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秀恩爱

作者:我不想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我真不是秀恩爱》
      By:我不想坑
      2019/5/31
      
      晚十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升腾起来的雾气犹若遮挡在夜空前的棱镜,水雾五光十色。
      许茵下车,高跟鞋在湿淋淋的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尤小娜看了眼面前霓虹灯闪烁的招牌,害怕的抓住许茵露在空气中的细白胳膊,“茵姐,我害怕,咱们要不要叫一个男伴过来比较好。”
      许茵:“怕什么,欠钱的比要钱的还大爷,哪有这样的道理。”
      尤小娜:“可……”
      
      许茵迈上台阶,踩在湿滑的大理石地面,门口两侧的喷泉,在灯光照射下不断变化着颜色,璀璨耀眼。
      入口处的旋转玻璃旁,站着两个身穿黑色保安服戴着白手套的年轻男子,一动不动犹若石像。
      
      “天蓝水乡”是许茵去年做的一个项目,统共三千多平方,设计施工一起签的合同一千三百万。合同分四次付款,定金百分之十,首期款百分之三十五,二期百分之四十五,最后留百分之十的尾款质保一年后再给。
      完工半年,她现在只拿到百分之六十五的合同款。
      
      奢华又不失雅致的大厅,半圆弧形的收银台,三个身穿职业装的漂亮姑娘朝她露出标准的微笑,在许茵走上前时,甜甜问候,“小姐您好,请问您……”
      “我和你们张总约了谈事情。”
      “请问您怎么称呼。”
      “姓许。”
      “好的,您稍等。”
      
      前台小妹很快打完电话,带许茵上电梯,来到三楼。
      作为负责这里的总设计师,许茵当初都不知道改过多少稿子,里面格局再了解不过。
      三楼,是整个会所最私密的场所。
      
      走在许茵身边的尤小娜再次挽起许茵,掌心微微发着汗。
      在前台小妹的带领下,来到一个涂着黑色木器漆的门前。
      “两位,请。”
      
      这是一间装修成日式风格的房间,天花板贴着竹席编织的顶,用深色的木梁隔层大大小小的造型,八盏日式灯垂落下来,浅黄|色的灯光给屋内高档家具添上一抹温暖的色彩。
      空气里飘着檀香味,头顶有宜人的凉风吹来。
      屋子正中间的皮质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穿亚麻色圆领衫的中年男子,中年男人身材魁梧,衣服贴合着身子,隐隐露出精壮的胸膛。
      
      许茵面上挂着微笑,“张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张明山弯腰慢条斯理的沏着茶,“许工,坐。”
      许茵落座,开门见山,“张总,我今天来……”
      她话还没说完,被张明山打断,“许工,来,尝尝我新买的茶叶。”
      “谢谢张总。”
      
      张明山似开玩笑的口吻,“许工,你这三天两头跟我打电话,我再不见你,只怕你就要带着你们公司的员工拉横幅堵在我会所门口。”
      许茵搁下手中飘着清香的茶杯,皮笑肉不笑,“张总,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这么一柔弱小姑娘,您就是借我十条胆子我也不敢做出这种事。”
      
      张明山身子微微后仰,半靠在沙发上,目光似有若无的从许茵身上扫过,语调不紧不慢,“小许啊,关于工程款这点小事,本来应该是财务的事,但看在你为我家里的设计我老婆很满意的份上,我才抽空见你。小许,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让我很难做啊。”
      许茵:“张总,还请您明说,我……怎么就让您难做了。”
      
      张明山:“不可否认,你给我这的设计,我确实很满意,但你们公司施工方面的质量实在是差,我这开业还不到半年,多处出现问题。不是门坏,就是卫生间漏水。一个月前,房间的灯吊下来还把客人砸伤,赔医药费事小,损伤我店里的名誉是大。小许,你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店里砸伤人的事传出去,我这生意该怎么做?本来我公司的法务部让我找你赔偿,但我看在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闯荡不容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小许,你说你们施工完半年不到都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想把剩下的工程款给你,我的其他两个合伙人也不乐意啊。”
      
