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墨凝尘

作者:秋雁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陆子俊嘿嘿干笑两声。
      
      玄墨突然道:“陆大人这次来暗夜城,本尊还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份特别致的礼物。”
      
      “哦?”陆子俊微微睁眼,“城主准备的,必是天下难得的宝物了?”
      
      玄墨拍了拍手掌,乐师骤停,歌舞伎纷纷散去,几个面蒙白纱的侍女,领着一个少女缓缓走了上来。
      
      那少女一身白裙,体态轻盈,行走间缥缈灵动,仿佛裹在云里雾中。一头长发乌黑如墨,似天山之水长垂至腰,悬着一个桃色发带,随着微风轻轻飘扬。
      
      她的肌肤白若冰雪,一双眼眸乌黑晶莹,潋滟生辉,她明明面无表情,那眸光里却似暗含了无限情意。她缓缓而行,虽低垂着头,却掩不住周身气韵,天香国色。
      
      看到这样一个女子,在场众人无不微微发呆,恰好一阵清风掠过,扬起少女的发丝裙角,飘然若仙。
      
      凝儿俯下身,跪在玄墨面前,“参见城主。”
      
      玄墨抬抬手,“不必向我行礼,去见过大人。”
      
      凝儿走到陆子俊身前,低声道:“见过大人。”
      
      玄墨笑道:“怎么样陆大人?本城主为大人准备的礼物如何?”
      
      陆子俊望着眼前的绝色佳人,突然哈哈大笑,击掌道:“好,果然是好!就凭这个,本官就当浮三大白!本官回去定然禀报皇上,城主对皇上一片忠心,岂会襄助文之泰那个狗贼?哈哈哈哈哈……”
      
      陆子俊说完,突然失态地抓住了凝儿的胳膊,“既然你主子将你赏给了本官,那本官就不客气了。”
      
      凝儿浑身一紧,已被陆子俊半抱在怀里,他脸上依然笑呵呵的,“小丫头,给本官倒酒。”
      
      凝儿浑身紧绷,忍受着强烈的不适,为他斟了杯酒。抬手间。她忽然看到此人的脸,微微一愣。
      
      这人的相貌为何如此熟悉,难道她在何处见过?
      
      凝儿脑筋千转,忽然一震,竟然是他!
      
      这个陆大人,竟然是……是他爹的门生!
      
      凝儿顿时想起,此人虽以长自居,其实年龄并无多大,当年他刚中进士,曾经拜在文之泰门下。却一直未受重视,凝儿对他印象如此之深,是因为他为了仕途,几次三番讨好自己,想做文家的上门女婿,却被目空一切的文之泰狠狠羞辱,还打了出去……
      
      竟然是他……
      
      曾经的凝儿对他无好意亦无恶意,甚至从无交集。只是文之泰却狠狠羞辱过他,“想做我文家的女婿,那就撒泡尿照照自己,无权无势,又无根基,简直是痴心妄想!”
      
      曾经被文之泰弃如敝屣的陆子俊,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大胤炙手可热的权臣。而她,却成了暗夜城一个卑微的奴婢。
      
      凝儿顺从将酒杯递到陆子俊手中,眸光扫过李玉凉,她终于知道,他要把自己送向哪里,也知道自己将会受到何样的羞辱,可笑的是那个从未关心过她,与她甚至毫无感情的父亲,所欠下的债死后竟然都要她来偿还。
      
      欢宴一直喝到晚间,陆子俊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可显然心情极好,“多谢玄城主款待,更要感谢城主送给我的这份大礼。”
      
      玄墨弯弯嘴角,表情看不出喜怒,“陆大人喜欢就好,不必跟我客气,来人,送大人回房休息。”
      
      陆子俊道了谢,一路拉着凝儿的手腕,行至客房之中。他本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待侍女关上房门,突然一把将凝儿摔在了地上。
      
      凝儿的膝盖撞到了桌角上,不禁惨叫一声,陆子俊表情变得邪恶无比,冷声道:“臭□□,你终于落到了我的手里!”
      
