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の旋律

作者:沐樱m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1话:瀞灵庭告急

      千夏见到冬狮郎时就看见他坐在案桌前蹙着眉。

      “冬狮郎,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千夏走到冬狮郎身边看着他。

      她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道,“是关于露琪亚的事情吗?”

      “露琪亚的处刑时间又被提前了。”冬狮郎揉了揉眉心,想到之前看见的场景,“之前我不是我提醒你小心市丸银吗?今天在队长会议上蓝染队长和市丸银吵架了,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千夏听着冬狮郎的话,沉思良久,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就听见警报的声音响起。

      千夏跟着冬狮郎的脚步一起走到了外面,而他们看见一个透明玻璃的大球正向瀞灵廷这边飞来。

      它在穿过瀞灵廷的遮魂膜之后,变得十分不稳定,看上去好像随时会爆裂。

      就在此时,灵球爆炸,他们一行人四处散落到落到瀞灵廷的各个地方。

      这些人之中,除了岩鹫之外,千夏最熟悉的就是一护的灵压,还有一个就是猫形状态的夜一。

      “你们都要小心了,各队员快速回到自己的守备位置上去!”冬狮郎转头看向身后的队员。

      他将目光看向身边的千夏,眼神变得柔和下来,“千夏,旅祸的情况暂时不明,你要注意一点,还有我之前说过的话。”

      千夏的眉眼间染上笑意,“冬狮郎,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我以前可是六番队副队长,没有你想的那么差劲啦!”

      “小千夏,你难道不知道队长在关心你吗!毕竟是这么特殊的时期呢。”

      千夏听着乱菊的话,脸一下红了,她将半张脸都埋进了脖子上的风花纱里。

      “乱菊姐,你在乱说什么啊!”千夏耳根子泛红,“才没有你说得那回事儿呢。”

      “队长你的脸也红了!”乱菊的声音缓缓响起,“谈情说爱可以光明正大,干什么这样遮遮掩掩啊!”乱菊说着就撩了一下头发,“一个两个都那么不坦率!一点都不可爱!”

      “乱菊姐!(松本!)”千夏和冬狮郎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就在乱菊想要开口的时候,一只地狱蝶停在了乱菊的手上,大意就是旅祸打败斑目一角之后,继续逃窜。

      房间中一下安静下来,千夏听见冬狮郎的声音响起。

      “他们真的只是为了救朽木?还是有其他的目的。”冬狮郎蹙着眉头喃喃自语。

      千夏走到冬狮郎的身边抬手抚上他银色的发丝,“冬狮郎,为什么要思考这样的事情呢?如果十番队的其他队员遇到旅祸逃跑就可以了,能够打败斑目三席的旅祸应该是很厉害的吧。”

      千夏弯下腰低头看着面前的冬狮郎,“如果是冬狮郎或者其他人遇见的话,与之一战便是,为什么要考虑这么多事情?”

      千夏最佩服的就是冬狮郎这敏锐的洞察力,也难怪之前志波一心总是时时刻刻的夸奖他,也难怪会在最后的时候推荐他成为十番队队长。

      如果蓝染没有其他阴谋的话,那么一护他们来到尸魂界就是单纯的为了救出露琪亚还没有其他的想法。

      可若是蓝染也有其他想法的话……

      千夏思及此处,抬手抚上胸口,浦原喜助说的话仿佛还回荡在耳边,如果蓝染得到了她体内的这完整的一块崩玉之后,威力可能比现在蓝染所拥有的那一块崩玉还要厉害。

      但这件事情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知晓了,那么蓝染真的是还认为崩玉还在露琪亚的体内吗?

      “千夏!”

      千夏感觉到疼痛一脸无辜的抬头看向冬狮郎,“冬狮郎,你在干什么啊!”

      “千夏,我说过的吧,不要再露出那样悲伤的表情了!”冬狮郎一下将身边的千夏揽入怀中,“千夏,我们是恋人,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告诉我的吗?”

      千夏微怔片刻之后,伸手抱住冬狮郎的腰身,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给你,但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因为她想在这护庭十三队里,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打败蓝染。

      她可以受伤,也可以去死去,但她所希望的就是能够守护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队长,小千夏,也不用那么担心吗~不要弄得好像要生离死别一样!”乱菊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不以为意,“那样的旅祸怎么可能会打败队长级别的人物。”

      乱菊又将目光看向旁边的千夏,“还有小千夏也是,不要每次都让队长那么担心啦~你若是受伤的话,我想队长会非常难过的哦~”

      千夏再次将半张脸埋进了风花纱中,“旅祸入侵,有可能是冲着露琪亚来的,我先去六番队看看哥哥。”千夏说着就跑了出去,最后迅速的向六番队的执物室走去。

      刚走进六番队,千夏就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坐在队长的位置上批阅文件,白哉的身影被黑暗所笼罩,就好像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这黑暗中。

      千夏停下脚步之后,站在执物室的门口,却失去了走进去的勇气。

      她的哥哥朽木白哉,是朽木家历代最强家族,自从他们去世之后,这份属于朽木家的荣耀全都靠他一个人的支撑着,即便是他的心中仍旧是在乎露琪亚的,可却无法忤逆规矩。

      规矩什么的,打破它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想要去维护这样的规矩,既然哥哥想要维护这样的规矩,那这样的事情,就让她来做好了,让她来做这样的坏人!

      她带着哥哥的那一份一起,让黑崎一护救出露琪亚,那才是哥哥心中真正想要的事情,毕竟小颖姐之前就说过:

      ——你大哥他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事实上他是很在乎露琪亚的哦!

