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秀恩爱

作者:我不想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许茵见姜雅只是盯着自己,一直都不说话,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请大胆说出你的意见。”
      “许茵,我现在真的得跟你竖这个,你流弊,真的,太流弊了。”姜雅边说边跟许茵竖起大拇指,“陈亦森,你确定你口中的前男友陈亦森,是我说的那个陈亦森?!”
      
      许茵再次拿起桌上的咖啡放在唇边,“我不是智障,也没有老年痴呆,不至于连前男友都认错。”
      “不能够啊,你怎么能是陈亦森前女友?你俩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再说,我从没听你提过陈亦森,也没有听到陈亦森还有你这么一号前女友。”
      
      像陈亦森这种受人瞩目的豪门贵公子,情史早就在各种八卦论坛被扒烂。
      典型的花花公子,女友一个一个换,种类还各不一样,从网红到模特到明星,和他传绯闻的女友,没有上十个,七八个是有的。
      尽管名声不怎么好,但想嫁给的她的名媛明星,还是排老长的队。
      
      “我跟他都是大学的事,年代太过久远,再说我又只是个素人,既不是名媛也不是明星,扒不到不是很正常。”
      姜雅从震惊的情绪中反应过来后,很快从她话里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讯息。
      
      姜雅可没少从身边一些塑料姐妹花名媛朋友听到一些关于陈亦森和他那些绯闻女友的八卦,总之,据说陈亦森没一个真心对待,不超过一个月必分手。而且分手后,女方从不说他半个不好。
      他陈亦森这样的花花公子,会对一个分手的前女友寻仇?还是大学时候谈的女朋友?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他很闲吗?很无聊吗?
      
      姜雅用一副审犯人的眼神打量着许茵,“你刚说,陈亦森找你寻仇?许茵,我发现我以前真是小瞧你了,你竟然能让陈亦森对你念念不忘好几年的找你寻仇?你不会告诉我,当初是你甩的陈亦森。”
      
      “太聪明小心没朋友知道吗。”
      姜雅猛地大灌一口变成温热的咖啡,她觉得自己十分需要冷静。
      “许茵,你知道吗,要是你曾经甩过陈亦森的事情传出去,你许茵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微博头条。”
      
      许茵现在可没心情跟姜雅开这个玩笑,她就一普通小老百姓,开着个小破设计公司在工地上搬砖,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功一点微薄之力,过点不愁吃穿的平凡小日子,足矣。
      像陈亦森这样的豪门,她可不想再沾惹上半点关系。
      
      “我现在真的有点慌,这不是没办法了才来找你,陈亦森他已经跟我放狠话,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你快告诉我,你们名媛圈有没有厉害的角色看上他陈亦森,我得赶紧去抱人家大|腿,让这狗男人赶紧跟我撇干净关系。”
      
      “我现在好同情你哦,你怎么能这么惨呢,被陈亦森这样的大佬前男友这么念念不忘,处心积虑的想要对付你,你可真是个遭人心疼的小可怜,”
      “不阴阳怪气我们就还是好姐妹。”
      姜雅白了她一眼,“I服了you,小姐,麻烦你搞清楚,现在有多少女的想方设法勾搭上他陈亦森,这要是换做别的女人面对你这种情况,早去跟祖宗烧高香了好吗。”
      
      “庸俗,肤浅,价值观扭曲,枉为社会主义接班人。”
      “我瑞千弟弟这个月演唱会vip席位门票请还给我谢谢。”
      
      许茵苦大仇深的语气,“姐妹,真不是我不识时务,我是惹不起。就说当年我跟陈亦森谈恋爱那会,陈亦森老妈找到我,就跟你曾经看过的霸总小说情节一模一样,这位豪门太太给我五百万,要我离开她儿子。”
      “所以你就像小说情节里的小白花女主那样,被羞辱后气不过就跟陈亦森提分手,然后导致陈亦森误会你甩了他恨你?”
      
      “你这聪明的小脑袋瓜实在太优秀了。”
      姜雅看白痴似的眼神看着她,“你当初为什么不去拿那五百万?”
      “一个字,怂。”
      姜雅无情吐槽,“不,你是一个字,蠢。要搁我,跟她讲价,五百万太少了,按照他那家底,起码得给我一个亿才行。”
      
      许茵也不和姜雅辩解她当初到底是蠢还是怂这件事,继续道,“你看现在的新媒体小说,与时俱进情节比我们当初看得霸总小说还要狗血,动不动就挖肾,挖心脏。你说,我这么怂的一个人,在当初切身体会霸总小说情节后,还敢继续不怕死招惹他陈亦森?我真怕我有一天就被这家伙给挖了肾。七字真言,远离霸总,保平安。”
      
      姜雅无语凝噎,沉默了片刻,无力吐出两个字,“你牛。”
      “你真不认识能治得了他陈亦森的名媛?”
      “麻烦你晃一晃你脑子里的水,要真有那号人物,他陈亦森早就被收了,人现在还有空来搭理你?”
      ……
      
      果然,不到一个月,许茵体会到了陈亦森那天走前说的让她记住的话——我很期待,你下次来求我时的样子。
      “天蓝水乡”四百五十五的工程款虽然一分不少的收回来了,但从那天后,她公司所有在谈,甚至哪怕已经签了合同付了定金的单子全都黄了。
      是的,全都,一个漏水之鱼都没。
      
