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柯南]如何与白月光破镜重圆

作者:沐樱m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Vol.41[修]

      听见熟悉的声音,黑泽唯的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她看着旁边的风,眉眼间染上笑意,“好,到春节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等我把国内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就去香港找你。”

      “那你到时候跟着风一起回来吧。”电话那边的声音带着缱绻的温柔,“有他在路上照顾你我也会放心一点。”

      “姐姐,那小弥生的事情……”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之后才有了声音,“弥生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等你来香港就大概知道了。”

      “好。”黑泽唯说着就挂了电话,冷风吹过她的脸颊,让她此刻清醒不少,她将目光看向站在旁边的风,“风先生,等到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就联系你,至于学校那边我请一段时间的长假吧!”

      风笑着点点头,他一脸温和地开口,“弥生那边的事情也麻烦你处理一下,reborn会帮助你,接下来弥生很有可能不会继续在并盛读书了。”

      黑泽唯听着风的话笑着点点头,“这件事情我会马上就去处理,风先生不用担心。”

      风离开之后黑泽唯才转身回到房间,看着站在房间里的贝尔摩德,黑泽唯笑着开口,“克丽丝,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醉了吧?”

      贝尔摩德抬头看向黑泽唯一脸疑惑地开口,“小唯,刚才那个小婴儿是?”

      “是彩虹之子。”黑泽唯大大方方地开口,“他是我的一个朋友。”

      “彩虹之子?”贝尔摩德仍是一脸疑惑,虽然她在组织里听说过彩虹之子的事情,可是谁都没有见过,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有机会见到彩虹之子。

      黑泽唯笑道,“克丽丝你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黑泽唯说着就给贝尔摩德打开门,却没有想到在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了安室透的身影。

      “透君?”黑泽唯一脸疑惑,“你怎么回来了?”

      看着贝尔摩德脸上的表情,黑泽唯露出一脸尴尬的笑容,“克丽丝该不会是你联系透君回来的吧?”

      她凑到贝尔摩德面前小声道,“不过为什么克丽丝你会有透君的联系方式啊!”

      “是你哥今天给我的。”贝尔摩德笑道,“你哥可是一直不放心这个家伙呢。”贝尔摩德抬头看向安室透。

      贝尔摩德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既然安室先生已经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哥的新年礼物已经留下来了。”

      看着贝尔摩德远去的身影,黑泽唯又将目光看向旁边的安室透,“所以克丽丝告诉你我喝多了?”

      黑泽唯看着安室透轻声笑出来,“酒不醉人人自醉,我很清醒。”黑泽唯说着就让安室透在房间里坐下来。

      黑泽唯给安室透拿出一杯果汁放在他的面前,“我可能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透君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一起去?”

      在安室透疑惑的目光中,黑泽唯继续开口道,“就是去香港一段时间,那边人过的是春节你知道吧!姐姐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过春节。”黑泽唯说着就喝一口手中的杯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姐姐了。”

      “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呢。”安室透看着黑泽唯一脸笑道,“那小唯在香港也要玩得开心。”

      黑泽唯听着安室透的话眼神暗了暗,她低着头不知想到何事,再次抬头看向安室透的时候,眼中仍是带着几分笑意,“所以透君忙的不是哥哥的事情吗?”

      看着安室透脸上的表情,黑泽唯继续开口道,“既如此,那我真的没有理由邀请透君一起陪着我去香港度假呢。”

      黑泽唯站起来走到安室透的身边,抬手抚上他的脑袋,“透君,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很多事情我都明白的。”

      安室透低着头一言不发。

      短暂的寒假很快就过去了,黑泽唯在请假的时候得知帝丹高中A班和B班在这里的联考中平列第一,而这是帝丹高中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傲人成绩。

      校长看着已经拿到请假条的黑泽唯,顿时就觉得不想要放黑泽唯离开。

      “黑泽老师,你以后还会成为老师吗?”校长看着黑泽唯一脸紧张地开口,“你……”

