缱绻

作者:红糖果子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丹尼尔堡疗养中心,地处郊外,四周包裹着郁郁葱葱的温带阔叶林,一条蜿蜒的公路由远及近,通往疗养院的城堡。灰白色花岗岩垒砌成的墙体,由下及上蔓延着一丛丛爬藤类植物,有些还开着一簇簇白花,更显得生机盎然。
      褐红色的木窗嵌着似鱼鳞的格栅,显得多少有些封闭,就这么一排排的从下看到上,直接抵消了绿色植物带来的生机。
      艾尔莎收回目光,低下头从车里走出来,两个小时的车程,丹佛说了一路的话,索性也没让人觉得太过急躁。一直没落地的心,也在看到疗养院的那一刻,稍稍安定下来。
      
      早上五点,疗养院就接待了一批由特遣部队护送的特殊伤患,他们几乎都是孩子,除了一个情况不很稳定的成年女性。尽管是淡季没有什么客人,以防万一,院长还是决定将他们与其他客人分开。
      于是,孩子们被安排在三楼,而菲尔德则在四楼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那里很少有人去,而且整个四楼没有人住,正好符合雷诺不想任何人打扰的要求。
      艾尔莎跟在丹佛身后,走上楼梯,经过三楼时,还能听到走廊里匆匆忙碌着的护士医生。饶是她也明显感受到这紧张的氛围,而踏入四楼的走廊,整个楼层像是按下了静音键,甚是静谧。
      不安的心再次被提起,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等在前方。丹佛见状将右手放在艾尔莎的肩膀,用掌心的温暖安慰她。
      
      “…妈。”
      走廊尽头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雷诺站在门口,眼窝一片乌青,脸上没点儿血色。
      艾尔莎按住所有难过的情绪,快步走到他身边,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这才几天没见,整个人都瘦了,艾尔莎根本不想去思考别的东西,只顾得释放出精神触丝,希望以此平复雷诺快要崩溃的情绪。
      “没事啊,妈在,没事,能活着就好,你别太自责。”艾尔莎抱着儿子,用手轻拍他的脊背,安慰着对方。越是这种时候,她越是要稳住雷诺的情绪,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现在只能尽力不让事情更加恶化。尽管儿子是哨兵,但是他跟菲尔德的适配率很高,所以他的情绪稳定,也有助于稳定他向导的状况。
      这边,丹佛看着妻子用精神触丝安慰儿子,也稍微放下心来,转身就看见站在身后的夏尔曼医生。两人相视,没有过多交流,便一起走向走廊的另一头。
      “怎么样?”
      “向导的情况很不稳定,应该是她身上的实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夏尔曼摘下眼镜,用眼镜布擦了又擦,才继续说道:“实验被打断所带来的副作用,比完成后的副作用要大很多,这个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我不知道那帮疯子到底做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想把她转化成哨兵。”
      听到这里,丹佛不由得大惊,“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在年幼的时候就进行融合,还是有可能的,”夏尔曼叹了口气,“楼下的孩子们,我也看过了,那些应该还是在初期阶段,可能还有逆转的机会。不过,也有几个例外的。”说到这里,他停下了,仿佛再重新组织语言。
      “丹佛,接下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保密,”上了年纪的医生,此刻抬起头,严肃的望着对面站着的少将,眼神里透露出的神情,让人不能拒绝。
      在看到对方点头之后,夏尔曼才继续说了下去:“伤患里有三个孩子,他们的精灵消失了……你听我说完,”他抬手止住丹佛要打断的意图,“是真的消失了,没有任何踪迹,我当时也不敢相信,还让雷诺派人去现场找,可是没有任何结果。”
