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墨凝尘

作者:秋雁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7 章

      第二日清晨,全城已排查完毕,却没有见到汪自寒的踪影。玄墨怒火中烧,调来守门军挨个审问,终于听到昨晚有一辆马车趁乱出城。
      
      “大胆!”玄墨怒极,一脚将侍卫踢翻在地,“我不是吩咐过,全城戒严,谁也不许出去么?”
      
      侍卫吓得魂飞魄散,他跪在地上不住叩头,“世子饶命,世子饶命,只是……只是那人有世子令牌,小人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阻拦啊……”
      
      他的令牌?
      
      玄墨锁紧眉心。这令牌一共四个,乃行军调遣的利器。他只赐给心腹之人,方便他们情急下调遣兵将,免得延误军机。事后他已尽数收了回来,只剩下李玉凉的一个……
      
      莫非城中有了内奸?
      
      玄墨面沉如铁,“给我查!是什么人盗取令牌,把昨夜城中守将都抓来审,每人先打五十军棍,还能动弹,就不许停。””
      
      场中军卫各各面色大变,这军棍可不比寻常的板子鞭子,十个就足以要人命,五十下,这是要生生将他们都打死么?
      “世子饶命,世子饶命……”
      
      玄墨怒气难消,汪自寒到底是怎么跑出去的?他清楚的知道汪家寨的实力,这次他如此轻而易举地攻破徐州,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如今汪自寒也跑了,自己莫不是中了什么圈套?
      
      玄墨幽瞳如雪,紧紧盯着地面,手中“啪”的一声,捏碎了一个茶杯。
      
      茶杯的碎片割得他手心鲜血淋漓,可玄墨却浑然不觉。众人亦不敢出声,只是想起那五十军棍,无不冷汗直流。
      
      侍卫军见玄墨不为所动,只好先拉着一个军卫出去,那军卫脸色惨白,哀嚎道:“世子饶命,属下冤枉……”
      
      正此时,忽听一人道:“世子且慢……”
      
      玄墨猛地抬眉,只见厅中走进来一个女子,瘦削苍白的一张脸,纵然美,却显得太过单薄与倔强。她静静地跪下,“翊王是我放走的。”
      
      “是、你?”玄墨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这两个字,他站起身,手中的玉杯碎片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谁给你的胆子!?”
      
      玄墨周身已笼罩上了狂风骤雨,他满是鲜血的手掐住凝儿脖子,“你这个贱奴才,你为何要放他走?你可知这是死罪么?”
      
      凝儿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不想辩解什么,她当然知道这是死罪,可是她不能见死不救。
      
      汪自寒对她有恩。
      
      众人见有人出来认罪,登时如获大赦。心里一时又对她恨了起来,若不是因为这个女子,北军本可以大获全胜,他们也可以从此荣华富贵的。
      
      玄墨的眼中露出无比复杂的神色,“我再问你一遍,人可是你放走的?”
      
      凝儿跪伏在地,“是的。”
      
      “你可知这是什么后果?”
      
      “请世子责罚。”
      
      请她责罚?她竟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玄墨坐回椅子,挥手,“带下去,关进死牢。”
      
      凝儿被关进了北军阴仄的死牢里,这里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狭小的空间,潮湿的空气,石墙上泛出来的层层苔藓。这里没有光,只有湿气氤氲的墙面上偶尔发出的滴滴答答的声响。凝儿被关在这里,整整三天三夜,无人问津。
      
      她想这次自己真的快死了。
      
      三天水米未进,凝儿感觉身子轻飘飘的,脑子也开始混乱起来。她想起来童年,父母,李玉凉,江羽,玄墨……还有翧儿。
      
      她死了翧儿会怎样?他在这个世界上,孤苦无依……
      
      凝儿的气息越来越弱,她伸出手,想抓住什么,漫天只有漆黑和虚无。
      
      凝儿闭上眼眸,就在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睁开的时候,突然有人打开了牢门。
      
      一缕淡薄的阳光从窗外射来,凝儿努力睁开眼,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汪自寒。
      
      “是你?”
      
      汪自寒俯下身,碧色的瞳仁里露出几分怜悯,“是我。”
      
      凝儿无力地靠在墙上,汪自寒道:“不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
      
      汪自寒静静地道:“这么多年,我已在玄墨手里栽了太多次,所以不得不多做些准备。”
      
      凝儿的手紧了紧。汪自寒掸了掸衣袍,坐在侍从搬来的凳子上,“汪自寒一生从不受人恩惠,却还是要亲自对文姑娘道一声谢。”
      
      凝儿闭上眼睛,不想看他。
      
      汪自寒当然注意到,他叹息一声,“胤朝皇帝生性多疑,虽给了玄墨北军兵权,却从未真正信任过他。所以我就与他合谋定下一计策。”
      
      凝儿没有说话,汪自寒接着道:“我知道有玄墨在一日,我就休想活的安宁。所以我主动向皇上投诚,愿意献上辛苦得来的十座城池。在玄墨军中安插耳目,诱他入徐州,再将他生擒。”
      
      “可是玄墨心机阴沉,若不拿我自己当诱饵,他一定会有所怀疑。毕竟他绝不想不到我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可惜他还是没料到一件事情。”
      
      凝儿心中一颤,汪自寒凝视着她的眼,“想必姑娘也猜到了。他没有想到姑娘会出卖他。当日徐州城破,汪某插翅难飞,若非姑娘出手相助,恐怕半个天下就是玄墨的了。”
      
      听到这里,凝儿感觉心头一阵翻滚, “你说过你会回羌夷老家去,你说你只想过平静的日子……”
      
      “姑娘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
      
      “你处心积虑了四年,就为了今天?”
      
