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雪的穿越之旅

作者:小懒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赵家的饭桌上显然也没有什么食不语的规矩,凌露自己也开动,边吃变说:“冬冬,你妹妹娇气了些,尽霸占她哥哥的自行车,也不知道让你,妈妈已经说过她了!”
      
      南雪没吭声,听她继续往下说:“不过你哥哥每次只能带一人,确实挺不方便的,要是一个接一个又浪费时间。要不,你跟妹妹就轮着来。你们一人一天,今天是夏夏,明天就是冬冬坐车夏夏走路!”
      
      听了凌露的话,赵清夏一下子沉下脸将筷子掼在桌上,眼睛都红了:“不要,我才不要走路!妈妈,我要让哥哥带了,你让她走路不就行了!”她拖着哭腔。
      
      凌露面露心疼:“夏夏,你姐姐刚回来,我们都要照顾她,而且一人一次很公平!”私心里她当然不乐意小女儿走路,小女儿一直被她养的娇气没受过一点苦,而且又爱面子,让她走路肯定承受不了。而冬冬养在乡下,比小女儿能吃苦,想必这点路对她没有问题。本来不是大事,可是想起昨夜夫妻俩的谈话,赵爱国叮嘱她要尽量做到公平,她就忍下了。
      
      “不要,我就不要!妈妈我不要她当这个姐姐,我讨厌死她了,我们把她送回乡下吧!”赵清夏喊着,她真的觉得自己委屈大了,自从家里多了一个人,她已经很不习惯了,现在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还要让出去,真是讨厌死了!赵清夏呜呜哭着。
      
      “这孩子胡说什么呢,这里才是你姐姐的家,真是把你宠坏了!”凌露心疼的放下筷子为小女儿擦泪,无奈的责备了一句。
      
      “冬冬,别跟你妹妹计较,她就是太孩子气了才乱说话!”凌露不在意的道。
      
      南雪只管埋头吃饭,其实走路也没什么,她是故意不提的。要么凌露自己开口要求她退让,但别想让她自己主动拱手让出。小女儿养在身边娇宠着舍不得,那被亏欠的大女儿呢,索性欠到底吗?
      
      赵红日不耐烦的放下筷子,说道:“妹妹一直是我送的,妈妈你突然让她走着去,夏夏当然会委屈啊!”他转向南雪,其实他对家里多一个人是没有意见的,可是一回来就让一向小公主似的的小妹哭了好几回,也不由得心生厌烦,“就让大妹走路吧,像今天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大妹你是做姐姐的,应该有做姐姐的样子没有跟妹妹争抢的道理,以后你就走路回家吧!”
      
      赵红日毕竟是家里的长子,他一开口,凌露为难的看了南雪一眼没有开口,而赵清夏则马上破涕为笑,亲亲热热的缠着哥哥笑。
      
      “冬冬,你看呢,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要不以后妈妈接送你?”凌露带着几分小心的问。
      
      赵红日很不喜欢妈妈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好像多对不起大妹似的,那不是特殊情况没办法才把大妹送往乡下的吗?而且还不是一样长大了,多少人比大妹惨还不是一样过。
      
      “不过小事,妈,就这样决定了!”看也没看南雪一眼,赵红日拍板定案。
      
      从头到尾没有南雪发表意见的余地,人家也不需要她开口。南雪也无所谓,他们愿意给予原主的,她没有资格代她拒绝,他们不愿给的,她也不会去要!
      
      凌露看南雪安静的低头吃饭,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眉头皱了一下,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
      
      吃完饭,赵红日跟赵清夏上楼午休,凌露则拉着南雪说话,她没提接送的事,而是提起了另一件事:“冬冬,我听说你今天还得罪牧海了。你不知道这个牧海的身份,他虽然跟你哥是好朋友,可是牧海的爸爸是老赵的上司老领导,他在家里最小最得人宠,一旦他发起脾气来,人家找上门来,不光是我就是你爸爸也吃不消,还得上门赔罪去!你爸爸一个人在部队打拼,我们帮不上你爸爸的忙,但也不要给他拖后腿,知道吗?”她语重心长的接着道,“我知道你刚回来,对大院里关系还不了解,你要知道军区大院里身份比你爸爸高的不知多少,咱们不要惹事,有时候能忍则忍,免得得罪人知道吗?像这次的事,还好人家牧海看你哥的面子不计较,要不然啊妈妈还得带你上门赔罪去,你爸爸知道了难免也要生气的。这次就算了,你以后要认真学习,可千万别把你在乡下那些毛病也带到大院里来,知道了吗?”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她不要惹事。南雪?南雪还能说什么,只要没有触碰她的底线,自然她说什么都答应:“好了,知道了妈妈!”她无所谓的回道。
      