      看到夏尔曼边说着边摇头,丹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精灵是人灵魂的具象化,他们的存在可以说是陪伴人的一生,不可能就那样平白无故的消失。联系到实验室的所作所为,这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杰作,而和精灵剥离实验有关的事件,能一直追溯到五十年前,这里面的水,很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异常还不止这些,我对每个孩子都做了细致的检查,包括对精神图谱的重新测量,我敢断定,这里面至少涉及三种类型的实验。”夏尔曼抿了抿嘴唇,透过薄薄的镜片看着丹佛的眼睛,他相信对方一定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那帮疯子在进行的,绝不仅仅是人体试验,他们在对人体进行改造,试图通过分离、融合或者强化的手段,对人体进行强制改造。选择孩子们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们的精灵还未定型,更容易进行各种改造,成功率也远高于成年人。
      大约四十年前,帝国就曾经破获过一个人体试验的组织,当时他们正进行的就是精灵的分离实验,实验对象也是不足十岁的孩子。夏尔曼当时作为实习医生,曾参与伤患的救治,对那时的情况深有感触。而他所担心的,却不仅仅是受害者,更多是对于军队和政府。
      在那个时候,军政府的处理很是含糊,对外界宣布将处以罪犯极刑,但实际实施结果却不了了之。还有那一批受害的孩子们,在事件结束后不明去向。夏尔曼担心,这次的事件,也会和那次一样,但面对同样是军人的丹佛少将,他也是有很多话说不出口,只能希望他能理解自己的立场。
      “你尽管去救治那些孩子们,军队这边我来想办法。”看明白医生的担心,丹佛表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会尽力保障他们的安全,剩下的就是如何应付军部那边的质询了。
      “还有,就是菲尔德的现状,”夏尔曼得到丹佛的保证,想起还有些事情没交代完,继续道:“由于实验被中断,我不确定她是否能安全度过危险期。现在的她正处于记忆混乱的状态,这恐怕是由于融入新的精神体,所导致的排异反应。我也不清楚她到底被融入了几个精神体,融入时是否完整,等等。只能说,她能不能醒过来,醒来后精神状态如何,还要依赖她的哨兵。”说完,他看向走廊远处的那对母子,回头嘱咐丹佛,“告诉令郎,让他不要心急,要情绪稳定,然后尝试接触对方的精神世界,尽可能的帮她分担一部分压力,这样说不定会有所好转。”
      “嗯,我知道了,我会转告他。”丹佛也顺着夏尔曼的目光,看着那两人,“谢谢你,夏尔曼医生。”
      “这都是应该的,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还不想动呢。”
      两人相视苦笑,接着医生便告辞,去了楼下,那边还有不少孩子等着他。丹佛目送对方离开,从上衣口袋拿出通讯器,拨通了诺德的号码,如果真的像夏尔曼说的那样,那么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他必须赶在军部有所察觉前,做出决定。
      
      轻推开虚掩的房门,偌大的病房整齐的摆着六张床,空空的床位,除了靠窗那排中间的床位上躺了人,算是这房间里唯一还有生命的存在。
      艾尔莎小心的走进去,尽量不发出什么噪音,安静地来到床前,看着上面躺着的人。除了脸色苍白,看不出睡着的人有什么异样,可越是看不出来,就越有问题。艾尔莎向导的敏锐直觉告诉她,女孩儿身上,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变化着。
      正思考着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忽然之间感到一股视线,专注的盯着自己的精灵。艾尔莎警惕的转移目光,只见床脚下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绒长的金色毛发,随着支棱起的耳朵,轻轻抖动,一双琥珀色的眸子,躲躲闪闪的看向她脚下的米兰达。
      那只金棕色的兔子精灵,有些害怕这个陌生的动物,前爪扒在自己主人的脚踝,做好随时躲闪的准备。
