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白月光(穿书)

作者:簌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小铜锅里热油滋溜溜地蹦炸着,年清芷小心翼翼地用一双长筷将处理好的蝉夹了放进铜锅内用热油炸着。
      放进去用小火煎炸片刻,一阵酥香鲜美的香味便从锅中飘出来。
      
      时至午膳时分,胤禛却是没有任何胃口,索性用这段时间在书房内温着书,却是闻见了一股食物的酥香味。
      随着香味走到后院内,遥遥地便瞧见一个淡青色的纤细背影蹲在那儿拿着长筷翻动着小铜锅里的食物。
      
      胤禛看了眼身旁跟着的太监刘义,吩咐道:“去给清芷搬张凳子来。”
      话音刚落却是被这阵香味引得不自觉咽了下口水,他沉默了下又改口,“搬两张凳子。”
      
      年清芷听到身后的动静,忙是拿着勺子撒了些盐进入铜锅,翻炒了几下夹出一块放在小碟子中。
      然后便站起身来,兴冲冲地捧着碟子跑到了胤禛身边,蹲了下来像献宝一般,“四阿哥,您尝尝。”
      
      胤禛看了眼小碟子中泛着金黄泛着些许的蝉尸体,忙是捂住鼻子皱了眉间说道:“清芷你又胡来,还不赶紧将这些丢掉。”
      虽是十一岁的孩童模样,却是一派少年老成的严肃模样。
      
      年清芷却是坚持,一双漂亮如星辰的眼睛闪闪发光,“您试试!”
      
      胤禛不屑一顾,“丢掉!”
      
      一炷香后。
      
      年清芷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已经吃了一碟的胤禛,笑弯了眉眼,“怎么样,好吃吗?”
      
      胤禛优雅地从一旁托盘上接过毛巾擦拭了下手,淡定作答:“不好吃,这东西对身体不健康,清芷你也要少吃。”
      
      “回四阿哥的话,奴才知晓了,单单吃炸知了确实不健康。”年清芷规规矩矩答道。
      下一刻她就扭头吩咐刘义,“我再炸一盘,去给四阿哥端碗清粥就着吃。”
      
      胤禛擦拭手的动作瞬间停下来,瞪着眼瞧她,“清芷!”
      年清芷又将铜锅热了油炸起了蝉,香喷喷的味道传来,硬是将胤禛口中的话憋了回去。
      
      “是!清芷姐姐。”
      刘义差点喷笑出来,四阿哥年纪虽小,但整日板着一张小脸的严肃模样,便是说话也是老气横秋的派头。
      整个承乾宫里敢这般对待四阿哥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位年清芷姑娘了。
      
      刘义也是近几年才被调来的承乾宫,据说清芷姑娘原先是德妃娘娘的宫女,后来被德妃娘娘送来承乾宫照料四阿哥,一照料便是十年,与四阿哥的情分自是不一般。
      
      刘义刚抽动了下嘴角便见胤禛瞪了他一眼,忙是将嘴角又收了回去。
      他忙是小跑到承乾宫的小厨房吩咐厨娘做道清粥来。
      
      厨娘一听顿时欣喜,“四阿哥这是终于有胃口了?”
      这几日天闷热,四阿哥没有胃口,做出来的吃食怎样端进房内又原封不动地送出来。
      
      四阿哥本就比其他几个阿哥要瘦一些,现在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佟佳皇贵妃急得不行叫着小厨房变着法的给四阿哥进补。
      她花费了无数心力给四阿哥做吃食,可四阿哥却是对那些吃食丝毫不感兴趣,似乎是不想让佟佳皇贵妃失望一样每样只勉强动了一筷,让她们这些厨娘得以向皇贵妃交差。
      
      年清芷事先吩咐了刘义,此事不要对外说,毕竟吃炸知了在这宫中可是闻所未闻的事,若是传了出去少不了要被佟佳皇贵妃责骂。
      他只含糊地点了点头,“对,快做吧,四阿哥等着呢。”
      
      小小的后院里翻腾的是炸知了的香酥气息,胤禛坐在铜锅旁的小板凳上拿着《礼记》温习着早上师傅教的功课。
      
      年清芷闻着香喷喷的味道默默咽了下口水,前段时间她就开始捉知了了,悄悄锁在紧密的笼子放在院落里,准备抓够了再做给四阿哥吃。
      
      只是这几日不知道怎么回事,院落里的知了突然少了很多,害得她大半夜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跑到了佟佳皇贵妃的院落里,偷偷地捉了一会儿才捉过一箩筐。
      毕竟是佟佳皇贵妃的院落,她没敢靠屋子太近,在离得稍远的树上捉的,今日总算是捉够了几锅,待四阿哥吃完还能送些给胤礽去,剩下的分给宫人们。 
      
      年清芷忍住口水,一边翻动着锅内的蝉一边念叨着,“四阿哥您可别小瞧了这炸知了,虽然炸知了在宫内不常见,可在民间却是极为受欢迎。小的时候一到夏天,额娘便叫仆役用粘杆去粘那树上的知了然后亲自炸给奴才吃。额娘告诉奴才,这知了生津止渴,还有药用价值,早在秦汉时期就有蝉体入药的药方,可以治疗外感风热、咽喉肿痛。最重要的是它还很好吃,外酥里嫩、肉质鲜美。”
      
      胤禛一向最讨厌读书的时候有吵闹的声音,可年清芷的声音轻细甜美,就算是唠叨起来也不会让人觉得烦。
      相反的,他喜欢听年清芷的念叨。
      
      胤禛手上翻阅的动作微微一顿,意外地说道:“没想到你额娘竟还精通医理。”
      