      应付过凌露,南雪借口想多看会书,一个人先回学校了。凌露笑着送她出门,心想长女木讷了些不够亲近,好在还是老实听话的。
      
      南雪回到学校翻了会书,去吃午饭的同学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包括她的小同桌文红。
      
      南雪便问她有没有三四年级的课本,如果有的话能不能借给她。
      
      文红热心的道:“当然有啊,我哥哥的都留着呢,你要的话,我下次带来给你!”
      
      南雪谢过她,并表示一定好好珍惜,不会损坏课本的。
      
      “没事,反正放着也用不着啊!”文红表示没关系,但还是好奇的问,“可是,你要这些书做什么用啊,我们现在还用不到啊?”小姑娘虽然外表文静,私下却是个好奇心重的小话痨。
      
      南雪也没有瞒她,就告诉她自己是为了自学用的。
      
      文红惊讶的睁圆了眼睛,小手掩着嘴巴惊呼:“天啊,冬冬你要自学,为什么?我们照着老师教的学不就可以了吗?”小姑娘不讨厌学习,成绩在班上也算中上,平时都是老师教什么学什么,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自学老师没教过的东西。没教过的东西怎么学得会,小姑娘困惑的皱起秀气的小眉头。
      
      南雪就告诉她自己是为了早点跳级,反正如果她成功跳级了,文红早晚也会知道的。至于自己为什么能够自学,就当自己比人聪明点吧,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文红一下午都在受冲击当中,上课也心不在焉的,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自己刚认识的同桌。她很兴奋,自己身边来了一位要跳级的神人。
      
      熬到下午结束课程下课,跟南雪道别,再次答应一定会把书带给她,文红兴冲冲的奔着接自己的哥哥过去。
      
      跟哥哥打了个招呼,被自家哥哥提溜上自行车后座,不等哥哥骑稳,文红就迫不及待的以一副说大新闻的语气跟自己哥哥报告:“哥哥,你知道我今天的新同桌吗?就是赵清夏的姐姐,刚从乡下接回来的那个。”
      
      文华踩着车,边回答妹妹:“知道,我还知道她叫赵冬冬呢!怎么,她是你的同桌啊?”中午的时候他草草扫过几眼,也没有什么深的印象,更不知道他们走了以后发生的变故。因为某人威胁别人帮他保密,不许说出发生了什么。
      
      “是啊,赵冬冬还叫我帮她借三四年级的课本,我答应把你的借给她。”她戳了戳自家哥哥的后背,小小声的问道,“哥,你猜她借这些书要干什么吗?”
      
      文华不以为意:“借书还能干什么?看呗!”
      
      文红好没意思的拍拍她哥的背,干脆说明:“借书当然是看,看了以后呢?冬冬为了跳级准备自学呢!”
      
      “自学跳级?那赵冬冬能行吗?别是说大话吧!”文华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他还记得赵红日说过,他大妹妹在乡下一直到十岁才读小学,现在跟比她小两岁的妹妹同班。如果真的有这个能力,干嘛还读二年级,还不直接升级了。
      
      文华自诩学习能力还是不错的,在学校里的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有些课本知识确实是自学也能理解七八分,可是想要考出个好成绩,缺乏老师的教导还是不行的,更遑论是直接跳级了。
      
      “不知道,反正我打算把书借给她了!说不定她真的能做到呢!”不知道为什么,文红莫名的很有信心,也许她打心里认为赵冬冬有些不一样,好像特沉稳特淡定,反正就是跟其他的同学给她的感觉不同。
      
      “随便你!”不过是基本不用的书,借了就借了。
      
      一回到家,文红就直奔杂物间翻找他哥用过的课本,她记得这些都被打包放在了一起。
      
      文妈妈从厨房出来看了回家的儿女一眼,问着儿子:“你妹妹干嘛?”
      