      千夏站在六番队门口很久,见到风间润的时候,也在唇边竖起了手指,意思他不要打扰他们兄妹二人以这样的方式相处,一直到感受到两个熟悉的灵压,她才离开六番队。

      她感受到的灵压一个来自一护,另外一个则是恋次,她顺着灵压找到他们的时候,就听见恋次在诉说着和露琪亚的过去,她躲在一边的看了一眼,两个人身上都是激斗过后留下的伤痕。

      千夏看见恋次抓着黑崎一护的衣服,求着他说救出露琪亚。

      因为收养露琪亚的人是哥哥,所以他才那样拼命的去追逐哥哥的脚步,这也是为什么她当初会推荐恋次成为六番队副队长的原因。

      在得到一护肯定回答之后,恋次终于体力不支的倒了下去,而一护也一并倒了下去。

      看着晕过去的两个人,千夏才缓缓的走了出去,她看向身边的岩鹫,“岩鹫哥哥,你带着黑崎君离开这里。阿散井副队长交给我就好!”看着一身都是伤痕的岩鹫,她眯着眼睛笑起来,“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给海燕哥哥的!”

      她又将目光看向身边的山田花太郎,“山田七席,那么黑崎君麻烦你照顾了。”

      “是,千夏sama。”

      岩鹫看了一眼千夏之后就背着黑崎一护以及带着山田花太郎离开。

      在他们走了以后,千夏蹲下来运用鬼道给恋次疗伤,看着恋次千夏低声道,“你放心,黑崎君会把露琪亚救出来的。”

      “谢谢你,朽木副队长……”在对上千夏那双眼睛的时候,恋次立即改口叫了她的名字,“千夏。”

      在千夏给恋次疗伤的过程中,恋次把很多事情都告诉给她,而其中的很多事情,她也从露琪亚的听说过。

      青梅竹马,可以说,恋次从一开始就暗恋着露琪亚,同意她近朽木家,也是为了想要让她有更好的生活,可是却没有想到,会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千夏低头沉默不语,“恋次,哥哥他也有自己的苦衷的。”

      千夏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就听见吉良的声音传来,“千夏?”

      “吉良副队长,我已经帮助阿散井副队长治疗过了,应该是和旅祸发生了战斗,我抵达这里的时候,阿散井副队长就已经受伤了。”

      在吉良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把恋次抬回了六番队,本来是想要去请四番队的成员过来医治的,可最后白哉的出现却告诉他们直接把恋次扔进队牢。

      这是千夏提前就想到的事情,所以她才会用鬼道帮助恋次治疗。

      从六番队离开之后,千夏遇见来带走吉良的市丸银。

      看着市丸银远去的背影,千夏的脑海中又想起之前冬狮郎说过的话。

      她和市丸银认识也差不多百余年的时间,她小跑着追上市丸银的脚步,一下拉住他的羽织,“银,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市丸银转过头看向依旧是一副眯眯眼的样子,他低声凑到千夏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小千夏,小心蓝染队长哟。”

      市丸银的话刚落音,那边她就感受到冬狮郎的灵压,冬狮郎一下把她从市丸银的身边拉了过去,“市丸银,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不允许伤害雏森和千夏!”

      千夏顺势倒在冬狮郎的怀中,耳畔却不断的回荡着市丸银说的那句话,等不及千夏反应过来,他就听见市丸银的话再次传来,

      “日番谷队长对你来说,是雏森重要,还是千夏重要呢?”

      等到千夏再次望去哪里还有市丸银和吉良的身影。

      千夏抬头看向身边的冬狮郎咬着唇一言不发,最后她扯了扯冬狮郎的羽织,“冬狮郎,你生气了?”

      “你是不是把我说的话当成耳边风?不是告诉你要离市丸银远一点的吗!”

      千夏扯着冬狮郎的羽织晃了晃,“我只是有些问题想要问市丸队长而已,你和市丸队长才认识多少年,我可是认识他已经超过百余年的时间了!”

      日番谷握住千夏的手,“千夏,每个人都会变得,我觉得市丸银不是好人,所以才提醒你离他远一点的!”日番谷队长千夏的手,想到之前乱菊说的那些话,“千夏,如果你受伤的话,我会非常难过的,我不想要看见你受伤。”

      日番谷的话让千夏耳根泛红,“冬狮郎,放心,我绝对不会受伤的,赌上朽木家的荣耀!”

      “谁要你赌上朽木家的荣耀啊!”

      “我也警告过雏森距离三番队的人远一点,不过雏森她容易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日番谷蹙着眉头开口道,“回去了!恋次的战败的事情已经被总队长知道了。”

      千夏跟在冬狮郎的身后,跟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想十番队执物室的方向走去,“对了,总队长怎么说?恋次战败的话,可能让总队长非常生气呢!毕竟是副队长级别的人物啊!”

      毕竟副队长战败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总队长说了允许副队长级别以上的队员始解斩魄刀。”冬狮郎转过头看向千夏,“你作为之前的六番队应该也在其中。”

      千夏对着冬狮郎吐吐舌头,“说起来我好想从来都没有见过冬狮郎的卍解呢?”千夏一脸期待的看着冬狮郎,“这样的话不就有机会能够见到冬狮郎的卍解了吗!”

      “喂!现在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吗?”冬狮郎撇过头不再去看千夏的神情。

      至于千夏希望,哪怕一点点能够维持这样的状态就好,她想要看见冬狮郎脸上的笑容,想要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冬狮郎,要是能够一直这样就好了啊!”千夏倚靠在冬狮郎的肩膀上弯起唇角。

      能够这样一直倚靠在冬狮郎的肩膀上就好了。

      呐,冬狮郎,那句来不及说的“我爱你”是否还能够有机会说出来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