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农门长女

作者:金波滟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能赔得起

      鲁盼儿听到跃进不必开除,十分高兴,拉着跃进给赵校长行礼,“谢谢校长了!”
      
      不想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二婶突然开口,“我们家没钱,不能赔录音机,学校就把二龙开除回家吧。”
      
      鲁二龙立即生气地说:“是鲁跃进摔坏录音机的!他还打了我!要开除就都开除!怎么也不能只开除我一个!”
      
      二婶就小声劝,“二龙,回家吧,我早说让你退学的。回家挺好的,你和你哥一样早点儿参加劳动,多挣点儿工分,也早点儿娶媳妇。”
      
      “我不回家!”鲁二龙恶狠狠地说:“凭什么鲁跃进还上学,我却要回家!要回就一起回!”
      
      二婶就来劝鲁盼儿,“让跃进也回家吧,你还是个孩子呢,哪里供得起三个学生?你爸妈的抚恤金也花不了多久,跃进回家挣工分,你们俩供丰收和丰美还差不多。”
      
      “二婶,我能供跃进继续读书!”鲁盼儿就抬头说:“至于他们俩为什么打起来,大家心里都明白。”
      
      赵校长心里更清楚了,鲁二龙的家里早不想他上学,但是他不甘心一个人退学,一定要拉着鲁跃进。但是眼下,只开除鲁二龙肯定不合理,毕竟鲁跃进先动手打伤了同学,表面看错更大一些,“这样吧,学校最多可以答应留校察看,两个学生都一样,至于退不退学,还是要你们家长作主。”
      
      鲁盼儿就推跃进,“你赶紧向校长承认错误,保证不再犯了。”
      
      跃进就说:“校长,我以后绝对不再打人了,要是再犯,你就开除我。”
      
      赵校长就点了点头,“留校察看期间犯了任何错误,就只能开除了,但是如果表现好,毕业时就可以撤消,也不记档案。鲁跃进,你一定要努力学习、劳动,争取毕业前把留校察看撤消了。”
      
      “谢谢赵校长!”鲁盼儿心里松了一口气,就从兜里拿出二十八元钱,这是她才发的工资,出门前就都带了出来,“不知道修录音机要花多少钱,我先把这些钱交给学校,家里还有些存款,都可以取出来赔学校。”
      
      “具体花多少钱现在还不知道,等田老师从市里回来,我们再通知你,”赵校长就说:“先不用交钱。”
      
      鲁盼儿只得把钱收了起来,见二婶和二龙还在争持,就向赵校长说了一声带着跃进出了学校,拉着他到国营饭店要了两碗阳春面,才要交钱,跃进就拦在前面,“姐,你买一碗就行,我一会儿回学校吃饭。”
      
      鲁盼儿就拍开他把钱递了过去,“听姐的。”
      
      两碗面来了,鲁盼儿递过去一碗,“跃进,姐知道你受了冤枉。吃吧,吃过了就长了教训,以后再不能莽莽撞撞的,被人算计都不知道了。”
      
      跃进一直憋在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趴在饭桌上大哭了起来,“以前我带的东西,都让大龙和二龙一起吃,这一次我不给二龙,他就记恨在心里,故意把我绊倒了,摔坏了录音机,呜呜……”
      
      饭店里人不多,柜台里收款的大姐便向这边看来,鲁盼儿向她摆了摆手,就让跃进好好哭一场吧,这几天他一定吃不好睡不好的,什么都闷在心里。
      
      半晌,鲁跃进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姐,要不我上学了,挣工分赔学校的录音机吧?”
      
      “你想也不要想退学的事!”鲁盼儿坚决地摇了摇头,把筷子塞进他的手里,阳春面又推得离他进了一点儿,“吃吧。”
      
      看着跃进吃上了阳春面,鲁盼儿宽慰他,“录音机虽然是贵重的东西,但总归是个物件。家里有存折,我也当民办老师挣工资了,能赔得起,你不要担心。”
      
      “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按赵校长的教导,好好表现,在高中毕业前把留校察看的处分撤消了。”
      
      “还有二龙,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以后就防着点儿,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
      
      鲁盼儿又把自己碗里的肉夹给跃进,面也挑出去一半,“姐早上吃得多,还不饿呢,你多吃点儿。”
      
      跃进吃了面,却把肉一定夹回去,“姐,你吃!”
      
      鲁盼儿就笑了,“好,姐吃一块,你吃一块。”
      
      跃进毕竟还是小,见姐姐一点儿也没有埋怨自己,又吃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阳春面,人重新打起精神,脸上也有了笑容,“姐,我回学校了。”
      
      “我们一起走,”鲁盼儿也笑了,路过百货商店时进去又要买了一斤水果糖和一斤饼干。
      
      跃进就赶紧说:“姐,你买这些做什么?我不要。”
      
      “这个不是给你的。”鲁盼儿交了钱和粮票,“一会儿我回一班看看老师和同学们,糖和饼干是带给大家吃的。”
      
      姐弟二人回了学校,正是午休时间,鲁盼儿就去了一班和二班教室,见见老师和同学们,打开水果糖和饼干,“我现在当了生产队小学的民办老师,已经挣工资了,这是请你们吃的。”
      
      前些时候许琴等同学去看鲁盼儿时,大家还都觉得凄凄惨惨的,现在见鲁盼儿当了民办老师,又给大家带了糖和饼干,都替她高兴,大家说说笑笑的,一直到了上课时间钟声响了,鲁盼儿才离开。
      