      没等艾尔莎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小家伙就把脑袋缩了回去,直到雷诺在一旁蹲下,伸手摸了摸地面,才把它重新唤出来。
      这下艾尔莎彻底看清楚了,那是一只金色渐变的缅因猫,肚皮到爪子都是白色的。短短的小腿,颠颠儿地迈着碎步,在雷诺脚边坐下,抬头发出绵长的叫声。
      雷诺用手指挠了挠猫下巴,然后温柔的把它抱在怀里,起身走向床边。
      “那个是?”艾尔莎很明显能感觉到,那只猫并不是普通的动物,如果米兰达的感觉没错,那应该也是只精灵,可是这屋子里就他们三个人,而菲尔德的精灵又是只银色的花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早上刚到这里,就出现了,”雷诺给怀里的猫顺着毛,看它满足的眯起眼睛,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结论。这只猫应该也是菲尔德的精灵,就是他之前在她的精神世界里看到的那只。刚看到它出现的时候,雷诺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看到床上躺的人,才确定这是事实。
      刚开始小家伙只出现在自己身边,一有陌生人过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能大胆的在母亲面前现身,说不定是菲尔德的状况有所好转。尽管雷诺不能确定,但这的确是个好兆头,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菲会有两只精灵。
      听着儿子的解释,艾尔莎满脸的不可置信,她从没听说过有两个精灵的人。然而,病床另一侧的扶手椅里,厚厚的天鹅绒坐垫上睡着的正是希尔瓦,萨缪尔就坐在一旁的地上守着她。
      雷诺把夏尔曼医生的话,复述给艾尔莎。医生说这可能是由实验的副作用引起的,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希尔瓦也一直处于昏睡不醒的状态,而那只缅因猫则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
      他没有告诉母亲,菲尔德可能还伴有失忆症状,更没敢告诉她自己脖子上的伤。一早到了疗养院,安顿好人,他就拆下绷带,换上了大的肤色创口贴,还在脖子周围建立起透明的屏障,生怕母亲看到伤口,或者是嗅到血腥味。
      幸好,母亲的注意力全都在安慰自己,和担心菲尔德上面,也没怎么注意到他脖子上薄薄的屏障。
      
      “那就是说,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她醒过来?”艾尔莎听完儿子的复述,拧着的眉头不见有一丝舒展。她释放出精神触丝,想尝试能否进入菲尔德的精神领域,对方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菲尔德的精神领域现在就像是一片无风的湖面,即便艾尔莎的触丝激起一阵涟漪,也很快就晕散开来,恢复之前的平静。
      她叹了口气,收回覆在菲尔德额角的手,现在的状态也只能静观其变,艾尔莎回身看着抱着猫的儿子,小心地伸手抚了抚小家伙的脑瓜,继而抬头,望着雷诺。
      “我在这儿陪着你照顾她吧,”艾尔莎轻轻拍了拍雷诺的肩膀继续道:“会好起来的,只是需要时间。”说话间,她能很明显的看到儿子眼底的疲倦,又是一阵心疼,草草收住话题,催促他先去休息。
      眼看着儿子将怀里的猫放在床边,走到对面的床位躺好,艾尔莎才轻手轻脚的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一边看着菲尔德,一边释放出精神触丝给雷诺做梳理,帮他入眠。
      
      -----
      “嗡--”桌上的通讯器结束最后一次振动灭掉光亮,屏幕上显示一条未接来电,是丹佛打来的,而通讯器的主人,现在正在一墙之隔的审讯室里。
      简陋的审讯室,连椅子坐起来都发出令人烦躁的声音,所幸这里面隔音效果还算不错,不用担心外界的打扰。诺德又换了一个坐姿,无视吱吱呀呀的声响,面无表情的盯着对面坐着的人。
