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墨凝尘

作者:秋雁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8 章

      第二日,凝儿被送回了掖庭。昨夜的鲜血已经洗刷干净,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在昭阳宫里,奴才的生命就如蝼蚁一般,无论出生还是逝去,都那么悄无声息的,一个一个,一群一群,一代又一代,没人在意,也没有任何区别。
      
      所有的掌事公公都换了一批,他们都不敢轻易为难凝儿。这个女人在掖庭里是个微妙的存在,要为难她的人是皇后,可救了她的人却是皇上。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还是说帝后之间有些不合?太监们想到这儿,猛地打了个激灵,不敢再深思下去。谁不知道帝后二人伉俪情深,一路风雨走来,尹家可是不可或缺的依仗呢。
      
      凝儿就如同掖庭里最普通的宫女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洗刷着那些所谓荒谬的罪孽。每月十五,皇后会派人来掖庭训斥这些罪人。她们一排排地跪在水池边,任凭月光将身影映入波光,仿佛她们一直就跪在水里一样。
      
      一日,凝儿在水池边浣衣,不知为何,今日的活特别多,一直忙到深夜。忽然,只听“噗通”一声,竟然有人摔倒在了水池边。
      
      凝儿吓了一跳,她慌忙站起来,只见地上躺着一个黑衣人,她刚想喊叫,只听那人道:“别喊,文姑娘是我……”
      
      声音妩媚轻柔,似个女子。凝儿听这女子竟然知道自己姓文,委实是大吃一惊,那犹豫片刻,还是上前将她从水里拉了出来。
      
      女子不知是从哪里掉入水池的,浑身都已湿透。她的身体玲珑有致,眉目娇媚,蒙着一个薄黑的面纱。凝儿左右看了看,扶着那女子躲到一处假山后面,一面拿着帕子为她擦干净水渍。
      
      “你是何人?你怎么知道我姓文?”
      
      女子不知是受伤还是中了毒,浑身无力,像木偶一样靠在山壁上。她脸上的面纱已经滑落,露出一张妩媚之极的脸。肌肤如玉,眉似远山,狭长的眼线似要飞到鬓角,挺秀的鼻子下,却偏是一张圆润的嘴,让她妩媚的眉目都显得娇憨起来。
      
      凝儿觉得这张脸有些脸熟,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你……你是……”
      
      女子无力地道:“我……叫幽筠,五年前,咱们曾经见过一面……”
      
      啊……竟然是她?五年前,冷月斋内,她曾与李玉凉一起见过这个风华妖娆的女子,当年的她还是京城第一名妓,无数王孙公子,不惜一掷千金求见幽筠姑娘一面,她怎会深夜里如此狼狈地出现在掖庭之中?
      
      接着,远处传来一阵嘈杂之声,“给我搜,务必将贼人捉到!”
      
      幽筠的眼中露出一丝惊恐,凝儿猜测这些人是来捉她的。知道她与李玉凉的交情,凝儿已有了相助之心,“你还能动么?我带你到后园躲一躲……”
      
      “不……不要……”谁知幽筠却出言阻止,“我中了毒,现在动不了,你快点杀了我……”
      
      凝儿大惊,“为何?”
      
      幽筠道:“千万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我,否则会连累李玉凉的,我左边怀里有一个药丸,你取出来,喂我吃下,只要一瞬间就会毙命。你将我尸体扔进水池,明日自会有人来处理……”
      
      凝儿惊骇之极,她此刻六神无主,幽筠不管什么法子,她都会照做。可万万想不到她竟要自杀!凝儿摇着头,只觉此举十分不妥,“咱们虽然难以躲藏,却也未必一定要死,或许躲过今夜,李玉凉就会来救你了……”
      
      “我就是不想他来救我!”幽筠恳求地看着凝儿,“文姑娘,我一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他开心,就是千刀万剐,天打雷劈我也不怕,我只是希望他好好的。所以我不能连累他,若他真的为了救我受伤,我会比死伤心一百倍,一千倍……”
      
      凝儿心中大为震动,她隐约感到幽筠对李玉凉的深情,可是亲手送她去死,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看出她的犹豫,幽筠又道:“求你了文姑娘,为了他而死,我是心甘情愿的。我只求你快些杀了我,哦对了,我左边衣袋里还有一个香囊,是我亲手绣给他的,里面包了薄荷叶,露香草,九风罗兰,都是他最喜欢的气味。你帮我送给他,只要他闻着的时候,能偶尔想起我一瞬,我就心满意足了……”
      
      凝儿心乱如麻,只是无助地摇着头,脚步声越来越近,幽筠的泪水奔涌而出,划过脸颊,显得她的脸庞愈发苍白,“文姑娘,求你快动手吧,为他而死,我死也是欢喜的……”
      
      “可是……那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只要他好,我生或死又有什么打紧?”
      
