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墨凝尘

作者:秋雁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暗夜少年

      凝儿以为玄墨一定会变本加厉地虐待自己,却没有想到接下来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玄墨再没有出现,也没有为难她。仿佛昨夜的事情从未发生,她依旧每日在杂役房内劳作,虽然辛苦,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
      
      凝儿将那些碎瓷片小心翼翼的包好。它们本身并不重要,只是会提醒凝儿想起那些对她无比重要的事情。
      
      活下去,她会再见到李玉凉的。
      
      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整整半个月,李玉凉才赶回暗夜城,不仅是凝儿,暗夜宫上上下下都在盼望着他回来。这里的人,都畏惧玄墨的冷酷与威严,而每当“冷玉公子”在的时候,玄墨就会变得温和些。
      
      何况李玉凉英俊温柔,彬彬有礼,能嫁给他为妻,几乎成了暗夜城所有女子的深闺梦想。
      
      李玉凉回到暗夜宫,径直走到玄墨所居住的洛云轩。他进来时,玄墨正慵懒地躺在红木软塌上,桌前摆满了各色美食点心,上好的波斯红酒。两个妖娆的美女伺候在她身旁,都只穿着一件薄纱,隐隐可见妖娆丰腴的胴体。一个在轻轻为他捶腿,另一个则扒好葡萄,讨好地送到他嘴里。
      
      玄墨的衣袍半遮半掩,领口露出的肌肤一片春.色。
      
      李玉凉走进来,仿佛没看见两个美人一般,大大方方地拍拍身上尘土,在玄墨的对面坐下。
      
      两个没想到会有男人闯进来,慌忙裹紧身上的衣服,幽怨地道:“城主……”
      
      玄墨看也没看她们一眼,“滚出去。”
      
      两人顿时呆了,昨夜一番欢好,让她们以为自己已经彻头彻尾是玄墨的女人,今天这个男人一声不吭地走进来,看尽了她们衣衫不整,玄墨定会发怒责罚于他,怎么反而斥责她们呢?
      
      两个美人一脸委屈,不觉红了眼眶,衬着娇花般的容颜,当真是我见犹怜。而玄墨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没听见么?我让你们滚出去。”
      
      他的眸光一片冰冷,身上又散发出那种暴戾阴翳的气息,两个美人同时打了个哆嗦,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李玉凉侧目望了下二人,淡淡道:“二爷又来了?”
      
      玄墨“嗯”了一声,“我总要做做样子,好让他放心。”说完,他又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这次为何去了这样久?”
      
      李玉凉道:“事情中途有变,陆子俊临时变化了军饷路线,废了好一番周折才重新追踪到。”
      
      玄墨冷笑:“这个老狐狸果然难缠。东西到手了?”
      
      “到手了,”李玉凉道:“若不出我所料,过不了多久陆子俊一定会来暗夜城。”
      
      “做得好!”玄墨一喜,“陆老贼虽然狡诈,却贪婪得很,到底还是上勾了。”
      
      李玉凉道:“陆子俊虽十恶不赦,到底是个小角色,何况他为人贪得无厌,到是可以留一条狗命,为我们所用。”
      
      “正合我意。”
      
      李玉凉道:“其实我也已猜到公子的心思,否则不会让我独独救下文之泰的女儿。”
      
      他提起凝儿,玄墨的眉心轻轻一皱。
      
      李玉凉盯着他的表情,片刻,突然道:“文之泰固然死不足惜,可当年永门之变,尹世淳才是主谋。何况文凝当时尚未出生,什么都不知道。你何必如此折磨她?”
      
      “我何时折磨过她?”
      
      李玉凉道:“她刚来到暗夜城,你就赏了她一顿鞭子,一个娇弱女子,被你打得皮开肉绽,能活下来也算她命大。”
      
      “你在指责我?”潋滟的凤目挑起,美得近乎妖邪,“文之泰欠的债,难道不值这一顿鞭子?何况她初来暗夜城,就敢与本尊那样说话,我只是教教她规矩。”
      
      李玉凉轻叹道:“如果是这样最好。”
      
      “不然会是怎样?”
      
      李玉凉道:“我是怕你被仇恨扭曲了心智。”
      
      玄墨冷笑,“扭曲心智?去折磨一个卑贱木讷,毫无趣味的女人?凉少还真是够操心的,放心我没那么无聊,何况那文凝我已多日没有理会过她。”
      
      “那你为何又好端端废了她的手?”
      
      “什么?”玄墨有一瞬的茫然,他哪里知道那天他愤怒之下,踩得太用力,瓷片割伤了凝儿的手筋,现在一只手已经使不上什么力气了。
      
      “你去看她了?”玄墨神色突然不悦。
      
      “嗯。”
      
      玄墨冷笑道:“你要找女人,什么样的不好,偏偏要找文家的贱种?凉少的口味何时变得这么独特?”
      