      凝儿抬起头,只见陆子俊狰狞地看着她,他随手拿起桌上的蜡烛,一手抓住凝儿的头发,将烛火放到她面前,“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老子是谁!”
      
      凝儿抽了几口冷气,镇定心神,“是……是你……”
      
      “文姑娘的记性到不差……”陆子俊将烛火靠近半分,凝儿顿时感到一阵灼热,再近一点,只怕她就要容颜尽毁。
      
      凝儿急促地呼吸着,陆子俊狞笑道:“怎么?怕了?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死去的老子!他不是看不上我么?他不是觉得自己一辈子会高高在上,将我踩在脚底下吗?那就让他的鬼魂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看看我陆子俊是如何翻身的!”
      
      凝儿紧紧握着拳头,一言不发,不喊不叫。这显然无法满足陆子俊变态的心里,他狰狞道:“喊啊,怕就给我喊!”
      
      凝儿还是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陆子俊,“陆大人,你认错人了。”
      
      陆子俊冷笑道:“认错人?我早就知道玄墨被打了什么主意,也知道藏在文家的名册到底是被谁拿走的。想堵住我的嘴,你是唯一的筹码,不过这倒是便宜了他,若我将他那点猫腻透给皇上,他可就是死路一条了,玄墨的命,不知比你值钱多少……”
      
      凝儿明白,玄墨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陆子俊手中,如今还需要利用他,所以他将自己送给陆子俊,一是满足他变态的欲望,二是将二人拉上一条船。
      
      收留罪臣之女,传扬出去,陆子俊也难逃罪责。
      
      这就是李玉凉让她活下去的原因,一切都是因为玄墨。
      
      凝儿紧握了下拳头,她闭上眼睛,不想再看陆子俊的嘴脸,陆子俊大怒,她猛地揪住凝儿的头发,将她撞到桌角,“睁开眼睛,给我看清楚了,爷爷今日是怎么办你的!”
      
      额头撞破,流下一丝猩红,陆子俊将她扔到床上,他清楚地记得自己那天像条狗一样跪在文之泰面前,虚伪地想求娶文凝,却被文之泰狠狠羞辱,最后还鞭笞一顿,扔在了大街上。
      
      这样没有路子的野狗,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臭□□,真以为自己是只天鹅么?”
      
      陆子俊强行扒开凝儿的眼睛,凝儿感到一阵剧痛,双目中泪水滚滚而下。还好他陆子俊没有因为文之泰的羞辱而一蹶不振,他忍气吞声,讨好当朝权相尹世淳,使尽了谄媚之能事,得到了尹世淳的重用,最后以江南水岸为名,除掉了文之泰。
      
      只可惜当日全城禁严,他未能亲眼看到文之泰的死状,让他这番努力显得索然无味,想不到玄墨竟将文凝送给了他,到真是精彩……
      
      小人一旦得志,往往就要倒行逆施。
      
      陆子俊走向凝儿,想要伸手撕扯她的衣服,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他扶住额头,正此时,只听“嘭”的一声,有人撞开了房门。
      
      “谁?”陆子俊转过身,只见门口站在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手中拿着一柄宝剑,满面怒火,猛地向他刺来,陆子俊顿时吓破了胆,还未来得及开口求饶,半空中突然飞来一块石子,撞开了剑刃。
      
      要杀他的人是江羽,出手救他的人则是李玉凉。
      
      “救我,救我!”陆子俊仿佛看到了救星,跑向李玉凉,跑到一半,突然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李玉凉微微皱眉,“暗夜之幻?”
      
      江羽一把拉住凝儿的手腕,“快走!
      
      凝儿心中一震,她没想到江羽会突然赶来救她,可她知道玄墨的为人,救走自己,恐怕江羽的性命也不保了。
      
      江羽见她不动,强迫地拖着她走出院子,“快跟我走!”
      