      “我只是去度假。”黑泽唯看着校长笑道,“这段时间就把孩子们暂时先交给其他老师吧。”

      黑泽唯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校长你放心,我会优先考虑帝丹高中的老师哦~”

      黑泽唯看了一眼校长之后就笑着离开了校长室。

      她驱车前去并盛町帮助弥生办理转学手续,在停车的时候他正好看见了沢田一行人。

      “黑泽小姐怎么来了?”沢田看着黑泽唯打招呼,“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之前不是告诉你,黑泽来帮助弥生办理休学手续的吗?”reborn看着沢田神色自若。

      他抬头看向黑泽唯,“手续已经办理得差不多了,确定要这样吗?”

      黑泽唯看了一眼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狱寺,笑道,“嗯,姐姐已经吩咐过了,今天过来就是处理这件事情。”

      她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她以后应该也不会回并盛读书了。”

      reborn看着黑泽唯点点头。

      黑泽唯在reborn的指引下前去校长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剩下已经校长同意的证明。

      “花崎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非常抱歉。”校长看着黑泽唯一脸抱歉地开口,“还希望花崎以后……”

      “她以后不会来了。”黑泽唯看着校长笑道,“本来就是她自己选择的地方,不过既然都已经发生这样的事情……”黑泽唯没有继续说下去。

      在处理好相关的事情之后,黑泽唯就准备转身离开,可却没有想到会在停车的地方见到狱寺的身影。

      “你来做什么?”黑泽唯蹙眉,“我现在最不想要的见到的就是你。”

      “她真的还活着吗?”狱寺开口道,声音听得出来带着几分颤抖,“她……”

      “不知道。”黑泽唯黑着脸回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小弥生为什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迎着狱寺隼人的那双翠色的眸子,黑泽唯继续开口道,“毕竟除了这张脸之外,你大概没有可取之处。”

      黑泽唯双手环臂站在一边勾着唇角,“你把沢田纲吉当作是一切我也无所谓,毕竟他是彭格列十代目,只是我希望以后你离小弥生远一点!”

      “我……”狱寺却不知该如何回答黑泽唯的话。

      “你们以后会怎么样我不管,但是至少现在你不会再见到小弥生。”黑泽唯不再给狱寺开口说的话,“有些事情既然已经有了选择,就要做好承担相应代价的责任。”

      黑泽唯看着狱寺继续开口道,“而远离小弥生就是你现在要付出的代价!”

      黑泽唯在开车的时候一直注视着后视镜里狱寺的身影,她是真的不想要再次见到这个身影。

      明明慕轩比他优秀那么多,比他更加地温柔,奈何偏偏小弥生的眼睛里却只有这个人的存在。

      黑泽唯将国内的事情全都处理好之后,才带着风一起回到香港。

      当看见那个熟悉身影的时候,黑泽唯才发现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不过好在也没有太多的变化。

      “小唯已经很久没有来过香港了吧。”风看着小唯一脸温柔地开口。

      “大概两年吧。”黑泽唯看着风笑道,“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姐姐了。”黑泽唯脸上带着些许笑意,“姐姐还和以前一样吗?”

      风看着黑泽唯笑着点点头。

      “家主这些年也非常地思念黑泽小姐呢。”正在开车的男人看向后座上的黑泽唯,“这些日子除了忙碌家族的事情之外,就是照顾弥生小姐。”

      “所以弥生在香港吗?”黑泽唯一脸吃惊地开口,“弥生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开车的人,低着头不知想到哪些事情,他抬头看向黑泽唯摇摇头,“目前还不知道弥生小姐到底在日本发生哪些事情,家主也不愿意告诉我们。”

      黑泽唯听出话语中不太对劲的成分,她秀眉一皱又将目光落在旁边风的身上,她面色略显紧张,“风先生,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等到小唯见到弥生的时候就知道了。”似乎对于这件事情也不愿意过多的提起。

      “黑泽小姐,你也不用担心,弥生小姐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开车的男人看着黑泽唯笑道,“但是又有些不一样,这几天轩少爷和凌少爷也总去宅子。”

