认识数百年,你为什么要对千夏动手。”冬狮郎看着跪在一边的千夏想也不想的开口,“为什么你连千夏也能下得去手!”

      “那是雏森下手的哦!”蓝染一脸不以为意的开口,“就是因为舍不得下手,所以才需要别人代劳嘛!”

      听完蓝染的话,冬狮郎就动怒了。

      “卍解大红莲冰轮丸。”一瞬间冰雪弥漫了整个清净塔居林,千夏迷迷糊糊之间冬狮郎身后的龙翼,好像有点开始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说冰轮丸和冰晶是一对情侣斩魄刀了。

      “我要杀了你,蓝染。”说着就向蓝染冲去,一刀刺进蓝染的身体瞬间冻结。

      “冬狮郎,小心。”

      千夏瞬步到冬狮郎面前一下推开了他,硬是承受下蓝染的那一击,千夏只觉得刺痛席卷了整个后背和左肩,还有漫天飞洒的血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