      年清芷一窒,这些话可不是原身额娘告诉她的,是她原世界那位中医界泰斗爷爷告诉的。她一时说的爽快竟是连药用价值都说了出来。
      她暗骂一声自己话多,随即面不改色地圆谎道:“奴才的额娘不精通医理,奴才哥哥就好这一口,每次夏季都能吃一大箩筐,额娘有些担心便叫来了大夫询问。这些话呀也是奴才的额娘听那位大夫说的。”
      
      年清芷伸手去将胤禛手上的《礼记》抽去,“奴才的额娘还说,做学问呀要劳逸结合,这大中午用着膳呢,四阿哥就不要这么勤奋啦。”
      
      胤禛早就习惯她这般没规矩,索性就松了手上的力气任由她将《礼记》抽去。
      他懒洋洋地坐在凳子上,随口问道:“你额娘还说了什么,说来给我听听。”
      
      年清芷将《礼记》递交给一旁的宫女秋兰,又转过头来用勺子撒了一把盐进铜锅内。
      一面翻炒着一面道:“奴才额娘说,这世间上的东西只分好吃、不好吃还有不能吃的。”
      
      胤禛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白皙的颊边隐隐露出两个小梨涡,“你额娘可当真有趣,那你说说还有什么能吃的我又不知晓的。”
      
      “比如蛇,听说南方福建那附近的人们很喜欢吃蛇,煎炸炖炒烩样样皆可。”
      年清芷沉吟着,又不能说太不常见的动物,省得又让人起了疑。
      
      年清芷想了下道:“还有大部分的虫子都能食用,只不过有些太小了还不够塞牙缝的呢。比如蚱蜢、蟋蟀、蚂蚁……”
      她说地兴奋,“蝗虫也可以食用呢。”
      
      “蝗虫竟也可食用?我竟是不知晓。”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年清芷和胤禛同时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走来的少年身穿杏黄色蟒袍,水脚上有翻腾的水浪,以着山石宝物相饰。
      他容貌俊美,一双狭长的眸子带着笑和恣意。
      
      少年的年纪稍轻本无法撑起这华丽尊贵的衣服,然而他身上却并不显突兀,更是衬得他气质的华贵卓然。
      
      院落的奴才们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忙行礼道:“奴才参见太子,给太子请安!”
      
      来者正是当今的太子,胤礽。
      
      胤禛忙是站起身揖手道:“胤禛见过二哥。”
      
      年清芷微微有些吃惊,太子到来承乾宫没有太监禀报,想是随性而来。
      她刚准备站起身行礼,胤礽的眼神往那儿一瞥朗声道:“清芷你不必多礼,坐那便好。”
      
      胤礽自顾自地走到锅旁,往那锅中看了眼,微焦的知了在滋溜溜的热油中翻滚着,白色的烟飘在上面像是笼罩了一层薄纱。
      他还是瞧清了那铜锅里是什么,忙甩开了折扇捂住鼻子,“清芷你这是在做什么?”
      
      “回太子的话,奴才这是做炸知了!”年清芷笑吟吟地回答道,“太子来得正好,一道尝尝吧。”
      她一面将铜锅熄了火,拿出两个小碟子平均地给胤禛和胤礽分了炸知了。
      
      胤禛毕竟先前吃了一份,知晓那鲜美的滋味,倒是坦然地接了过去。
      
      胤礽却是往后退了几步,扭过头去看胤禛,只见他拿起筷子有条不紊地夹了一个放进嘴中。
      他眼睛更是瞪大,不可置信地说道:“四弟你怎么吃进去了,这可是虫子!”
      
      年清芷笑了下,将刚才知了的药用价值又说了一遍。
      
      胤禛一张小脸木着,一本正经地说道:“二哥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知了……还勉强能入得了口。”
      他说完便又去夹了一筷。
      
      年清芷偷偷瞪了眼胤禛,这个小屁孩怎么年纪轻轻地就这么别扭,说句好吃能让他憋死吗。
      
      胤礽见胤禛吃得香,不似有假的模样。
      他微拧着眉间拿起筷子,半信半疑地夹了一小块送进嘴中。
      
      刚开始胤礽还嫌弃地不敢将筷子放开,直到舌尖碰到那酥脆的表面,带着微微咸的肉香。
      他看了眼一脸期待的年清芷,又看了眼一旁的胤禛。
      
      胤礽想着四弟都敢吃,若他不敢吃,岂不是在清芷面前很没面子。
      他狠下了心咬了下去,却是惊奇的发现这肉质弹牙鲜美,像是炸虾尾,却又比炸虾尾要多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刘义正好将一小锅的清粥端来,胤禛胤礽两人各端了碗粥,就着这外酥里嫩的炸知了喝下。
      
      年清芷笑眯眯地看着大快朵颐的两兄弟,他们性格大相径庭,一个恣意一个低调,一个骄傲一个老成。
      这会儿倒是像的很,果然王境泽的“真香真理”无论走哪里都很适用。
      
      胤礽吃得香,却是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蹙了眉,抬起头不满地说道:“清芷你也太偏心了,竟然背着我给四弟做这般好吃的吃食,若是我不来是不是就永远想不着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胤禛、胤礽:真香!
    晚上还有一更~
    看在我这么勤劳的份上,宝贝们点个收藏呗~么么啾!
    谢谢小天使“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MISS.白”、“重重”、“你个青团!”、“闯入君怀”的营养液~
    谢谢小天使“MISS.白”、“大王猫”、“Haruka”、“嘤嘤嘤kaka”的雷!
    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