      许茵算是瞧出来了,这老狐狸,看来是铁了心不想跟她结款。
      “张总,是这样的,合同上有写,我们施工隐蔽工程有三年质保,表面工程有一年质保。像您刚才说的问题,只要您一个电话,我立马派人来跟你修好。至于灯掉下来砸到人的问题,只要确定是我司施工的问题,一切责任由我承担。”说到这里,许茵语气放柔,卖起惨来,“张总,咱们一码归一码,您看,我跟您辛苦弄了大半年,本来就只是保个本的利润,您现在只付了百分之六十五,相当于这笔生意,我是亏本跟您做。张总,您刚才也说我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打拼不容易,就算我不赚钱就当交您这个朋友,可我手底下的员工还要吃饭是不是?”
      
      张明山端起桌上的茶杯润了下嗓子,语气冷淡下来,“小许,你可别说你亏钱,我也不是没朋友做你们这行,我当初把你们报价给我朋友看,人家就说你们至少百分之四十利润。我总共付了你百分之六十五,也没让你亏本。”
      “张总……”
      
      张明山压压手,“小许,这个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和气。这样,我知道你前段时间辛苦,这是我们店的贵宾卡,里面我跟你充了三十万,要是卡里的钱用完了,你以后再来我这消费,统统跟你打五折。”
      
      听到这里,许茵心里冷笑,这就想要把她给打发了?
      “张总,我现在真的连我们公司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哪里还有心思到您这么高档的地方消费。我们的利润,真没您刚才所说的那么高,这样,您就再付百分之二十,让我把本捞回来行不?我……”
      
      张明山起身,下逐客令,“小许,时间不早,你该回去了。这么晚,你一女孩子在路上也不安全。”
      许茵语气冷下来,不卑不吭的道,“张总,我也不想跟你撕破脸,但我现在真的是被逼的没办法,如果您真不打算付我剩下的工程款,我想我只能采取法律措施。”
      
      张明山刚才还算是和善的面孔陡然变了脸色,冷笑一声,“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那咱们就法庭见。”
      ……
      
      尤小娜跟着许茵下电梯时,手心一片冰凉,她小声怯怯道,“茵姐,我就说那老狐狸就是铁了心不想给钱,我听说开这种会所的,多半都是混道上的不好惹,咱们别钱没拿回来,还惹一身骚。”
      
      “叮”的一声响,电梯门开,许茵大步迈出,高跟鞋摩|擦着地面,发出尖锐的声响。
      电梯口半通透式的格局造型和吊顶结合在一起,弄出小景通幽的效果,造型独特的灯光还是她亲手设计盯着工厂定制,这曾是她最满意的设计,可此刻,她却只觉讽刺。
      好气!
      
      胳膊忽然被拽住,耳边传来尤小娜略有些激动的声音,“茵姐,有个超帅的男人好像正盯着茵姐你在看。”
      许茵内心骂娘的声音被打断,她抬眼,顺着尤小娜所看的方向看去,整个身子瞬间僵住。
      
      挂满绿色植被的墙壁旁,站着一个身穿深蓝色T恤的年轻男人。男人只手插着兜,懒洋洋的姿态,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在螺旋状的吊灯下明明灭灭,似笑非笑,让人瞧不大真切。
      明明空气里隐隐传来不断有人说笑的嘈杂声,可到了他那里,所有的纷扰仿若被屏蔽,一切万籁俱静。
      
      尤小娜见许茵盯着对方不动了,左手捂着嘴小声道,“茵姐,我没夸张吧,真的好帅,跟明星似的,不会真是明星吧?”
      许茵收回目光,“你指的是女明星?”
      许茵声音不大不小,语调微扬,带着玩味。
      
      尤小娜大惊失色,“茵姐,人家好像听到了。”
      许茵一脸的无所谓,迈步向前。
      这个破……黑心地方,她以后再也不想来。
      
      许茵还没走两步,一只腿伸在了自己面前,始作俑者,正是长着一双勾人桃花眼的年轻男人。
      在许茵看向他时,男人收回腿,双手插着兜,缓缓走到许茵面前。
      尽管许茵脚底踩着四五厘米的高跟鞋,男人还是要比她高大半个头。
      