      “你怎么扯到那去了?”李玉凉微一皱眉。
      
      玄墨怒道:“还不承认?否则她怎么会将你送的破瓶子当个宝,还敢因此违抗我?若有下一次,我废的就不是她的手,而是她的命。”
      
      他说完,李玉凉有一瞬的不解,随后突然嘴角一弯,揶揄道:“你在嫉妒我?”
      
      玄墨眸光一冷,“你胡说什么?”
      
      李玉凉道:“不然你干嘛冷嘲热讽,还发那么大的火?”
      
      这下玄墨到是忍也不是,发火也不是,他眯了眯眼,凤眸中满是危险的讯息。
      
      李玉凉到底不敢在摸老虎胡须,收回话头,“公子息怒,属下只是提醒公子一句,陆子俊不久恐会来暗夜城,文凝还有用处,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死,更要防她自寻短见。”
      
      答应我,活下去。是因为你还有用处。
      
      玄墨冷哼一声,“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
      
      远山如黛。
      
      梆子敲过戌时的声响,凝儿才洗完今天的衣服,她敲了敲酸痛的肩膀,心里却觉得很踏实。
      
      至少她可以在暗夜宫的杂役房里,过上平淡无波的日子。李玉凉偶尔会来瞧瞧她,虽然不能待太久,凝儿却也满足了,她甚至想,如果一辈子待在这里,时时能见到李玉凉,倒也没什么不好。
      
      若他人知道凝儿的想法一定会感到震惊,曾经尚书大人的千金,竟然甘心在杂役房做一个下等婢女,可是对于凝儿来说,从前的她只是看起来金贵,不过是身不由己被人摆弄而已,与现在这个卑贱的下等婢女相比,并没有什么区别。
      
      直到把所有的浣洗的衣服晾好,已经是深夜。凝儿拍着酸痛的胳膊,抱起木桶,走回自己所住的柴房。她打了些水,简单梳洗了下,掩上房门,准备上床休息。
      
      那知她刚躺下,忽听“砰”的一声,木门竟然被人撞开。凝儿吓了一跳,回头看时,一个黑衣人竟然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随后便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身下透出一滩鲜血。
      
      凝儿壮着胆子上前两步,“你……你是谁?”
      
      “水……”黑衣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你……你是哪房的奴才,快给我水……”
      
      凝儿不觉后退了一步,她不知道对方是好是坏,应不应该帮他。自己上次不过偶尔发了下善心,结果却碰到了玄墨,不仅摔坏了她的冷玉膏,还差点连小命都报销出去。
      
      黑衣人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痛得已站不起来。凝儿低头打量了下,只见此人的身量要比玄墨矮些,她踟蹰片刻,还是转身出门,打了一铜盆水,又为他倒了一杯粗茶。
      
      凝儿试探地将茶递到黑衣人唇边,那人二话不说,接过一饮而尽。喝过后突然皱眉道:“怎么这么难喝!”
      
      凝儿无语,命都快没了,还计较茶水好不好喝。黑衣人则愤然道: “这个季节正应该喝‘暗夜白雀’,掐凝花茶树尖上最嫩的一块,水也要旧年的雨水,三分茶,七分水,三洗三温,方才有味,最次也要是……是南山茶园的龙井,怎么能喝这种猪食般的东西?”
      
      “你别说话了……”凝儿觉得他再说下去,肺就要喘出来了。
      
      此时凝儿终于看到了他的脸,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眉宇间带着三分稚气,却十分英俊,只是此时受伤流血过多,显得脸色有些苍白。
      
      少年拼尽全力坐起身,他麻利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一手拧开盖子,嘴巴咬开袖子,将药洒在伤口上,随后少年的额头痛出了冷汗,却没有叫,而是迅速擦干手臂上的血,将伤口包好。
      
      他的身上已没有几处完好,鲜血竟染红了半个身子。
      
      凝儿震惊地看着他,这个连茶水都要斤斤计较的少年,在生死面前却视若等闲。
      
      凝儿见他站了起来,戒备地后退一步,少年则大方地坐到桌边, “你是杂役房的丫头?新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凝儿才忽然发现他的声音竟出奇的好听,飒爽中带着坚韧倨傲之气。
      
      “恩。”凝儿想他一定也是暗夜宫的人,不知他的身份,只点了点头。
      
      少年道:“去,再给我倒一杯水来。”
      
      凝儿微一迟疑,少年道:“按我的吩咐去做,放心,你救了我,小爷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凝儿想了想,只好转身,又倒了一杯茶。少年看了看浑浊的茶水,顿时眉头大皱,可眼下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喝,他只好从怀里又掏出一包药粉,洒入杯子,晃了晃,想要喝,但是试验了好几次,却还是喝不下去。
      
      凝儿道:“公子……是嫌弃茶水难喝?不然我去打杯清水来。”
      
      少年哼道:“难喝也就算了,这药忒苦……”他几次将茶杯举到唇边,又嫌弃地拿开,那样子显得滑稽可笑,几次后,少年有点气急败坏,他抬头,见凝儿盯着自己,“你笑什么?你敢笑话我?”
      
