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柯南]如何与白月光破镜重圆

作者:沐樱m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Vol.10[修]

      “还好社长来得及时,不然还不知道黑泽小姐会遇到什么事情呢?”站在旁边的太宰治看着晕倒在福泽谕吉怀中的女人蹙着眉头,“不过这个和中也那个家伙的能力还挺像的。”

      “社长,黑泽小姐没事吗?”国木田看着福泽谕吉关心道,“我们现在还是去医院吧!”

      “你们是小唯姐的朋友吗?”几乎和他们一同出现的花崎弥生看着他们三个人眉头轻蹙,“你们是谁?”

      “漂亮的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殉情吗?”太宰治看着花崎弥生一脸绅士地开口。

      “完全没有兴趣呢。太宰君。”花崎弥生看着太宰治眉眼间带着温润的笑意,“作为前□□的干部,真没有想到太宰君竟然会成为武装侦探社的成员。”

      太宰治抬头看向花崎弥生,他只觉得花崎弥生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她是谁。

      “我是彭格列的人。”花崎弥生看着太宰治一脸笑意,“所以对□□还是很了解的。”

      花崎弥生看着倒在福泽谕吉怀中的黑泽唯,“小唯姐使用异能之后会昏睡三天,我们这个时候还是去医院比较好。”花崎弥生一眼就注意到黑泽唯身上的伤口。

      作为经常战斗的人,花崎弥生习惯性带着绷带,她给黑泽唯做了止血之后,一行人就前往医院。

      抵达医院以后,医生告诉福泽谕吉黑泽唯腹部中刀有点深且中毒,需要留院观察。

      “这是小唯第几次使用异能?”福泽谕吉将黑泽唯安顿好之后转头看向身边的花崎弥生,“你知道她会异能……”

      “在美国有一个名叫Guild的组织,它首领名字叫菲茨杰拉德,他曾经就找过小唯姐,想要拉拢小唯姐加入他的组织,也知道小唯姐的异能就是蝶恋花。”花崎弥生看着福泽谕吉神色平静地开口,“小唯姐在美国仅仅用过一次全开异能,因为需要信任的人守在身边才可以。”

      福泽谕吉看着花崎弥生点点头,“谢谢你。”

      “我和小唯姐是朋友,能够成为她信赖的人我很开心。”花崎弥生对着福泽谕吉莞尔一笑。

      两个人之后就一直坐在病房外面,在得知黑泽唯住进这家医院之后,管家很快也抵达了黑泽唯的病房门口。

      看着守在病房外面的两个人,管家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是小唯姐的什么人?”花崎弥生站起来看着管家面色阴沉,“如果想要趁着这个时候加害于她的话,也要先问问我。”

      “她是我们的大小姐,我怎么会想要加害她。”管家看着花崎弥生就暗自抹了一把汗水,“我叫藤原,是源氏家族的管家,你应该知道唯小姐的妈妈姓源氏吧。”

      花崎弥生听着藤原的话,眉头微微放松下来,抬头看向管家,“小唯姐腹部中了一刀且中了毒,医生说三天之后才能醒过来。”

      管家顺着花崎弥生的视线,看向病房里面的人,躺在床上的银发少女双眼紧闭,像极了当年的那个人。

      “我们老爷正好也在这个医院里,如果等小姐醒了以后记得通知我。”藤原管家说着就对着花崎弥生鞠躬。

      临走的时候他又将目光看向一边福泽谕吉,他之前就觉得福泽谕吉这个名字挺耳熟的,没有想到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武装侦探社’的社长。

      藤原管家在确定黑泽唯没事之后,才转身离开,回到病房之后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面色恭敬地开口,“老爷,救小姐的那个人是横滨的福泽阁下,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武装侦探社’的社长。”

      “怎么会是福泽谕吉?”老人一脸不相信地开口,“难不成小唯也有异能?我不是听说武装侦探社的成员,都是使用异能的人?而且他怎么会知道小唯回来的消息?”

      “老爷,您忘记了吗?当年福泽阁下也是非常喜欢大小姐的,只是大小姐选择和大姑爷在一起。”

      老人听着藤原管家的话,脑海中不知想到何事,面露无奈之色,“小唯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很糟糕?我这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怎么落入那群人手中,看来那些人一直盯着小唯的动向。”

      老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两个身影就急匆匆地走进病房。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手冢彩菜的脸上带着几分担忧,“怎么好端端地就生病了呢?要不是藤原管家告诉我们,我们都不知道。”

      德川奈奈握着老人的手,“怎么会在家里晕过去呢,爸爸这些年的身体不适一直挺好的吗?”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老头看着他的两个女儿眉眼间染上笑意,他又将目光看向一边的藤原,似乎在责怪他为什么要通知她们。

      “老爷,我只是有点担心你的情况。”藤原管家看着老人故作为难的开口,“而且我没有做错。”

      老头看着藤原管家面露无奈之色,又重新将目光放在德川奈奈和手冢彩菜的身上,“我真的没事,我记得孩子们都忙着参加比赛的事,你们好好关心他们就是。”老头看着两个人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圈。

      在等到德川奈奈和手冢彩菜离开之后,老头才询问藤原管家黑泽唯所在的病房,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他的外孙女会因为她而死亡。

      如果真的是那样,他才真正地没有办法面对死去的女儿。

      老头准备下床时就看见赤司出现在病房中,赤司给他推来一辆轮椅,看着他笑着开口道,“外祖父,我们一起去看看姐姐吧。”

      老头看着赤司没有说话,最后却还是坐上赤司准备的轮椅,两个人一同前去黑泽唯的病房。

      原来赤司在前来老人的病房也已经打听过黑泽唯的病房。

      “源先生。”福泽谕吉看着老人面色温和地开口,“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没见,我们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好久不见福泽君。”老人看着福泽谕吉神色平静地开口,“小唯的情况如何?”