      “我也很久没有见到阿轩和阿凌了,这两兄弟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黑泽唯一脸期待地开口,“不过肯定和以前一样的顽皮。”

      抵达老宅之后,黑泽唯站在一座巨大的府邸面前,风已经先行一步回了他的家中,而她则是直接跟着阿大回去。

      府邸面前是牌匾龙飞凤舞地写着“依宅”两个大字,走进去一股香味就扑鼻而来,巨大的喷泉正从池子里喷出水雾,而养在旁边的花卉在接受过喷泉的洗礼之后,争相斗艳地盛开着。

      黑泽唯在阿大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地走向客厅,远远地就能听见琵琶的声音。

      在绕过一个池塘、穿过一个拱形门,走过一个长长的紫藤长廊之后阿大才带着她在一个门前停下来。

      他对着门鞠躬作揖,“家主,黑泽小姐已经到了。”

      门一层又一层在黑泽唯的面前打开,一直到最后一层的时候里面放置着一个巨大的双龙戏珠的屏风,隐约能够见到屏风后面的一些模糊的身影。

      伴随着被移开的屏风,黑泽唯也见到了屏风后面的人,她穿着一件汉服,梳着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发型,一双异色的瞳孔透着几分妖冶,手中拿着一把团扇,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懒散随性。

      而她正是依宅的主人——依小颖。

      “姐姐,好久不见。”黑泽唯看着依小颖笑道。

      “好久不见小唯。”依小颖笑道,她的脚落在地上,看向身边的侍女,“去把弥生小姐……”她说着又将目光落在黑泽唯的身上,“你还是去找弥生吧,她就在梅园。”

      黑泽唯对依宅非常地熟悉,很快就在梅园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身上穿着一件汉服,站在红梅树下,好像就要和红梅融为一体。

      “小弥生……”黑泽唯看着那个身影就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看着弥生转过来的身影,黑泽唯正欲开口就听见对方的声音已经传来,“你认识我?”

      黑泽唯还没有反应过来,弥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位小姐,你认识我吗?”

      “小弥生,你不认识我了吗?”黑泽唯一脸吃惊地开口,“我是你的小唯姐啊!”黑泽唯说着还下意识地退一步,这是怎么一回事?

      黑泽唯看着弥生一脸疑惑的表情,脑海中又浮现出之前阿大脸上的表情,以及风脸上的表情,所以说这就是所谓的“后遗症?”

      “弥生。”

      听见这个声音,黑泽唯抬头就看见依小颖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她赤着脚走到木板上,脸上带着几分温润的笑意。

      “师娘。”弥生笑着跑到依小颖的身边,“师娘,我听阿二说师傅回来了,我可以去看看师傅吗?”

      依小颖摸了摸弥生的脑袋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去吧!”

      看着弥生远去的身影,黑泽唯转头看向身边的依小颖,“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弥生她……”

      “你之前不是很好奇弥生到底去了何处吗?”依小颖说着就拉着黑泽唯在旁边坐下来,“弥生跟着纲吉君他们一起去了十年后。”

      在黑泽唯震惊的目光中,依小颖继续开口道,“说是十年后,其实并没有,但那个世界的弥生已经牺牲,而这个世界的弥生在回到这个世界之后,失去了所有的关于他们所有人的记忆。”

      “这是为什么?”黑泽唯一脸不理解地开口,“为什么会这样?”

      “其他平行世界的弥生都是无属性的人员,只有这个世界的弥生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因为平行世界的白兰,弥生才得以和他们相遇,既然白兰都已经被打败了,那么弥生自然被抹去所有的记忆。”

      依小颖看着黑泽唯顿了顿,“这就是平行时空法则,弥生六岁就在香港长大,一直到14岁才会并盛,所以她没有你们任何人的记忆。”

      依小颖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水杯,又看向窗外的红梅,“所以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

      迎着黑泽唯的那双眼睛,依小颖继续开口道,“你不是一直不喜欢狱寺君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弥生不会再遇见那个人的机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