      凝儿颤抖地从她怀里拿出药丸,青黑色的,泛着诡异的光芒。这颗送人至死的毒药,此刻在幽筠眼中却有如仙丹一般,眼中慢是迫切渴求。
      
      她竟然渴求去死,就为了不暴露李玉凉的秘密,这个女子是不是傻的太厉害了?
      
      凝儿抖着手,将药丸送到她唇边,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去,正此时,忽听头顶一声大喝,“人在这里!”
      
      凝儿手一颤,药丸落在地上。幽筠绝望地闭上双眼,脸上横亘着比死更苍凉的绝望。
      
      凝儿心中一阵愧疚,是她的犹豫害了幽筠。可是她又怎能不犹豫呢,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花样女子,这样求死?
      
      侍卫将二人包围起来,厉声道:“都给我带走!”
      
      凝儿和幽筠一同被关押在一处牢狱之中。她不知道幽筠为什么会夜探皇宫。但想来一定是为了李玉凉,既然是为了李玉凉,那也就是为了玄墨。
      
      玄墨如今已经是一国之君,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一个女子偷偷摸摸?凝儿想不明白,反正玄墨的世界她从不曾猜透,因为那太残忍,也太复杂。
      
      狱卒对二人不闻不问,也没有为难。只是每日定时会送来饭菜。幽筠身上的毒还没有解除,不管凝儿怎么劝,她还是不肯吃一口饭,一心求死。
      
      直到第三日夜晚,幽筠已经虚脱,靠在牢狱的墙壁上昏迷起来。凝儿心中不忍,轻唤道:“幽筠姑娘……”
      
      “滚开!”因为她没有帮助自己求死,幽筠还是有些恨她。可是这句恶狠狠的“滚开”说得有气无力,恐怕自己也分不清是感激、是恨,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忽然,牢狱门口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之声,狱卒猛然警醒“是谁……”
      
      话未出口,黑暗中血光一闪,那狱卒竟已被割断了咽喉,软趴趴地倒在地上。
      
      如此之快的剑,简直是骇人听闻。而幽筠的脸上却陡然现出一丝喜色,“你来了?”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俯下身在狱卒怀里一掏,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房门。凝儿抬起头,只见那男子剑眉星美,俊美非凡,一双温柔的眼睛似春波瀚海,赫然竟是李玉凉。
      
      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凝儿有几分欢喜,“你终于来了。幽筠姑娘不肯吃东西,再这么下去,恐要熬不住了。”
      
      李玉凉点头对她示意。他俯身跪在幽筠的面前,一见他,幽筠本有些解了毒的身子又变得绵软无力,她痴痴地笑了笑,下意识想去整理额边的碎发,可惜浑身无力,这动作变得莫名得诱惑。
      
      李玉凉拦腰将她抱在怀里,“为什么不吃东西?”
      
      幽筠垂下眼眸,“你不来,我就吃不下,你来了,我吃什么都愿意。”
      
      李玉凉轻叹一声,转身看着纹丝未动的饭菜,“那我喂你吃一点好不好?”
      
