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房客宅房东

作者:泡芙老师的得意门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别昔(六)

      许久的沉默。
      
      “聂姐姐,你淋湿了,先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好不好?否则要感冒的。”
      吴梓星抱着聂汀莲,她身上的水渗透她的毛衣,濡湿了衬衫,可她想到那个人必定比她更冷,便完全顾不上自己的感受。她知道她现在亟需安慰,而且个人情感上来说,她也很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她,安抚她的伤痛。可她更担心她的身体。玄关不比客厅暖气充足,房门也有些钻风,可不能就这样一直站在这里。
      
      “…”
      聂汀莲仍旧无动于衷。她像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目光呆滞,没有灵魂。
      吴梓星用干的袖口抚过她发红的眼眶和鼻尖,她呼出的气息都没有热度,嘴唇在微微颤抖着。
      “…聂姐姐,我的衣服也湿了,能让我去换了么?”
      “…好。”
      终是她的事情才让聂汀莲上心,才有了反应,这一点也让她心里更难受了。
      
      聂汀莲走进浴室,换下湿冷的衣服,让温暖的水淋过全身。明天她还是要去医院,她不能让自己崩溃。好在明天也终于休息了,她可以多睡一会儿,也可以和吴梓星待久一些,她总会开解、安慰自己的,她想。
      
      吴梓星回房间快速换了身衣服,又跑到浴室外,
      “聂姐姐,你吃饭了没?要我把饭菜热一下吗?”
      “嗯,麻烦你了。”
      里面的声音似乎又有了温度,让她一下子安心不少。
      
      聂汀莲换上干净的睡衣,披上罩衫,下了楼,吴梓星已经热好饭菜,还倒了热牛奶,在餐桌边等她了。不知为何,她看到那个人在橙黄的餐厅灯光下静静抬头望着自己的样子,心里生出一股强烈的归属感。
      
      “聂姐姐,你的头发还是湿的,一会儿你吃好了坐着别走,我给你吹吹干再睡好不好?”
      吴梓星一边接着拖线板道。她不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怕惹得她更伤心,只得想些别的事情。
      “好。”
      聂汀莲吃着吴梓星给她热的饭菜,都是她平日爱吃的,牛奶又喝着暖心暖胃,感其用心,更是说不出的慰藉和亲慕。
      
      “吹好了。”
      吴梓星道,便关掉吹风机的电源。时钟已经快两点了,虽然她今晚还是没和她说上几句话,但能和她共处久一些,看着她稍稍好一点了,心里还是安慰的。
      
      “梓星,我还不想睡…你若还不困,可否陪我看会儿电视?”
      聂汀莲突然道。想和对方多待一会儿的心情,两人是一样的。
      
      “好。”
      吴梓星想起明天是休息日,便打开了客厅电视,并抱来绒毯。
      
      她们在沙发上坐下,聂汀莲环抱着吴梓星的腰,将头靠在她肩上。后者给两人盖上绒毯,随意浏览起了频道,最后还是停在了电视购物上。
      其实要是吐槽得当的话,电视购物是可以当搞笑节目来看的,她心想。她不想故意挑搞笑节目让她看,那或许是在刺伤她此时的心境,但她又需要一些放松,所以她选择了比较委婉的、可控的方式。
      
      “观众朋友们,我们的这款产品,它就是一点都不粘!你看,怎么样都不粘!”
      深夜档在重播前几天的不粘锅。
      “吹吧你就。刚才那个鱼皮明显就粘了。”
      吴梓星吐槽道,
      “那个导播反应倒快,赶紧切了另一个煎蛋饼的镜头。”
      “还有那个赠品的玻璃保鲜容器。密封性根本就没他说得那么好。他看到烟从里面漏出来了就马上用手扇了起来。”
      “噗,照你说的,这节目整个就一大型打脸现场了,你怎还要买个没完呢?”
      聂汀莲终于笑了。
      “啊呀,鱼目混珠,珠,总归还是有的。我买的,自然都是珠啦~”
      “脸皮真厚,你对着那地下室竟也好意思说!”
      聂汀莲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人,用半嗔怪半怜爱的目光横了她一眼,然后又靠回她的肩膀。
      “嘿嘿,我买的既是珠,那就不叫地下室,而是藏宝阁~”
      
      主持人继续演示起各种菜肴的炒锅效果,聂汀莲看着看着,逐渐想起了往事。
      那一年,他们刚结婚。聂汀莲虽然不是养尊处优、娇生惯养,到底父母疼爱,从小到大也没做过多少家务,烹饪自是生疏得很。
      夫妻二人才一起生活,又因都在读研,白天自是难相见,晚上也不见得就能多相处一些。故而为了能让彼此有多一点回忆和羁绊,聂汀莲坚持每天回家做晚饭,就算再晚,她再累,再不熟练,都要和周肃峰一起吃自己做的饭菜。而且她想,这样到他们都工作的时候,周肃峰就不会因为一下子没有食堂而不适应了。
      