      陈亦森微微倾身,勾着嘴角,在她耳边一字一句,“我是男是女,你不是应该最清楚不过。”
      低沉撩人的嗓音虽然不大,但足矣让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
      
      跟在陈亦森身后的宁绍和钟明杰起哄。
      “哎哟森哥,来泡澡按摩都能碰到老情|人。”
      “高冷御姐啊,跟前几任风格都不一样,原来森哥你口味这么杂。”
      
      许茵冷瞧陈亦森一眼,“让开!”
      “你那四百多万,还想不想要了。”
      许茵怔住,“你……什么意思。”
      陈亦森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明亮的吊灯下,棱角分明的五官更显不凡,“你要是还想要回你的钱,在这里等十分钟。”
      许茵皱眉,正好对上陈亦森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似笑非笑,慵懒又凌冽,以及……危险。
      ……
      
      铺着灰白色簇绒地毯的房间,陈亦森身子后仰靠着沙发背,双|腿交叠。
      服务员毕恭毕敬的上茶,“陈总,您稍坐会,我们张总马上就过来。”
      
      宁绍:“森哥,刚才那妞挺正啊,我怎么以前都没见过。”
      钟明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妹子敢跟森哥这么怼的,身材辣,脾气也辣。”
      陈亦森放下一条腿,眼睛淡淡扫向两人,“把老子心挖出来在地上狠狠踩两脚,还把老子踹了的那种前女友。”
      宁绍和钟明杰面面相觑,心里喊了无数个“66666”。
      
      “森哥,这可不能忍,打算怎么整,森哥你一句话。”
      “要不要找个饵,引那妹子上钩。”
      陈亦森眼神微眯,“你们敢。”
      宁绍和钟明杰瞬间感觉到头顶笼罩了一层低气压,知道陈亦森动怒,两人顿时噤声,不敢再多话。
      
      房门开,张明山走了进来。
      “陈公子,不好意思,刚才处理点事让你久等。”
      在陈亦森面前,张明山满面堆笑,言语间颇有点讨好的意味,完全没了在许茵面前的架子。
      
      陈亦森依旧是那副懒懒玩世不恭的模样,在张明山落座后,他漫不经心的口吻,“张总,作为这里的常客,我想有件事得先提醒一下您。”
      明明他这副说话姿态完全一副纨绔公子哥无礼又傲慢的模样,但却丝毫不给人反感,好像他天生就该在人前高人一等。
      
      陈明山:“陈公子,您是我们店里的高级vip用户,什么提醒不提醒的,您有任何不满的尽管说。”
      陈亦森放下一只腿,刚才还玩世不恭的神色变得正经不少,“我一局里的朋友,说最近上头扫黄打/黑想要在市里抓几个典型,向我打听你这里干不干净,要不要过来踩个点摸摸底。”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我是真的有背景》
    伊瑶表面是个十八线全网黑妖艳贱货女明星,私下却是微博上坐拥几百万粉丝的人气漫画家兼写手“在水伊方”。
    和先生提出离婚后,她放飞自我,生活过得愈发肆意起来,白天拍戏,晚上蹦迪,黑料满天飞。没多久,网传她被封杀,所有工作都被取消,网友大呼干得好。
    在娱乐圈混不下去的伊瑶长发飘飘一身白裙戴着口罩参加签售会,不料照片被粉丝拍到放到网上引发热议。书粉们纷纷夸她神仙太太,低调,清纯不做作,明明有颜值却靠才华吃饭。
    有媒体拍到伊瑶出入某科技大佬家中,此科技大佬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高岭之花。
    网友们纷纷幸灾乐祸,呵,想靠这种手段重返娱乐圈做梦吧。
    伊瑶看到网上舆论,望着身边熟睡的人影笑了,什么不近女色高岭之花,还不是她裙下臣,她自拍和陈池景的合影,发微博。
    结果不小心发错账号。
    很快网友们炸了:???卧槽什么鬼?!
    就在网友们还很懵逼时,科技大佬陈池景低调发博。
    陈池景V:只要不离婚,你要什么都给你@伊瑶V@在水伊方。
    网友:……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