      回家的路上,鲁盼儿绕到了化工厂。
      
      上次到这里拉煤时,她曾经看到门口有收抹布的,就好奇地问了一下,原来化工厂里有许多机器,机器上的机油要随时擦抹,抹布用量很大,就专门设了收抹布的点儿。
      
      先前鲁盼儿也没有这件事儿放在心上,但是今天却突然想了起来。
      
      如果学校的录音机彻底坏了,就要花一百五十多元钱买一台新的;即使修好了,恐怕也要花不少维修费,还有田老师到市里修录音机的路费和杂费呢。
      
      鲁盼儿在跃进面前大包大揽,但其实她心里很是担忧。家里的积蓄轻易不能动,要留着弟弟妹妹们上大学。而自己一年才能挣二百八十元钱,又养着三个学生,本来就很紧张了,现在又突然多出一笔大支出,还真要想办法挣钱了呢。
      
      而且,很快就放寒假了,那时民办老师就没有工资,队里冬天的劳动也少,自己总不能在家里白白闲着。
      
      鲁盼儿打听了消息,便回了家,路过公社时还买了一斤肉。
      
      虽然缺钱,可是她也不想让弟弟妹妹们过得比过去苦。
      
      到家的时候,丰收和丰美已经回来了,已经做了玉米饭,正在炖土豆白菜,见了姐就问:“大哥出了什么事吗?”
      
      “没事儿,就是他和二龙吵了一架,学校批评了他们。”鲁盼儿轻描淡写地说着,把肉洗了放在锅里一起煮着,快熟的时候捞出来切成大片,加了葱姜蒜末用油快炒几下,香气扑鼻。
      她用饭盒先盛了一份递给丰收,“赶紧给杨老师送去,趁热才好吃呢!”
      
      丰美就问:“还用给奶送吗?”
      
      “不用了,”鲁盼儿给她盛了饭,“你先吃吧。”
      
      “我等你和哥一起吃。”
      
      自从家里有了变故,丰收和丰美都比过去懂事了,鲁盼儿就给她夹了两片肉,“丰收就回来了,你先吃着。”
      
      果然丰收很快就回来了,“杨老师不收,我就放在知青点的桌子上跑回来了。”
      
      “丰收还真机灵!”鲁盼儿满意地点点头,杨老师帮了自己太多太多,自己能感谢的也不过是如此而已,“你也赶紧吃饭吧。”
      
      饭后,鲁盼儿将家里的旧衣服,碎布头都找了出来,打开缝纫机开始缝抹布——化工厂要的抹布并不是随随便便的旧布,而是要把几层布叠做成达到一定的厚度,整整齐齐、一尺见方的布片。
      
      鲁盼儿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缝成了八块抹布——八分钱一块,六角多钱,并不是小数了。
      她看着一叠抹布,心里十分高兴。家里从买了缝纫机之后,因为时常帮着队里人做衣服,就积了许多碎布,做抹布再合适不过了。
      
      第二天,鲁盼儿得知不只跃进没退学,二龙也没有退学。二婶昨晚回九队后什么也没说,自己也只简单地告诉大家跃进和二龙在学校犯了错误,现在已经没事了,但她却没有瞒杨老师。
      
      杨老师听了摇摇头,“二龙小的时候挺聪明的,真是可惜了。”
      
      “要不是奶和二婶一个纵容一个万事不管,他也不能变成这样。”鲁盼儿就说:“我看二婶后悔了,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二龙已经学坏了。”
      
      的确是这样,虽然是一个大家族的,可是鲁二龙那边因为不讲理的奶奶和什么都不管的妈妈两个孩子都没养好,可鲁副书记和王巧针却用自己的勤劳能干带动几个孩子又懂事又肯干。对于鲁二龙,杨老师也有心无力,便告诉鲁盼儿,“你别担心,录音机要是坏了,老师替你赔学校。”
      
      鲁盼儿就想到那天杨老师劝自己继续上高中时说他很有钱,其实她知道杨老师早已经是孤儿了,不像丽雯姐那样有父母留在北京,会时不时地给她邮钱、邮粮票、邮许多东西,他每年只有二百多元钱的工资,还有生产队里的口粮,并不比自己家富裕多少。只看平时,他吃的穿的都很平常就知道了。
      
      但是,她还是觉得心里一下子就轻松许多,不由得微微笑了。
      
      不过,自己不会用杨老师的钱!
      
      “就算录音机坏了,我也能赔得起,”鲁盼儿坚定地点点头,“我找到挣钱的办法了。”
      
      “你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挣钱的办法?千万别鲁莽,现在查得特别严,”杨老师就说:“我可以借你。”
      
      鲁盼儿明白杨老师担心自己也会像田翠翠一样投机倒把,自己确实也想过,但还是马上放弃了。田家被□□后成了落后分子,再没有顾虑,可是自家的弟弟妹妹们还小,将来还要上大学、参军、招工,则会受影响的。于是她赶紧解释,“我昨天回家的路上去化工厂打听了,厂里收抹布,八分钱一块,交过去就给现钱,而且还是支援社会主义建设……我昨晚就做了八块。”
      
      “等放寒假的时候,我就专门给大家做衣服,不收钱也不收东西,只让大家给我带些旧衣服,再就是要留下所有的碎布,这样我就可以做很多很多的抹布,积起来就是一笔钱。”
      
      
    插入书签 



    十样锦




    女医学博士的爱情和婚姻




    万里随波行




    春花灿烂




    枇杷花开




    浮生小记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