      周肃峰一开始是同意的。可不久后的某天,聂汀莲被锅里飞出的油烫伤了手,此后他便不赞成了。他本觉得她的做法是无谓的,他认为如果她想提高厨艺,大可在周末报个培训班,比起自己一个人摸索要高效地多。而且其实他并不急于需要妻子进得厨房,毕竟他们都能在学校食堂吃饭,以后工作了再慢慢考虑这些不迟。而他见她受伤,他心疼了。他娶她回家是想让她成为自己的伴侣,自己的倾听者,不是为他当保姆。就算她一辈子不会做饭他也不在乎,他有自信,可以成为让她衣食无忧,甚至不用做任何家务的成功男人。于是他叫她不要再做饭了。
      
      两人为此起了争执,冷战多日,最终双方家长劝说,两人也都道对方是为自己着想才和好如初的。可现在,聂汀莲想起此事,心境却完全不同了。
      
      他们,终究会错了对方的心,尽管他们都曾那样深爱着彼此。
      
      今日早已注定。
      
      想到这里,方才平稳下来的情绪又渐渐起了波澜。
      吴梓星察觉到肩膀传来的细微颤抖,那个人在拼命压抑着不发出声音,并竭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不露破绽。她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知道,她在哭。
      她又哭了。
      也又一次打湿了她的心。
      
      她默默用空着的手从茶几上抽了些纸巾,轻轻抚上她的脸庞,并摸索着她的面颊和眼角,想为她拭去眼泪。
      可她却不料这一无声的温柔善意之举却进一步激发了她的感伤,她控制不住,哭出了声,进而,成了哭诉,
      
      “…我原以为,他是理解我的…”
      “后来…我想…他会明白我的…”
      “…原来…自始至终,都只是…只是‘我以为’…罢了。”
      
      “…”
      吴梓星没有说话,她知道她需要发泄,并且,她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才能让她心爱的人,少一分痛苦。
      她只能沉默。
      
      “我真的好累…为什么…为什么我爱他,却会爱得越来越累呢…?”
      “我甚至…我甚至累得,连自己已经累了这件事本身…都,都感觉不到了…”
      “他是对的…我令人窒息…令人厌烦…毫无…情致…或许一开始…我们就错了…一错…就是十年。”
      “我错了十年…梓星,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祈盼她会给她一个答案,无论是正经的回答还是她擅长的歪理。她知道她会的,她会一如既往地哄她的“仙女姐姐”笑的。
      可这回,她却错了。
      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声音。
      
      “你为什么不说话…?”
      她迟疑地抬起头,想确认那个人的表情,但又有些犹豫,她知道自己此刻梨花带雨的样子,必定狼狈得很。她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如此脆弱的一面,她怕她也伤心。
      
      她的害怕是对的。
      那个人早已和自己一样,泪光满面了。
      “梓星…!”
      她立刻捧过她的脸,也拿起纸巾给她擦拭。
      “对不起,聂姐姐…是我没用,一打雷,又…又害怕了…我这回,只能…陪你一起哭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吴梓星拙劣的借口让她更是心痛不已。
      “…梓星…”
      
      两双同样湿热的眼睛望着彼此,聂汀莲终于崩溃了。她靠进她的怀里,彻底大哭起来。
      “聂姐姐…不哭,我也…不哭…,聂姐姐不哭,我也…不哭…”
      吴梓星不断重复着这句像是哄孩子一样的话,一手抱着聂汀莲的头,一手抚着她的后背和她披散着的及腰长发。
      
      两人哭着,渐渐地,都累了。
      就这样,沉沉睡去。
      
      吴梓星睁开眼睛的时候,客厅的钟已过十点。
      怀里的人呼吸均匀,仍没有醒。
      她想起昨夜的情景,心里还是难受。她轻轻把她扶起来,想让她靠着沙发,自己好去给她做饭,没想看到她红肿的眼,更是心疼了。
      然而随即,她注意到了其他的异常——聂汀莲面色微红,不同平日。
      
      她立刻将手贴上她的额头,热得烫手。
      “聂姐姐!醒醒!”
      “…?梓星?”
      聂汀莲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因为哭得浮肿,让她眨眼都有些吃力。
      “你发烧了!我去拿体温计。”
      “…是吗…”
      她隐约想起睡梦中似乎有些头痛头胀,现下倒不痛了,想必是热度发出来的关系。
      
      “38.5,不低,我们去医院吧?”
      吴梓星看着体温计,焦急道。
      “你别急,我只是最近一周劳累了昨晚又淋了雨才会这样的,吃了药就好了。”
      聂汀莲平静地安慰她。
      
      “可是,去医院总归保险一些。”
      “你傻了么?我今天本来就要去医院的呀。”
      “聂姐姐!你都这样了,还!…无论如何,我今天是绝对不会让你去市区的!你要么和我去这儿的中心医院看病,要么乖乖躺家里吃药休息,你自己选吧!”
      吴梓星气愤道。这个人对别人都比对自己好,而她吴梓星谁都不在乎,只心疼她,真是上天安排她欠她的,现在要还债来的。
      
      “梓星…”
      聂汀莲被她的反应吓到了。她从没见过她这般严肃、严厉。可也道是为了自己,心疼自己,还是开心,
      “那…我发个微信跟肃峰说一声,如果今天没什么情况我就不去了,我乖乖在家里听话话,吃药药,陪星星,好不好啊?”
      她突然卖起萌来,裹着绒毯又搂住吴梓星道。
      “…嗯。”
      吴梓星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和眼,只得叹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本回大结局,大概(虚ww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