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忍住不哭[快穿]

作者:Paz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冷情的司徒总裁(13)

      秦政深呼了一口气。
      
      然后又深呼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扒住自己裤子不放手的林暖暖,又看了一眼拉着自己胳膊,笑得阴阳怪气的林墨羽,秦政问:‘03,刚才是我耳花了吗?’
      
      03装死。
      
      秦政:‘我喜当爹?’
      
      03装死。
      
      秦政怒了:‘是你让我现在来的,现在我要怎么办??当着这么多人,难道我脸皮能厚到瞪着眼扒瞎,强行碰瓷林暖暖吗?!’
      
      半天没动静,03把音量调得很小很小:“请您不要妄自菲薄。”
      
      秦政:……
      谢谢安慰。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窃窃私语。
      路过Abram专柜的人发现这边聚了一圈人也匆匆忙忙、三两相结的前来围观,挤在一起瞧事儿的路人越来越多。
      
      拍照的闪光灯一闪一闪打在秦政脸上。
      还有一排秦政不敢直视的手机摄像头,拐着弯儿想找个好角度把他拍得清清楚楚,立刻曝光在网络上。
      
      秦政心烦意乱,在原地束手无措。
      没经验。
      03不靠谱。
      
      他该怎么办?
      
      忽然,秦政按住腰带的手感到一股来自于裤脚的强劲力量。
      
      还没来得及低头看,一声“刺啦”先声夺人。
      
      秦政缓缓低下头,凝望向自己的裤脚。
      
      林暖暖撕破了他的西裤,手背青筋迸出,眼泪清鼻涕一齐淌进因喊叫而张开的嘴里,她浑身颤抖,苍白的小脸憔悴而绝望:“霆……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他可是你的亲骨肉,你怎么能不认??!!”
      
      秦政张了张嘴:“我……”
      
      没“我”出来,秦政被猛地一拽,踉踉跄跄退出半米,到了林墨羽身边,听见林墨羽不含情感地说:“怀他的孩子,你配吗?”
      
      秦政盯着与他完全分离,残留在林暖暖手中的西裤布料,又张了张嘴:“我……”
      
      “我不配,难道你配吗?!”秦政的声音淹没在林暖暖愤怒的反击中,“你这个信口雌黄,一直欺骗霆的坏女人,你难道就不怕报应吗??!!”
      
      秦政听见林墨羽一声嗤笑。
      他呆头呆脑地转头去看。
      
      转头的时候,秦政还在思考:
      林墨羽,一个男人,为什么会说他怀了司徒长霆的孩子?
      
      难道……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他从来没有思考过的设定???
      
      譬如有一种男人可以生孩子?
      这一点可能在这本书里,所有认识林墨羽的人都知道,只是原剧情里面没有写出来,03没告诉他,所以他也没想到过。
      
      回过头时,秦政正对上林墨羽的眼睛。
      那双眼依旧很冷,但比起往日,多了一丝锐利和漫不经心的挑衅。
      
      秦政情不自禁。
      忍不住双手。
      摸上了林墨羽平坦的小腹。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手下触感温热紧实,似乎能触摸到腹肌的轮廓。
      
      几乎同一刻。
      林墨羽打掉了司徒长霆的手。
      
      然后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秦政:“我是通过什么渠道让你怀上的孩子?”
      林墨羽:“你是什么时候让林暖暖怀上的孩子?”
      
      一秒钟后。
      两人相对沉默。
      
      秦政率先开口:“我想是命。”
      
      秦政拿头保证,他绝对没有和林暖暖上床。
      
      至于孩子。
      他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喜当的爹。
      
      林墨羽听后蹙起眉,定定地盯着秦政。
      秦政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正要问林墨羽什么意思,后脑勺被林墨羽重重地拍了好几下。
      
      秦政被拍得双耳嗡嗡响,眼前发晕,立刻挣脱开林墨羽,捂着后脑勺质问:“你没事打我干嘛??”
      
