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白月光(穿书)

作者:簌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佟佳贵妃这般说辞出来,太皇太后却是没了推脱的由头。
      她不留痕迹地微蹙了下眉心,细细想了会儿随即方缓声道:“罢了,此事哀家会与皇帝提及,你就先行回去歇息罢。”
      
      佟佳贵妃回了承乾宫便气得将殿内物品砸了一通,她本就没打算让太皇太后从心底里相信她是全然无辜。可是也断断没想到收拾一个乌雅氏竟让她白白损失了这般多,便是连四阿哥的抚养权都未要来。
      一个治下不严便将她统领六宫之权要了过去,那惠嫔又是什么的东西,不过是会讨老祖宗开心罢了,凭什么敢来分她的权!
      
      春菡跪在殿外听着殿内的动静吓得忍不住牙齿打颤,听着春桦出来道贵妃唤她,方才颤颤巍巍地进了殿中。
      一进殿中便被佟佳贵妃猛甩了一个巴掌,她本就站不稳一下子就摔倒了地上,生怕佟佳贵妃要杀了她忙哭着道:“主子,奴才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奴才从小就跟着主子,奴才对主子的心天地可鉴,求娘娘看在奴才忠心一片上饶过奴才吧主子!”
      
      佟佳贵妃纤长的玳瑁嵌珠宝护甲抵在春菡的下巴上,硬生生将她的下巴抬起来狠声道:“春菡你知晓你错在了哪里吗?”
      
      春菡雪白的下巴被那尖细的护甲顶着,划出了血口子疼得她唇直颤,她却是不敢叫一声,“奴、奴才错在了不该打那宫婢!”
      
      “你蠢在太愚蠢!”佟佳贵妃气声道,“风口浪尖上,你非要将把柄送到别人手上。”
      到底春菡是从小跟着自己的,她便是再生气还想着留她一命,只是如今这事都闹到太后跟前了。
      
      佟佳贵妃松开春菡的下巴,“你的命便是我都不一定能保住,还是要看皇上的意思。”
      
      ***
      
      康熙的龙辇还未至承乾宫,便是遥遥地听见殿内木棍敲击在皮肉的声响和婢女的哭喊声,“主子,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康熙微蹙了下眉间,撩起袍子走下龙辇踏进承乾宫中。
      殿前的院落满满当当地站满了一院的宫婢和太监,中间一个木板凳上面被绑着一个宫婢,那宫婢下半截淡兰色的衣裙已是被鲜血沁满,鲜血不住地往下滴答着,木板凳下堆积了一滩的血色。
      
      佟佳贵妃正半躺在榻上不住地拿着丝帕掖着眼角,平日里华美的脸庞没了血色一副伤心的模样。
      
      因着那宫婢的声音大,直到康熙踏进了庭院中方才有人注意是皇上来了,顿时满院落的宫婢和太监跪了下来,就连那行刑的太监也停了手中的活一起行礼道:“奴才参见皇上!”
      
      佟佳贵妃抬起带泪的眼,瞧见穿着绛色大襟右衽,袍外着鸦青褂的高大身影往里头走来。
      虽然出行劳累,康熙却仍旧神采焕发,眼睛深邃有神明亮。
      
      佟佳贵妃心中暗喜,她本就是打听好了康熙去了钟粹宫找德贵人那小贱人去了,算好了时辰知晓他要来找自己算账,方才故意挑了这时候收拾春菡,便是要做一出戏给康熙看。
      果真是挑在了好时候,不然就春菡这身子骨,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撑地住两回这般的责打。
      
      佟佳贵妃忙从贵妃榻上半坐起来,挣扎着起身想要行礼,却是腿一软差点跪倒在了地上。
      幸好旁边的春桦眼疾手快忙扶住佟佳贵妃,她才不至于摔在地上。
      
      春桦将佟佳贵妃重新扶在贵妃榻上,方跪倒在地道:“还请皇上原谅主子礼数不周,实在不是主子不想起身,而是无法起身。”
      
      康熙眸光落在佟佳贵妃雪白的脸庞上,她平日红润的唇如今素淡着,眼角微红一副病恹恹的模样,极是楚楚可人。
      他微抿了唇,“贵妃身子还未好?”
      
