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墨凝尘

作者:秋雁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玄墨抬头,只见尹轻婉缓缓走了进来,一身淡粉色的宫装纱裙,富贵精致。她看也没看站在一旁的凝儿,“相公回来了也不先去瞧瞧我!”
      
      玄墨顿时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他握住尹轻婉的手,“我一路风尘,总要先洗洗干净,正准备去看你呢。”
      
      尹轻婉道:“哦?玄哥洗澡也要这么粗笨的丫头伺候么?看来这王府里真是没有人了。”她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凝儿。
      
      她见凝儿站着不动,突然厉声道:“大胆贱婢,看到本夫人竟然还不下跪?”
      
      她就是要在凝儿面前展现她的威风。不管玄墨如何宠爱她,她尹轻婉才是妻,而她只是一个卑贱的奴婢,连妾都算不上。
      
      凝儿直挺挺地跪了下去,玄墨将尹轻婉揽在怀里,柔声道:“又闹什么?从暗夜城闹到了京城,还嫌弃不够?”
      
      尹轻婉泫然欲泣。
      
      她是官家小姐,又是玄墨明媒正娶的妻子,当然知道女子不能善妒,她执掌后宅,当然不能跟这些莺莺燕燕一般见识。
      
      她也明白这些莺莺燕燕一定不会少。
      
      可她就是一见到凝儿就嫉妒的发疯,她总觉得这个女人在玄墨的心中是不一样的。玄墨勾起她泪眼模糊的小脸,“我今儿一早才回来,别因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坏了心情,我今儿一整日都陪着你,好不好?”
      
      尹轻婉的脸顿时红了。玄墨在她的樱唇上轻轻一吻,“乖,去换衣服吧,我带你出去吃点好的!”
      
      几句甜言蜜语,尹轻婉霎时间心花怒放,已将凝儿忘到了九霄云外了。
      
      第二日,尹世淳一早派了人过来,说家母想念孙女,要接尹轻婉回去吃顿便饭。
      
      尹轻婉一整天都和玄墨黏在一块,这会儿要分开,到有些依依不舍,“明天不行么?”
      
      管家为难地摇了摇头。
      
      玄墨道:“乖,别让岳父大人等的太久。”
      
      尹轻婉只好不情愿地换了衣服,登上马车而去。
      
      尹轻婉回家时,先去拜见了祖母,接着被父亲叫进了房间。一进屋,只见尹世淳的表情似不是太好,蜡黄的脸上笼了一层阴云,
      
      “爹爹……”尹轻婉小声道,尹世淳抬起头,这个当朝权相生着一张棱角分明的长脸,眉骨高耸,眼神阴翳,圆润的鼻头和憨直的表情,却将他的诡诈完美的隐藏了起来。
      
      “坐。”
      
      尹轻婉小心翼翼地坐下,尹世淳道:“你出嫁这些日子,爹还没问过你,玄墨对你如何?”
      
      尹轻婉没想到父亲会问起这个问题,平日他心里不是只有朝政大事的?尹轻婉脸上飞起一片红霞,“很……很好。”
      
      尹世淳道:“爹爹面前,你不必避讳,大可实话实说。”
      
      若是放在一天前,尹轻婉满肚子委屈,在亲生父亲面前,肯定是控制不住。可想起昨日玄墨的温柔体贴,她的怒火早已烟消云散,只觉天下人没有比玄墨再好的了。
      
      “真的很好。”
      
      尹世淳细看了女儿的眼神,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哼,若不是我,他岂有今天,恐怕还躲在暗夜城不敢回京,对你不好,谅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尹轻婉道:“爹也不要总是欺负他,我不想给玄哥压力。”
      
      面对胳膊肘往外拐的女儿,尹世淳一脸无奈。可他知道女儿自幼天真烂漫,心里最藏不住事儿的,这样到也好,他可以随时探查玄墨的一举一动。
      
      如今玄墨与尹轻婉已经成婚,说起来尹家和燕王已是一家人。可尹世淳还是不能不留下后手,毕竟朝局风云变幻,人心难测,谁也保证不了一辈子不背叛谁。
      
      就如陆子俊一样。
      
      早在江南水案一事,尹世淳就知道陆子俊为人太过狠毒,将来必靠不住,可想不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只是他有些好奇,虽然文之泰死了,陆子俊现在的翅膀还没硬到可以和他抗衡的地步,怎么会刺杀周侍郎,会不会这一切都是玄墨策划的呢?
      
      毕竟他回京不久,就接二连三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可是玄墨当日压根就不在京城。探子来报,当日玄墨和李玉凉都在江南,此事来的如此突然,绝不能一早安排,因为京城是尹世淳的地头,玄墨若想谋划什么,也一定逃不过他的耳目。
      
      尹世淳道:“玄墨可是昨日回京的?”
      
