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

作者:上庸城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可以叫我岁崇老大

      “泰山之地,可是尔等能够擅闯入内的!”
      一道威严之声传出,前路的昏暗地界蓦然大敞,现出一处极大的殿府,披甲着器的阴兵列队站齐,听见殿内坐着的男子的命令,将围拢在一处蚕食地上滴落下的鲜血的鬼魂们都驱散开去。
      “闹事者几人?”男子慵懒的斜靠在紫檀金玉宝座之上,金色的华贵衣袍整理的一丝不苟,一头银白长发散下,长相倒是俊美异常,但面色苍白,尽显病态。
      “答府君,闹事者为一女子一狐妖后生,另外二者皆为妖魂。”一锦衣女子立在宝座右侧,手执一叠纸册,低头飞速地翻找出了答案,一板一眼地念道。
      “带来、”
      九尾与不更被阴兵缚紧带入殿内。
      “是你呀、”银发男子突然坐直了身体,唇角勾起,饶有兴致地打量,“哟,这施术之人好生厉害、”
      九尾此时还是毫无理智的要去伸手抢夺不更剑,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嘶声。
      “娘...”珠儿小声道。
      “闭嘴!”锦姨道。
      不更失了光亮,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你倒是聪明~”银发男子对锦姨这般识时务的做法倒是满意,手指微动,探出一点微光落在不更剑上,“既然阳寿未尽那便就回东海去吧。”
      锦姨心头一紧,急急地出言道,“我的珠儿他…!”
      “它无承载之体,阳寿已尽,与你走不了。”女子飞快地出声,公式化地答她,不带丝毫情绪。
      “大人!求你发发慈悲,让我的珠儿留活,艺锦愿以命相抵!”锦姨声音悲戚,她一眼便认出来着为谁,可这人的开头又非是她能够冒犯的,只得将精魄脱出剑外,覆身贴地苦苦哀求。
      “他自有造化,你便莫要再管,回去罢。”银发男子食指微屈,一道劲力裹挟着锦姨的精魄消失而去。
      “娘!~”珠儿几欲抬身要追着锦姨而去,却被那银发男子将之连同不更一起抓在手中,打量了好一会,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发笑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站直起身来。
      闲闲地踱步到了九尾跟前,手指在他额间轻点两下,发现九尾依旧还是一副失了神志的样子,心中顿时有些惊异,这控术竟是强至如此了吗?
      便干脆拔出不更,在他眉间刺出一道血口,再以掌心覆于其上,终于使得那控术解除。
      “好久不见~”银发男子见九尾眼中恢复了光亮,悠悠地把不更收回剑鞘之中,负手于背后,一副轻松之色与他问好。
      默了两息,九尾在脑中拼命回想方才发生了什么事,却怎么也记不起,才堪堪答了话,“我不记得我认识过你。”
      “无事,你记性一惯不好,”银发男子似是毫不在意地笑着答了他,“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这儿的老大,你可以唤我泰山府君,或者你可以跟以前一样,叫我岁崇老大。”
      “他是!...”锦衣女子突然猛地抬起头,似是情绪失控般问道。
      “嘘~爹在跟老朋友叙旧,莫要叨扰。”
      “是、”
      这银发男子便是三界之内人人尊崇的泰山府君,而他身侧便是泰山玉女也是备受世人尊敬的碧霞元君。
      “岁崇老大?”九尾丝毫没有印象。
      “乖老弟~”泰山府君甚是满意,“你现在唤为何名?”
      “...我叫九尾,”九尾对泰山府君的自来熟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老实的回答了,“心月九尾。”
      “你这个名字起的倒是有些意思、”泰山府君自顾自地道,又把不更扔回给九尾,“这剑还与你。”
      “死狐狸、我娘不见了!”不更入手,珠儿便大喊起来。
      “府君...这是为何?”九尾神识探入不更剑内,未发现锦姨的气息,确实是不在了,才又开口道。
      “摄魂蚌母本就该待在东海之内,我方才将送回了。”泰山府君道。
      “那为何不将珠儿一道遣回?”九尾又问。
      “这摄魂明珠之魂,早已炼化,”泰山府君坐回宝座之上支腿踩在宝座边沿,道,“他如今已与这长剑融为一身,再也脱不出了。”
      听的泰山府君这般说话,九尾顿时有些呆滞,迟迟没有会过意来。珠儿也愣了,旋即自己试着脱出不更之外,却怎么也不能成功,如此几番,终是大声地哭了起来。
      “这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泰山府君见二者这般反应,倒是觉得有意思,“南明离火所炼制成的兵器世间也就这一剑,这可是克制邪魔异宝的好物,做了这等宝剑的剑魂,也不亏得你的~朱雀性子那般古怪,饶是我当年也未能请动她出手炼制一把兵器呢,说来也是可惜,朱雀这一去也不知何时能归来。”
      珠儿仍是抑不住地大哭。
      “对不起,”九尾对珠儿道,拳头握得更紧,为什么每次他想要帮忙却总是会无端地惹出祸事来。
      “死狐狸、这干你屁事!”珠儿抽噎地答。
      “对不起...”九尾还是这般答道。
      “行了行了,别再这矫情了,你们赶紧走吧,好不容易得空闲暇,又碰上你们,可真是愁死我了,看看,我这头发都愁白了,走吧走吧,快走、下次别再来了!”泰山府君最见不得这般矫揉造作,连连赶人。
      “府君,那女子所夺的残魂?”珠儿的哭声渐渐停了,九尾执不更在手,沉声问道。
      “那女子是异北之人,夺了魂自当是回异北去了,你可是要去找她?若是要去的话记得给我带句话,让她事毕之后来我迷魂殿报到,省的我再托人去寻她了。”泰山府君道。
      “是、”九尾应道。
      “带路、”
      一旁的阴兵听令,忙在前为九尾引路,带他离开。
      “爹!”
      殿中没了外人,锦衣女子气急躁躁地跺脚,小手狠狠地拍在那紫檀金玉宝座之上。
      泰山府君赶忙从宝座上起来,把位置让出来。
      “你怎么就这么让他走了,还让他别再来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爹爹是为你好,哪个姑娘家家的去追着人家男子跑,还是矜持点的好、”
      “哼!”
      “好了好了,小姑奶奶,别使小性子了,去办些正事,将方才那些生鬼带来,半个时辰内把他们吸收了血液全部逼出来。”
      “知道了!”
      