      林墨羽不咸不淡地回答:“帮你排水。”
      
      秦政:“……”
      
      秦政想找话反驳。
      但暂时还没找到。
      
      很烦。
      
      在秦政找到激辩言论前,他的右裤腿又一紧——两分钟前,他的左裤腿已经死在了林暖暖手里。
      
      秦政低下头。
      
      林暖暖停止了哭泣,肿着两只桃儿似的眼,心如死灰:“霆,你好狠。你连动都不愿意动我了吗?霆,司徒长霆,你可以不要我……但你怎么能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弃之不顾?”
      
      秦政头皮发麻:“你先站起来。”
      
      林暖暖置若罔闻,指向自己的肚子:“这里,是你的宝宝,霆,你看见了吗?”
      
      秦政沉默。
      ‘03,在吗?’
      
      03装死。
      
      下一刻。
      围在专柜四周看热闹的路人们一愣。
      
      他们看见那个在这里被众人所指,被两个女人哭哭啼啼纠缠着的男人,忽然挺直了脊梁,不再对路人们手中的手机摄像头避之若蛇蝎,反而坦坦荡荡地面对所有人,面对拍摄。
      
      神色渐渐变得肃重冷峭的男人,终于展露出他与生而来的尊贵之气。
      他漠然地扫过嘁嘁喳喳的人群,仿佛众人皆为臣民。
      
      而他。
      为疆土之主。
      
      人群慢慢安静下来。
      倘若有谁,无视那令人战栗的威严,那个男人便会冷冷地盯在那个人身上,让人不寒而栗、汗毛倒竖,绝不敢再嘴碎一个字!
      
      原本只是想来看热闹的人们,竟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仿佛那等待着王国之王,在高高的城墙上宣布无可置喙的昭告的平民们。
      
      众人情不自已倾耳以听。
      然后,所有人听见——
      
      “我结扎了。”
      男人的声音动听悦耳,仿佛天籁之音。
      
      林暖暖一愣,仿佛受到无法抵抗的吸引力,慢慢抬头望向那个她求而不得的男人。
      
      “所以不会有两个女人会为我怀孕,为我生下两个孩子。也许这样做的后果是,将来不会有人继承我的智慧、财富、英俊,我将空守着我的帝国老去……”
      
      林墨羽眼皮一跳,盯着司徒长霆眼睛一眨不眨。
      
      “但——”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报告显示,全球229个国家人口总数已逾计75亿,严重压迫了自然生态环境,资源愈发紧缺。”
      
      “倘若繁衍不知限制,我们的未来便越发严峻,我们的后辈面对的未来更加严峻。”
      
      “人类,要为自己负责。”
      
      男人好听的声音微微一停。
      “负责,从结扎开始。”
      “结扎我一人,造福千百人,结扎千百人,造福千百辈。人人适龄结扎,这个社会将会变成更融洽的天堂。”
      
      众人目瞪口呆。
      林暖暖还不知司徒长霆在说什么,迷茫地听了半天,怯怯懦懦拉了拉司徒长霆裤脚:“霆,你是不相信……不相信我的孩子是你的吗?”
      
      说完这句话,林暖暖蓦地明白了司徒长霆的用意。
      这个男人,竟是想在众目睽睽下羞辱她,否定她和她的宝宝!
      
      好狠的心!!
      
      恍然大悟的林暖暖一下重新泪如雨下,手下愈发用力,语调一字字地逼高:“霆,你怎么能不相信我?!我这辈子都不会骗你……”
      
      声音戛然而止。
      围观旁人只见那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下手迅疾,狠狠捂住了那个流泪不断的女人的嘴,一边向众人微笑:“此次表演为公益组织发起的行为艺术,如有冒犯,请大家担待。这位优秀的青年行为艺术家对这个问题的感触太深了,一时情绪失控,我们先一步撤了,抱歉抱歉。”
      
      众人面面相觑。
      直到男人连拖带拽地将那个手舞足蹈,不时从男人指缝间露出不明嘶叫的女人带远了,众人才一个接一个散去。
      
      但即使人走茶凉,刚才一幕仍在旁观过的人们口中热议:
      “原来是行为艺术吗?”
      “应该是,除了那俩,最高最漂亮的那个女的都没反驳……”
      
      “等等……我好像搜到那个男行为艺术家是谁了!”
      “谁??那么帅不会是明星吧?”
      “他就是前几日为埃塞俄比亚祈福的那个集团总裁啊!”
      ……
      
      打电话叫秘书把林暖暖送走了,秦政才颓然无力地靠在商场外的墙上,恢复了半天精气神,狠狠锤了林墨羽一下:“小老弟,你疯了吗?”
      