      “我没有笑。”
      
      凝儿确实没有笑。
      
      “哼,你心里一定瞧不起我,连苦药都不敢喝对么?”他尽量恶狠狠地瞪着凝儿,“告诉你,小爷才不是不敢喝,不过是……”他又哼了一声。
      
      想不到一个连鲜血和杀戮都不怕的人,竟然会怕苦。而且是怕得厉害,他盯着那杯药,难受的手指头都颤了。
      
      凝儿想了想,忽然道:“你喝吧,喝完了我自然有办法解苦。”
      
      少年听了这话,有些半信半疑,凝儿道:“我没骗你,你喝完了我自有法子,不会让你觉得苦的。”
      
      少年还是不信,盯着凝儿,凝儿也望着他,少年心弦轻轻一震,心想这个女孩儿的眼睛真好看,暗夜宫里有这么多的小丫头,却没有一个比得上她。
      
      少年想了想,端起茶杯,一口喝了进去。紧接着就像被人打了一棒子似的,痛苦地拍着桌子咳嗽,“好苦,苦死啦……”
      
      凝儿在他面前摊开手心,少年睁开眼,见她掌心放着一个小小的白色糕点,“这是什么?”
      
      “你吃了就不觉苦了。”
      
      少年迟疑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被苦药打败,将糕点放到了嘴里。
      
      一刹那间,少年浑身都已僵住,他先是震惊地看着手里的半个糕点,然后迅速地吃了个精光,脸上满是餍足的神色。凝儿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怎么样,是不是不那么苦了?”
      
      “这是何物?”少年问道。
      
      “你没吃过糖糕么?”
      
      凝儿觉得这应该是整个大胤最常见的食物了。
      
      凝儿自幼心灵手巧,那天她活做的好,管事的嬷嬷一开心,就赏给了她一小包白糖。凝儿便和了面,做了一块糖糕,却一直也没舍得吃。
      
      少年摇了摇头,“糖糕,怎能……怎能如此好吃?”
      
      凝儿彻底无语,甚至有些同情起这个少年来。做糖糕要有花瓣、豆沙、花生、再调和上蜂蜜、桃汁蒸制,这个却只有一点面粉和白糖,实在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
      
      凝儿道:“其实这东西普通得很,不过是有些甜味。你这么怕苦,想必会喜欢吃甜的。”
      
      “甜的?”少年又皱紧了眉头,凝儿道:“难道你从未吃过甜的东西么?”
      
      少年摇了摇头,“我师父说了,甜的东西会消磨人的意志,不让我吃。”
      
      凝儿又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这人的师父也太坏了,哪里有人一口甜食都不能吃的?
      
      “不过是食物,哪里就那么严重了?”
      
      少年双眼一亮,“那你可以做给我吃?”
      
      “我……”凝儿为难了一下,她不知道这少年的身份,在暗夜城,还是少惹事的好。
      
      “你不用怕……”少年拍了拍胸脯,“本小爷想做的事儿,天下人谁也管不了,你给 小爷做那个……那个糖糕,小爷给你报酬。”
      
      凝儿见他身上挂着彩,又装模作样的样子有些啼笑皆非,“你……师父也管不了么?”
      
      少年的表情明显尴尬了下,“去去去,你这个奴才,管那么多。明天小爷就给你送东西来,你……好好做。”
      
      说完,少年转头而去,想了想,又转身扔给凝儿一个东西。
      
      “咣当”一声,凝儿低头一看,竟然是一锭黄金。凝儿对金银也没什么概念,但是也知道这东西够寻常人家花上几年的。
      
      这少年竟然有这样大的手笔,可见在暗夜宫的地位一定不低。
      
      少年看了凝儿两眼,想要走,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喊?”
      
      凝儿一愣,“我喊什么?”
      
      少年道;“小爷给你金子,你不是应该高兴得又跳又叫,说谢谢大爷么?”
      
      凝儿无语,不知道的“应该”是从哪里听来的。少年忽然又挥手道:“算了,不喊就不喊吧,反正你就是奇奇怪怪的,吃奇怪的东西,喝奇怪的水。”说完,翻身而去。
      
      也不知道是谁奇怪……
      
      凝儿看了看地上的金子,悄悄放进了怀里,虽然会一辈子困在暗夜城,或许有一天,还会有用的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