      文华就玩笑似的的把妹妹给他说的转述了一遍,现在找书呢。
      
      文妈妈也很是惊讶,她听说赵团长家的大闺女接了回来,不过还没有见过人。不过这孩子还挺有志气的,不管是不是说大话,有学习的心总是好的。
      
      她转身要回厨房,刚踏进半只脚又停住,奇怪的道:“哎,赵团长的大儿子不是跟你同班吗?她怎么不问自己哥哥要,反而向你妹妹借?”
      
      “谁知道,没准红日的书不在了吧!”文华不在意的答道。反正他看赵红日对他这个刚回来的妹妹也不什么上心,基本没有什么在他们面前提起过。
      
      “胡说!”文妈妈不认同,这年月的书本可是很宝贵的,即使是小学用过的课本也会收拾放好,而不是随意扔掉。
      
      “这赵家大丫头也是可怜的,你以后碰到了也照顾着点,别欺负人家啊!”别人家的事也管不着,文妈妈只提点自己的儿子。
      
      “妈妈,你儿子是随便欺负女孩子的人吗?”文华不满了,“而且她不是赵红日的妹妹吗,自有人家哥哥照顾,还不定能用得上你儿子我呢!”
      
      “不过白嘱咐你一句,就话那么多!”白了儿子一眼,文妈妈扭身回了厨房。
      
      文华跟进厨房,帮自家老妈打下手:“妈,我知道你心善。不过人家把人接回来了,肯定会好好待她的,还能亏待自己女儿!”
      
      “你懂什么,这没有养在身边的跟养在身边的能一样吗?会不会亏待我不知道,但要是想一样对待,我还真不信凌露那个女人能做到。”文妈妈道。
      
      文华知道自家老妈对凌阿姨很是看不上,不仅是自己老妈,可以说这个大院里大部分的女人对凌阿姨都颇有微词。在他看来大家更像是羡慕嫉妒恨,虽然看不惯凌阿姨的行事作风,可如果换作她们来过人家的日子,肯定是乐意的不行,所以说女人真是种难猜的生物!
      凌露长的好,不仅有一份令人羡慕体面的工作,而且还有一个好老公。赵爱国可是什么都听凌露的,在动荡年代不仅对凌露不离不弃,还舍命护住了她,要不然就是一个被□□的命。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钱想什么花就什么花,不像她们恨不得一分一厘都计算着花。更好的是赵爱国没有什么亲属,不像大院里其他人隔三差五就有人上门打秋风,落得清净。自己打扮得整齐,把自己的一双儿女也收拾的利落,整个一资本主义娇小姐的做派。在别人都过的苦哈哈的时候,她这副做派怎不叫人又妒又恨,说上两句酸话。
      
      就这还罢了,文妈妈看不上她的就是把自己的大女儿丢在乡下十几年,才把人接回来,这也是个做母亲的样子吗?
      
      “不是说没办法才放在乡下养的吗?”文华记得好像是这么听说的。
      
      “你信?”文妈妈翻了个白眼。她家和赵家也是老相识了,当初都属同一个部队,现在又同时调进京城,又都在一个大院,相当了解情况。前头几年还罢了,后面安稳了,赵团长是忙了点,也不是抽不出时间,还不是夫妻俩都无心。就算赵团长真忙,凌露呢?真有心什么都会接人回来,何况他家养孩子又不困难。凌露不仅爱面子而且人又娇气,嫌弃路远路上困难,还看不上乡下地方,嫌脏一步也不想踏进。仿佛女儿呆在乡下也丢人,连提都不想提,每次提到这个话题,就匆匆走人要不就顾左右而言他。尽找借口拖延着,还当别人看不出来,可真叫人看不上,矫情什么啊?就她高贵不成!
      
      “反正你等着看吧,我看她把清夏当成眼珠子似的,对这个大女儿怎么样还真不好说!”文妈妈道。
      
      文华劝道:“算了妈妈,反正不关我们的事。而且赵冬冬在这总比乡下好,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文妈妈再才不再说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