      尹轻婉点了点头。尹世淳又道:“之前一点风声都没透么?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尹轻婉猛然想起了凝儿,玄墨回京之前,凝儿竟突然回来了,她是不是知道呢?
      
      但是这些后宅小事,她想必父亲不会关心,何况玄墨特意叮嘱过她,不想一点小事就去烦扰岳父大人。
      
      尹轻婉想了想,道:“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尹世淳方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半个月后,刑部提审陆子俊。虽然并没掌握什么切实的证据,也足够将他吓得魂飞魄散,惶惶不可终日。他多次求见玄墨,却都被玄墨挡了回去,“这几日事忙,还请陆大人见谅。”
      
      几次下来,终于惹怒了陆子俊,派人传话道:“陆大人说了,当年在暗夜城,与世子亦颇有交情,可想不到事到临头,世子竟如此无情。假若世子不仁,也别怪我家大人无义,若是文家的事抖出来,咱们只能玉石俱焚,还请大人三思。”
      
      玄墨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森然笑容,“烦请陆大人再忍耐几日。”
      
      那门子走后,李玉凉缓缓走进书房, “恭喜公子,鱼已经上钩了。”
      
      玄墨轻笑道:“皇帝狡猾,当然不会轻易相信陆子俊会去刺杀周侍郎。可惜尹世淳多疑,宁可错杀千百,不可放过一个,陆子俊又是个狗急跳墙的性子,不用我说,这两个人也一定会狗咬狗。”
      
      李玉凉脸上露出淡淡喜色,“若我猜的不错,接下来皇上一定会亲自召见公子,探查公子的底细。”
      
      玄墨道:“你放心,我既然有本事回到京城,自然有本事继续将他蒙在鼓里。”
      
      他说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一天终于要来了。这天下,应该让有本事的人来做主。而只有他玄墨才有这个本事。
      
      当年先帝驾崩,因事发突然,还没有立下太子。众皇子蠢蠢欲动,直至永门之变发生,当今皇帝率军先行回宫,奠定基业,继承大统。
      
      皇帝表面大仁大义,答应善待诸位兄长,众人同心协力,以百姓大业为重。可谁都知道,当年被左军都督拥立,差点成为皇帝的燕王,到底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燕王又何尝不知这一点?所以终日战战兢兢,直至出生未久的长子莫名夭折,燕王只好主动请缨,将二子和三子调往暗夜城。表面是支援边疆,实则与流放无异。
      
      整整十六年,玄墨历经磨难,将暗夜城治理的富庶繁华,且暗中联合羌夷等地,壮大了自己的势力。只是在外人眼里,他不过是一个玩物丧志,嚣张跋扈的草包而已。
      
      因为这一切功劳,都是他主动让给玄隐的。
      
      所以玄隐的形象一直是兢兢业业,韬光养晦,而且躲在幕后,这不都是一个聪明而有野心的人应该做的么?
      
      而作为暗夜城主,整日笙歌酒色的玄墨,一看就是个没脑子的。
      
      可是玄隐竟然死了,死在汪家寨的手里,实在是当今朝廷的众望所归。也恰恰验证了一点,玄隐是一个有分量的人,没人会费心思去杀一个没用的草包。
      
      天宗帝明白,燕王软弱无能,玄墨又是庶出,再不会有什么大作为。只是玄家竟然与尹家连了姻,这让他有些不爽。
      
      好在尹世淳的长女是当今贵妃,他永远都是皇家的人,绝不会舍近求远。
      
      这桩亲事,是恩恤,也是在监视玄墨。
      
      而这几日他又探查到玄墨整日吃酒淫乐,常常气得妻子大哭,听说最近又远赴羌夷,找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这样的草包,还真是没的救。
      
      想到这里,天宗帝也不禁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傍晚时分,玄墨回到房里。夕阳照在窗棂上,在屋里氤氲开一道淡淡的光影。玄墨伸出手,光影穿梭而过,仿佛划过指尖的丝绸。
      
      玄墨突然觉得有些疲惫,他已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静静地看过夕阳了。
      
      他突然很想念凝儿,那个寡言少语木讷不堪的女子。可是偏又出奇的坚强,不管生活加诸给她多少,她都能默默承受。
      
      这岂非也同玄墨一样?
      
      玄墨站起身,向凝儿的房间走去。
      
      女子坐在窗前,苍白的脸上全无表情,只是眼神空洞,藏着浓浓的悲哀,她还是放不开。
      
      玄墨的心微微一沉,他坐下,“燕王府里是有多少银子花不完,白养着个整日发呆的奴才?”
      