      汪自寒眼眸中流露一丝歉意,他伪装了太久,这一时到是真的,“是,也不完全是。当初我带姑娘来徐州,确实是想帮帮你,当然,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当时的我没有想到今天,没有人能想这么远。”
      
      “四年后意外与姑娘在襄阳重见,我确实就留了私心。毕竟只有姑娘你才能让玄墨放松警惕,也只有你才能让他另眼相待。”
      
      凝儿脸上一阵青白,汪自寒道:“这到真是一段孽缘。姑娘你心肠太软,对天下人都有情,却偏偏对玄墨无情。而玄墨冷血残忍,对天下人无情,却偏偏对姑娘有情……有趣啊,有趣。”
      
      凝儿心口剧痛,仿佛被狠狠扎了一刀。她狠狠抓着脚下的泥土,将手心抓得鲜血淋漓。就连汪自寒都看的出来,偏偏她懵然无知。
      
      玄墨本可以早就杀了她的!
      
      玄墨砍断了魏彰的手臂,驱逐了江羽,杀了小雅,将汪自寒逼得走投无路……她因这些人而恨他,却忽略了玄墨独独没有伤害她。
      
      他亲手打掉了她们的孩子,只是为了要救她的命。他在汪家寨抛弃了她,又用了七天七夜,将此地踏平,只是为了救她出来……
      
      后来他又找遍了大江南北,从大胤一直找到了羌夷……
      
      因为小雅的死,凝儿与玄墨反目,玄墨放她远走高飞。经别四年,他还是认回了他们的孩子。
      
      生当复归来,死当长相思。玄墨从没有放弃她,也没有忘记她。
      
      汪自寒的话不断在凝儿耳边回响,“姑娘对天下人有情,却偏偏对他无情。玄墨对天下人无情,却偏偏对姑娘有情……”
      
      原来他们之间,残忍的不是玄墨,而是她。
      
      “他在哪里?”
      
      “姑娘又何必问呢,”汪自寒轻叹一声,“他现在的境遇,恐怕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你们把他怎样了?”凝儿扑到牢门前,抓住了粗.大的栏杆,“他在哪,让我见见他。”
      
      汪自寒叹道:“姑娘对汪某有救命之恩,在下不愿为难你。姑娘走吧,忘记这个人,余生还很长。”
      
      忘记他,余生会很长?他是什么意思,他要杀了玄墨?
      
      “汪自寒,你饶他一命……”
      
      汪自寒摇头叹息。可能女人就是有这样劣根性,她们崇拜强者,却非要去怜惜弱者。
      
      假如如今高高在上的是玄墨,被踩在地上的是汪自寒,她一定会抱着玄墨的大腿哀求他放过自己,就是拼了命也在所不惜。
      
      而换了被踩在脚下的是玄墨呢?
      
      只怪玄墨一直都太强大了,这种人攀得越高,跌得越重。这片刻的怜惜后,便是他生命的尽头。
      
      汪自寒没有为难凝儿,就像他说的,他平生不受人恩惠,却实在要对凝儿说一声谢谢。成大事者,就是要敢赌,不成功则成仁,若凝儿一念之差,如今死的人就是汪自寒。
      
      汪自寒给凝儿准备了上好的吃穿用具,让她住在徐州最好的房子里。城外一片混乱,人人都知道北军败了,朝廷和翊王正在进行新一轮谈和。而燕王世子作为战败的罪臣,需要被押往京城。
      
      人人都知道北军残暴,所到之处尽皆屠城,无论老幼。所以众人都恨极了他,囚车出城那日,全城老少都冲了出来,不停地往他身上扔鸡蛋菜叶,车中人头发蓬乱,浑身鲜血,却一动不动,既不喊叫也不躲闪。
      
      他玄墨会不会有一天沦为阶下囚,被五马分尸,万劫不复?
      
      他一定不会让那一天发生。
      
      汪自寒虽然对凝儿以礼相待,却独独不肯放她走。毕竟玄墨还没有死,到上京这一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汪自寒还有留下一个筹码。
      
      待玄墨回到上京之后,皇上验了人,就会对翊王进行封赏。汪自寒没有玄墨那样的野心,他才不想权倾天下,那实在太累了,他就想当一个谁也不能轻易惹的逍遥王爷。
      
      他还要回到羌夷去,让她的继母跪在自己面前认错……
      
      想到那个在床上扭动的洁白胴体,汪自寒却不自觉轻颤了下……
      
      凝儿静静地坐在屋里,望着面前的一杯清茶。茶水悠悠晃动,凝儿突然想将茶杯打翻,将桌子也打翻,再放一把火将这间屋子烧尽。
      
      可是她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
      
      杀死小雅的凶手就快死了,她为什么不乐,她真的对得起小雅吗?
      
      与其说她恨玄墨,恨汪自寒,还不如说她恨自己。
      
      凝儿绝望地趴在桌子上,却哭不出一滴眼泪,她到底该怎么做?
      
      她不能忽略自己心底的声音,玄墨,你不要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