      两人跌跌撞撞地跑到落云轩前,却正巧撞到了玄墨。
      
      玄墨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一早料到他们会来,一身玄衣下,俊美的脸庞凛冽得近乎阴邪。
      
      江羽将凝儿藏到身后,“师父,让我带她走。”
      
      玄墨静静地看着他,“江羽,你太鲁莽了。”
      
      如果陆子俊真的死在了暗夜城,他可知道会带来何样的后果?这无异于让玄墨所有的计划大白于天下,让胤朝皇帝清楚的知道,文之泰赖以存活的名册,到底落到了什么人的手里。
      
      江羽的双手轻轻颤抖,“徒儿明白,可是徒儿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凝儿被欺辱,师父,求求你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玄墨的眸光落到了凝儿的脸上,凝儿知道此刻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坏了玄墨的事情,她越是维护江羽,玄墨就会越恼火。
      
      “把人交出来。”玄墨声音平静,却威严至极。
      
      江羽执拗紧握着凝儿的手,“师父,你不要逼徒儿……”
      
      玄墨望着两人紧握的手腕,眸光变得更加阴鸷,“交出来!”
      
      江羽浑身一震,突然抬起剑刃,指向玄墨,“师父,你放我们走吧!”
      
      没有人想到,江羽的剑,有一天会指向玄墨。玄墨抬起凤眸, “现在滚出暗夜城,我饶你不死,从今以后,你也不必再顾及与我的师徒之情。”
      
      江羽的心中一阵慌乱,玄墨一直都是他的信仰,离开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到哪里去。可是这慌乱只是一瞬间的,他陡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家人,他们也以同样的方式抛弃了自己。
      
      他现在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江羽把心一横,紧紧拉住凝儿,“师父,请恕徒儿不孝。”他说完,挥剑而起,扫开一道光圈,拉着凝儿向暗夜宫外飞奔而去。
      
      玄墨大怒,他翻身而起,拦住江羽的去路。江羽咬了咬牙,顾不得面前人是谁,挥剑刺去,他的剑法是玄墨倾心所受,凌厉非常,玄墨后退半步,袍袖轻带,扫开剑刃,向前去扣他的手腕。
      
      凝儿只觉耳边风声呼啸,呼吸几乎都要停止,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快的剑,这么快的身法。
      
      几个回合之间,玄墨已将凝儿从江羽手中夺回,他右腿一震,身前旋起一道罡风,“再不滚,别怪我手下无情!”
      
      阴风扑至,江羽身子平飞了出去,撞到一株大树上,口中喷出一口血箭。
      
      “江羽……”凝儿心中一紧,只怕玄墨手下无情,会杀死了江羽,眼中不由流露出担忧关怀,玄墨的余光扫到她,顿时更增恼火,他一把将凝儿摔在地上,“闭嘴!”
      
      江羽握紧剑柄,又一次起身,不屈不挠地刺向玄墨,玄墨又是一挥手,撞在他的手腕上,江羽顿觉虎口一麻,宝剑咣当坠地。
      
      两人的实力实在差得太多,只是江羽手手都是杀招,而玄墨却仍然留有余地。
      
      凝儿只怕再纠缠下去,触怒了玄墨,会真的要了江羽的命,只是她更不敢出言为江羽求情,只能目不转睛地看着二人,浑身冷汗。
      
      江羽几次击杀玄墨,终于力竭,他挣扎着想站起身,双腿一软,又跪在了地上。
      
      你一示弱,敌人就以为你怕了。只要出手,就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这都是玄墨教给他的。
      
      想不到有一日会用到自己的身上,玄墨满面阴沉,厉声道:“给我滚出暗夜宫去!”话音一落,一掌挥出,江羽腾空而去,被甩飞到数米之外。
      
      凝儿心中一紧,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江羽望去,玄墨冷笑道:“怎么?担心你的小情人?”
      
      凝儿的脸上顿时一阵青白,江羽挣扎着站起来,唇边渗出一道血丝,他知道今天自己就是死在这里,玄墨也不会放过凝儿。他抬头望着两人,半晌,终于咬了咬牙,飞身而去。
      
      凝儿见江羽逃走,心里的一根弦陡然松懈,她无力地瘫软在地上。不知为何,眼前又浮现出他临走时的那个眼神,那么绝望的,无助的,却又恶毒和阴狠的,就像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山岗上的恶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