      林墨羽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着:“林暖暖真有你孩子吗?”
      
      秦政没想到出来林墨羽第一句话是问这个,简直要气笑了:“有屁。”
      
      林墨羽吐出一口烟,向秦政压近,烟气缭散在他鼻尖,呛得他难受。
      “那她为什么这么说?”
      
      秦政想离林墨羽远点,但他刚抬起腿,便被林墨羽死死拉住了。
      秦政不太高兴,抬眼看他,正看见林墨羽蹙着眉尖,那双眼极锋利地盯着他,像要在他身上戳两个洞一样。
      
      亏他之前还以为林墨羽比林暖暖稍微能够沟通一点。
      他错了。
      
      秦政索性站好了,把林墨羽手里的烟抢过来,碾灭在鞋底:“鬼知道?你问我为什么一个没和我上过床的女人怎么怀了我的孩子,我问谁去?”
      
      林墨羽一怔:“你没和她做过?”
      
      不可理喻。
      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暗恋林暖暖的人吗???
      他现在裤子还少了一截。
      
      秦政真想呸在林墨羽脸上:“我做了我是狗。”
      林墨羽松开眉头,放开秦政,重新不冷不淡起来:“哦。”
      
      秦政盯着林墨羽,心里不太爽。
      于是——
      
      “汪!”
      
      林墨羽迅速转头盯着他:“你在干嘛?”
      
      秦政:“汪汪汪!”
      
      然后秦政看见林墨羽咬紧了牙,攥起了拳头,像是下一秒会上来揍他。
      “别别别,”秦政秒怂,“开玩笑的。你看,我还给你买了一份礼物。”
      
      说完,秦政殷勤地提起身边那个Abram口红168支套装,双手递上:“大哥,请。”
      
      林墨羽接过来,皱眉:“这什么?”
      秦政:“你打开看看呗。”
      
      林墨羽蹲下身,在地上慢吞吞地打开了那个沉甸甸、带着香味的盒子。
      一排数不清的口红映入眼帘。
      
      林墨羽抬头:“口红?”
      秦政一个wink,笑嘻嘻:“口红和女装更配哦。”
      
      林墨羽:“……”
      
      凭借野兽般的直觉,秦政感觉好像林墨羽又想揍他。
      他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两步。
      
      “过来。”林墨羽面色淡淡,挑挑拣拣,看了几支口红的颜色。
      秦政:“不,你先看着吧,我公司还有事,我先……”
      
      “过来,话我不说第三遍。”
      
      秦政感到一阵受到不公正压迫的屈辱和愤怒。
      
      魏寅庄看见司徒长霆听到话后就乖乖过来,心情稍稍好了一点点。
      “蹲下。”
      
      司徒长霆蹲下了,不服似的瞪着他。
      
      秦政看见林墨羽打开了一支口红,是很正的红色。
      
      林墨羽握着口红向他戳了过来。
      林墨羽在他脑门儿上不知道写写画画了什么。
      
      “你写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我先走了。”
      
      林墨羽收起口红,放进套盒,临走前似笑非笑:“谢谢你的礼物,我不会用的。”
      
      秦政瘪了瘪嘴,转身跑去了最近的洗手间。
      
      洗手间灯光暖黄,秦政在脑门儿上瞧见了端端正正的两个大写字母:
      S D
      
      秦政:‘03,sd什么意思,sd娃娃吗?’
      03:“您说得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帮我安利的小老弟,超开心的嘤嘤嘤 =v=
    谢谢sonic、池间一条鱼、慕七柒、竹溪、player0170、锦鲤哒哒哒、丹青生、糯米糍、锦衣雪染、张枍枝、33043467、mj、璃兮様、虎牙小姐、雁杳杳杳、二月眠、请叫我李雷、30915393、仁慈的慈、
    疏钟晚色、杜时冷、颀墨、小盒、慕山山er、某牙牙、今天建设社会主义了吗的地雷;谢谢顾一白的手榴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