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墨凝尘

作者:秋雁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自从来了落云轩,除了玄墨贴身的事情,其他的都不需要凝儿来做,到是闲了下来。好在凝儿自幼一个人待惯了,到不觉得寂寞。
      
      玄墨回房,见凝儿坐在桌边发呆,轻咳了一声,凝儿回头见他,忙起身倒了杯茶,站到一旁。
      
      玄墨道:“若是觉得无聊,就带着小桃出去逛逛,我最近太忙,没有时间陪你,别把自己闷坏了。”
      
      是忙着陪尹轻婉吧?凝儿低低地道:“不用了,多谢城主。”
      
      她这种卑躬屈膝却又冷漠疏离的态度总是能惹恼玄墨,他冷声道:“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并没有想什么,何况她不过是玄墨身边一个卑微的奴婢而已,也没有资格想。
      
      玄墨凝视着,忽然似泄了气,“算了,下午哪也不去了,你收拾收拾,我带你出去逛逛。”
      
      凝儿确实有些“受宠若惊”,难道玄墨真的只是怕她无聊,竟然要带她出去逛街?
      
      玄墨见她站在一旁发愣,“怎么了?不想去?”
      
      凝儿忙低头道:“不……奴婢不敢。”
      
      玄墨甚是恼火,“砰”地一声放下手里的茶杯,“不敢不敢,你就那么喜欢当奴才?”
      
      凝儿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发火,她是暗夜宫的奴才,这不是玄墨的选择么?
      
      玄墨猛地站起身,一把将她按到桌上,他双手撑着桌沿,将她禁锢在怀里。凝儿心里顿时十分紧张,玄墨盯了她半晌,突然狠狠地在她唇瓣上咬了一口。
      
      嘴里传来一丝腥气,玄墨道:“我早晚会被你气死。”
      
      当天下午,玄墨竟然真的什么也没有做,仅仅是带着凝儿在暗夜城内游荡了一圈。侍女们都彻底惊呆了,她们跟随城主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他这样有耐心过,游逛这些小女子的玩意儿。
      
      是夜归来,凝儿服侍着玄墨沐浴更衣。今日玄墨带着她瞧了许多新鲜玩意儿,凝儿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玄墨道:“过两日我要动身去上京一趟。”
      
      上京是大胤的京城,也是凝儿曾经居住的地方,想到那里,凝儿忽然有几分隔世之感,却没有半分的缅怀。
      
      玄墨见她只是“嗯”了一声,抬眉道:“怎么,你没有想要带走的东西,不先收拾一下?”
      
      凝儿一惊,“我也去?”
      
      玄墨冷哼道:“废话!你不去,路上谁服侍爷?”
      
      凝儿颇为不解,以前她没来的时候,她还在杂役房的时候,都是谁服侍他的?
      
      凝儿咬了下嘴唇,低声道:“城主,奴婢是罪臣之女。”
      
      她要提醒玄墨,她是文之泰的女儿,去了京城,一旦被人认出来,不仅是她,就连玄墨只怕也后患无穷。
      
      玄墨冷声道:“废话,我难道不知道?待在我的身边,我看天下谁敢动你。”
      
      第二日一早,玄墨用过早膳,对凝儿道:“跟我来,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是。”
      
      “你也不问问是谁?”
      
      凝儿又顺从地道:“是什么人?”
      
      玄墨的脸色阴沉,“我主子。”
      
      凝儿记得,玄墨口中的“主子”是他同父异母的兄长,且对他甚是凶恶,动辄皮鞭相加,听说玄墨要去见他,凝儿竟有些为他紧张。
      
      “城主为何要带奴婢去见他?”
      
      玄墨冷声道:,“因为我需要一个卑贱的女人,卑贱到尘埃里。”
      
      一匹鲜红的汗血宝马停在暗夜宫外,马上是一个穿着绛红色锦袍的男子,年纪很轻,相貌俊美,眉眼与玄墨竟有着几分相似,只是态度嚣张而跋扈,看起来十分轻浮。
      
      “三弟到是好兴致。”玄隐倨傲地跳下马,憎恶地看着玄墨,又看了看凝儿。
      
      玄墨淡淡道:“暗夜宫中闲来无事,唯有以此消遣。”
      
      玄隐大步走进落云轩,眉宇间带着几分恼火,“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要去一趟甘泉宫,玩上几个月,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又来烦我?”
      