      凝儿静静地站起来,退到一旁。
      
      玄墨道:“还不去给我倒茶?”
      
      凝儿静静地拿起茶壶,斟满茶杯,送到了玄墨的面前。
      
      玄墨心中十分窝火,他“砰”的一声将茶杯震在桌上,“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凝儿心中一片悲哀,闹?人命关天,他竟然只以为她在闹?
      
      她是在闹,不过是在闹自己,闹自己没有勇气杀了玄墨,闹自己对不起小雅。
      
      “本尊的耐心是有限的!”玄墨侧眸望着她,浓黑的眉凛冽至极,“不过是个没名没姓的小丫头,死了也就死了,本尊手上的鲜血何止千百,各各你都要恨,你恨得过来吗?”
      
      “她叫小雅。”她不是没名没姓的小丫头,她是她的妹妹,是凝儿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
      
      “你到底想怎么样?”玄墨冷声道:“人已经死了,难道你让我给一个贱丫头偿命?”
      
      “她不是贱丫头,”凝儿的眼中隐有泪痕,“她叫小雅。”
      
      “文凝!”玄墨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推到墙上,后脊传来透骨的坚冷,“一条贱命而已,你不要得寸进尺。”
      
      “可在我心里,这条命却比什么都重要,”泪水顺着凝儿的两颊流淌下来。
      
      这些日子,她夜夜都会梦到小雅,小雅满身是血,抓住她的胳膊问她为什么不救自己,为什么还不给自己报仇。
      
      想到梦中的场景,凝儿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那又怎么要?”玄墨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想让我给她偿命?”
      
      偿命又怎样呢?小雅也不会再回来了,她已经死了,再也不能拉着凝儿的手,缠着她自己打鸟捉鱼了,再也不会跟她撒娇,姐姐今天咱们不画草药了好不好……
      
      凝儿心中一片死灰,她也不知道在渴求什么,睁开双眼,颤抖着嘴唇,“玄墨,你放我走吧,我没办法跟杀死小雅的凶手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真的做不到……”
      
      玄墨心头一震,却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值钱,还比不上一个小丫头?”
      
      凝儿红唇轻颤,心中满是痛苦,玄墨陡然一厉,“回答我的话!”
      
      他的手指加力,凝儿顿时感觉呼吸困难,脸上泛起一丝嫣红,“那我在你眼里又算什么呢,我文凝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奴才,跟小雅有什么区别,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泪珠顺着眼角滑下,现在的凝儿宁愿去死,宁愿那晚死的是自己而不是小雅。
      
      有区别,当然有区别!
      
      玄墨险些脱口而出,若是没有区别,她早就死了,会活到今天?
      
      玄墨眼底流露出一丝痛苦,他忽然一挥袍袖,扔下一把匕首,“你想报仇?有本事就站起来,杀了我。”
      
      凝儿惊愕地看着地上泛着寒光的匕首,手心一片冰凉。猛然,她将匕首拿了起来,横在胸前。而玄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满是轻蔑。
      
      她以为杀人这么容易么?
      
      玄墨逼上前,宽大的身影几乎将凝儿整个遮住,凝儿颤抖着, “你……你别过来……”
      
      玄墨又是轻蔑一笑,他步步紧逼,凝儿则不断后退。她的手腕不住颤抖,匕首也随之不住摇晃,凄寒的光照在脸上,明明灭灭,显得凄凉非常。
      
      终于,凝儿一把扔下匕首,抱着脸放声大哭。她终究是一个无能的人。
      
      就是连踩死一只蚂蚁都不敢,她怎么敢杀人
      
      玄墨望着身前痛苦的人,淡淡道: “既然你这么不想留在这里,那你就走吧。”
      
      凝儿被驱逐出了燕王府。她走的那一天,府里的下人们脸上都露出怜悯。她来到燕王府这么久,一直伺候在玄墨房里,非主非仆,本以为受尽了宠爱,可到底有被玄墨厌弃的一天。
      
      奴才就是奴才,一旦被玩腻了,就会被主子毫不犹豫地抛弃。
      
      而凝儿捧着怀里的包袱,一滴热泪滴落,她终于可以离开了。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终于从玄墨手里逃了出来。可惜小雅已经死了,她再也没办法兑现与她一起行医问药的承诺。
      
      凝儿没有回鸣春医坊,她知道那里也是玄墨的地方。她打算离开京城,找一个安静的村落隐居,或者干脆四海为家,靠着在魏彰那儿学来的本事治病救人。
      
      京城已经渐入寒冬,街边的柳树干枯凄冷,偶尔会飘洒下一片残雪。凝儿伸出手,任凭它们从指缝里穿过,她想,离开这儿,去哪里都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