      赚不赚钱是一方面,一旦公司没有事做,便意味着会让全公司上下所有的员工产生恐慌的心里。
      特别是设计公司的灵魂员工,设计师。
      设计师薪资提成才是大头,没有单子便没有提成,那点所谓的底薪根本就不足矣让其留下。
      
      不出一个月,她的设计公司设计师就会走得七七八八,再招?没单子给设计师,还是一样的结果。
      就算她现在不缺钱养着设计师,但长期没有事情做,也会消磨掉设计师的耐心,让其产生危机感,甚至白养着让设计师做私单。再者,长期不练的兵,要来也没用。
      
      种种端倪的源头,显然指向一个人。
      陈亦森。
      许茵很清楚那些受陈亦森影响的客户哪怕她花再多力气也无法挽回,她只能先靠自己一点人脉接了点小单让公司里设计师做着,最后没办法,她把父母给她的那套三千平带泳池的别墅拿出来,让她想留下来的设计师跟她设计,设计费照付,能拖一个是一个。
      
      身为一名还算小有名气的室内设计师,自家别墅还找别的设计师设计,这种事应该也就她许设计师做得出来。
      许茵跟父母说了想装修别墅的事情后,她父母又跟她打了一千万的现金,给她装修房子用。
      
      苟延残喘的期间,许茵一直在深思一个问题。
      她是该去跟陈亦森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去求他;还是破罐子破摔,关了公司去国外继续深造。
      选择后者的话,反正她又不缺钱,家底够厚,足够她潇潇洒洒的养老,没必要那么拼。
      人轻松是轻松,但好不容易创办的公司就这么夭折,终归心有不甘。
      
      可选择前者,她该怎么去求陈亦森?跪在他面前磕头认错还是临时抱佛脚去爱情动作片里学二十四种姿势?
      自闭……
      ……
      
      晚六点,太阳散发出最后一丝余热后退下。
      许茵站在办公室里大大的落地窗前,开着的门,隐约听到外面同事结伴下班离开的脚步声和交谈声。
      身为一个设计公司,准点下班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
      这种不正常,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
      
      许茵看着底下蝼蚁一般的车流和人群,像她这般的人在他陈亦森面前,只怕就如那蝼蚁一般,任由他拿捏,想怎样就怎样。
      她感慨的叹口气,终于下定决心,拿出手机打出了一个重要电话。
      
      “喂,请问您是陈太太吗?”
      “你是……”
      “我叫许茵,陈亦森大学时代的女朋友,陈太太您曾经拿五百万想让我跟陈亦森分手的那位,我想您应该有点印象。”
      “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公子陈亦森他最近又来找我了,我希望能就此事再和陈太太您会晤,达成一致和谐意见。”
      陈太太回的倒也干脆,“时间,地点。”
      “陈太太您今晚有空吗?”
      “那就七点,建安路的森顿餐厅。”
      “没问题。”
      
      和陈亦森老妈通完电话,许茵深呼口气。
      既然能治得了他陈亦森的名媛找不到,她就只能找生他养他的老妈。
      希望这位传说中手段厉害的陈太太,能帮她解决这个麻烦。
      
      许茵出公司时,正是晚下班高峰期,路上有点堵,好在陈太太说的餐厅离她公司不远,算是赶了个及时。
      森顿餐厅,是陈亦森自己开的连锁餐厅,主打环境,在年轻人的圈子里挺受欢迎。
      但这种类似音乐酒吧的餐厅,显然不会是陈太太这种豪门所喜欢的风格,所以陈太太把地方定在这里,意欲何为?
      
      陈太太单独要了个包厢,许茵到时,陈太太已经把菜点好,服务员正一盘盘上菜。
      现在的陈太太,和五年前停留在许茵记忆里的陈太太,从容貌上看,并没多大区别,时间仿若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还是依旧那么的雍容华贵,高贵十足。
      
      许茵礼貌打招呼,“陈太太,不好意思让您久等。”
      陈太太上下打量着许茵,和许茵对五年前的陈太太印象不同,陈太太觉得许茵变化很大,举止,仪态,气场,都比五年前那个小丫头高了几个level。
      只可惜,套上凤凰羽毛的鸡,内核还是家禽。
      
      陈太太在许茵落座后,开门见山,“你在电话里说,我们家亦森还在纠|缠你?”
      许茵:“是的,上个月中旬,您公子找到我还让我陪他睡了一觉,就在希尔顿酒店,您要是不信可以去查。本来这种事我不想来再次麻烦您,但我想躲开他他却不放过我,我很识趣的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也不希望他在我身上继续浪费时间金钱以及精力,所以我只能来找您商量。”
      
      “商量?怕是不见得吧。”陈太太慢悠悠呷了口茶,“许小姐,大家都是敞亮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什么要求,直说。”
      许茵舔舔嘴唇,颇有些难为情的开口,“是这样的,您五年前给我五百万离开您儿子,我没要。五年过去,这物价上涨的厉害,要不您给我一个亿,我去国外找个他寻不到的地方,彻底和他断绝联系。您看……怎么样?”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