      玄墨道:“是要请二爷去一趟上京,顺便见见陆大人。”
      
      玄隐怒斥道:“不就是那什么狗屁国士宴?你不是最喜欢抛头露面,最喜欢在爹面前逞强么?怎么不自己去?”
      
      玄墨道:“陆子俊恐怕会趁机暗查我暗夜宫,还需要二爷做主。”
      
      见他如此恭敬,玄隐哼了一下,压下怒火,“你也不必一口一个二爷,咱们是兄弟,别弄得这么生分。”
      
      玄墨神态平静,眼神却冷得有如腊月冰雪。
      
      玄隐想了想,道:“这时候回去安全吗?”
      
      玄墨道:“有我在,二爷自可放心。”
      
      玄隐又想了想,似乎还是对玄墨颇为信任,随后又嘲讽道:“三弟的本事,我当然知道,否则又怎能如此迅速地攀上尹家?有了尹世淳做岳丈,还管什么陆子俊?”
      
      玄墨道:“二爷知道,我与尹轻婉之间不过是权宜之计,真正有资格娶她的,只有二爷你。”
      
      玄隐又“哼”了一声,“你明白就好,别以为你做了暗夜城主,就真的可以权倾天下,尹家需要的,也永远都是我而不是你……”
      
      玄墨的眼中陡然凝起一道狠厉,就连身旁的凝儿都感到入骨的杀气与寒意,不禁打了个冷战。
      
      玄隐的目光挪到凝儿的脸上,“这个女人是谁?”
      
      玄墨道:“是我的贴身侍妾。”
      
      玄隐的脸上满是嘲讽,随后露出满意的笑容,“只有这种卑贱的女人,才最适合你,你明白,就最好。”
      
      玄墨回到房中,猛地扯下了床帐,一拳打在梁木上,竟将那雕花玉梁打了个粉碎,眼中怒火翻滚,赤红怖人。
      
      凝儿吓了一跳,玄墨垂下手臂,手背滴滴答答地落下鲜血。
      
      “城主……”凝儿慌忙找了些纱布,想为他缠上伤口,玄墨望着手背上的鲜血,收回,“不必擦了,反正用不了多久,它又要染上。”
      
      三日之后,玄墨一行人向上京出发。毕竟是天下第一城的城主,自然浩浩荡荡,排场颇大。只是玄家虽然表面风光,却一直危机四伏,所以玄隐不敢暴露人前,坐在玄墨身后的一排马车里。
      
      这自然让玄隐十分不爽,他整日都变着法的找玄墨麻烦,可一旦有暗夜城的事情请示他,他又没了主意,很快就丢给玄墨。
      
      凝儿才知道,作为暗夜城的城主,玄墨前后九次被刺杀,三入牢狱,历尽磨难,才有了今日的暗夜城。
      
      可只因为玄隐是嫡,他是庶,这一切努力,都不过是他的嫁衣裳。
      
      凝儿同玄墨坐在一辆马车中,走了两天,暂时歇脚在浔阳的一处驿站。驿站知道来的是贵客,自然尽力讨好,安排了最舒适宽敞的屋子,又送来了上好的酒菜。
      
      凝儿服侍玄墨净过手脸,刚要退出去,忽然被他拉住手腕,接着腾空而起,被他横抱在怀里。
      
      凝儿吓了一跳,“城主干什么?”
      
      玄墨则面无表情地道:“上.床!”
      
      凝儿的脸顿时红到耳朵根,玄墨的情.趣总是这样,说来就来,来的时候不管凝儿在做什么,总要翻云覆雨,折腾够了才能罢休。
      
      欢好过后,玄墨环着凝儿的腰,满足地闭着眼睛,半裸的胸膛上青丝氤氲。凝儿想要下床,却被玄墨按住,他闭着眼,“别动,今晚就睡这儿吧。”
      
      凝儿无法,只好又乖乖躺下。
      
      不知过了几更,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突兀的嘈杂,将凝儿从梦中惊醒。她才发现,就算熟睡时,玄墨竟也一直紧紧拥着自己。
      
      玄墨也睁开眼,他坐起来,反手披上玄色锦袍, “好戏来了。”
      
      凝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有人喊道:“有刺客,保护城主!”
      