      佟佳贵妃佯装出虚弱的模样,拿着手帕捂住唇轻轻地咳了起来。
      一旁的春桦忙替她答道:“回皇上的话,主子也是被那夜惊吓着了,想及自己差点害到德贵人母子,她这短时间没有一夜是安稳顺畅地。今日又在慈宁宫跪了两个多时辰,回来的时候便站不起身了……”
      
      康熙本是从钟粹宫来的,德贵人性子温和受了苦也压在心里,不过这宫中所发生的事早便就传到他耳中,德贵人这般隐忍更是让他心疼不已。
      又加上临走前荣嫔特意为德贵人的近身宫婢讨赏,说道那宫婢为了德贵人大雨夜在承乾宫门外跪了半个时辰,虽然遭了承乾宫的羞辱却是一声不吭地,自己追问方才回答,倒真是个忠仆。
      
      康熙哪能不知晓荣嫔此番何意,无非是借着为那宫婢讨赏的由头,将钟粹宫的过分行径说出来。
      
      荣嫔身为承乾宫主位有照看德贵人母子的责任,又曾遭受过四子早夭的伤痛,自是看不惯佟佳贵妃的行径。
      她的性子一向温和隐忍,又因子嗣的事与他疏离,此刻却是愿意为德贵人站出来说话,想必那夜也是气急了。
      
      康熙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来,可见着这般情况哪里还发的出来。
      
      佟佳贵妃虽犯了错,但到底有心忏悔,又将自己折磨成这般模样。
      那承乾宫打人的贱奴仗势欺人,他本是打算直接赐死,结果佟佳贵妃抢先一步已经将人打得半死不活,倒让他一点话茬都找不出来。
      
      佟佳贵妃总算止住了咳嗽,轻轻抽噎着,“皇上,都是臣妾不好,若不是臣妾一时病倒,便也不会害得乌雅妹妹差点难产……”
      她虽然表面上演技精湛,心头却是发着虚,害怕康熙看出什么破绽。
      
      康熙试了下她手的温度,寒凉的如玉一般顿时蹙起了眉,“这般冷的天,又生着病在屋外做什么?”
      他侧头看了眼春桦吩咐道:“还不快搀扶贵妃进屋。”
      
      见着康熙尚且还关心着自己,佟佳贵妃心头一松。
      
      却还是摇头阻止,装出坚定的模样道:“此次祸端就是从臣妾这院不成器的奴才们起的,今日臣妾责罚这奴婢就是要他们看看,往后一定要分清什么主什么才是次!说到底还是臣妾不好,若不是他们太过担心臣妾,也不会如此。”
      
      看来外头的棍杖不停,佟佳贵妃便也不会回去。
      康熙瞥了眼长板凳上绑着的春菡,“罢了,先别打了。春桦,春玥,将贵妃搀进殿里。”
      
      佟佳贵妃从善如流地下了台阶,“虽然皇上能原谅这个无礼数的丫头,但此事事关德贵人,还是让人将春菡送去钟粹宫,任由德贵人处置吧。”
      
      若是留在承乾宫,迫于压力她便不得不打杀春菡,可送去德贵人那头便是不一样了。
      佟佳贵妃打赌,就是给德贵人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教训春菡,反而还要派人好好照料她。
      
      春菡毕竟是从小跟着她的,她打是打了,但还是想保春菡一命。
      
      佟佳贵妃吩咐完,方才任由着春桦春玥搀扶着半躺在床上。
      
      殿里暖暖的碳火旺气熏着,盖上厚重的锦被佟佳贵妃方才觉得好受多了。
      她楚楚可人地垂着泪看着坐在一旁的康熙,“臣妾差点害死了皇嗣,犯了如此大错自知罪孽难赎,只是臣妾最怕的是皇上因此而恨上了臣妾……”
      
      康熙微叹一声,随即拿起丝帕给她擦起眼泪来,“你那时病得昏沉,哪里知晓这些事情,也都怪这些奴才擅自主张竟是将所有的夜值太医全部调来。”
      
      “他们也是太关心臣妾,所以才……”佟佳贵妃不留痕迹地为着承乾宫奴才们找着由头。
      
      康熙却是不愿意就此别过,沉声道:“忠倒是忠,但愚也是够愚笨的。难道在这群奴才眼中,这紫禁城中就认你一个为主子?”
      
      他轻描淡写一句话却是让佟佳贵妃心一跳,脸上的神情勉强起来,“皇上怎么这么说,他们哪敢这般想呢?他们不过关心则乱罢了。”
      
      “但总归是犯了错,罚必定还是要罚的。”康熙的语气放缓,“贵妃如此宽容,反而纵容了他们。”
      
      佟佳贵妃微微松了口气,以为只是罚些例银什么的。
      可康熙下一句话就又让她提了心,“这些奴才们不知宫规,目中无人,实在不适宜再待在承乾宫里服侍贵妃。朕改日让内务府重新拨一些□□好的奴才们来承乾宫。”
      
      佟佳贵妃气得几乎咬牙,承乾宫的奴才们都是她用惯了的心腹,还有不少是父兄塞进宫中专门为自己传递消息的。
      太皇太后和皇上倒真当是亲祖孙,一个削权另一个竟然想索性将她的心腹全给调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筒子:呸,合着老娘白忙活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