      “中了一刀且中了毒,目前没有大碍,会昏睡三天。”福泽谕吉开口回答道,“你应该在房间里好好地休息,省得到时候小唯醒来之后又担心你。”

      “福泽君,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小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听着老人的话,福泽谕吉抬头看向他,似乎在思考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半晌之后他道,“其实我是因为在无意中救下小唯,所以才知道她才活着。”

      福泽谕吉转头看向病房,“因为她拥有一双独一无二的金色瞳孔,所以我就在想小唯会不会是她的女儿,结果没有想到还真的是。”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她有异能的?”老头面色凝重地开口,“还有她的异能是……”

      福泽谕吉将目光看向一边的花崎弥生,感受到老人的视线后,花崎弥生将手机放进兜里,“我第一次见到小唯姐使用异能是在她18岁生日那天,那个时候我是在美国的网球场认识她的。”

      花崎弥生脑海中不知想到何事,“不过小唯姐第一次全开异能,也是在美国被攻击的时候,就是那个菲茨杰拉德。”

      花崎弥生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道,“我记得小唯姐曾经说过她的异能是将所有的异能无效化,所以她很少使用异能。”

      花崎弥生说着又把目光落在房间里黑泽唯的身上,“这一次如果不是小唯姐遇到困难,应该也不会使用异能。”

      花崎说着就打了一个呵欠。

      “花崎桑看上去还像是学生,不如等一下送你回去吧,这边我来照顾就可以。”赤司看着花崎弥生面色温和,“如果姐姐醒来知道你没有去上学,应该会很自责。”

      花崎弥生看着赤司点点头,又将目光看向一边的福泽谕吉,“福泽先生,这几天麻烦你照顾小唯姐了。”话语里显然是对赤司说的话不放心。

      “你放心,花崎,我会守到小唯醒过来。”

      花崎弥生点点头就转身离开,赤司叫了自家司机准备让他送花崎回去,而花崎也表示了拒绝。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第四天的夜里黑泽唯才醒来,她一醒来就看见了守在床边的福泽谕吉。

      “让你担心了。”黑泽唯说着就揉了揉脑袋,“应该睡了整整三天吧。小弥生没有来吗?”

      “她去吃饭了,应该等一会就回来。”福泽谕吉看着黑泽唯开口,“这期间还有人打过你的电话,不过我都没有接。”

      福泽谕吉顿了顿之后开口道,“但是之前花崎好像接了一个电话。”

      黑泽唯还没有询问那个人是谁,就看见一个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看见那个身影,黑泽唯露出讪讪的笑容。

      那正是他现在的兄长——琴酒。

      “哥,你怎么来了?”黑泽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就是……”

      “没事就好。”琴酒打断黑泽唯的话,“花崎已经在电话里把你的事情说了一遍。”琴酒说着就拉着椅子在旁边坐下来没有再说一句话。

      等到花崎他们回到病房的时候就看见琴酒坐在一边,整个房间都显得异常低沉。

      “小弥生,你帮我去买一份粥回来吧,睡了三天我好饿啊!”黑泽唯说着又将目光落在花崎弥生的身上。

      花崎弥生将手里的袋子晃了晃,“已经买了,是小唯姐你最喜欢的海鲜粥哦,我之前有问过医生你能不能吃,医生说可以。”

      花崎弥生走到一边将包装袋打开,而后又将打包好的海鲜粥递到黑泽唯的手里,“小唯姐,明天浅羽说过来看你的。”

      “我明天差不多应该就能出院了。”黑泽唯抚上腹部的伤口,“这点伤口算不上什么?”

      感觉到一道冷森的目光后,黑泽唯继续开口,“不过还是要好好休息。”黑泽唯看向琴酒露出讪讪的笑容。

      “那他们可以去小唯姐的家里啊!你回来之后,我还没有去过小唯姐的家里呢。”花崎弥生眉眼间带着温柔的笑意,“这样一来,遇到不开心的事情还可以到东京找小唯姐。”

      “我记得弥生你在并盛町读书吧,你完全可以像在美国那样的时候来找我哦!”黑泽唯说着就揉了揉花崎弥生的脑袋。

      目送花崎弥生离开之后,黑泽唯又将福泽谕吉送走了,还表示剩下的事情琴酒都会去做,他们不用担心。

      偌大的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黑泽唯和琴酒两个人,琴酒双手环臂,面色清冷,眼底带着几分冷意,“说吧,为什么会受伤?”

      他不给黑泽唯开口解释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相信花崎桑说的那些话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