      异北之内,人人屏息静坐,目光齐刷刷地都盯向高高的异北钟,天空之上画出一道阵结,不断地吸引天地灵气,注入异北钟下之处。
      一具男子身形已经凝结而出,正静静悬在异北钟之下,钟身之内一道淡蓝色光球有些急躁的旋转着,像是无比着急地要冲进那灵身之内与之融合。
      木疆错面对着异北钟而坐,捧着一个做工精细的木盒,捧木盒的左手因为长期保持同一个动作而微微打颤,右手仍是丝毫不停歇,一点一丝地将木盒中的粉末般的金色细小颗粒撒向已经凝结出来的赤萧铭的灵身之上,颗粒覆于灵体之上后化作一道金色光罩将灵体覆盖,再溶于之中,这样一遍遍地重复,使的灵体更加精细完整。
      四日时限已经将至,迷心仍未归来,木疆错眉间更是阴沉,此时应该没有人比他更烦躁的了。
      一边但心迷心在途中遇了不测,一边又担心若是迷心没有回来,这具集了叛逆者的寿命,又消耗城中民众的灵力为赤萧铭铸成灵身应该如何,该不该贸然与陶罐中残缺的魂魄相融合?
      再一方面,木盒中的寿命已经不多了,饶是他再如何减少用量地拨洒过去,怕是也已经撑不了再多一炷香的时间了。
      “礼师大人!”木疆错终于做了决定,开口打破了异北城持续了几日的宁静。
      “在!”礼师微微躬身,应答。
      “上来、”木疆错道。
      “大人有何吩咐?”礼师靠近,问道。
      “将我的半数寿命抽取出来、”木疆错小声道
      “大人!”礼师犹豫道。
      “别废话、快!”
      礼师只得照做,立于木疆错身后,左手五指紧贴他的头顶,右手扣住颈后的脉穴,平静几息后,双掌一齐使力,饶是木疆错,也忍不住低吼出声。
      剥除寿命的过程极为痛苦,需要抽取的寿命越多,越是难忍,木疆错只觉得脑中一片混沌,头疼欲炸,却还是极力克制住自己,靠着为数不多的神志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礼师大人!停手吧,抽我的!”
      “礼师大人抽取我的!”
      “我年纪小,礼师大人抽我的吧!”
      “都闭嘴!”木疆错突然怒吼出声,“好好结阵吵什么吵!”
      木疆错虽是武将,可极少与人争吵发火,此时突然发作着实极有威慑力,钟楼之下一片雅雀无声,甚至比之前更安静了。
      “大人,半数已经抽出,”礼师手中握紧一把金色颗粒,微微颤抖地递到木盒之上,手掌松开,若砂砾般倾撒下来,浅浅的盖住木盒一角的底部。
      “多谢,”木疆错嘴唇变得苍白,“先莫走,若是...”
      “大人,已经抽取过半数了,万万不可!”礼师惊道。
      “嘘、”木疆错笑,小声道,“莫要声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