      凝儿心中一惊,李玉凉深夜劫狱,为何不快些带幽筠走,还在牢里吃饭,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她想要出言提醒,心中猛地一动,或许李玉凉根本就没想过带她离开这里
      
      幽筠也丝毫不在意还身处牢狱之中,她盘上李玉凉的脖子,“好,只要是你喂的我就吃。”
      
      李玉凉索性也放下宝剑,坐在地上,将幽筠半抱在怀中。他伸手盛了一勺饭,动作却缓慢无比,仿佛这一口,喂的是如此艰难。
      
      幽筠却一瞬不转地盯着他,好像生怕会落下一个动作。眉梢眼角全是笑容,只有见到李玉凉时,她才会媚得如妖魔一样,让人的骨头都跟着酥了。
      
      李玉凉夹起一口菜,放到幽筠唇边,幽筠张开嘴,他的动作忽然又顿住。李玉凉凝视着幽筠的脸,那表情无比复杂,眼中不知是痛是怜,而幽筠仍然笑着,“快呀,一口菜都舍不得?凉少真是越来越薄情了。”
      
      薄情……
      
      这两个字仿佛魔咒一般,陡然击碎了李玉凉的心房,他稳健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真的要吃么?”
      
      幽筠媚声道:“要,我说了,你给的,什么都爱吃……”
      
      她说着,眼角突然流下一行清泪,可奇怪的是脸上并无一丝悲伤,反而溢满欢笑幸福。
      
      李玉凉的眼神晦暗莫名,他忽然闭上双眼,将菜放入幽筠口中。幽筠像贪吃的小孩子一样,反复咀嚼着,“凉少的手莫非是有蜜的?这种饭菜我是从来不吃的,可是经了你的手呀,还真是山珍海味,叫人舍不得下咽呢……”
      
      “你别说了!”李玉凉突然有些失态,幽筠微微一怔,他又缓和了声音,“休息一会儿吧。”
      
      幽筠摇摇头,她抱住李玉凉的手臂,“我没有多长时间了,我还想再看看你,跟你说说话。”
      
      凝儿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她突然感到莫名悲伤,心中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这悲伤竟不知从何而来,女子分明正躺在心爱之人的怀里,肆无忌惮地笑着,恐怕幽筠的一生哪一天都没有此刻幸福。
      
      幽筠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香囊,“本想绣好了再给你的,可惜怕是等不到那天了,喏……”她将香囊放在李玉凉手里,“好不好看?”
      
      歪歪扭扭的兰花,与好看攀不上一点关系。李玉凉涩声道:“你本不善女红,就不该做些东西,岂不让人笑话……”
      
      幽筠又痴痴笑了起来,“你敢笑话我!笑话我也不怕,你只要跟我说句话我就开心了,哪怕是笑话我……”她说完,突然呕出了一口鲜血。
      
      凝儿忍不住一声惊呼,李玉凉眼眶也忽地红了,“你明知有毒,为何还要吃?”
      
      凝儿大吃一惊,饭菜中有毒?可是她已吃过了,明明没事,难道……
      
      幽筠依然笑着,却显得有气无力,“我……我不在乎,凉少,为你而死,我真的很欢喜……”
      
      “你知不知道,我是来杀你的?”李玉凉的声音依旧平静,可是双手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
      
      这么多年了,无数风雨杀戮,这双握剑的手,稳如泰山,对于一个剑客来说,一丝颤抖都会换来无法挽回的后果,可是此刻的李玉凉就是忍不住。
      
      此时就是一个无名小卒,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他。
      
      幽筠含笑闭上了眼睛,她当然知道,可是她不忍戳破。
      
      幽筠被捕之后,就一心求死,原因是不想连累李玉凉,不想泄露他的秘密。可是李玉凉却怕她泄露秘密,特地赶来牢狱内杀她。
      
      这是何等的悲哀?
      
      可即便这样,这个女子还是没有戳破,这样心甘情愿地死在他怀里。
      
      “幽筠……”
      
      李玉凉轻声唤她,可惜女子再也不能回答了。她一动不动地躺在李玉凉怀中,唇边还带着笑容,仿佛睡着了一般。恍惚间,凝儿似乎回到了五年前,在冷月斋内第一次见她,她勾着李玉凉的脖子,“凉少,能不能多待几日再走……”
      
      这样鲜艳娇媚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凝儿觉得胸口似压了一块大石,难受得厉害。
      
      李玉凉缓缓放下幽筠的尸体,站起身,转身出了牢门。他的身影隐匿在夜色之中,仿佛从未来过。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同凝儿说一句话,留下的只是幽筠冰冷的尸体。
      
      凝儿终于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早知这样,她是不是昨夜就应该毒死幽筠,至少她会比现在欢喜一些。
      
      凝儿抱紧肩膀,无助地看着周遭的一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为何这么黑暗,这么残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