      凝儿有些心慌,可见玄墨波澜不惊,神色镇定自若,又心安了下来。
      
      没一会儿,“砰”的一声,门被推开,玄隐闯了进来。凝儿大惊,忙穿好衣服下了床。
      
      玄隐怒道:“你还有功夫在这儿逍遥快活,外边出了什么事儿了?怎么刚出城就中了埋伏?”
      
      玄墨淡淡地道:“你不知道么?若不是暗夜城主向来危机四伏,你又岂会让给我做?”
      
      玄隐大怒道:“少他妈跟我装深沉!你遇到什么事情我不管,可这次你带着老子出来,你说过保我平安无恙的,如今怎么出了这档子事儿?”
      
      玄墨面色如常,依旧冷冷地道:“外边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我自有办法应付,你不必担心。”
      
      “真的?”
      
      玄墨道:“自然。”
      
      玄墨几次三番受险,都能全身而退,更有无数狠厉的角色都死于他手,他说的话,玄隐自然相信。他这才放下心,坐到桌边,“他妈的,吓死我了。”
      
      他适才惊慌失措,这会儿反应过来口渴得厉害,便瞪着凝儿,“愣什么?给爷倒茶!”
      
      凝儿站着没动,玄墨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凝儿才走上前,为他斟了杯茶。
      
      玄隐怒道:“怎么?只认得你主子?不认得我?”他说完,看了凝儿一眼,烛光下,她只穿着一件月白睡袍,长发微绾,体态轻盈,端得是一个绝色丽人。
      
      玄隐本就好色,见到两人同床共寝,不禁也春心一动,他又见凝儿这样貌美,忍不住拉住她的手,“弟弟有好东西,怎不见跟为兄分享?”
      
      凝儿惊叫一声,已经被玄隐抱在怀里,他狞笑着对她上下其手,一面对玄墨道:“还不给我滚出去?”
      
      玄墨面色如冰,潋滟的凤眸阴厉至极,他披着玄色锦袍,缓缓走了过来,玄隐以为他要出去,斥道:“快滚!”
      
      谁知玄墨走到玄隐身旁,突然抬手,一把匕首就扎在了他的心窝里。
      
      血箭喷出,落在玄墨的脸上,与他雪白的脸庞红白相称,显得诡异而狰狞。玄隐睁着一双大眼,不住惨叫,“你、你、你……”
      
      他至死也无法相信,玄墨竟然敢对他动手。
      
      他杀了自己,如何向父亲交代?他难道不想回到京城了,不想要燕王府的功名富贵了?
      
      “啊……”玄隐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救命……”
      
      可这里到处是玄墨的人,根本没人听见。玄墨上前一步,拉住他的头发,匕首又从后心刺了进去,他阴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你以为自己真的很重要么?留你的狗命到今天,不过是我玄墨权倾天下的一步棋,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的愚蠢。”
      
      玄墨猛一用力,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玄隐双目圆睁,挣扎了一阵,终于一动不动地死在地上。
      
      玄墨将匕首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玄色锦袍沾满鲜血,在烛火之下,阴翳如鬼魅罗刹。
      
      凝儿看着这一幕,彻底吓呆了,她瘫软在地上,“你……你杀了他?”
      
      “你不是都看见了?”玄墨将匕首收起,坐回桌边,凝儿看着地上的尸体,脸色惨白,抖如糠筛。
      
      “这就害怕了?”玄墨斜睨了她一眼,他抬起手,修长、洁白的手影映入烛光,“我这双手,已不知道染过多少人的血,你也该早日习惯。”
      
      玄墨杀了玄隐之后,外边变得越来越明亮,似乎聚集了许多火把。玄墨握着茶杯的手猛然紧了紧,他走到窗边,向外望去,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不对,今日动手的似乎不只一波人。
      
      他早些日子将尹轻婉放回京城,就是要把自己何日进京的消息散出去,他知道今夜一定会有人对玄隐动手,自己便可以借刀杀人。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放松警惕,不想却让另一群人浑水摸鱼,闯了进来。
      
      到底是什么人?
      
      玄墨凤眸微眯,转身对凝儿道:“待着别动。”说完,双足一点,窜出了窗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