      “别那么盯着我,我对你没什么可说的。”斯坦因嘴角挂着无赖式的微笑,薄如刀片的嘴唇缺少正常人该有的血色。“我要见她,只要见到她,我会把所有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
      “这不可能,”诺德直接回绝了对方的要求,“现实条件也不允许。”诺德没有一次性把话说完,他正不停捕捉着对方精神屏障的漏洞,然而到现在没有丝毫进展。按道理来说,像斯坦因这样的无明显倾向者,不太可能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屏蔽能力,但诺德确实没办法撬开那层透明的壳。
      在得到丹佛的消息之后,刚结束战事的诺德直接搭乘直升机,从前线一路赶往萨班尼亚狱所,这是离事发地最近的一座监狱,主要关押的都是待处决的罪犯,也正是关押斯坦因的不错选择。这地方隶属于警察机构,不在军队的管辖范围,丹佛命令特殊部队将斯坦因关押在此处,也是想获得一定主动权,提前单独审讯斯坦因,希望能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然而事与愿违,诺德审讯了他四五个小时,斯坦因仍然不肯开口,他坚持要见菲尔德,要当面确认她的状况,他迫切的想知道自己重要的实验体是否完好无损。
      “为什么不可能,我只需要看一眼,我只想确认她的状态。”斯坦因的语气依旧强硬,他坐直身子双手握拳,胳膊肘在桌边,释放出颇具侵略性的精神压,直逼对面的向导。
      没有丝毫动摇,诺德收紧下颌,迎面接下对方的进攻,说道:“拜你所赐,她现在还处于昏迷,”稍作停顿他才继续,“所以,现实不允许。”菲尔德的现状诺德并不了解,他只从丹佛那里知道她刚被救下时的大致情况。不过不管菲尔德的状况如何,诺德也绝对不会让她来见斯坦因。
      “那可真是可惜,明明就快要成功了,就差那么一点点。”说着,斯坦因还抬起右手比划,表示着内心的遗憾,同时他敏锐的察觉到诺德在说那句话时,细微的表情变化。
      “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知道她现在的状态,但你们想要定我的罪,光靠那些间接证据是不够的。”斯坦因抿着嘴唇,开心的看着诺德愈发凝重的表情,这可真是有意思。
      尽管诺德很想直接用坐着的那把椅子,砸开对方的脑袋,他还是忍住了。斯坦因说得没错,以菲尔德和那些孩子作为人证还不够,他必须得到斯坦因实验室里的实验记录。而很遗憾的是,在斯坦因被抓前,已经清空了所有的实验数据,由于实验室是全电子化设备,基本没留下多少有用的纸质数据,现在唯一可能存有备份数据的,就只有眼前的这个人。
      斯坦因见诺德依旧不肯松口,一声叹息后,转而去逗弄自己的精灵--一只赤背蜘蛛,它正匍匐在玻璃容器的底部,时不时地摩挲它那两颗毒牙。见小家伙没动静,斯坦因用手指敲了敲容器金属质地的盖子,试图吸引它的注意。这一套玻璃容器,是专门用来关犯人的精灵用的。如果是大型动物,则会有专门的笼头和项圈。
      虽然精灵都不具备化学攻击的能力,换句话说就是,斯坦因那只赤背蜘蛛并不分泌毒液,但却能对人的精神造成一定伤害。这个小家伙在他被抓之前,给他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去销毁证据,不过也差点儿被枪托砸死,现在病恹恹的趴在容器里,拒绝对外界做出任何反应。
      长时间的僵持,让双方都很疲倦,面对斯坦因强硬的态度,诺德也一直坚持着没有松懈。可审讯室外却没有里面这么凝重,诺德的通讯器再次发出振动,在审讯室外守着的狱警也不禁再次看向桌面。
      这时,从黑暗的角落飞出一只渡鸦,它轻巧的落在桌上,偏着头瞄准了接听键,啄了下去。
      “你好,这里是艾因。”没办法,诺德在审讯室里,只能由还在外面的他来接电话。艾因知道,这已经是丹佛打来的第三通电话,再不接一旁的狱警很有可能就要进审讯室,破坏里面的气氛了。
      通讯器的另一端沉默了片刻,才发出提问:“诺德现在在忙?”
      “是的,他现在正在审讯室,审问那个大变态。”艾因抬头透过单面镜,确认里面的情况,回答的语气满是调侃。“你有要紧事找他?”
      “嗯,麻烦让他结束后立刻回电。”对方说完旋即挂断电话。艾因低头确认通话结束,三两下蹦到离镜子更近的地方,希望能给里面的诺德传递出这一信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